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九章 意义不大

    蔡琰抬头看向陈曦,以为陈曦只是想找个台阶,心下不由的叹息,有些感慨自己居然也能给誉满天下的陈侯带来压力。

    顺了顺滑落的发丝,蔡琰伸手指了一下自己下手左侧的坐榻,“那里,坐好就行了,虽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今次不想找你麻烦了。”

    很明显,蔡琰被之前的琴曲打击了一下,心情有些失落,看到陈曦的时候,也没有问询陈曦之前将那种东西送过来抱着什么样心思的想法了,毕竟相比于之前的问题,自己的琴技施展不开,更让人为难。

    唐姬看到这一幕心下不由得轻笑,果然,对于蔡琰来说,将陈曦找过来也是一时羞恼,至于怎么处理陈曦这次的失误,蔡琰恐怕就没想过,大致也就是警告一下。

    然而,汝南袁氏送来的琴谱,在很大程度上吸引了蔡琰的注意力,面对这种情况,心思转移到声乐上的蔡琰,陈曦的那点因为意外导致的问题,蔡琰根本懒得追究,终归也不是什么大事。

    毕竟相比于明知道是失误导致的结果,以及自己哪怕不说,陈曦也会很到位的反思,蔡琰更多是专注于声乐琴谱。

    不管怎么说,这东西严重挫伤了蔡琰的自信,从小到大还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自然没心思再去找陈曦的茬,也算是另类的逃过一劫。

    可终归之前的事情还是有些影响蔡琰的情绪,抱着你陈曦既然来了,那就乖乖的听我练琴,我练一下午,你就要给我听一下午,之前的事情就不追究了,至于发言,那就不需要了,列位最菜的就是你了。

    陈曦无语的看着蔡琰,默默的把自己移到坐榻上,然后闭目不言,乖乖装作自己在听琴,能这么糊弄过去也是一件好事。

    话说陈曦其实没开玩笑,他确实是觉得蔡琰的琴音里面缺少了什么,不过既然蔡琰把自己禁言了,让自己坐那听一下午琴,好吧,相对而言还是能接受的。

    更何况相比于被蔡琰冷暴力,听蔡琰弹琴再怎么说也算是一种享受,不管怎么说蔡琰的琴弹的确实是非常不错,只不过,今天这个总觉得有些怪啊。

    陈曦坐在一旁静静的听了十几遍蔡琰不断修正,但是难免戛然而止的琴音,最后终于确定了,这玩意就不是蔡琰能玩的。

    话说回来今天蔡琰的琴音确实不怎么感染人,虽说从蔡琰的神色上陈曦感受到了不同往日的努力和思虑,但是相比于曾经那种收发自如,由心底延伸而出,带着自身感情渲染的琴音,现在蔡琰的琴声雕琢的痕迹太重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浑然天成和精雕细琢,后者再努力,再劳心劳肺,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还是有着相当遥远的距离,这么练不对,这么练下去甚至蔡琰自己都会受到影响。

    “不对,昭姬,你这么练不对。”蔡琰的琴音再一次戛然而止之后,陈曦终于开口了,再这么练下去,可能对于蔡琰自己都会有影响,琴声即是心声,这还是当初蔡琰心情好的时候抚琴之后给陈曦说的。

    “嗯?什么地方不对。”可能也是一直没有进展,让蔡琰也明白自己可能走进死胡同了,这一次没有直接说陈曦太菜这种话,虽说皱眉,但是语气平和了很多。

    “琴谱给我,让我看一下。”陈曦挠头,真要让他说是怎么回事他也说不出来,琴声是心声这是蔡琰自己的理解,并非是陈曦的理解,要让陈曦这么给蔡琰说,那真就成了阅读理解了。

    蔡琰起身,拿起一旁汝南袁家送来的乐经,递给陈曦。

    陈曦低头看着乐经里面的内容,越看越震惊,这份乐经与其说是声乐的宝典,还不如直接说是辅助练兵,辅助作战的兵法。

    书不算太厚,不过一刻钟,陈曦就将之通篇浏览了一遍,然后闭目开始整理其中的内容。

    良久之后陈曦依着里面的内容整理出来一条脉络,不过可惜陈曦没有蔡昭姬那种声乐琴艺,只能追寻着当时许攸留下来的东西进行推进,琴艺陈曦也会,毕竟当初该学的也都学了,但要说水准,其实蔡琰之前说的没差,列位陈曦最菜。

    “唔,差不多有些明白了。”陈曦缓缓地睁开双眼,然后将手上的乐经摇了摇,“这东西是谁家送来的?”

    “汝南袁氏送过来的。”蔡琰在陈曦睁眼的瞬间有心要问,但是眼见陈曦神色郑重,当即将自己想问的话压了下去。

    “这东西不适合你,焦尾琴给我,我来弹一遍。”陈曦对着蔡琰找了招手,蔡琰哑然,隔了一会儿略微不满的的抱起焦尾琴,放到了陈曦坐榻前的几案上,唐姬见此不由得一挑眉。

    随意的拨弄了一下琴弦,大致估计了一下,陈曦按照自己感觉合着琴谱开始弹奏,站在一旁的蔡琰看到陈曦这种举动,眉毛不由得抖了抖,不过最后还是没有出手打断陈曦。

    按照着许攸的书写的内容,还有陈曦自己的感觉,伴随着指尖的抖动,铮铮琴音从琴弦上淌出,虽说没有蔡琰琴音那种天生的美感,甚至因为琴音是靠着陈曦的感觉去补全,显得有些凌乱,但是从陈曦指尖淌出的琴音带着一种大气磅礴。

    和蔡琰的琴音绕不过某个节点,不得不戛然而止,陈曦那种纷乱的琴音在跨过某个巅峰之后,气势更是一路攀升,以至于蔡琰和唐姬都不由自主的有了些许僵硬,然而两人在留心到这一点的瞬间,眸子猛然清冷,便恢复了正常自若。

    “如何?”一曲毕,陈曦看着蔡琰询问道。

    “很烂,哈哈哈,这么多年敢在我面前抚琴的,除了初学琴的小童,你是我听过弹琴弹得最烂的,可惜了着焦尾琴,居然被你用来谈这么烂的曲子。”唐姬在陈曦发问之后当即不加掩饰的嘲讽道。

    反倒是蔡琰面露思虑的神色,并没有对陈曦发出嘲讽。

    “如何?”陈曦看着蔡琰询问道,相比于唐姬的评价,蔡琰才是主角,唐姬什么的,陈曦根本懒得管。

    “曲子很烂,但是内里有一种精神,一种力量,那种凌乱的琴声只是内中精神的载体。”蔡琰缓缓地开口说道,“应该说是我没有经历过,没有那种渴望,没有对于战场的认识,所以没有办法将琴曲弹下去是吧。”

    “理应是如此。”陈曦点了点头,“这个东西八成是袁显思从国外弄回来的东西,不知道老袁家想要用这个玩意来交换什么,不过为什么会直接送到你这里来呢?”

    “这些曲子与其说是声乐,不如说是战歌,虽说零零碎碎,但是这些歌曲完全是用一种手法在强行将士卒凝聚成一体,非常厉害的手法,要不是我本身就具有牵引意志的能力,恐怕都无法注意到这一点。”陈曦紧皱着眉头说道。

    “是这样吗?”蔡琰眉头紧皱,看起来有些不太满意,“看来这东西是送给你的,既然如此,你将之带走就是,我已经记下来了。”

    “嗯,给我,我也用不了,这东西算是很厉害的东西了,不过怎么说呢,一方面是破解,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东西能将士卒凝聚一体,另一个有这一方面的效果,肯定还会有其他方面的,不过这些都是很远的事情,不能解析内容的话,都没意义。”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我来解析吧,虽说因为缺乏一部分的东西我不可能完整的弹奏出来,不过既然是声乐,用声乐的方式还是可以解析出来的。”蔡琰略微倾身平淡的说道。

    “这东西算是一种非常不错的战场辅助和练兵辅助,不过从书中内容看的话,所谓士卒意志高度统一的情况下使用,可以使士卒宛如一体,这种玩意对于汉室的意义不太大。”陈曦略感无奈的说道。

    汉室这边士卒的意志如果能高度统一,其实不要说高度统一了,只要是相对统一,作战的时候都能配合的相当不错,足以将自己的战友当作手足一般,至于意志高度统一,那有没有这些战歌辅助,汉室都能达到士卒宛如一体。

    没办法,汉室大将的亲卫,基本上都能算做是士卒意志高度统一,这些人在战场的纪律性根本不需要多言,只要意志统一,纪律什么的,汉室这边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

    不过话说回来,新兵倒是会出现意志一致,但是纪律糟糕的情况,好吧,这玩意可以用来训练新兵,让新兵更快的成型,还算比较可以的东西,唔,汝南袁家吗,袁公路那家伙最近在干什么。

    实际上陈曦想的确实没错,这玩意对于汉室老兵没什么意义,汉室这边的大军是以纪律性和配合著称的,根本不需要这种东西进行协调,要说适合这这东西的,恐怕除了满脑子战战战,砍人砍人砍人,喝完酒继续砍人,全靠勇武,不怎么讲纪律的斯拉夫人,没人合适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