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七章 压力倍增

    “……”陈曦目瞪口呆,然后想想陈芸的做事方式,为人细密谨慎,发生这种情况,只能说自己当时就不应该将那玩意放在送往蔡琰的典籍旁边,陈芸一般不看陈曦自己手写的典籍,除非是陈曦递给她。

    “家主,是芸送错了典籍吗”陈芸眼见陈曦的神色就知道自己怕是送错了东西,当即面色一白,这种错误都能出现,陈芸莫名的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真是白过了。

    “算了,算了,是我过于疏忽了,那天忘乎所以将书册放在这里没收拾,之后又一直陪着简儿,又忘了给蔡昭姬送典籍的事情,不是你的问题,不必在意。”陈曦摆了摆手示意陈芸不必太过担心。

    将自己的责任推给自己的侍女,这种事情陈曦还是做不出来的,更何况事已至此,多说无用,还是想办法补救一二。

    眼见陈曦的神色,陈芸已经猜到自己送到蔡昭姬那边的典籍里面怕是有不合适的东西,毕竟就算是涉密的内容,以蔡昭姬的口风,陈曦都绝对不会如此,这么一想的话,能让陈曦如此的不外乎几项了。

    陈芸隐蔽的扫了一下书架角落的书籍,没问题,那些收起来的宫闱小说一本没少,又扫了一下书架最顶端的木盒,没有移动,陈芸叹了口气,这波八成是陈曦自己又在搞东搞西,结果坑了自己。

    陈芸默默地想到。

    蔡琰一直以为只有唐姬知道自己从陈曦那里收了一册以自己为女主角的宫闱小说,实际上陈芸管着陈曦的书房,多了什么书,少了什么书陈芸还是知道了,光想想之后蔡琰很少来陈曦这边,以及那天家主一天尴尬的神色,陈芸就知道发生了一些事情。

    清点书架的时候,发现少了一本,略微回忆一下就知道自家家主那天大概是在蔡琰面前作了什么程度的死。

    “家主,您能说一下大致是什么内容吗”陈芸心下叹了口气,心想不外乎那几种东西了,于是估摸了一下口气,少有逾越的询问道,然后紧紧盯着陈曦的面颊。

    陈曦一愣,眼神不由自己的扫了扫陈芸直接没说话,一直观察着陈曦眼神和面颊的陈芸叹了口气,刚刚她清楚的感觉到陈曦的视线从她身上那里划过,好吧,中心内容果然没有超过陈芸的估测。

    陈曦按着太阳穴,坐在书桌后面,正在紧急思考着应对措施,至于陈芸的问题,陈曦不打算追究,不过……

    “芸儿,以后收拾我桌面典籍的时候,看一下内容再收拾。”陈曦颇有无奈的说道,虽说很有可能翻到涉密的东西。

    “是,家主。”陈芸欠身回禀道,然后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思考着解决方案的陈曦,默默叹息,其实,真的不需要想这么多,这一次再过分能比上一次更过分

    陈曦心心念的想着解决方案,上次就被蔡琰抓住了一次,以至于蔡琰出现在陈曦面前的次数都少了很多,倒不是对于蔡琰有什么明确的欲望,只是总感觉得罪了那家伙有些吓人。

    这次又犯了这种事情,搞不好,以后见面,感受一下对方的眼神,就会流冷汗的,那家伙清冷而又不带多余色彩的眼神总是让人很有压力,尤其是每一次错的原因还都有很多是意外因素。

    陈芸眼见陈曦的神色,有心要劝解,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好默默地站在原地等待。

    “家主,宪英小姐求见。”就在陈曦苦恼着该怎么办的时候,陈英站在书房门外欠身说道。

    “芸儿,先去将辛宪英接过来。”陈曦听到这句话头皮发麻,辛宪英虽说是陈曦的徒弟,但是陈曦一直都是将之寄养在蔡琰那里,让蔡琰代为管教,而现在过来,陈曦所能想到的只有三个字,事发了……

    辛宪英虽说跟陈曦这边来的少,但是人倒是人的很齐全,在见到陈芸的时候,辛宪英还是很甜的开口叫道,“芸儿姐姐。”

    “宪英小姐不必如此。”陈芸伸手拉住辛宪英,并没有应声,顺势看了一下辛宪英脖子上挂的陈家金牌。

    “芸儿姐姐,蔡姨让我来找老师。”辛宪英拉着陈芸的手笑着说道,并没有丝毫对于陈芸的轻视,还是笑嘻嘻的叫着姐姐。

    “蔡大家有没有生气。”陈芸小声的询问道,虽说大致猜到自己送错的东西是什么类型的玩意,而且靠着这么多年的观察,也能大致模拟出蔡昭姬的反应,但是谨慎起见,陈芸还是偷偷问了一下陈芸。

    “没有,蔡姨看起来没什么变化。”辛宪英抬起小脑袋想了想说道,陈芸闻言舒了口气,虽说这种情况在别人看来可能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但是陈芸基本安心,蔡琰大概会高高举起,轻轻揭过了。

    陈芸带着辛宪英穿堂过户,很快就来到了陈曦的书房,这个地方,一家之中,女子除了家主夫人和嫡女,一般不能有其他人进来,不过陈芸作为家主的贴身侍女,出入这里本就是理所当然。

    从法理角度,外来的女人更是不能进入书房,就算是爱妾,敢进这里都会被打死,辛宪英能出入这里更多是因为她是陈曦的徒弟,不过男师父收一个女徒弟,这也是世所罕见。

    不过以陈曦的人品,其他人还是能信得过的,更何况等陈曦反应过来之后,辛宪英更多是由蔡琰在教育。

    “师父。”辛宪英见到陈曦恭恭敬敬的施礼,陈曦基本已经明白前途一片黑暗,可是在徒弟面前还是保持着气度,笑着招了招手,然而这一次辛宪英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扑过来,反倒很恭顺的站在一边。

    “蔡昭姬又给你教了什么啊。”陈曦扶额无奈的说道,突然现在自家的又乖又聪明的小萝莉徒弟居然不亲近自己了,有些纠结。

    “蔡姨说,男女七岁不同席。”辛宪英很正式的对着陈曦说道,陈曦闻言扶额无语,以后小萝莉看起来是不会抱着自己的大腿了。

    “呐,你蔡姨这次又有什么事”陈曦虽说基本已经猜到了结果,但人类本身所具有的侥幸心理,让陈曦以一种无比真挚的眼神看着辛宪英,希望不是那么一回事。

    “蔡姨让师父您过去一趟。”辛宪英一板一眼的说道。

    “咳咳咳,能不能不过去啊。”陈曦干咳了两下,蔡琰能直言让他过去,那一半都是出事了,再或者说就是他将蔡琰惹毛了。

    “蔡姨说,有些事情有一而不能有再!”辛宪英学者蔡琰清冷的腔调说道,陈曦突然觉得将辛宪英教成蔡琰那样有些可怕。

    陈曦闻言直接抱头,他真的不想过去,这次的情况和上次是一个性质,不过不同的是,上次蔡琰在自己的解释下,放了自己一马。

    这次蔡琰直接开口可一不可再,陈曦基本明白,自己貌似得罪死蔡昭姬了,说实话,陈曦只是写写画画,准备给陈兰,繁简准备的,这东西由陈兰、繁简给其他人的夫人说,那完全就是闺房秘语,其他人就算不太认同,也最多当作污污污的段子,没有什么问题。

    可这东西从陈曦的手上跑到蔡昭姬的手上,那真的会被打的。

    “师父,我觉得您还是尽快过去,我觉得蔡姨不会太生气的,虽说蔡姨当时说话的时候腔调有些古怪,,但是蔡姨并没有发怒,不过您要是不过去……”辛宪英看着陈曦很是正式的说道。

    陈曦无语的看了一眼辛宪英,他比辛宪英了解蔡琰的多,上一次被蔡琰抓住看以蔡琰为主角的宫闱小说,蔡琰都没爆炸,但是怎么说呢,有些时候,没生气,比直接爆炸了还可怕,徒弟啊,你还小,只是孩子,不懂女人的心思啊,好吧,陈曦也不懂。

    可陈曦知道当时被抓住的时候,他的心理压力有多大,这次又被抓住了,活倒是能活下去,但是恐怕仅仅是见到对方压力已经足够让陈曦有些没办法挺直身躯了。

    啊,人生简直可怕的不要不要的了,真的是可一而不可再啊,问题是已经是再犯了,要完,真的要完。

    “师父……”辛宪英眼见陈曦有些神游物外,当即远远地叫了一声,陈曦回神,不由得叹了口气,真的不想去,不过这种事情,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没得选择了,硬着头皮上吧,蔡昭姬至少还会留点情面吧,但愿……

    “家主,需要我和您一起去吗毕竟这件事错在我。”陈芸眼见陈曦下定决心,心下笑了笑,微微欠身施礼道,陈曦有心,但是顾及太多,蔡琰则纯粹是心思太多,太远。

    “算了吧,我一个人过去就是了。”陈曦摆了摆手说道,虽说陈芸跟过去,蔡琰就算有一肚子气也不会直接发泄出来,但是这种时候还是别让陈芸参合,乖乖去承认错误好了。

    “宪英,给你放一天假。”陈曦怨念的摆了摆手,自己的锅,自己背,唉!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