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零六章 强化无匹

    马超看着下方的佩伦尼斯,对方的眼神之中流露出森寒的冷意,让马超的寒毛都竖立了起来。

    对方的话,马超一个字也听不懂,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马超知道,自己貌似遇到了真正的顶级高手。

    手握龙枪,马超屏息静气,将因为对方的气势而心生的波澜尽皆压制在心底,不管对手多强,他马超敢做,那就不怕出事,更何况对方已经重创,他马超还有什么可怕的。

    真以为你是天神吕布,真以为你和他一样只要有一口气就能战个痛?我马超难道会怕你?

    佩伦尼斯右手紧握住佩剑,盯着马超的方向,近乎像是瞬移一样直接出现在了马超的面前,没有任何多余的话,拔剑斩下。

    虽说对于对方的速度有些判断失误,但是当对方一剑斩下的时候,马超当即挺枪招架,现在马超本身就足以称之为强者。

    金铁交鸣之间,马超心头一沉。

    佩伦尼斯的罗马短剑并非像马超所想的那样火花爆溅之后,被自己枪杆弹开,而是一剑没入马超枪杆五分之一深的位置。

    当即马超爆发出更多的内气用以强化自身所有使用的武器装备,内气和雷电混杂着形成了一身铠甲,长枪上也覆盖了一层电光,视觉反应之中的一切开始变慢。

    佩伦尼斯根本没管马超的爆发,冷漠的拔剑,罗马短剑爆发出极限的巨力,带着极高的震动朝上抽出的同时,向内切割,哪怕是有着马超内气的加持,那一瞬间在爆发出来大量火花的同时,佩伦尼斯的罗马短剑再次内切了十分之一的距离。

    马超心头大骇,在对方的短剑脱离开来的瞬间,挥枪刚猛的扫向佩伦尼斯,结果只见佩伦尼斯反手短剑斜扫。

    手上的罗马短剑并没有多少内气的注入,但是空间却硬生生被佩伦尼斯斩开了一条隐约的黑线,随之马超那杆温养到位,而且有大量内气加持的龙枪,在枪剑交接之间,直接飞出去了一片碎片。

    那一瞬间马超后襟都被冷汗浸湿,不依靠空间上纹路,仅凭自身斩击切碎空间,这波可能真是惹到了惹不起的角色了。

    哪怕是不像吕布那种直接撕碎,这种隐隐约约的切痕,依旧足够说明很多的问题了,这货可能和全力全开的关羽,张飞一样危险。

    一剑在空间上切开一道划痕,马超心知自己这波要糟糕,当即后撤而去,靠着电光加持的反应力和移动速度,更快的逃脱了佩伦尼斯的攻击范围。

    眼见马超倒跃离开,佩伦尼斯滴血的额头微微皱眉,原本空空无物的右手再次出现一柄略带透明的罗马短剑,在这一柄剑出现的瞬间,马超深切的感受到了风中传递过来的切割感,这不是剑,这是剑灵,而且看起来是那种足以比拼关羽龙灵的强大剑灵!

    默默地将右手的剑灵,也就是那柄看起来和真正的罗马短剑近乎一模一样的虚幻短剑按在了自己的短剑上,佩伦尼斯的罗马短剑绽放出更为强悍的威势,仅仅是握在手上,注入那银灰色的内气,在马超的视觉之中空间就从剑尖出现涟漪。

    佩伦尼斯现在根本不想说话,他现在只想将面前这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半神狠狠地揍一顿,打个半死之后,拖回去进行再教育,嗯,看在对方年纪轻轻已经达到了半神这个级别的天赋上,佩伦尼斯并不打算计较之前马超的偷袭。

    没有武德,缺少强者的尊严,缺乏教养,这都不是问题,只要够强,佩伦尼斯根本不会计较这些东西,上面那些东西都可以后天学习,但是二十三四岁的半神,可不是学习就能诞生的!

    就算是罗马帝国也从未出现过如此年轻的半神,准确的说,这个年纪,罗马帝国的年轻一辈,能登临内气离体的都寥寥无几!

    “让我试试你到底有怎么样的实力。”佩伦尼斯嘴角上滑,莫名的牵动了脸颊上的伤势,笑容有些难看,但这并不重要,哪怕全身骨折十几处,骨裂数十处,佩伦尼斯也自负至今所见的半神级别高手,除了苏利纳拉里和吕布,绝对没人能将他拿下,他很强!

    剑灵注入罗马短剑之后,佩伦尼斯抬头扫过马超,挺剑横扫,注入的内气并不多,但是爆发出来的威力却远远超过了马超的估计。

    如同线性延伸的攻击,在马超飞跃而起闪过的瞬间,延伸而出的剑光直接削断了马超下后方的山头,随着那山头滑落,露出那光滑的镜面,反射着云层粉碎之后太阳的光辉,让人心头发凉。

    然而这等攻击对于佩伦尼斯来说如同随手一击一般,一招切断山头,佩伦尼斯快步欺身而进,马超奋力横扫长枪,想要将佩伦尼斯逼出圈子,但是之间佩伦尼斯提着罗马短剑的左手下压,绷直的龙枪直接被佩伦尼斯按成了弧形。

    和其他罗马半神不同,佩伦尼斯并不具备所谓的特殊能力,至少他自己并不知道自己的特殊能力是什么,他登临破界的时候并没有感知到所谓的特殊能力,从一开始他所具有的就是他的精气神。

    康茂德时代,罗马城中的公民、平民的咒骂未能动摇他的意志,塞维鲁登基,失却了所有荣耀的他也未曾被这种打击所击倒,三起三落的人生,缔造了他那如钢铁一般的意志。

    没有其他半神的特殊能力,没有他们那种高傲,佩伦尼斯真正用自己手中的剑镇压了罗马城中所有的不服,历史上无法做到力敌千军的他,在这个拥有天地精气的时代,真正的把握住了自身的命运。

    不仅仅是精气神,他的技巧,他的经验,尽皆是从沙场上磨砺而出的,从失却了荣耀,到再次站在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之前,得到万军承认,除了其可怕的统帅能力,还有那如同普通士卒一般冲杀在第一线所积累下来的战斗力。

    从马可?奥勒留后期就南征北战,在康茂德作死的时代镇压罗马帝国,维持着帝国的平稳运转,直到中原黄巾之乱的那一年,康茂德怀疑佩伦尼斯有反心将之拿下。

    关于佩伦尼斯的历史,也就是在那一刻拐向了另一条道路,和正常罗马史之中佩伦尼斯被康茂德下令干掉不同,这一次的佩伦尼斯在那个时候登临了内气离体。

    元老院保护了佩伦尼斯,作为代价,佩伦尼斯失去了一切的荣耀。

    如果将康茂德比作汉灵帝,镇压罗马大局不乱,在混乱之中稳住局势的佩伦尼斯能力几乎不下于皇甫嵩,再加上那一身可怕的实力,这家伙几乎足以称为此世最强的角色。

    不过和其他帝国守护者不同,佩伦尼斯不是武者,他是将帅,如果说其他的帝国守护者更多都是专精于战斗,其他方面都一般的话,那么佩伦尼斯的统兵能力和他战斗力一样夸张。

    这种稀有的人才,哪怕是罗马都需要考虑如何使用,而很明显到现在佩伦尼斯与其说是帝国守护者还不如说是帝国的统帅。

    光看看现在这种情况下,塞维鲁带着议会卫队和数个主战走两河,佩伦尼斯带皇帝护卫官军团加第七、第八、第十二鹰旗军团打亚美尼亚就知道佩伦尼斯的地位。

    然而怎么说呢,岁月的流逝,还是造成了不少的变化,十五年前的佩伦尼斯是兵权谋的大佬,讲的是“以正守国,以奇用兵,先计而后战,兼形势,包阴阳,用技巧者也”的这一套。

    现在的话,被康茂德怀疑,差点被诛杀,因为自身实力保住性命之后,佩伦尼斯这十五年左拐右拐从兵权谋学派硬生生的拐到了兵形势学派,并且再次成为了大佬。

    所谓兵形势讲的是“形势者,雷动风举,后发而先至,离合背乡,变化无常,以轻疾制敌者也”,简单点的说法,逮住机会冲上去刚刚刚,以快和猛解决战斗。

    嗯,兵形势就这么简单粗暴,自然佩伦尼斯这么玩了十五年,战斗方面有着怎样的实力那还用说,身经百战什么的完全不是说笑的。

    一剑划过,哪怕是马超迅速撤离,加持在身上的内气也被波及划裂,连带着身上穿着的锦衣自然地裂开,身上也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痕迹,且战且退到现在终于退到想退都不好退了。

    这时马超要还是不知道自己召来的家伙恐怕是这个世界正着数的超级强者,那才是脑子有洞。

    “呼呼呼……”奋力扫开佩伦尼斯,马超双手持枪,新铸造温养好的龙枪,这时摸起来已经有些凹凸不平,尽皆是佩伦尼斯用剑斩出来的痕迹。

    衣服各处开裂,身上也多了很多深深浅浅的剑痕,马超的意志虽说依旧保持着坚定,但是内气和体力已经有些跟不上,对方强的让马超难以置信。

    准确的说,若非对方几次避开他的要害,现在马超都怀疑自己恐怕已经阵亡了,对方实在是太强了,甚至让马超感觉到了碾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