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一十四章 敌方进入战场……

    双方都愿意给个面子,阿刹乘起身看向南方高种姓缓缓地开口问道,“诸位出身于南方的刹帝利,可有自信拱卫我贵霜国土?”

    “那是自然!”南方的高种姓几乎异口同声。

    “不分南北,尽皆都是我贵霜领土,敢问双方可有异议?”阿刹乘闻言将目光收回,缓缓点头之后,继续问道。

    伽却里等北方贵族和南方高种姓对视了一眼,但是都给于了统一的答案,南北方都是贵霜,而这个回答韦苏提婆一世也非常满意。

    “既然如此,南方与北方发生争执的原因到底是什么?”阿刹乘平淡的询问道,就像一个道德素养极高的主教一样。

    “……”北方大贵族和婆罗门的众人尽皆一愣,真要说的话,大概也就是面子吧,但是这话不能再朝堂上直接说,更重要的,反过来想,第一个问题他们回答之后,还和北方那群智障争辩个鬼啊!

    既然有自信击败汉军,那后面北方智障团来援助那种事情不就成笑话了吗?这么一来占据优势之后反过来想,南北都是贵霜啊,我南方有功劳有苦劳,为什么不能去你们北方?

    自然往下也就没有什么辩论的意思了,南方只要能打跪汉室,好吧,都不需要打跪汉室,只需要让汉室同意出嫁公主,那么南方就能对内对外大获全胜。

    同理南方如果打不过汉室,都丧失国土了,那北方出于同一个国家的思考去救援难道还需要你们南方同意?开什么玩笑,贵霜皇帝还在上面坐着呢,这是同一个国家!

    同样阿刹乘的几个问题,在韦苏提婆一世听来那就更顺心了,贵霜是一个国家,不是南北两大集团的联合体。

    在这种思维方式下,那么南北调兵统战那不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以前一直不能做到统战,而现在貌似是一个机会,趁这个机会将这件事敲定,那以后矛盾冲突就会骤然减少!

    之后阿刹乘不再说话,直接退回去闭目养神,一副事不关己安高高挂起的无所谓神色,看的韦苏提婆一世非常满意,这才是有道高人,果然有时间需要多和琐罗亚斯德教派多亲近亲近。

    同样南北双方听了阿刹乘的问话之后,虽说还有些不爽对方,但出于对自身实力的自信,都不再多言,等着看对方的笑话。

    至于韦苏提婆一世自然对当前局势非常满意,不管是南方打赢了还是打输了,到时候都会让他有机会压过另一方,让贵霜爆发出更强的实力。

    贵霜是一整个国家,不是两大联盟,这几乎是贵霜皇帝一直想要达成的心愿,而这一次韦苏提婆一世看到了希望。

    当然陈忠也就是笑笑,清楚知道汉帝国实力的陈忠可以保证,南方输是毫无疑问的,可最后结果要是能像自己说的那么好,北方贵族成功压过南方高种姓什么的,继续睡吧,梦里面要什么有什么,现实你就别多想了。

    春秋战国这种说的和做的能对齐,但就是让人心生憋屈的手法多了去了,世家早就把这种招数玩烂了。

    到时候随便挑拨挑拨,双方的都会心态爆炸,直接在南方产粮地开片,一年之后,贵霜就该民不聊生,然后就可以用当年豪强那种下三滥手法,一袋粮食换一户壮丁什么的。

    信不信随随便便拉起来几十万人,转用更下三滥的逼良从娼手法,遇到什么村庄都是粮食抢走,将村子烧掉,井里面丢几个人,然后将井埋掉……

    这种手法之下,用不了多久,靠着人性之中的卑劣之处,乱军流民就会成为主流,甚至只要愿意下手,陈忠等人就能将贵霜造的满地图都是流民乱兵,整个国家制度都崩的七七八八。

    所谓破坏比建设容易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只要产粮地崩溃,被人这么搞一波,所造成的社会秩序崩溃,就算是一般大国想要处理都很难处理,准确的说,就算是底子够厚的国家被这么玩一波也差不多可以换人,后面连推手都不需要,绝对是军阀混战。

    不过不到万不得已陈忠等人不会使用这种反人类的手法,这些招数就算是荀家陈家都知道,也只会将之作为最后压箱底的手段。

    毕竟这种手法用一次,基本上就上了其他家族的黑名单了,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按部就班的推进,拉拉偏架,放放血,吸收吸收贵霜的营养什么的。

    之后的事情基本就没什么好看的了,有了阿刹乘那番话,南方高种姓和北方贵族都进入了迷之自信状态。

    随后回头阿刹乘就将整个贵霜的兵力配置,以及战略战术,防线布置等等,写了一份发往了葱岭,准备让葱岭那群人将这个最新消息快马加鞭送往长安。

    陈忠完全不信在这种有所防备的情况下,贵霜还真能打到哀牢郡那里去,了不起贵霜底子更厚,将领经验丰富,发现问题之后,按部就班步步为营往前推进。

    可孟部到哀牢郡那么长的纵深,汉军就算主力没在那里,拖也够将对方拖死了,陈忠还真不信贵霜能有多强。

    “两个双天赋超精锐军团,一个疑似三天赋或者军魂的军团压阵,七万多贵霜正卒有轻甲,不计入大军的首陀罗死士,只装备了短剑和长枪的大概有十一万。”诸葛亮看着陈忠让人送来的秘报。

    里面内容详细到甚至有这一路主将副将的兴趣爱好什么,所使用的神佛加持什么,有着什么样的威力,兵力战备大致有什么程度……

    看到如此详细的情报,诸葛亮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总有一种这玩意不像是间谍拿到手的情报,而像是直接从贵霜的军事参谋部扒出来的资料,嗯,事实上就是阿刹乘主教要了一份参谋部的资料。

    “送回去就行了,贵霜这边我们最近还是不要涉及,不过从送来的情报上看,我们倒是需要戒备一下贵霜北方贵族,我们尚且没找他们的麻烦,他们居然对我们下手了。”司马懿平淡的开口说道。

    陈宫和吕蒙闻言也都点了点头,确实需要戒备一番,虽说从陈忠等人送来的情报上看,贵霜北方的贵族最近不会有什么动静,但是南方一旦进入战争状态,不管胜败,贵霜北部肯定会有动静。

    诸葛亮还真就不信贵霜到现在都不知道葱岭这里蹲的是汉军,也不信上次和西凉铁骑磕了一个半死不活的骆驼骑会是所谓的盗匪。

    不过上一次肯定是将贵霜给震慑住了,否则的话,绝对不至于到现在贵霜那边一直没有反应。

    准确的说,这么长时间,作为帝国对身边突然出现的基地不做反应,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

    “我看信上说贵霜和罗马结盟了。”陈宫突然开口询问道,司马懿和诸葛亮闻言点了点头没说话,这种事情现在没办法阻止。

    “我们和安息也结盟了啊。”吕蒙缓缓地开口说道,“但是,三位,你们认为这份盟约对于我们和安息到底有着什么程度的约束力。”

    诸葛亮和司马懿闻言不由得眉头一皱,安息和汉室的盟约,就结果而言,双方确实履行的相当不错,但其中真情实意有几分,恐怕沃洛吉斯和诸葛亮都有所估计。

    安息的情况是不信汉室不行,所以不论如何都必须要坚信汉室的诚意,至于汉室,若不是需要那一处练兵场,需要去测评三方的战斗力,盟约的约束力几乎没有。

    “所以写的再好的盟约,对于另一个盟友没有实质性价值的时候,盟约的执行力有几分也就是想想,罗马和贵霜的盟书,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影响。”吕蒙随意地说道。

    “虽说道义上不该这么认为,但是从国家层面讲,道义根本不敌国家的利益。”诸葛亮颇为无奈地说道,这是跨出国门之后非常现实的感悟。

    “我去将这份信发往长安。”司马懿伸手拿过那一沓纸,面色慎重的说道,“统一之战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或者你们认为统一之战到底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打响?”

    “你意思是以这个玩意作为引子,直接揭过这一事件吗?”诸葛亮略微皱眉说道。

    这种做法诸葛亮有些无法认同,或者应该说是,如此简单的揭过,对于刘备治下展现实力并没有好处,哪怕最后真要停止统一战,也必须是刘备一方以绝对实力碾压,让曹孙无力抵抗为终结。

    如果以当前司马懿手上的这玩意为休止符的话,那么会影响未来不少人的判断,正统和道义在这个时期,占据高位的时候非常重要。

    刘备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主动的说,未免万民横遭霍乱,三方罢战,曹孙因为实力上的巨大差距不得不停手。

    和曹孙听闻有外敌入侵汉帝国,为避免内耗,主动要求和刘备罢战,三方合流可是有着极大的差别。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