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二十一章 战歌

    就在许攸和蒋奇沉默无言的时候,从外面经过,前来找许攸询问一些问题的瓦列里推门而进,“圣贤,您很需要强悍的军团吗?”

    许攸看着瓦列里,点了点头,事实的部分没有必要掩饰。

    “您早说啊,我们当初能将日耳曼人从波罗的海沿岸赶走,保护凯尔特人,就是因为我们具有相当强悍的军团。”瓦列里艰难的用汉语对许攸说道,许攸闻言一愣。

    “你们有军团?”许攸难以置信的看着瓦列里,你们还处于石器时代啊,为何会具有军团这种东西。

    瓦列里眼见许攸的神色,笑了笑,“我们本身就具有军团啊,当初被虎王袭击之后,我们所有部落组成了联盟,然后选拔出最优秀的年轻战士组成了军团。”

    “……”许攸不解的看着瓦列里,选拔斯拉夫人总最优秀的勇士组成军团什么的,怎么说呢,斯拉夫人的兵源,许攸并不怀疑,许攸只怀疑斯拉夫人的纪律,没有纪律和配合得军团在大军团作战的时候都是渣渣,只要个人实力不能达到逆天的程度,都改变不了这一点。

    “圣贤,您别不信啊,我让人给你将军团组织起来,您一看就知道了。”瓦列里眼见许攸的神色哈哈大笑,然后伸手拉住许攸,带着许攸就往外面跑,而许攸被瓦列里拖着也跟了过去。

    斯拉夫人在战斗方面可以说是雷厉风行,瓦列里一声令下,各种当初给蒋奇选拔出来的年轻勇士快速的在营地外聚集了起来,不过看着那混乱的局面,许攸和蒋奇都有些叹息。

    “哈哈哈,圣贤别介意,年轻人都这样,活跃。”瓦列里眼见许攸的眼神,摸了摸自己的大胡子笑着说道,随后站在高台上对着下方的斯拉夫人年轻勇士咆哮道,“给我唱战歌,准备作战!”

    伴随着瓦列里一声怒吼,下面的年轻斯拉夫人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开始嘶吼着唱歌,各种破音,各种五音不全,各种难听,然而最后却非常出人预料的混合成了极具气势的战歌。

    随后所有的斯拉夫年轻人掏出自己石斧,开始哐啷哐啷的迈着坚实的步伐朝着前方推进,气势相当可怕,眼神无比坚毅,步调以及动作也在战歌的调动下,变得统一了起来。

    许攸和蒋奇尽皆双眼一眯,如果斯拉夫人保持当前这种素质,绝对是当前天下最优秀的兵源,这种步调和动作的统一意味着其本身的协调性,在这种情况下,那怕是没有特殊阵型的加持,靠着斯拉夫人可怕的基础素质,狂攻猛干也不下于真正的汉军精锐了。

    随着战歌唱完,斯拉夫年轻人依旧保持着自身狂热的眼神,以及那种压路机咣当咣当开启平推前方的可怕气势。

    “这就是我们的战歌,也是我们的史诗歌谣。”瓦列里笑着说道,“在战歌之下,我们所有人都会进入战斗状态。”

    “很厉害……”许攸盯着下方平推碾压正面一切的斯拉夫年轻人暗叹道,散兵游勇也就罢了,在拥有了战歌的加持之后,这个民族可以说是天生的战士,或者说他们本身就是为了战争而存在的民族,他们的数量如果和汉室的人口一样多,他们恐怕会惩戒世界。

    然而还没等许攸夸赞完,斯拉夫的年轻人就像突然失去了战歌的加持一般,再次恢复了正常的混乱,又开始七零八落了。

    许攸不由得扯嘴,扭头看向瓦列里,对方则是摸着大胡子哈哈之笑,“史诗歌谣只能维持这么一会儿,没办法的事情,否则的话,我们也不会只有两个军团了,哈哈哈……”

    【我收回我之前想说的话,这群智障。】许攸无语的看着下面士卒,有些思考这是怎么回事,一边思考,一边开口询问道,“不是还有两个军团吗,能让我看看吗?”

    “这倒没什么问题,不过需要花费点时间,有一个军团在西边驻防,另一个军团需要征召,需要花费点时间。”瓦列里表示完全没有问题,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征召过来也没什么影响。

    “说起来,为什么唱起战歌之后,会变成这样?”许攸不解的询问道,他对这一点很感兴趣。

    “不知道啊,就知道这些战歌几百年前就存在了,我们在蛮荒的时候就唱着战歌和那些野兽进行战斗。”瓦列里摇了摇头说道,整个斯拉夫民族就没有人知道原因,就知道有这么一个结果。

    “有多少首战歌?”许攸好奇的询问道,“一般唱完之后能维持多长时间?就是那种看起来要平推碾压正面的气势能维持多久?”

    “战歌一共有五首,效果都差不多,至于维持多长时间,这个好像看人,那两个军团的年轻人唱完之后基本都能维持到战斗结束,普通年轻人,一般的几分钟,好的十几分钟,再好点……”

    “有没有原因?”许攸皱着眉头询问道。

    果不其然,瓦列里回答了一句没有,许攸最讨厌这种无缘由的东西了,但是相对而言他也不相信世界上有完全没有缘由的玩意儿。

    “你们附近这里有没有玉矿,或者金矿。”许攸想了好一会儿,缓缓地开口说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智力解决不了的玩意,如果有,那肯定是智力不够,所以了不起继续提高智力。

    “银矿行不?”瓦列里挠了挠大胡子,他这部落附近没有金矿,至于玉矿,斯拉夫人没有这个概念,不过他们这边有银矿,而且是超大规模的银矿,以至于他们这边白银价格很低很低。

    “也行,我去看看,对了,将战歌给我抄几份,顺带将唱的好的几个人都给我找来。”许攸颇为无奈的说道。

    许攸表示自己需要看看战歌到底是词的问题,还是旋律的问题,亦或者和他猜测一样,这战歌就跟蔡琰,周瑜那群人使用的琴曲一样,本身什么都不是,直接就是琴曲自身带有某种力量。

    总之先别管什么原因,拿去研究一下就是了,看看能不能研究出来什么,不过许攸比较可惜的是,自家声乐音律只能算是比较好,和真正的中原大佬相比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差距的。

    许攸被瓦列里带到了一处银山,感受着银山给自己带来的智慧,许攸开始各种实验和验证,对于战歌的破解速度在智力的加持下以极高的速度在推进,甚至于许攸开始尝试性修改战歌,然而因为自身在音律上的天赋致使修改效率极低。

    以至于半个月后许攸基本确定这些战歌是自身具有某种力量,而且自身具有内在规则,可以进行修改,但是由于许攸的音律距离修改这种级别的玩意差的实在是太远,只能被迫放弃。

    “义汉,我基本找到了办法,但是现在没办法推进了,我将我现在得出来的结论,以及相关的猜测,还有所有用汉乐宫商角徵羽反编撰的史诗歌谣统统交给你,你让人送往思召城,让休若想办法,我们需要音律声乐的大家,让他想个办法。”许攸苦笑着将厚厚一卷资料递给蒋奇,他已经找到了方向了,但是却受限于音律天赋。

    “呃?军师,你是说,你已经找到了办法?”蒋奇难以置信的看着许攸。

    “嗯,史诗歌谣本身具有某些近乎精神天赋或者说是其他天赋的效果,其本身就是渲染感情达到了这种结果,里面有一部分音律组合起来可以达到让士卒认同集体,以及协调配合得效果,这种能力,周公瑾的琴音也能达到。”许攸快速的解释道。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需要一个精通音律的人物吗?”蒋奇黑着脸说道,当前袁谭麾下根本没有这种人物。

    “是的,用音律整合他们,然后再交由你训练。”许攸点了点头说道,“而且经过我的分析,这个战歌里面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如果能反向破解,我们这边会多不少手牌。”

    “军师,你觉得这个战歌要反向破解的难度有多高?”蒋奇无语的看着许攸,许攸自身的音律声乐水平并不差,只是不及自己的智略,准确的说,世家出身的都有一手不错的音乐水平。

    “放心,你派人将他快马加鞭送给休若,休若自然有办法,我们麾下没有,不代表中原没有,而只要中原有,我们这边自然有办法能将之弄过来,不要小看袁家和荀家人脉。”许攸平淡的说道,有些东西就看值不值得动用,而在许攸看来,他手上这些东西值得。

    蒋奇命人将之快马加鞭送到思召城的时候,袁谭带着文箕和颜朴已经离开了近十天。

    荀谌看完许攸手写的那沓资料之后,当即开始验证,相对而言荀家的平均声乐水平都高于正常世家子的水平,因而很快就验证了一部分许攸已经自证过的部分,而看着后面巨量的猜测,和所需要反破解的部分,荀谌当即明白,不论猜测对错,这份资料都无比重要。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