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八章 欠缺的东西

    等陈曦一脸纠结的来到蔡琰家门口的时候,隔了很久硬是没敢敲门,毕竟人都是有自我保护本能的,明知道敲门进去就会被收拾,就算是陈曦这种家伙,也免不了多多思虑一二啊。

    然而陈曦在蔡琰家门口等的时间一多,就模糊的听到了些许的琴音,倒不是蔡琰所居住的院落小,实际上按道理来说在从蔡琰的琴房到大门,哪怕怒吼陈曦也应该什么都听不到。

    可事实上某一些特殊的琴音本身就自带效果,就像是周瑜的琴音随意的传递到战阵任何一个角落一样,理论上讲,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做到的,但是在琴道的类精神天赋的激发下,蔡琰心醉其中,不加控制的话,琴音可以遍传城池。

    甚至过分点,其中的情感和思虑很深的话,达到绕梁三日这种效果也不是不可能。

    陈曦听着院内遥遥传来的琴音,头上冷汗都渗了出来。

    虽说陈曦的琴艺和蔡琰差距相当的大,但所谓琴声亦是心声,蔡琰正常的琴声虽说时常有所变化,但多是婉约清丽,有时会带有点哀怨,但这次……

    陈曦就一个感觉,铁血杀伐的沙场之音。

    别的琴音陈曦可能还需要听一会儿才能分辨出来琴音里面的包含着什么样的感情,但是这等激昂肃杀的琴音,陈曦这等历经大战之辈还不至于弄错,莫名的陈曦有点怕啊,这是要剁了自己?

    【这家伙……】陈曦脸颊抽搐了两下,然后还是敲门了,大致有了那么一个心理准备也好,啊,铁血杀伐的琴音,莫名有些胆寒。

    “见过陈侯。”蔡家的侍女开门,看见陈曦当即欠身施礼,请陈曦入内,其实真要讲这已经有些不合规矩了,不过现在蔡家就剩一人,从血统和学识上都可承认其为家主。

    盯了两眼,有点眼熟,不过不大能想起来对方叫什么,于是陈曦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上前带路,然后对方带着陈曦前往后院琴房。

    现在蔡琰在家里办的私学已经停止了,接手了姬湘的山门之后,蔡琰讲学的地方就迁到了城外山门那里,家里显得安静空荡了很多。

    不过和其他大佬所开办的私学那种天天开讲不同,蔡琰的私学,哪怕是在一年最适合讲学的春秋时间段,一个月能不能开十五次都是问题,而且每次开讲会是什么内容也完全看蔡琰的心情,毕竟除了几个熟络的小辈,能去听课的也就是各家的女子。

    从某种程度上,将某些将学院作为人生的大佬和蔡琰这种将学院作为兴趣的家伙完全就不是一个层面,前者是事业,后者是兴趣,更糟糕的是,后者还压制了不少大佬,人生着实让人感觉到无奈……

    陈曦越往琴房走,越感心虚,那种铁血杀伐之音,虽说让陈曦有了心理准备,但是人对于危险都有一种本能性的逃避心理。

    【啊,好想转身离开啊,不过临到这里要是跑了,怕是没办法给蔡昭姬交代了,哎,去乖乖认个错。】陈曦心下想跑,但是却死死的按捺住这种想法,默默地跟在蔡琰侍女一旁。

    “陈侯,小姐有言,您自己入内即可。”侍女驻足之后,侧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陈曦闻言点了点头,顺带有这么一句话,陈曦上下打量了一下蔡琰的侍女,和后面招纳的侍女不同,这个侍女陈曦回忆起来一些印象了,是蔡琰从长安带出来的贴身侍女。

    一般来说,这种侍女,蔡琰出嫁的时候会作为陪嫁,古代媵嫁制度的一种变种。

    “好的,我这就过去。”陈曦点了点头,然后朝着琴房走去,琴音在这个位置已经变得非常清楚,陈曦默默地站在门口,静静地听着,等琴音戛然而止,陈曦以为蔡琰已经注意到自己的时候,才推门而进。

    陈曦推门进来的时候,蔡琰正在皱眉,很明显按照感觉和经验模仿出来的,所谓的拥有神奇力量的琴曲,其中莫名的有些不太和谐。

    “呦,这不是陈侯吗?”唐妃侧头扫了一眼,发现是陈曦,眼珠子一转笑嘻嘻的说道。

    “见过太皇太后……”陈曦一挑眉,习惯性的前身施礼,结果还没施礼就被唐妃打断。

    这倒不是陈曦故意,只是面子上确实需要过去,刘桐进位摄政长公主之后,多余的事情确实没做,但是却给伏皇后和唐妃两位嫂子加封了后位。

    不过不管是唐妃还是伏皇后都没有回未央宫,虽说两人都接受了进位,但两人一个在伏家闭门不出,一个名义上在唐家闭门不出。

    “你行了,也不嫌闹得慌。”唐妃不悦的看着陈曦,二十五六岁被人称为太皇太后,蔡昭姬私底下戏言也就罢了,陈子川你乱叫什么。

    “搭把手啊,别让我今天死得太难看。”陈曦一边抱歉,一边传音给唐姬,好歹有个人啊,蔡琰不至于直接在人前闹翻的。

    “你自己找死,还让我帮忙,不过蔡昭姬不会找你麻烦的,最多口头教育两句,说来你真的很大胆啊。”唐姬轻笑着传音给陈曦,“敢给蔡昭姬送这种东西,你也是胆大妄为啊。”

    “喂喂喂,你怎么知道的?”陈曦差点脸上挂不住。

    “我为什么不知道?”唐姬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昭姬,我认识的可比你更早啊,说起来这么多年,还真没人发现你陈子川人前正人君子,人后也是色中饿鬼啊。”

    “小心我告你诽谤。”陈曦义正言辞的看着唐姬传音道。

    “堂下何人,状告本宫。”唐姬用团扇颜面,轻笑着说出了那句名言。

    “……”陈曦无语的看着唐姬,相比于前些年,现在的唐姬跳脱了很多,更让陈曦无语的是,这句话是他最喜欢说的。

    “安心的听琴,蔡昭姬不会找你麻烦的。”唐姬瞟了一眼一旁面露思虑的蔡琰,相比于外物,对于蔡琰来说琴书才是她的本体,很明显现在的蔡琰陷入了琴曲之后,根本无心找陈曦麻烦,更何况,就算没有琴曲这件事,蔡琰也不可能真找陈曦的麻烦。

    实际上能让辛宪英将陈曦找来,这件事本身就意味着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毕竟蔡琰真要处理,其实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看到当做没看到,然后日渐疏远。

    能让陈曦过来,找陈曦麻烦,其实心态已经不是正常那种毫无起伏了,只是人都很难自查,尤其是蔡琰这种聪明人,不仔仔细细对比一下,也很难看清自己的。

    陈曦找了一处位置坐好,然后就像唐姬所说的那样安心听琴,而蔡琰则是陷入琴曲之中,倒不是音律的难度,而是没办法表述出琴曲之中的精神。

    这些旋律,这些词曲并不重要,袁家送来的资料已经非常完备,虽说强行翻译过来和音译的斯拉夫战歌由蔡琰来解析有些奇怪,但是靠着对于声乐的天赋,蔡琰已经把握到了些许的内在联系,强行转成琴曲之后,尝试了一番发现不太对。

    停滞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蔡琰再次开始了动作,伴随着一段高山流水试音之后,再一次恢复了平静的蔡琰,缓缓地波动了琴弦。

    一声轻响,随后铮铮铿铿的琴音从蔡琰葱白细长的指尖滑出,比起之前那种铁血杀伐之音更多了一种激昂慷慨之声,只是仅仅听到这种琴音,陈曦就莫名的觉得不对味。

    陈曦听着听着,有些走神,不由得抬头看向蔡琰,和以前那种蔡琰弹琴不论如何也能让陈曦专心听的情况不同,这一次陈曦不仅走神了,而且心思飘得还有些远。

    蔡琰的琴曲并没有完整,在有些走神的陈曦的感觉中,最少还有三分之一尚未从指间滑出,就被蔡琰强行终止了。

    “还是不行。”唐姬缓缓睁眼看向蔡琰说道。

    手指按着琴弦的蔡琰,也同样面露思虑,她弹不下去去了,虽说已经理解了一部分内容,但是用自己的手法,自己的琴声去描述自己已经理解的那一部分内容,却意外的失败了。

    “弹不下去,越往下,偏差越大,越发的无法描述出我内心之中想要描述的内容,甚至连我的精神都无法切入其中。”蔡琰面露思虑状,看着唐姬连连皱眉。

    从小到大,蔡琰就没遇到过这种事情,七岁的时候发现自身在琴音声乐方面的天赋,蔡琰这一路过来一直是坦途,基本上只要有一部分内容蔡琰就能补全出相近乃至超出的上下内容。

    像袁家这次送来的乐经,内容已经相当详实,虽说非是大家成书,但是内中已经详细的描述了所有的细节,甚至连原版的音译和之后的意译都进行了旋律修正。

    不仅仅有详细版的描述旋律,还有调整成宫商角徵羽的汉室通用音律,然而以蔡琰之能就是弹不下去。

    “你们有没有觉得缺了点什么啊。”陈曦看着连连皱眉的蔡琰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感觉,陈曦是真的觉得欠缺了某些东西,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