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零五章 踢到铁板了

    马超现在就需要那种连名字都不用报,上去就是锤,各种锤的无脑战斗,最好打完对方连知道自己为什么挨打都不知道。

    当然对方要是能比自己还强那就更好了,逮住机会殴打一个强者什么的,最能发泄自己内心的憋屈了。

    因而从一开始,马超就没想过光明正大的大打一场,最好就是像现在,逮住一个强者,先一击重创,然后套到麻袋里面打个半死,像是打沙包一样一阵暴锤,将对方直接锤的只剩一口气,然后像是丢弃不可燃垃圾一样丢到一旁。

    所谓的快乐就将痛苦丢在别人的身上,别人是不是这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是马超是这么想的。

    马超的全力一击,正面命中了毫无防备的佩伦尼斯,那一瞬间佩伦尼斯整个人的毛发都爆炸了起来,强悍的电流从佩伦尼斯的身上通过,将之全身麻痹的同时,更是造成其大脑一片空白。

    被雷电击穿的那一刻,佩伦尼斯当真是什么都不知道了,等佩伦尼斯勉强从电流击穿自己的麻痹之中找回意识的瞬间,马超的拳头已经狠狠的揍在了佩伦尼斯的鼻梁上。

    那一瞬间佩伦尼斯深切的感受到了酸麻痛苦,但是马超一拳命中,动用雷电加速了自身的反应和动作,以更快的速度追击而上,一击重拳直接打在佩伦尼斯的肚子上,那一瞬间佩伦尼斯直接被打成了一个倒飞的“U”型,直插天空而去。

    随即马超身上带着电光,怒吼着爆发出极限的,膝盖凶狠的磕在倒飞过程之中的佩伦尼斯的脸上,反正不认识对方,而且对方看起来也确实够强,这么上好的沙包,先打着,到时候留口气就行了。

    我马超就是来发泄的,管他打的是谁,不服你来打我啊,我怕你不成,抱着这样的想法,内气转化出来的雷电在马超的周遭狂涌,一边疯狂的打击佩伦尼斯,一边用雷电将之麻痹。

    马超疯狂的爆发,靠着从典韦身上学来的各种各样的近战技巧,将从一开始就被打懵了的佩伦尼斯彻底打成了球,不断释放的电光导致从一开始就被麻痹了佩伦尼斯直到现在也没有解除麻痹效果。

    自然只能一直憋屈的被马超各种狂锤,哪怕是佩伦尼斯的实力远比马超要强上一大截,被马超这等恣意宣泄着自身力量的破界级好手狂锤,也足以对身体造成危及生命的伤害。

    然而被强烈雷电麻痹住的佩伦尼斯从一开始就失去了调动内气的机会,面对当前的情况只能憋屈的承受。

    【这种程度……】佩伦尼斯这辈子都没有比现在更窝火的时候。

    哪怕是当年康茂德下令取消佩伦尼斯禁卫长官职责的时候,他都没有现在这么愤怒,被打的还不了手,如果是因为实力的差距,他就不说什么了,但是因为大意,因为对方先手偷袭?

    这算什么,甚至现在都不知道对手的姓名,这种愤怒,让佩伦尼斯强忍着被殴打的痛苦,直到现在依旧保持着意识的清明,要反击,必须要反击,一定会等到机会反击!

    “最后一击!”马超越打越兴奋,爆发性的攻击,一击练着一击轰击在佩伦尼斯的身体各处,拳拳到肉的感觉,让马超终于明白为什么典韦那么喜欢用拳头殴打敌人,因为相比于其他方式这种方式实在是太爽了,太能发泄内心的憋屈了。

    将自己的快乐凌驾于别人的痛苦之上,绝对可以创造快乐,将自己的痛苦宣泄给别人,造成别人的痛苦,也绝对可以释放自己内心的压力。

    现在的马超就处于这么一个状态,疯狂的殴打着这个比自己还要强的对手,疯狂的宣泄着内心的激愤,一路狂暴的捶打,拳打脚踢之下,在消耗了大量内气的情况下,马超也终于将自己内心之中所有的激愤宣泄了出来。

    伴随着马超的怒吼,积蓄着自身所剩下的所有怒意的一击打出,那一瞬间清晰可见的扭曲随着马超的爆发轰击在了佩伦尼斯的胸口,清脆的咔吧声,一击扭曲螺旋的爆发。

    马超那一拳打在佩伦尼斯身上的时候,就像是骤然静止住了一般,那种视觉的震撼,伴随着佩伦尼斯身后因为马超劲力穿透他身躯而带来的炸碎空气激波,极静到极动的变化,刚猛的拳劲轰击在佩伦尼斯的身上,将佩伦尼斯从天穹呈四十五度夹角打的坠落了下去。

    那一瞬间在下方艾德拉等人的眼中,那被正面打中的中年男子呈斜下方四十五度倒飞出去的同时,更是形成了一个锥形蘑菇状的火焰扭曲,那炽灼的扭曲,如同火焰一般燃烧着那之前那如同天神一般,一剑分开了天穹的中年男子的绸衣。

    伴随着地动山摇,斜下飞出去的佩伦尼斯狠狠地撞在了半山腰,剧烈的震动配合着轰鸣,上半截的山尖缓缓地滑落。

    看着天空之中虚立在那里的马超,那既有华夏人内敛,又有胡人的张扬,配合着那张俊美的容颜,以及那高大的身材,在当前击败了一个半神对手的情况下,艾德拉近乎将马超印入了自己的眸子。

    多么的强大,多么的年轻,和上面那位相比,亚美尼亚一整个国家的年轻人又能算的了什么,或者更该说一句,至今为止连一个半神都没有诞生的亚美尼亚,他们的年轻人有什么资格与之媲美。

    发泄了内心的憋屈,狂揍了一个不认识的破界级高手之后,马超的心情恢复了很多,连带着对于破界级实力的掌握也变得加深了很多,虽说依旧不能长时间维持在这个程度,但是马超爽了,史上最年轻的破界级,而且战斗力勉强达标了。

    “爽了!”马超挥了挥拳,正面响起一片爆音,和曾经内气离体极致的自己相比,马超清楚的感觉到了变强,身体里面充盈的力量,让他举手抬足之间都有一种威势。

    至于羌人,马超决定这辈子也不管他们了,没了羌人还有其他人,没了杂兵,还可以训练新的精锐,反正马超现在也才二十三四岁,有的是时间训练自己的精锐,更何况从迈出那一步开始,马超就感觉到自己军团天赋的变化。

    破界级毕竟是全方位的升华,这对于现在需要力量的马超来说很重要,至于训练精锐,马超并不担心,当年羌人那次为什么为打破心理障碍,简单,不就是因为八千人冒雪过漠北,仅剩的七千人在自己的率领下,直接干了几十万鲜卑的营地。

    练兵,嘿,马超要得就是简单粗暴,汉军不缺少素质达标的士卒,连羌人在他马超的率领下都能做到的事情,马超就不信汉军做不到了,回头找一波汉军带领过来,去踹十几万人的营地,来个两遍没死,就算是猪也该晋升了。

    想通这一点之后,马超调息了两下,当即就准备骑上自己的里飞沙回长安,然后再暴力训练一支新的精锐,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羌人,哼,这辈子马超的字典里面再也没有这俩字了。

    就在马超侧身准备打口哨唤来里飞沙的时候,一道璀璨的剑光从那塌陷了的山腰飞出,近乎没有什么声音,但是却轻易斩断了面前的一切,甚至剑光在划开山石的那一瞬间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就像是那一瞬间将阻碍着的一切抹消掉了一般。

    若非那一剑临身的瞬间,马超感受到了生命遭遇威胁时的极大恐怖,身体本能的进行规避,要真被那一剑命中,怕是马超也会被砍成两个,看着那无限延伸过程中将一切斩开的剑气,马超心头一沉,貌似惹到了惹不起的家伙。

    “咕嘟~”马超闪开那一剑的瞬间,身体僵硬的侧头,看着全身是血,头发覆盖了正面,身上流淌着银灰色如水一般内气的中年人正一步步的从那一剑斩出来的通道里面走出来。

    一身是血的佩伦尼斯站在被自己一剑斩开的通道上,血滴一滴滴的从身上各处滴落下来,肩胛破碎,肋骨内折,右臂臂骨折断,身体上有好几处不规则的扭曲。

    这时佩伦尼斯所受到的伤势放在一个正常人身上,别说是站立了,恐怕连爬都爬不起来,雷击造成的击穿伤势,马超重拳造成的钝击伤势,无防护下撞塌山峰带来的二次伤害,尽皆在佩伦尼斯的身上得以体现。

    然而这一切伤势出现在佩伦尼斯的身上,不仅仅没有让佩伦尼斯倒下,反倒让其气势更为凶暴,面对当前如同神魔一般散发着无尽威压的佩伦尼斯,绝对没有人会将注意力留在其身上那些惨烈的伤口上,那种强大的威势已经足够说明佩伦尼斯的状态。

    虽说很惨,但,吾尚未倒下,犹可战!

    “虽说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出手,但既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那么就记得背负这种决定带来的后果。”佩伦尼斯抬头看向马超,冷漠的开口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