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三章 诸夏一体

    “名目,各种类型的匠人,和袁家结盟的世家可以提供的支持,当前还没有出仕的年轻人,能上台面的家伙,其中和袁家缔结约定,到时候袁家出手,他们必须要给于的支持。”袁随端着茶杯开口说道,“不过不管是你父,还是你叔父都没用到这东西,自负两个家伙!”

    “至于其他实体物资,我们已经卖掉了。”袁达撇了撇嘴说道,“袁公路那个混账将地盘送给了孙伯符,你又离开了中原,袁家也用不上那些东西了,全卖掉了,然后将之投入本家发展和与我们比较亲近的家族年轻一辈的培养之中。”

    “大致有多少?”袁谭将卷宗收起来放到一旁看着三位叔祖说道,“一个大致的数量。”

    “如果你要大匠那个级别的匠人,只有二十七人,而且还分散在各个和我们合作的世家手中,但是如果你只是要工匠,两万人还是有的。”袁达随意的说道,“你如果晚来三个月,我们这边商讨完毕就会将之转给陈子川。”

    袁谭一挑眉,这个数量有点恐怖,有点好奇当年袁家是怎么积攒起来的,准确的说,按照陈曦的手段不是应该已经搜刮了几遍了,怎么还会有这么留在袁家手上。

    “很好奇,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袁随瞟了一眼袁谭的神色,就知道袁谭是什么想法,随口询问道。

    “嗯,是有些好奇。”袁谭点头说道。

    “黄巾之乱的时候,只要出钱出粮,随随便便就能买到很多你想要的人,而且说句实话,那真的是在救人。”袁随冷笑着说道,“陈家当时都能搜刮到七八千的工匠,我们搜刮不到四五万才怪。”

    “醒醒,醒醒,这已经不是十年前了。”袁陶可能也是察觉到袁随的激愤,笑着说道,随后转头看向袁谭,“实际上在我们北迁之前查证了你们离开幽州时发生的事情,其实已经有了部分的猜测,陈子川的目的大概是分封,所以我们提前留了一部分的手牌。”

    袁谭点了点头,对于自家叔祖能猜测出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怀疑,别人看表面和局势其实最多认为刘备放了袁谭一条活路,和当年嬴姓贵族离开中原去外面奋斗一样,再无归来之日。

    然而收到河北袁家小一辈的汝南袁家,仔细推敲一下能猜到的东西其实并不少,实际上从那个时候袁家就有所留心。

    既然现在大势滔滔,我们袁家没有办法违逆,未来道路十有七八是分封,那么我们也不需要做多余的事情,按照当初的盟誓,不背离当初诸夏一致的脚步,那么我们玩什么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

    我袁家认同我们是汉家苗裔,我袁家愿意为华夏扩土开疆,我袁家誓如先代,保证诸夏一致,共讨蛮夷。

    至于其他的,我们袁家在自家地皮上搞东搞西,只要保持着尊王攘夷的大战略,你有什么请说,有什么道理请讲,有什么不满请直言,但是改不改那就是看我们的心情了。

    不是袁家这三个老头吹,他们可以保证,只要按照上面三大条例办事,哪怕中原看你再不爽,也只会在嘴上说说。

    因为除过那些天高皇帝远说着玩,根本不可能管封国的法律,从真正的民族,道义,还有责任上讲,那三条才是真的。

    至于刘氏,说一句不幸的话,我封国认同的是汉家苗裔,为的是给华夏扩土开疆,干的是诸夏一致,共讨蛮夷的活,敬你刘氏一句,但在这三条上,大哥别说二哥,干自己的活。

    我们不是下面那些被愚弄的百姓,我们是世家,想要我们听指挥,拿出你作为领头人的能力,气魄,其他的对于我们都是空话。

    窃国者侯,我等长存千年,有蛰伏,有兴盛,连陈胜吴广尚且能吼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能长存至今的豪门,能封侯拜相的各位,当真会认为国泽永在?万世一系?那不过是愚弄百姓的笑话而已。

    传承的是文化,是知识,是血缘和文化结合形成的文明,而不是一姓一家的血统,这才是诸夏,我袁家从最初到最后未曾有过一次分裂华夏的想法,也未曾想过偏安一隅,我袁家认同的是诸夏一致,认同的是诸夏一体!

    他年若是华夏大乱,我袁家有幸能一统天下,必,当仁不让!这是野心,但,终结乱世,带来统一,也是所有诸夏苗裔的责任!

    既不伟大,也不辉煌,有野心的一面,也有责任的一面,为混乱的时代带来秩序,这便是诸夏的传统。

    “是吗,原来从哪个时候就开始预料到有这种情况发生了吗?”袁谭点了点头,表示有些理解当前的情况了

    “东西可以给你们,但是你必须要答应我们一些条件。”袁随看起来是三个人之中的话事人,在袁谭点头之后开口说道。

    “嗯,什么条件?”袁谭皱了皱眉头询问道。

    “放心,我们没有为难小辈的意思,你也是袁家人,我们家虽说规矩多,但是还没有难为自己人的习惯。”袁达爽朗的一笑,袁谭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

    “这东西我们准备了很久,签上吧,让陈家,荀家,司马家三家占了那么久的便宜,不过既然他们没做,就由我们袁家来做!”袁陶笑着从正厅的书架上拿出真正的金书玉册递给袁谭。

    “你签了这个玩意,我们明天就拿去威胁荀家、陈家、司马家,让他们也签上。”袁随看着袁谭笑眯眯的说道。

    袁谭皱眉,缓缓的翻开这种一看就是金石镂刻的玩意,看着上面三排文字,正是那三条约束,一条约束自身的身份,两条约束自身的责任,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于是袁谭想也没想,拿起刻刀在上面刻下了自己的姓名。

    “有了这个,到时候就有一个交代了,不过……”袁达看着袁谭将自己性命刻得位置有些尴尬,不过却也没说什么,已经成了既成事实,那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你在家中呆一个月,我先帮你将工匠聚集起来,到时候带走就行了,还有其他的事情没有?”袁陶将金书玉册卷起来,有了这个东西,也就有了交代,顺带还能让现在跳的欢实的荀家,陈家,司马家冷静一点,毕竟相对而言,这三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是这样的,我这边还需要一些琴师,而且水准越高越好。”袁谭眼见这么顺利就搞定也有些惊喜,于是再次开口询问道。

    “思召城还是那样一个烂摊子,就想着享乐可不是好事。”袁达皱眉说道,“我们袁家虽说也出了不少大儒,可你面前的三位叔祖可对于礼乐教化之中,声乐不怎么认同,尤其是在打根基的时候,声乐这种东西可是需要一些底子才有价值。”

    “这倒不是。”袁谭摇了摇头,将资料直接递给袁达等人,三人一人份拿了一部分开始翻阅。

    “没想到还有这种东西,倒是小视了天下人,这样的话,你将此物给我,我等帮你找两个声乐大家,杜公良确实是好人选,其声乐可谓是当今天下无双,不过他的年龄偏大,我等只能建议,至于能不能达成那就不是我们的事情了。”袁达看了看最后一页荀谌建议的人选皱眉开口说道。

    和荀谌估计的几乎没有任何的出入,杜夔确实和袁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相比于荀谌直接建议将杜夔弄过来不同,袁达这些人还要思考一下一个七十多岁老头,舟车劳顿死路上了怎么办?

    “除了这个以外,没有别的问题了吧。”袁达摇了摇手上的东西。

    “还有一个。”袁谭有些尴尬的说道。

    “你这孩子,婆婆妈妈的干什么,有话直说。”袁陶皱了皱眉头有些不爽的说道。

    “还需要一些人口,男女老少都行。”袁谭干咳了两下说道,这个要求实在是有些难为人。

    “多少。”袁随随口问了一句。

    “三五百万吧。”袁谭心下一横,给了一个数。

    袁家三老头直接目瞪口呆的看着袁谭,是我们三个老了呢,还是你袁谭飘了呢?三五百万,你还真有种说啊!

    “这种事情绝无可能,现在二三十万都不好弄。”袁随摇了摇头直接拒绝道,“陈子川将治下人口管理的非常严密,我们很难再向曾经那样隐藏人口,更何况,就算是曾经,三五百万人口也不是说笑的,更何况,转运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有一些算一些,我叔父呢?”袁谭想起荀谌的交代,随口又问了一句袁术的动向。

    “你问的是公路?”袁达摸着胡子询问道。

    “是的。”袁谭点了点头。

    “现在应该是正在益州修路,人口这个你就别想了,我们尽量帮你弄一批,但是你别想太多。”袁达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刘备治下管理的严密程度,那怕是现在袁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