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一十九章 可怕而又强壮

    “你的意志确实远超我们,如果可以的话,其实由我代替你更好,你的决断能力远远超过我们,我和子远可能在智略上比你有优势,但是没有你那种决断,我们这边的势力很难平稳发展。”荀谌叹了口气说道,他,许攸,审配,少了一个,袁谭治下就很难维持了。

    许攸必要时可以达到违规的智计,在大战略,甚至那种长期战略的规划上有着极大的优势,几乎是袁谭势力朝正确方向发展的基础。

    荀谌在治政,维稳,以及对于人心,思维的把握,可以保证袁谭势力在任何人算计之后,快速的予以破解,对内也可以把握住混乱的局势,是袁谭势力保持稳定发展的基础。

    审配在统兵,作战,参谋等方面最多说一句优秀,并非顶尖,但是配合上审配那种必要情况下绝对不惜身的狠辣决断,审配在战场上也绝对是最危险的那种角色,可谓是当前袁谭势力对外震慑的基础。

    如果说许攸是指引,荀谌是盾牌,那么审配就是刀剑,他的存在震慑着其他有想法的外人,要是审配没了,袁谭势力免不了大动荡!

    “放心,在我们拥有保持平衡的能力之前,我不会倒下的。”审配轻轻的摇头,他的情况他很清楚,和其他人以为的病症在身体上完全不同,他审配的病在精神天赋上。

    如果仅仅是身体上的病症,当初在邺城苏醒过来的时候,华佗也不至于给他下病危通知书,区区身体上的问题,不管是华佗还是张仲景都有的是办法解决,然而审配很清楚自己的病在精神天赋上。

    如果说是戏志才当年是无知无畏的作死,那么审配的今不如昔从一开始就属于作死天赋,所谓今不如昔,显化的是当初审配所鉴证过的最巅峰的时刻,那么老袁家最巅峰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自然是袁刘大战了,而袁刘大战那战场加持的属性有多少,审配在第一次用自己精神天赋的时候根本控制不了,光想想将当时沮授加持的二十多万人的效果显现在审配面前的三万人身上,审配就跪了。

    当时审配的精神天赋差点因为承受不住这种显化直接碎掉,而精神天赋崩碎对于一个智者来说不是人疯了,就是死了,审配的问题就在于还没学会控制自己精神天赋之前,自己的精神天赋就差点崩碎。

    当时蓟城之战的最大问题就在于袁谭根本没有二十万精锐老兵,审配的精神天赋今不如昔本身就是唤回当年最巅峰的辉煌。

    在没有二十万精锐老兵的情况下,要唤回当年的辉煌,加持在这群人身上,简单来说就是让当初在蓟城的那几万人用有当年袁刘大战时期袁家众人都活着时的巅峰战斗力。

    再简单点的说法,就是审配一个人要相当于袁绍,田丰,沮授,颜良,文丑,张颌,高览,鞠义外加整编先登加十七万精锐老兵,还要算上极致玄襄的在袁刘大战战场上的完美加持。

    所以审配的精神天赋在开启的瞬间便满布裂痕了,毕竟审配的精神天赋真要做到了这个程度,那当时的北匈奴洗洗睡吧,就算是北匈奴全军压上,等同于袁家最巅峰的军势,也不是北匈奴想要挫败就能挫败了,就算是北疆之战驱使胡人的北匈奴也不可能做到。

    巅峰袁家的战斗力,到现在都是仅次于刘备军势的最强势力,如果审配一个人能将之从过去拉过来附着在区区几万人身上,那么那几万人每一个人都应该具有军魂士卒的战斗力。

    自然这种情况肯定不可能达成,审配再强,也最多显化出沮授的全部能力,或者鞠义接近巅峰的能力,这种程度几乎可以算是一个精神天赋所能达成的最极限程度了。

    毕竟沮授当初的极致玄襄加上本身战略级别的精神天赋,基本上相当于给二十万老兵统统加持了一个精锐天赋,至于那些原本已经达到双天赋级别的精锐,也有了一定的加强。

    审配如果能找到二十万同样的精锐,用今不如昔使用出来当初沮授的所加持的极限力量,那么制造出来当年袁刘大战级别的军势其实是可能的。

    同样审配如果能找到堪比当初卡在临界点的西凉铁骑一个级别的具装重弩兵,靠着自己的精神天赋的效果,完美再现当年的先登死士也是有可能的。

    可问题怎么说呢,前者的难度在于二十万精锐,后者的难度在于濒临临界点的具装重弩兵,二十万精锐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知道,有二十万精锐,没了刘备,袁家可以和曹操孙策打的不分上下。

    至于接近临界点的具装重弩兵,其实到那个程度,要不要加持已经不重要了,毕竟再往前一步自己本身就不会弱于先登了,能达到那种程度,一般情况下,没人会愿意走别人的老路。

    这便是矛盾,同样这便是审配最无奈的地方,现在审配的精神天赋在逐渐的靠近所谓的极限,说的形象一些,审配现在的精神天赋就像是布满了裂痕的易碎瓷器一样。

    在瓷器崩碎的那一刻便是审配的死期,当然也有可能是疯了,不过对于审配这种人来说,与其变成疯子一样活的毫无自我,还不如由自己选择一条轰轰烈烈的毁灭道路。

    【我的意志还未崩溃之前,我绝对不会倒下,身躯并没有病症,我所能支撑的时间远远的超过想象,至于精神天赋的承受极限,只要我的意志长存,就不可能崩溃。】审配再一次坚定自己的决心。

    荀谌叹了口气,他也希望如此,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他希望就不会发生的,所以现在他也只能按照最不幸的方式去应对。

    “但愿如此吧,正南,你这次回来就先接任义汉的位置,他被子远带到了乌拉尔山以西,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完成构想。”荀谌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看着审配郑重的说道,而审配则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乌拉尔山以西,东欧的春季尚且还未到来,蒋奇带着五千一米八左右,胳膊比他腿粗的斯拉夫壮汉正在进行拉练。

    许攸现在已经成功拉拢了五十多个部落的斯拉夫人,这些人对于加入其他势力并没有什么太深的感触,反正只要不和自己人动手,斯拉夫人表示你给酒,我来帮你打架,就是这样。

    “乌拉~”一个毛发繁茂的跟熊有的一拼的斯拉夫人,跟着蒋奇在雪原之中冲锋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洞口,而洞口上的融化的积雪形成的冰溜子让这个斯拉夫猎人明白这洞里面有棕熊,当即大吼一声,朝着洞里面冲了进去。

    之后洞中各种嘶吼,以及各种乌拉声,沉闷的拍打声止都止不住,蒋奇扶额看着因为剧烈的动静,连洞口的冰溜子都震下来的场景叹了口气,这群人完全没有纪律这一说法。

    隔了好一会儿,洞内完全失去的动静,然后穿着兽皮,大胳膊挂彩的斯拉夫猎人提着熊腿,将一支棕熊拖了出来。

    “不管是看了多少遍,都觉得这群人的身体素质完全不科学。”蒋奇看着那个将熊丢到板车上之后,完全不顾胳膊上伤势,直接和其他斯拉夫人扯淡的壮汉,不由得感叹不已。

    来到东欧已经一个多月了,原本他和许攸做好了和对方发生冲突的准备,没想到对方相当的好客,尤其是当他们拿出酒水作为回礼之后,这些斯拉夫人直接将他们当作最好的友人,为他们准备了当前最好的肉食。

    甚至在许攸试探性表示,能不能来帮他们萨摩耶人作战,嗯,当时许攸举得旗帜还是和东欧斯拉夫人亲缘比较近的萨摩耶人之王这个旗号,当时这个大型斯拉夫部落联盟的首领直接表示,没问题,我们的战士统统愿意为自己的朋友解决困难问题。

    当然,当时那个部落的首领表示如果是一两次的战斗,看在他们双方的友谊上没有任何问题,如果要长久为萨摩耶人战斗,甚至是为萨摩耶人提供保护,那么萨摩耶人需要提供这一段时间喝的酒,至少每次战斗的时候绝对不能少。

    战斗民族,除了酒就是战斗,喝了酒去战斗那就更好了。

    这个条件远远超出了许攸的估计,倒不是条件太高了,而是太低了,虽说思召城现在还没有解决粮食自给自足的问题,酒水的成本还很高,但是这个问题在思召城,乃至东欧这边黑土地的支撑下,迟早都会被解决。

    不过许攸不会特意挑破这一事实,先行尝试性用带来的酒水征召了一批斯拉夫壮士,嗯,真的很壮很壮,每一个号称都能屠虎杀熊,当然一开始许攸以为是说笑,后来发现这种看着像是吹牛的说法,完全是事实,而且还是不带武器的那种。

    当然能徒手屠虎的比较少,但是能徒手杀熊的真的很多,这地方气候实在可怕,在那种天寒地冻,吐口唾沫都能摔碎的环境下,斯拉夫人裹着熊皮,露出大胳膊去战斗,许攸觉得有必要思考一下坏境对于人的影响了。

    加之这地方的生物链实在太糟糕,可能是因为人少地多,土地肥沃,小动物太多,导致猛兽的数量也特别多,以至于有些像是澳洲那种发展套路,强大的动物也变得特别多。

    时常会遇到有内气的猛兽,或者直接应该说,这地方多数的猛兽都有内气,区别在于有的是内气凝练,有的是炼气成罡,有的是内气离体,话说当时许攸请斯拉夫人喝酒的第二天,斯拉夫人就抓了一头炼气成罡的猛兽宴请许攸。

    当然为此许攸也有幸看到斯拉夫人的地图,就这个部落联盟的覆盖范围之内,就有近十个红圈,一个黑圈,每一个红圈的意思就是,这附近有一个炼气成罡级别的猛兽。

    当然还有一个深入的意思是,到今年入冬的时候从这些红圈里面挑一个剁了给孩子们和孕妇煲汤吃掉,让下一代更强壮什么的。

    至于为什么要冬天才去剁,因为东欧的冬天长达五个月,再往北的话甚至可以达到八个月,入冬的时候,这些动物长的最壮,逮住干掉了肉最多,而且冬天也好保存,给小孩子们熬汤吃一冬天。

    听到这个,许攸就有些理解斯拉夫人为什么会那么强壮了,吃这种高能量的东西打基础,三十年下来变成这样也是理所当然,不过这大概也是环境所限,中原那地方,没那么多野兽能长到这种程度。

    当然如果野兽再多一些,就有可能复制出澳洲那种坑爹的局面,直接人类被袋鼠所击败了,现在这种斯拉夫人略占优势,但是野兽也在成长的局面,让斯拉夫人越来越强壮。

    至于黑圈,则意味着那里有一个内气离体级别的猛兽,实力不够不要去招惹。

    许攸现在蹲的这个部落属于方圆百里范围内最大的部落,部落首领特别能打,这个黑圈的意思就变成了,该猛兽可食用,不过需要等等,等到部落里面出现一批长得特别壮实的年轻人,然后部落首领就会拎着石斧冲上去将这个猛兽剁掉,然后背回来给所有人分食。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给那些特别壮实的年轻人食用,一般情况下,部落首领的判断都不会有错,基本上几十个年轻人吃完那顿饭,就会有一个完成突破,然后这个年轻人就会作为下一任部落首领。

    这个时候部落首领就基本没什么事了,主要就是帮小部落处理一些小部落没办法解决的猛兽,再或者就是集体出动解决东欧平原上发生的可能触动斯拉夫人根基的大事。

    当然所谓大事,其实不是罗马人打进来这种,因为罗马人一般不怎么招惹斯拉夫人这种疯子,加之东欧平原对于罗马人有些远,罗马人对于斯拉夫人都是抱着睁只眼闭只眼的看法。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