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一十三章 菜市场

    不过就算如此,韦苏提婆一世现在表现出来的气度也足够让陈忠和荀祈心生忌惮,毕竟贵霜这个国家的根基实在是有些过于雄厚!

    就算不能像秦始皇那样彻底碾碎腐朽的社会制度,缔造大一统的文明,哪怕只是将一部分的内耗转移出来,也足够爆发出让其他国家动容的力量,这很危险,对于毗邻的汉帝国来说,很危险。

    明白这件事的危险性之后,荀祈心下就有了一个大致的谋划,甭管什么情况,先将这件事捅给汉室再说,虽说现在内部阻止不了,但是送点情报还是可以的。

    更何况现在已经混入了朝堂,甚至可以靠一些手段撬动贵霜帝国的国策走向,这种玩意里面随便掺掺沙子,就足够影响整个国家的发展了,所谓越往上走,出错之后的麻烦就越大!

    自然之后荀陈两家窝在贵霜朝堂上混日子的两人尽皆装作自己是泥塑木雕,静静地听着贵霜的安排,准备到时候将贵霜所有的想法统统捅给汉室。

    韦苏提婆一世看着下面群情激奋,心知军心可用,虽说这里面有很大原因是娶汉室公主这件事是贵霜延续百年的心中之痛,但是能将这玩意当个靶子树立起来转移矛盾也不错。

    “从北方进军汉室,难免要过西域诸国,以及瀚海沙漠,劳师远征,后勤运输压力过大,我意从恒河出兵,调动精锐大军兵出孟部(中南半岛最西边),陈兵百万,力压哀牢(东汉末哀牢郡,现在缅北)。”韦苏提婆一世确定当前军心可用,当即下令道。

    韦苏提婆一世此话一出,全场一静,原本闹着要当先锋,要拱卫大军的北方贵族尽皆目瞪口呆的看着韦苏提婆一世,这不对啊,我们是不是听错了,按说和汉室交手不应该是他们北方贵族的事情吗?

    毕竟当年葱岭之战起因就是翻译说错话了,导致将尚公主翻译成了迎娶长公主,结果当年的北方贵族联手被班超干翻了,以至于阎高珍直接放弃了北方一路南下,变成了现在的贵霜帝国。

    话说到了南亚之后,为了避免再犯当年翻译出错,导致全国上下集体倒霉这种事情,贵霜人民努力的研究生命体沟通能力,终于在大约二十年前还是三十年研究出来了可以和一切智慧生物交流的他心通,至此再也不会出现因为翻译出错被人暴打这种事情了。

    现在韦苏提婆一世提议迎娶汉室公主,北方贵族近乎都以为,到时候必然是他们这群人如当前的祖辈一样再战葱岭,一雪前耻,怎么变成了南方那些高种姓的事情了。

    “陛下,您的意思是让南方那些家伙策应,我们作为主攻方向吗?”全场寂静了好一会儿,拂沃德不信邪的上前一步开口问道。

    “不,北方进军太过困难,不管是瀚海还是高原,对于我们来说压力都太大,而且北方良田较少,后勤压力较大,走南方,有恒河在,粮草运输都更为便利一些。”韦苏提婆一世平静的开口说道。

    瞬间贵霜朝堂直接炸锅,南方的高种姓直接表示我们当仁不让,大军早已枕戈待旦,只要陛下一声令下,我军随时就可以出发。

    甚至不少刹帝利直接上前表示愿意带着自家的护卫团去为贵霜而战,光看那齐刷刷一片,就有近百人,算上各自的护卫,少说会有个两三万兵甲齐全的武士。

    虽说从根子上讲,到底是不是为了国家而战,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能打北方贵族的脸,南方这群高种姓绝对不会放弃。

    毕竟不管怎么说,如果这次能将汉帝国的公主迎娶回来,北方的贵族怕是这辈子都在南方的高种姓面前抬不起头了,为了这一点,婆罗门和刹帝利两个阶层绝对不在乎死人。

    这是证明南方才是正统,证明婆罗门才是帝国颜面的机会,任何一个高种姓在理解了这一点之后,都慷慨激昂的表示,我们南方人誓死也要完成任务,反正死得肯定不是自己,低种姓和贱民多的数都数不清,死上几百万都不是问题。

    南方高种姓各种慷慨激昂之后,北方贵族直接爆炸了,然后贵霜的朝堂直接变成了菜市场,甚至比菜市场还让人纠结,各种骂战,甚至直接开始了动手动脚,场上四十多个内气离体就差直接爆发全力将房顶掀翻了。

    “统统给我安静!”韦苏提婆一世一拍几案,直接站了起来咆哮道,当场大量的精锐从外面涌了进来将在场所有人拉开。

    在两个军团用大盾将南北双方挤开,强行平复了冲突之后,宛如菜市场的贵霜朝堂勉强恢复了一部分的庄重,但是其中一直未能停息的讨论声,让朝堂就像是垃圾场,一片苍蝇的嗡嗡声。

    “这次由南方来解决这件事,如果南方失败,以后谁敢再拿一百年前的事情说事,不分南北直接拿下!”韦苏提婆一世一拍几案镇住朝堂,那冰冷的目光扫过所有人,带着杀意警告道。

    “陛下,如果南方失败了,我们北方是不是可以直接出战应对汉室!”眼见全场寂静,荀祈偷偷的拉了一下伽却里,没用传音之术,而是小声的告诉对方,伽却里闻言当即上前一步开口问道。

    韦苏提婆一世扫了一眼伽却里,双方虽说关系比较远,但伽却里身为大月氏正统王族,加之在之前的冲突之中尚且站在国家的立场上说话,韦苏提婆一世也知道不能驳了对方的面子。

    眼见下手那个名为书记官,实际上是自己丞相是竺赫来,给自己以目视意,让他通过伽却里的请求,保证南北双方的平衡,韦苏提婆一世缓缓地点头表示南方若是战败了,北方就可以出手。

    “多谢陛下,如果南方战败,我等直接率兵过白沙瓦,走恒河从南方兵出孟部,想必身后有恒河平原,我等粮草后勤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伽却里无比郑重的开口,当即一片哗然。

    南方一众高种姓直接破口大骂,而北方贵族则是力挺伽却里,这一招简直是杀手锏,谁告诉你们我们北方一定要从北方过西域三十六国,漠北去和汉室交手,明明还有更好的选择!

    就像陛下所说的南方粮草后勤雄厚啊,我们可以走南方啊,有恒河,粮草运输压力也小啊。

    当然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在于,对于北方贵族来说,这完全就相当于将南方那群高种姓的畜生按在地上摩擦。

    南北方矛盾那么大的情况下,让北方精锐进入南方,那南方高种姓这辈子都别想抬头了,吃你的,用你的,回头你还得感谢对方,估摸着这么一套下来,南方高种姓一百年以内都没办法抬头了。

    想通这一点,南方高种姓当场爆炸,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当即朝堂再次恢复了各种各样的谩骂,甚至比之前更为激烈,至于之前冲进来弹压的两支军团,没有韦苏提婆一世的命令当真不敢对贵霜朝堂上的这些大人物出手。

    陈忠微微睁开右眼,瞟了一下贵霜朝堂上的混乱局面,这个帝国怎么看都登不上台面,若非根基着实雄厚的让人无言以对,就现在这种丢人的表现,告诉别人这是一个帝国恐怕都没有人敢相信。

    这个国家在陈忠看来,严重缺少威严,朝堂上谩骂动手,这等事情若发生在中原,看看大朝会上血溅三尺的杨修,袁术是什么下场,这个国家过于松散了。

    南北方的矛盾让双方这么来回撩拨一遍之后,距离爆炸已经不远了,可以说今天要是不能将这个问题解决,那么退朝回去,双方就能在印度河两岸摆开架势战过一场,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上一次好不容易将这件事揭过,现在的话绝对不能让这件事爆炸,老陈家还没有做好捡便宜的准备呢。

    陈忠阖眼静静的听着身后的谩骂,默默地算着时间,在双方的火气快抵达极限的那一刻,身为琐罗亚斯德大主教的阿刹乘轻咳一声,然后缓缓地起立。

    这一声轻咳并不重,但是所有人却都清楚的听到,中原传音秘术的发展绝对是当前世界最高等级的程度,至少贵霜绝大多数的内气离体都做不到陈忠这么完美。

    听到声音的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阿刹乘哪里,原本谩骂一片的贵霜朝堂也为之一静。

    “诸位可否听我一言。”陈忠颔首,看似有些困倦,懒得参与这一事件,但是碍于局势却不得不站出来一般。

    南方的高种姓看了一眼阿刹乘,知道对方是琐罗亚斯德大主教,也知道之前南北冲突为什么告一段落,因而在看到对方看向自己的时候,都点了点头表示愿意给于尊重。

    北方贵族看到是大主教也都点点头,毕竟上一次就是大主教帮忙解决的内部动乱,让他们北方贵族第一次成功的团结起来,所以也同样愿意给阿刹乘一个面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