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零四章 来啊,相互伤害啊

    高天之上,满布的乌云也随着马超恣意的绽放而变得阴沉了起来,冬春交接的时间,随着马超释放的无尽雷光注入天穹,原本阴沉的乌云,逐渐的出现了斑斑雷光,伴随着一身滚滚闷响,遍传数十里的雷声从马超头顶的雷云炸响,朝着远方传递了过去。

    “管他是谁,来一个人,来一个能让我出气的对手!”马超恣意的绽放着自己内气,每一份内气转换出数十倍的雷电,击穿大气注入天空的乌云之中,让马超如同操控雷电的雷神一般。

    天威和马超自身的气势相结合,沉闷的春雷闷响声传数十里,夹杂着马超那肆无忌惮的气势朝着周遭的一切碾压而去,管他是谁,来啊,来和我一战啊!让我们互相伤害啊!

    百余里外,数十个身披斗篷的骑士拱卫着一个少女在昏暗的乌云下前行,领头的其实远望这天际之中是不是闪过的电光,面色凝重,那里遥遥传来的凶威,让身在这里的他都感觉到莫名有些压抑。

    “殿下,要下雨了,我们先避雨吧。”领头的护卫神色凝重的看着天空之中那个正常人在昏暗的环境下绝对看不到的小点,在那个位置覆盖的电光足以将他这种内气离体的好手灭杀成灰,然而那个看不太清楚的男人却沐浴在雷电之中不闪不躲。

    “好的,找地方躲雨吧。”少女点了点头,并没有留意到自己亲卫长的凝重。

    “大概还需要多久才能离开亚美尼亚。”找到一处避雨的地方,撑起帐篷之后,少女望了一眼西方,那里是亚美尼亚国都埃里温,曾经也是她居住的地方,不过现在那里已经不属于她这个王女了。

    阿萨西斯的后裔,亚美尼亚先皇的二女儿艾德拉,不过现在一切都成了过去,在大约半年前,沃洛吉斯五世杀入了亚美尼亚,诛杀了少女那个受限于国家形势,被迫结好罗马的父亲,立下了新皇。

    在这期间少女,以及少女的兄弟姐妹也是清洗的对象,好在有护卫保护,加之沃洛吉斯五世也不觉得一个逃脱的女子能给他造成什么麻烦,遇到了就杀掉,没遇到也就没放在心上。

    正因为抱着这样的想法,少女才得以在百余精锐王庭护卫的保护下逃脱一劫,不过就算如此当初百余名王庭护卫,到现在所剩下的已经不足四十人了。

    虽说后面艾德拉也听闻了新的消息,亚美尼亚形势反转,佩伦尼斯在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情况下再次打下了亚美尼亚,将亚美尼亚再次纳入了罗马的保护之中什么的……

    如果在那个时候少女站出来,作为忠于罗马人的亚美尼亚先皇的女儿,就算无法登基,为了笼络人心,罗马人也会给个不错的待遇。

    可是在得知罗马人再次清洗了亚美尼亚朝堂之后,少女莫名的有些理解了,小国对于大国来说不过是桌上的抹布,谁都可以使用,谁也不会介意小国会怎么想。

    不想再过这种生活的话,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成为一个大国,一种是成为一个大国的国民,而现在这种情况下,少女所能想到的也就只有后者了,因而艾德拉所能做的只有离开亚美尼亚。

    离开亚美尼亚这个伤心地,去别的地方生活,她父亲在埃里温被攻破之后,留下的护卫都很忠诚,小心一点,只要离开亚美尼亚,剩下的护卫也足够庇护她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

    与天穹的雷暴共鸣之后,马超的感知得到了极大的加持,被人远远的看了一眼,马超就能清楚的察觉到,只不过碍于对方那并不算太强的实力,马超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现在马超只需要强者。

    马超在等待,他相信,以他现在绽放的气势,绝对能吸引到让他能出口气的敌人,不管是谁,不管是什么原因,来打一架啊!

    佩伦尼斯双眼凝重的侧头东望,那里,靠近里海的那里,佩伦尼斯感觉到那里有一股暴虐的气息传递过来,很淡很淡,在这种距离之下,怕是连城市守护者都难以察觉,但佩伦尼斯感觉到了,那股气息就像是在昭示,就像是在挑衅一样。

    “朱利奥,我有事离开一下,埃里温这里出现任何问题,你自行决断就可以了。”佩伦尼斯伸手召回自己的佩剑,跨步朝着外面走去。

    “是的,殿下。”朱利奥并没有问询原因,直接回禀道,佩伦尼斯的身份可比绝大数的元老都高,更何况朱利奥本身也是佩伦尼斯带出来的,因而这一路大军佩伦尼斯有着绝对的决策权。

    佩伦尼斯在跨出屋门的瞬间,直接化作一道淡银色的辉光直刺苍穹,一跃飞抵云上之后,朝着那股淡淡的暴虐气势传递过来的方向带着爆音疾驰了过去。

    【不明身份的半神吗?】佩伦尼斯嘴角上滑,这种肆无忌惮的举动,让佩伦尼斯莫名的兴奋,好久都没有和人放开手脚的交手过了,如果可以,真的想和天神吕布动手。

    想到这里,佩伦尼斯的面上浮现了一抹兴奋,原本已经极快的速度再次攀升了一节,云之上的极限高速,带动的强烈激波,甚至扫碎了身下的云层。

    “来了。”疯狂的朝着人间昭示自身存在感的马超,突然感觉到西边天际遥遥地传来一丝压力,当即面上浮现一抹狞笑,果然有高手,能打那种超大规模战争的地方,岂能没有高手,好好好,终于来了!

    不管是谁,谁都行,现在就需要一个够强,够狠的对手,让我将你打个重伤,让我借此来发泄我心中的怒火,我需要一个够强大,可以承受我全部实力的对手啊。

    一切的一切都用拳头来发泄,没有什么情绪是打一架宣泄不了的,如果有,那么再打一架!

    随着西方看不到的地方,那股隐隐传递过来的压力越来越重,马超开始收敛自己的气势,天空的雷暴少了马超这个引动雷暴的发电器,滚滚的雷音也变得少了很多。

    可是随着马超的收敛,空气之中凝重的气息不仅没有变淡,反倒越发沉重了起来,甚至于在马超将气势凝聚为一体之后,原本因为雷暴天气尽皆躲入巢穴的野生动物尽皆疯狂的从自己的巢穴之中冲了出来,天灾一般的不详气息。

    原本在帐篷之中休息的亚美尼亚王女看着面前狼奔豕突的野兽,心中不由得一沉,这是要发生什么天灾了吗?

    然而就在亚美尼亚王女准备下令让自己骑士离开这里的时候,原本为乌云所覆盖的天空骤然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因为阴云密布,近乎分不清日夜的里海西部,随着佩伦尼斯随意的一剑斩下,破开的云层自然的洒下了温暖的阳光。

    笼罩了数百里的乌云,这一刻从某一个点骤然炸开,然后像是扇形一样朝着东方延伸出一条巨大的裂口,天光也是从那里散落下来,照射在这片被乌云笼罩了一整个冬季的里海西部。

    “咕嘟……”看着天空之中的那个小点,在场所有人都默默的吞了口口水,都知道那个站在云层裂口之下提着剑的中年男子,便是他将遮挡阳光的乌云粉碎的,这近神一般的力量。

    “半神……”亚美尼亚王女震撼的看着这一幕,她清楚的知道虚立在那里的男子有着怎么样的力量,那是一个帝国也需要给于尊重的力量,那是被罗马人称作半神的终极力量。

    佩伦尼斯一剑撕碎了面前的阻挡,虚立天空,阳光洒落在他身上,而他本人却看着不远处的马超,年轻强大,散发着如同雷霆一般暴虐威压的身躯,半神,看那年轻的容颜,年纪怕是不到二十五岁,如此年轻的半神,真可谓是天赋异禀。

    然而不等佩伦尼斯开口,早已按捺不住内心暴虐的马超,怒吼着朝着佩伦尼斯的方向丢出了至今以来他所能使用的最强的雷暴。

    带着不下于超级闪电的轰鸣,马超释放出的淡蓝色的雷电强行击穿了大气,近乎在瞬间跨越了千米的距离,被击穿的空气瞬间形成了红色的雾气,然后以常人根本无法反应的速度直接击中了佩伦尼斯。

    音速算什么,电速才可怕,你有能耐躲啊,管你是谁上去先给你一发,今天就是来打人的,不认识的强者,遇到一个打一个!

    马超竭尽全力的一发雷暴毫无意外地正面命中了佩伦尼斯。

    不仅仅是因为雷电的速度快的惊人,更是因为佩伦尼斯根本想过一个半神强者连话不说,问也不问,上来就是全力一击,根本不管来人是谁,也不管所谓的武者颜面,上来就竭尽全力!

    马超一击命中,并没有什么惊喜,当即怒吼着朝着佩伦尼斯冲了过去,他只是来打架的,什么武者颜面,什么强者尊严,这都无所谓,马超只想打一架,发泄内心淤积的悲愤,至于其他,统统不用在意!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