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四章 挖坑埋人

    袁谭眼见三位叔祖都是如此神情,也知道此事不可为,便也没有多说什么,至于其他的东西,袁家三位叔祖既然答应了,袁谭自然不需要再费什么心思。

    “你最近就先住在这里,你的两个弟弟也在这里,我们给他们两人都订了一门婚事。”袁达开口说道。

    “哦,他们已经订婚了吗?”袁谭当初离去的时候将自己的弟弟,母亲送回了汝南袁家,本身就有由袁家族老代为照顾的意思,而袁家这些老一辈也没有让自家小孩子吃亏的想法,所以该给的一点也都没少给,毕竟现在袁家要说衰落,还真算不上,依旧是顶级豪门。

    “嗯,我们给显奕(袁熙)订了陈留吴家的嫡女,显奕性格刚烈,吴家嫡女性格温和,可从旁辅助。”袁随点了点头说道,这些比较看好的嫡系小辈的婚事都是他们这些老一辈选得。

    袁谭闻言点了点头,自己的二弟确实有些过于刚烈,有一个性情温和的夫人从旁辅助确实能过的更好一些。

    “显甫呢?”袁谭略有好奇的询问道,倒不是觉得袁随他们会给自己弟弟选择个糟糕的夫人,只是习惯性的发问一句。

    “我们给他找了陈郡何氏的小女,其实我们原本想找太原王家的,可惜王家小女已经许给了郭家,只能退而求其次,显甫性格弱懦,何氏初逢大变,子嗣于困难中前行,心智坚定,可从旁辅助显甫。”袁陶笑了笑说道,他们可真的是一个个考察过来了。

    不仅仅是门当户对,还有性格,八字等等方面,尽皆合适,袁家这些老一辈才会去和对方提及此事。

    “劳烦三位叔祖了。”袁谭很是恭敬的施礼道,本来袁绍去世,袁谭作为长兄,就应该肩负这些,但是袁谭背负袁家前行,这些就只有交由老一辈来处理了。

    “这都是小事,说起来,你这边呢?当年记得你和文家有婚事,后来退回去了,现在什么情况?”袁达盯着袁谭询问道,当初将文家的婚事退回去,文家差点和袁家打起来,这真的是伤了人家的脸。

    虽说其中有很大的原因是袁谭离开了中原,但是怎么说呢,文家直接指着袁家的鼻子骂了,我们文家和你们袁家谈好的婚事,你说退就退,你袁谭要离开中原,多带一个人能死?

    袁家三个老头当时都闭口不言,这种事他们理亏。

    “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袁谭嘴角抽搐了两下说道,这两年事情太多,他根本顾不过来,文家的嫡女啊,好像就只见了几次是吧。

    “文家女现在还没嫁人,有时间你去解释一趟,我们三个老家伙都快被文家指着鼻子骂了。”袁达摆了摆手,表示你袁谭自己闯的祸,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事毕竟是他们袁家的锅。

    “我之后便去解释。”袁谭点了点头。

    “解释?”袁陶冷笑,“你现在治下如果稳定了,就去娶了人家,别说有的没得,这件事是我们袁家的错,迟了两年,总比永远等不到的好,自己去给文家嫡女一个交代。”

    袁谭皱了皱眉头,隔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回头会亲自去文家迎娶文家嫡女。

    “你心里有数就行了。”袁达摆了摆手示意袁谭自己解决,袁谭点了点头便欠身离开。

    “显思这家伙,两年不见变了很多,以前的桀骜被打磨的圆滑了不少,果然挫折更能磨练人。”袁随看着袁谭的背影对着自己两兄弟招呼道,“更西北的地方吗?从一无所有开始建设,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希望显思能如先贤一般披荆斩棘,开拓出自己的道路。”

    “没办法,我们所能给于的支持也只有这些了,毕竟我们现在也有些被束缚的太死了,陈子川果然是好本事。”袁陶叹了口气说道。

    “千年难得一见,确实是好本事,不过也好,至少这样也就跳出了以前那个死循环的圈子,外面哪怕是有着再大的危险,依着我等的底蕴也不会弱于先辈。”袁达笑着说道,“走,先将那些显思需要的人力物力全部收集起来。”

    袁达,袁陶,袁随三人看着面前铺了一地的金砖不由得一惊。

    “这些是?”袁达虽说已经明白这些东西是谁留在这里的,但还是开口发问了一句。

    “大公子卸下的金砖,大约是十万斤的金砖,大公子说是这些金砖留在袁家,由袁家购入各种物资,疏通人际关系。”袁家的管家目不斜视的说道。

    实际上一开始只有五万斤,荀谌让陈杰带人来追袁谭,顺带着也就让这些人携带了另外五万斤的金砖,这些都是袁家的老卒,忠诚度毫无问题,战斗力也强,一路平安将黄金送到。

    “看来我们都有些小瞧了显思。”袁达笑着对自己的两个兄弟说道,“唔,看来显思已经过了最初期,最艰难的阶段了,这样的话,三百万人口吗?嗯,看起来有必须要想想办法了。”

    袁陶抖了抖手上的资料,又看了看手上的金砖,看来只能瞒天过海了,三人对视一眼,尽皆心有灵犀。

    “抄录一部分这东西,送往邺城,一部分送到杜公良手上,另一部分转给蔡昭姬,将我们的意图告知刘玄德和陈子川,直言当前形势,从刘玄德治下迁徙一部分人口作为掩饰。”袁达看着袁陶说道。

    “曹孟德那边尚且未完成,就交给我了。”袁陶缓缓地开口说道,“其他世家那里我拉下脸应该也可以购入一部分。”

    “孙伯符那边说实话,他们和我们是一条船上的,而且有香火人情,将这东西完整的给周公瑾一份,然后直言转移人口,想必孙伯符和周公瑾都不会阻止,而且有他们掩盖,此事无大碍。”袁随缓缓地开口说道,“他们现在应该也在转移治下潜力。”

    “嗯,这样七七八八,凑一凑一百万多万人口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曹孟德现在应该是在转移治下潜力,只要我们做的不过分,他们应该是睁只眼闭只眼。”袁达默默地看着两人说道。

    “和杨家谈谈吧,让杨家请关西世家集体出手,哪怕一家能在原本各地区拖走两三万人,我们也能带走六七十万。”袁陶看着袁达非常郑重的说道,“我们关东世家现在就算想这么干,没有陈子川的允许也不可能做到这种事情了,所以……”

    “这样的话,动静会不会太大?”袁随皱了皱眉头看着袁陶说道,“这么干,很有可能引起所有人的关注。”

    “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我们现在基本已经确定了未来是分封,那么占了这么一个先手,哪怕成了众矢之的,到时候又有什么好怕的,他们还能来咬我们?”袁陶依旧像曾经一样偏激。

    “这么干的话,回头到分封的时候,关西世家就不可能再有人力资源了。”袁达按着太阳穴说道,这招简直是釜底抽薪,现在干了,到时候怕是会得罪大半关西世家,至于现在落个杨家的人情,真要说,那算什么事情,杨家到时候会中多少箭,天知道。

    “说起来到时候,到底是得罪了所有的关西世家,还是关西世家要靠我袁家生活还是两回事呢,干吧,我们袁家还怕得罪关西世家,有机会坑他们个半死也挺不错的。”袁陶冷笑着说道。

    “那就说定了,到时候由你去和杨家谈,然后和各大关西世家商谈转移人口等事情。”袁达看了一眼袁陶说道,袁陶点了点头。

    “接下来就是汉中了,这个简单,直接用袁家家声保证,然后掏钱卖人就是了,回头看情况,是否给叛族的家伙掏钱就是了。”袁达继续开口说道,袁随闻言点了点头表示没问题。

    “那就开始吧,各自带人执行自己的部分,告诉袁公路,让他想办法从益州搞人,还有请专业人士规划一下如何安全的将人送到显思的思召城。”袁达眼见自己两兄弟都明白了情况之后,开口下令道。

    数日之后,邺城之中的杜夔收到了袁家送来的资料,没有邀请函,就是战歌相关的资料,只可惜只有一部分,以杜夔的音律水平快速的破解了十分之一之后深感意犹未尽,但是往后翻发现只有这一部分,颇有一种百爪挠心之感。

    “杜师,你准备离开邺城?”刘琰一脸不解的看着杜夔,虽说杜夔被他从荆州弄过来一直没发挥什么作用,但是有杜夔在,每次开宴会的时候,那琴曲,乐音都足够抚慰人心。

    加之刘琰将名士看作一种资源,不管有没有能用的上的时候,就算是为了证明自己这边储备的资源足够丰富,对于杜夔也一直是厚待有加,所以杜夔在邺城这边呆的很安稳,从来没说过要离开,结果这一次突然要离开,刘琰莫名的有些不解。

    不过名士嘛,一直都是逍遥自在,现在这种情况也不意外。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