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一十八章 还能活多久

    “另一个叫做阿特拉托美,他本人算是一个严谨的统帅,不过一直遮掩在阿尔达希尔的光环之下,但我觉得他很有潜力,而且他对于战争本身总是有着出乎常人预料的看法。”审配想了想那个走在阿尔达希尔身后的年轻人,两人都是人物。

    在审配看来阿尔达希尔靠的一种魅力,而阿特拉托美才更像是那种正常的统帅,前者完全是天赋,后者有很大程度都是努力的结果,不过相同的是,两者都很年轻,不同的是阿特拉托美可能这辈子都超越不了阿尔达希尔。

    荀谌闻言点了点头,“能拉拢吗”

    “我正在尝试,不过阿特拉托美还算有希望,阿尔达希尔我看是希望渺茫。”审配叹了口气说道,“不过也没什么,阿尔达希尔这种人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掌控住。”

    荀谌静静的听着审配对于两人的评价,完全没有想过审配对于两个家伙的评价不仅仅没有超出,还有一些小视。

    毕竟阿尔达希尔可是被历史真正考验过,逆势之下,从无到有,直至登顶万王之王,这等可怕的资质怎么吹都不为过,而阿特拉托美军魂统帅,逆势反推,正面战场差点依靠战术毁灭了战略的男人。

    这俩人近乎是安息下一个时代,乃至之后一百年间最强的年轻人,当然现在这个形势有些说不准,天知道他们会不会中途夭折。

    “我们麾下现在有没有发掘出来能上台面的人物”审配开口询问道,“我们现在人才缺口很大,中层的将校和文臣倒还罢了,我们现在缺少大军统帅,缺少顶级武将以及上层的执政人员。”

    “没多少,不过高元伯和你都能做大军统帅,仲简的话虽说有很多的毛病,但只要戒酒,作为一路大军统帅也没什么问题,执政人员的话,我准备吸收高柔高文惠,作为我的副手。”荀谌缓缓地开口说道,这些人除了高柔是新入手的,其他的都只是老人。

    “等于说除了高文惠别的都是老人”审配叹了口气说道。

    “没办法,我们现在这个情况就是如此,其实能统帅大军的还有蒋义汉,但是相比于他练兵的能力,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让他统兵作战,我们的手牌不多,每一个都需要有意义。”荀谌叹了口气说道。

    “这也就是你让主公回中原的原因”审配皱了皱眉头问道。

    “嗯,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人手了,很多方面也有所欠缺,让主公回一趟袁家对于我们都有好处,其实中原豪门基本都知道袁家的根基,他们还有很多的资源都未曾动用。”荀谌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袁家的资源”审配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太懂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起来你不是豫州人对于这些事情并不算太了解,这个大概需要从党锢之祸说起来。”荀谌眼见审配面露不解也知道自己说的东西确实有些不足为外人所知。

    “我家是颍川荀家,大小算个豪门。”荀谌如此开篇,审配无语的翻了翻白眼,荀家还大小算个豪门,当今天下比荀家声势更大的寥寥无几,文臣榜有三个都是你们荀家人,老一辈最强的也是你荀家人!

    荀谌对于审配的眼神并没有深究只是将他知道的说了出来,从当年党锢之祸开说,实际上东汉从一开始就埋下了世家的隐患。

    如果说西汉元帝当年的妥协是给世家松了绳套,那么到东汉,从东汉开篇的那一刻,世家基本上就相当于朝着膨胀一路狂奔而去。

    党锢之祸的发生有很多缘由,历史上简单的记载为士大夫,贵族为了反宦官,保证朝堂清明,然后被宦官反扑杀,之后宦官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下,将清洗扩大化导致的。

    只是史书毕竟是党人自己写的,将这事定义成党人的正义,其实仔细思考一下的话还是有很大的出入。

    实际上怎么说呢,第一次党锢之祸和第二次党锢之祸,基本上可以算是汉帝国皇帝对于士大夫的反击。

    两次的情况明摆着都是皇帝拉了偏架,桓帝死前玩这一手明显是为了给继承人铺路,而灵帝这家伙怎么说,十四岁以前的灵帝很拽,十四岁之后灵帝就是渣渣了。

    第一次党锢之祸可以不多言,桓帝最后的反扑,不算成功,但是确实扼制了士大夫和贵族对于汉帝国的紧逼。

    第二次党锢之祸是曹节等宦官发动的,但是要记住一点,第二次党锢发动之前,刘宏刚刚被大将军窦武扶上皇位,皇太后是窦武的长女,刘宏当时的权势是怎么样的,自己体会一下就知道了。

    然而第二次党锢发动之后,窦武被杀,窦太后失势,灵帝不管是用什么方式,终其去世为止,手上的大权未曾被任何人拿走过。

    两次大型党锢之祸到底是什么情况,看看最后受益人和倒了一地的尸首就知道是谁在对付谁了,所谓的宦官只是皇帝手上的刀而已。

    世家自然不缺能人,第一次没反应过来,第二次还来,大家都不傻,都明白皇帝已经忍不下去了,世家已经在这个国家占的比例太高了,高到必须要分个主从的程度了。

    自然反应过来的世家,也不是全然没有反击之力,各大豪门差不多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积蓄自己的力量。

    杨家的自上而下,袁家的自下而上,千年世家会谈提出的家室固化等等,各家都有各家的准备。

    袁家准备了大概有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了,足足一代人的时间,然而袁家筹备的资源就现在的情况看来并没有用上。

    袁术是二货,根本没到用本家家族内部的积累,只动用了豫州就崛起了,后面直接将地盘丢给了孙策,袁家彻底不用动自身的积累了。

    至于袁绍,那就更不用说了,袁绍的崛起基本和袁家没有半点关系,也就是说现在,老袁家绝对还有二十年到三十年间积累下来的各种资源,虽说可能因为形势出乎预料,将不少资源处理掉了,但绝对还有不少资源处于不好处理的状态。

    荀谌的意思是就是让袁谭去问袁家要那些东西,既然你们留着也没用,还不好处理,那就转给我们,正好我们现在需要,与其让你们拿着浪费掉,还不如给我们,让我们用来更快速的发展。

    “这样吗”审配听完眉头紧皱,如果是这样的话,到时候可能会要来很不可以思议的东西,“不过你确定是这样的”

    “肯定是这样的。”荀谌冷笑着说道,“你想想我那个亲爱的堂弟在曹孟德麾下当初是怎么做的”

    “那也是吗”审配想了想荀彧,自从荀彧进入曹操麾下之后,曹操麾下的官员体系便以完全超乎想象的速度在完成。

    “为什么不是,荀家和陈家所积攒的都是人脉,不过这一方面陈家比我们家有优势,你想想当年党锢扩大到诛杀五族的时候,和陈太丘有关的清流党人都没事,你就知道那是多大的人脉。”荀谌撇了撇嘴说道。

    当年党锢之祸闹得那么大,但是如果连发动党锢的十常侍都愿意给陈太丘一个面子,陈太丘要保其他人,只要不太过分,宦官是不会管的,一口气给陈家刷够了人情。

    当年那次逮住了可是诛五族,救一个人党人,直接相当于救一族,没这事,颍川陈家的牌子不至于硬到当前这种程度。

    “有些懂了你们这些家族的生存模式了,果然我这种小门小户还是比不了。”审配突然有些不爽的说道。

    “各家有各家的艰难,你想想你们家出五个和你同样的人物会如何”荀谌嗤笑着说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审配闻言默默地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荀谌问的那句话,确实将审配问住了,他家出五个审正南的话,真的会打起来的,如果五个人的意志还不统一的话,按照他这种为人处事的方式,大概真会完蛋。

    “正南,我可以问一个比较隐私的问题吗”荀谌眼见审配的眼神,也就没有再追问,转而面带犹豫的开口道。

    “什么事,有话直说。”审配平淡的看着荀谌说道。

    “你到底还能撑多久。”荀谌看着审配说道。

    “走入正规之前我不会有事的。”审配平淡的说道,双眼无比的锐利,而荀谌则是无比的沉默,这句话是在说你现在就已经进入了倒计时,只是靠着某些方式延缓着死亡的到来吗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然的过程,不必如此。”审配倒是看得开,“只是有些不甘而已,人死了,愿望没达成。”

    “如果降低你现在的工作强度,你能延续你的生命吗”荀谌的面色平静,但是仔细观察的话,还是能看出他面上的挣扎。

    “不用了,那样到时候差的更远,更不甘心。”审配摇了摇头说道,“我的身体我知道,还不至于现在就倒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