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五章 欠扁啊

    “嗯,我的声乐已经触摸到了屏障,需要见识更多的世界才能得以提升,还请威硕见谅。”杜夔笑着说道。

    刘琰挠头,这个理由,好吧,老爷子你去旅游吧,记得游山玩水,有所进步之后回来找我,刘琰也就没再多劝,给塞了一大笔盘缠之后,跟着一群琴师送杜夔从邺城北门离开。

    另一边蔡琰则是翻阅整理着那些由陈曦送来的典籍,按照曾经约定的那样将之修正成古文,并且添加上注释和引源,这种事情蔡琰已经做了好几年了,可谓是熟练至极。

    不过有时候添加注释和引源,最后写上逆岁老叟四个字的时候,蔡琰还是会习惯性的感叹,陈子川的学识实在是太过可怕,这么多年每月例行送来一堆自己手写的典籍,时至今日,除了某些陈曦不能来的时候,每个月也没见少过,厉害的非比寻常啊!

    “唔,就剩最后这一册了,不过这册怎么这么薄。”蔡琰摸了一下最后的书册,有些不解的侧头,顺手将耳后滑落的发丝捋了回去,伸手给自己添了一杯清茶,准备一边喝茶,一边浏览内容,吃点茶点休息一下,再行编撰典籍。

    然而吃了一口茶点,翻开书册,看了眼内容的蔡琰差点噎住,好在一旁准备好了茶水,抿了一口茶水,将差点吞下,也将羞恼按捺下去,蔡琰心平气和的敲了敲桌面。

    “宪英,去陈家将你老师找过来,就说我有事要和他详谈。”蔡琰深吸一口气,保持应有的淡然素雅看向一旁乖乖在抄录作业的辛宪英说道。

    “好的,蔡姨。”辛宪英偷偷看了一眼蔡琰,虽说蔡琰的容貌气质还是和正常情况一下清冷淡然,但是莫名的辛宪英觉得自己的蔡姨现在的心情和正常微妙的有些不同。

    “快去快回,如果你老师不来的话,你就告诉他,有些事情可一而不可再。”蔡琰少有的带着笑意看着辛宪英说道。

    辛宪英闻言点了点头,虽说不知道蔡琰想要说什么,但是带话她还是会的,更何况,在某些事情上,辛宪英还是懂得自己不知道,但是其他人相互有默契是什么意思。

    将辛宪英打发走之后,蔡琰有些犹豫,又拿起那册薄薄的书册,虽说很清楚这玩意九成九又是陈曦疏忽导致的,但是不务正业的去搞这种东西,蔡琰莫名的觉得陈曦这家伙最近又欠收拾了。

    “唔唔,将心思放在这些方面的陈子川,莫名也是挺厉害的。”蔡琰单手撑住自己脑袋,右手翻阅,面上有些薄晕的同时,又不得不佩服陈曦的想象力。

    “不过,怎么看都有些欠扁的意思,这次非得给这家伙一些警告了,上次被我抓住了,居然这么快又犯毛病了,而且相比于上次更恶劣了,不将心思放在天下大事上的家伙。”蔡琰一边浏览,一边有些不爽的自语道。

    “哐当~”唐妃满面得意的推门而进,将正在翻书的蔡琰吓了一跳,侧头发现是唐妃,默默地收回了眼神。

    “怎么今天有时间来我这里,不是和贾文和摊牌了吗?”蔡琰随意自然的将书一合拢,放到一旁,随口询问道。

    “诶嘿嘿,蔡昭姬……”唐姬就像是大叔一样怪笑着看向蔡琰,然后瞬间冲到了书桌前,在蔡琰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将蔡琰随意自然合拢起来的书册拿到手,然后骤然后退,和书桌前的蔡琰拉开距离。

    “你把门带上,初春还是很冷的。”蔡琰先是一惊,随后强行按捺住自己身体的反应,用一种慵懒的口气对着唐姬说道。

    “让我先看看这里面是什么内容,我可是很少见你有脸红的时候,该不会是春宫图吧。”唐姬笑嘻嘻的翻看,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里面图案和文字说明,之后目瞪口呆的上下扫视着身穿碧清锦袍的蔡琰,“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家伙,蔡昭姬你该不会现在就穿着吧!”

    蔡琰无可奈何的看着唐姬,比起一年前的时候,唐姬现在活了很多,性格也变得恶劣了很多,只是那种灼热的眼光……

    “你看看字迹。”蔡琰单手撑住自己的下巴,用一种捧读的毫无波澜的语气说道,和兴奋状态的唐姬说话,最好别解释,只会让对方越来越兴奋,蔡琰完全不想陷入那种糟糕的态势之中。

    “哦哦哦,陈子川的字迹啊。”唐姬略一思忖就明白了这是谁的字迹,然后用一种更兴奋的语气开口说道。

    “来找我什么事。”蔡琰淡然的说道,这个时候已经彻底调整好了心情,整个人看起来无波无澜,淡漠素雅。

    “别这么冷漠啊,我是来找你玩的,跟我去踏春如何?”唐姬笑嘻嘻的说道,至于手上那册书,她还在偷看,肚兜什么的,很明显没这上面的带感啊,更何况这些私密物品,嘿嘿嘿,又不是给别人看的。

    相比于东欧思召城那边的严寒,邺城这边虽说依旧还有些冷意,但是却也真正进入了春天了。

    “看完了,就将东西留下。”蔡琰平淡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侍女出现在门外捧着一个书盒开口道,“家主,汝南袁家命人送来一份手抄的乐经。”

    “好的,东西放在这里就可以了,替我写过袁氏。”蔡琰温和的说道,伸手接过书盒,侍女欠身告退。

    蔡琰打开书盒,自然的翻开书籍,她可不相信汝南袁氏会做这种无用的事情,更何况若是普通的乐经,汝南袁家也不会送到这里。

    天下世家会直接送到蔡琰这里的典籍,都是各大家族之中非常特殊的典籍,其珍贵程度甚至足以比拟本家的核心家学,最多就是内容有些残缺,不过这都是以前,现在的话,很少有世家会给蔡琰这边送典籍了,毕竟这群倒霉孩子快被陈曦用兑换的手法玩死了。

    所以过了那个高峰期之后,到现在蔡琰这边一年除了每个月差不多定点送过来的陈曦这边的手写版典籍,剩下来的,世家送过来的典籍,一年见不到三次。

    “汝南袁家啊?”唐姬好奇的看着蔡琰,“他们居然会给你送一份乐经,也不知道是什么怎么想的。”

    蔡琰同样皱眉,但是却没有直接下定论,反倒是翻看了起来,里面的内容非常详实,与其说是乐经不如说是资料,但是蔡琰越看越觉得其中内容发人深思,很多曾经她未曾考虑过的地方直接被其点了出来,由不得蔡琰不郑重。

    “这个曲子是……”蔡琰皱着眉头看着后面附录的曲子,虽说距离消化掉资料上所说的内容还有很大的距离,但是在看到附录的曲子,蔡琰就知道这玩意就是所谓的自带力量的战歌。

    “唐姬。”蔡琰侧头看向一旁在偷偷翻看书册内容的唐姬说道。

    “嗯?”唐姬干笑着说道,被蔡琰抓住自己偷看这种东西,她可没有蔡琰那种淡然自若的气势,不由得有些尴尬。

    “回头再看,先跟我去琴房。”蔡琰平和的看着唐姬说道。

    “呃,这东西我能带走吗?”唐姬虽说有些尴尬,但是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唐姬还是挺想看完的。

    至于害羞,对不住,已经结婚十年,二十五六岁的唐姬还真是没什么害羞的,太皇太后养情人,你有什么想要告我的。

    “东西留下,你可以抄一份,我回头还要和陈子川那家伙谈谈,那家伙第二次犯蠢了。”蔡琰眼帘微微下拉,眼中有些冷光。

    “我说你也二十四岁了,也该坦率了,十年前没那档子事,你都该给孩子寻找门当户对的对象了。”唐姬撇了撇嘴说道,要不是当初在洛阳的时候她们两个是一路人,她根本不会说些话。

    蔡琰眼角下瞟,“你也省省心,有些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随便你怎么说,咱们两个都不蠢,最多是你觉得你对着,我觉得我对着。不过你真应该考虑一下了,已经一个十年过去了,下一个十年很快的。”唐姬淡淡的说道,虽说冷淡,但却毫不掩饰对于蔡琰的关心。

    “是啊,十年这么快就过去了。”蔡琰叹了口气说道,“算了,还是不说这件事了,去琴房,先试试我的猜测,类精神天赋和这种曲子配合的话大概会有怎么样的效果。”

    “我觉得你还是多思考一下的好,到了你我这种程度,其实权势,智慧,学识,以及出身什么都只是附庸而已。”唐姬叹了口气说道,“现在的情况与其说是你背负着蔡家还不如说是,你没事找事。”

    “更何况,你现在的情况,对于蔡家来说完全没有意义,你该不会真的打算从你妹妹那里过继一个儿子过来教育吧。”唐姬无语的看着蔡琰说道,“总觉得是在说笑,蔡贞姬当前的两个子嗣在教育水准达标的情况下必然有子嗣,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