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一十二章 欠缺的东西

    可以说要不是韦苏提婆一世确实能力靠谱,能压住贵霜当前复杂的国内形势,光那两大破界级高手在朝堂上进行对峙这种事情,就足够让皇帝下不了台了。

    最后南方北方各退一步,没让冲突上升到不可转圜的地步,但仅仅是这么一幕也让韦苏提婆一世清楚现在的贵霜就跟炸药桶一样,哪怕是有他镇压也距离爆炸不远了。

    因而韦苏提婆一世思虑再三之后最后还是选择就在当前举起靶子,一方面是给于新结盟的盟友罗马以自信,一方面也是对外转移矛盾,贵霜现在这个局势必须要要有一个靶子了。

    在这种情况下,韦苏提婆一世当着陈忠的面举起了名为“汉帝国扣押了贵霜求娶公主的使节团”的靶子。

    贵霜这边不知道汉室什么情况,陈忠等人可是很清楚的,汉室是真没公主,不过就算有也不可能外嫁,所以也无所谓对方不要脸。

    韦苏提婆一世嘴上说着希望“和平”解决这件事,看看国内有没有什么能上台面的注意,后面的话基本就说不下去了,直接炸锅了。

    贵霜这国家对于娶汉室公主这件事差不多已经成了历史遗留问题了,就跟汉室这边提匈奴南下牧马一样,是个人都会表示磕死匈奴!

    韦苏提婆一世如果说别的话可能还很难转移南北方的注意力,但是娶公主这件事,南方高种姓的反应可能不是那么夸张,但是北方贵族听了,其他什么问题都可以推迟。

    就算是拂沃德那种和西凉铁骑打了一架,知道汉帝国确实不好惹的大贵族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有心再次尝试,其他的北方贵族现在是什么鬼样还用说。

    伽却里这种大月氏王族出身的统帅,直接表示韦苏提婆一世如果要娶汉室公主,不管是武力迎娶公主,还是仪仗摆开迎娶公主,他们大月氏王族看在同出一家的份上,这边游骑兵出两个军团顶你。

    北方边郡驻扎的大贵族巴拉克直接表示,陛下,你要是真准备武力迎娶汉室公主,我这边没什么说的,巴克特里亚禁卫步兵,一个整编军团给你撑场子,就算是让我们打头阵作为先锋都没问题。

    可以说韦苏提婆一世开口之后,之前剑拔弩张的情况瞬间为之一轻,南方的高种姓还倒罢了,北方的贵族简直是群情激愤,感觉这一百年间北方贵族就这次团结的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

    混在朝堂上的阿刹乘以及自称是大月氏王族,实际上是荀攸的兄弟荀祈的两人现在可谓是目瞪口呆。

    陈家和荀家现在也就这两个家伙混的最好,都具有贵族身份,阿刹乘那就不用说了,调解了南北战争的琐罗亚斯德教派的大主教,就算阿刹乘表示不想参会,处于尊重也会邀请。

    更何况老陈家陈忠伪装的阿刹乘怎么可能不想来参会,不过由于身份的问题,阿刹乘从来之后,就一直坐在那里闭目养神,装作什么都不关注,实际上朝堂上说的每一个字这家伙都记得清清楚楚。

    至于荀家,毕竟伪装的是大月氏王族,加之接连数次判断都未出现任何的问题,伽却里本着自家人的想法,将荀家那位也带来参会了,算是帮着自己出谋划策。

    不过进来旁听的两人,本来只是准备看看热闹,然而除了一开始剑拔弩张差点出一场好戏之外,莫名其妙的拐到韦苏提婆一世准备迎娶汉室公主之后,荀家和陈家的两位突然发现贵霜朝堂画风不对了。

    如果说一开始还处于内战的画风,在韦苏提婆一世开口表示准备迎娶汉室公主,随后贵霜的朝堂在这俩家伙的感觉之中简直就像是要爆炸了一样,甚至出现了一种众志成城的感觉。

    什么南北冲突,面对韦苏提婆一世的这句话,全成了过去式,全场激愤,甚至有人直接跪在地上,表示愿为先锋,一雪前耻,荀家和陈家的两位表示完全不能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眼见当前朝堂局势,荀家和陈家两位都很清楚这种一看就是众所周知的问题绝对不能开口询问,否则瞬间就会露出马脚,因而只能暗地里先行观察,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好像都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之前还剑拔弩张的贵霜国内形势,在韦苏提婆一世开口之后瞬间就揭了过去,贵霜国内问题就好像猛地被镇压了一样,之前分裂的苗头也被直接掐断。

    陈忠自忖自己之前种下的种子,在这种群情激奋的情况下有几分效果,大概是没有吧,这群人看起来对于娶汉室公主比内战更有兴趣,这算什么,南北共处靠汉室公主?

    不过现实如此让人崩溃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心知现在不明原因,最好什么都不要做,静静的旁听贵霜这边打算干什么,至于其他的先放在一边,能有机会偷听贵霜的战略布局,对于汉帝国应对贵霜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至于现在眼观鼻,鼻观心,装作没兴趣就是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伪装成琐罗亚斯德大主教的陈忠就像是闭目养神一样坐在那里当死人,韦苏提婆一世扫了一眼在那里装死人,根本不插话的阿刹乘非常满意。

    任何一个皇帝都不会喜欢一个自身有着巨大影响力的教宗,在国家重大事件上开口,哪怕这个教宗的想法和意见,以及步调都和他这个皇帝陛下一样,皇帝也不会喜欢。

    像阿刹乘这么知趣,明显连朝会都不想参加,被传召来,就坐在那里默默地念诵经文,一副双耳不闻窗外事的死人状,韦苏提婆一世深感满意,宗教啊,就要知趣!

    心下一遍赞叹阿刹乘的行为,一边回想当年的那位大主教,上一代琐罗亚斯德大主教和这位阿刹乘相比简直连提鞋都不配啊。

    实际上,陈忠表示自己只是因为不明白当前贵霜朝堂的形势,本着少说少错,直接闭嘴不言,反正自己一个大主教在政界没什么实权,装作花花轿子,众人抬着给个面子就是了。

    至于荀家那边,这时已经摸清了套路,虽说对于自己从别人话语里面七拼八凑弄出来的东西感觉到莫名的诡异。

    可是从逻辑上是能说通了,毕竟当初双方体量不同,对于汉室来说不过是史书上寥寥数笔的玩意,但是对于当初才刚刚崛起的月氏来说那必然是需要大书特书的玩意了。

    试探着聊了几句,确定了自己猜测的正确性,化名为阿赫迈的荀祈,心下大致有了估计,看这情况汉帝国公主对于大月氏来说已经有些成为心结了。

    再看看这群情激奋的情况,荀若就知道,绝对不能让贵霜皇帝娶了汉室公主,这要是娶了,以上面坐着的那位皇帝的魄力,大概贵霜勉强就能被铸造成铁板一块。

    虽说荀祈和陈忠都有些看不起贵霜的社会制度,但是他们都承认一点,贵霜这个国家的潜力真的超乎了想象,恒河流域的产粮地仅仅是一季就足够支撑这个国家两三千万的人口。

    实际上就陈忠,荀祈两人现在得知的情况,恒河平原那地方,种水稻,一年可以收割三次,每次的产量都足够供养数千万人。

    这还是因为贵霜的耕种技术实在太烂,要是有中原那种深耕细作的技术,恒河平原一季所能出产的粮食还能再翻一番。

    具有着这等优势的贵霜,哪怕有着各种各样的内部问题,其庞大的人力资源优势也足够让他们稳稳的站立在帝国层次。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被贵霜皇帝消除了国家内部矛盾,那么就算是汉帝国要劳师远征挫败贵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个国家实在是太过具有地理优势了,汉帝国常规攻打方式都显得难度太大。

    就说一个最简单的,贵霜帝国的产粮地恒河平原,全隔着一个喜马拉雅山脉,汉军根本不可能直插过来,而绕行的话,目标明确,太过容易封锁了!

    陈忠等人现在查阅到的各种资料,贵霜北部各种资源矿产极其丰厚,而南方又具有着极其肥沃的冲积平原。

    靠着月氏王族的身份,荀祈至今已经获得了大量未公开的资料,看着上面的条条目目,荀祈只想说一句,这么好的情况下,贵霜混成这样也真心是服气了。

    可以说,现在的贵霜,所需要的已经不是钱粮资源这些表面的东西,这个国家从诞生开始就没有缺少过这些东西,中原一直奢求的高品位铜矿铁矿金矿这些富矿,在贵霜的国土上并不稀少。

    贵霜这个国家至今所缺少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如秦始皇那样武力统一国家,只留下一种文化,一种制度的超级狠人。

    至于韦苏提婆一世,在陈忠等人看来,虽说不错,但是气度方面差的还远,哪怕同样被称为暴君,但是像始皇那样直接碾碎古旧的社会制度,强行将诸夏捏成一体,这种事情还是完全无法做到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