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零三章 恣意宣泄的疯狂

    马超翻身跃上里飞沙,踏空之后,以最高的速度朝着西方飞去,他现在急需一个发泄自身怒火的地方,非常需要这么一个地方。

    “破界了吗?”张辽难以置信的看着马超,如果马超真的登临了破界级,那真就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破界级高手了。

    “嗯,踏出了那一步,但是随时都会跌回来,不过确实已经登临了,他的天赋确实远远超乎了我的预料。”赵云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随后扭头看向李傕等人,但是隔了一会儿也没有开口。

    李傕等人也有些尴尬,但是眼见这一幕却也没有辩解什么,羌人在他们看来确实上不了台面,若不是西凉铁骑现在的数量差的太多,他们也不至于在乎这么点羌王护卫军。

    “赵将军,你不追上去吗?”诸葛亮在一旁询问道。

    虽说因为马超搅了他们宴会,诸葛亮略有些不喜,但是马超和赵云是什么关系他还是知道的,更何况现在天下即将归一,马超就算没脑子,那一身武力在未来作为一个勇战派的统帅也足够了。

    更何况对于很多将帅来讲,生活之中没有脑子,不代表带兵作战的时候没有头脑,项羽脑子也就一般,政治更是糟糕,待人接物的时候不带脑子的情况也很多,但是战场上人家照样打出了震撼的水平。

    所以说真要说带兵作战,有些人靠直觉,靠战场判断,以及极高武力带来的统治力,哪怕没有脑子也能爬到名将这个层次,详见项羽,头脑和政治水平均低于名将平均值,但是估摸着搞不好大半武庙大佬带兵还真未必能打过兵形势学派的巅峰大佬项羽。

    权谋不够武力来补,计略不足,战场直感来补,反正脑子对于这些人来说并不算太重要,最终结果打赢了就是好的。

    在诸葛亮看来,像张飞,马超这些能带兵,但是基本不用脑子,全靠战场估测以及武力来打开局面的将领,走勇战派和兵形势其实是没什么问题的,马超再二货,也是上好的统兵大将。

    当然这是诸葛亮不知道,马超打疯了之后能打出什么战绩,否则的话,评价也就不至于这么低了。

    “算了,不去追了,他现在需要一个人静静,怎么说也登临了破界级,胯下又是神驹,打不过要跑也没人能拦住,让他一个人静静也好。”赵云思忖良久之后缓缓的开口说道。

    在赵云看来马超是一个很骄傲的人,大概不会像让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更何况现在已经登临破界级,不可能被人瞬间拿下,有里飞沙在,要跑瞬间就跑了,安全方面完全没问题,在这种情况下让他马超一个人冷静冷静,在赵云看来是最能缓和情绪的方式。

    “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必太过担心,对了,池阳侯,回头给我抄一份西凉铁骑的练兵手册,这件事就这样吧。”诸葛亮叹了口气说道,李傕挠了挠头没说什么,这次确实他们过分了点。

    马超一路往西奔行,内心的憋屈,还有羌人的背叛,让一直以来不怎么动脑子的马超彻底爆发了。

    和历史上西凉诸将溃散,凶悍无比的西凉铁骑接连失去统帅,被曹**回了凉州之后,在凉州没有拿得出手的凉州系统帅的情况下,凉州本地出身,且本身就以实力著称的马超得到了失去了统帅的西凉铁骑的拥护,成为了新的西凉铁骑统帅的情况完全不同。

    那个历史之中的马超虽说和现在马超一样头脑并不是太好,就像之前所说的那样,脑子不好不代表统兵不好,西凉铁骑的作战方式本身就没有什么复杂性,毕竟是李儒便于士卒学习搞出来的玩意。

    这种简单粗暴和勇战派套路几乎没有什么区别的作战方式和马超的勇力结合起来可谓是无坚不摧,勇战派的套路配合上无敌的骑兵精锐,当时的马超可谓是凉州的霸主。

    哪怕是因为时间的流逝,第一代的西凉铁骑士卒或是老去,或是战死沙场,但有完全契合西凉铁骑战斗风格的马超在,有混乱的凉州战场在,有厮杀不休的凉州在,铁与火之中,由马超之手再次诞生了新的西凉铁骑,抹去了曾经铁骑痕迹的,从属于马超的西凉铁骑。

    也是在那个时候,马超从羌人手中拿起了神威天将军的称号,获得了所有羌人的认可,那时的马超三十岁。

    在拥有足以力压整个凉州羌人的精锐铁骑的情况下,其本身的武力也处在最巅峰的时刻,三十岁的马超是经验和体能最巅峰的时候,而且这个时候的马超未曾有任何的挫败。

    不管是自信,还是经验,还是体能,那时的马超都处于最顶峰,那时的羌人,对于马超来说,和现在的李傕,郭汜等人眼中的羌人没有任何的区别,杂兵而已,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杂兵。

    羌人所加封在马超头顶的光环,赐予的称号,对于马超来说不过是锦上添花,那是的马超和现在的李傕他们完全相同,他们的根基都不在羌人身上,而在于自身所握有的力量上。

    而后巅峰期的马超更是正面车飞了手握九州之地的曹操,杀得曹操割须弃袍,在羌人心目之中留下了无敌的印象,这也才有后来马超死了十几年,马岱靠着马超的声望,也能从羌人那里借兵的缘由。

    可这一世完全不同,马超从一开始走的路线就和曾经截然不同。

    李傕等人没死,当年蹂躏凉州羌人的那群人尚且还活着,西凉铁骑依旧在到处撒欢,羌人心目之中西凉铁骑可怕的身影尚未清除,马超自然也不可能如历史上那样接手西凉铁骑。

    马超从一开始真正从属于自身的军团就是从羌人之中诞生的,这是这一世的马超和历史上的马超最大的不同,他们的根基不同了。

    自然这一世的马超对于羌人并没用使用任何的暴虐手段,反倒感羌人不易给于了很多友好的支持。

    以至于在羌人的心目之中,马超是一个性情温和的仁德之主,一个不具有强大武力支撑,只能依靠怀柔安抚他们的仁德之主,一开始在羌人很弱的时候,这种手段让羌人恢复了元气,让他们感其恩德。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人性之中的卑劣面也就逐渐显现了出来。

    羌人畏威而不怀德,马援说过,段颎也说过,羌人对于他们来说只是锦上添花,想要让他们作为自己的不离不弃的手下,那真的是想多了,他们需要的不是仁慈的王,而是强大的王。

    需要的是那种贾谊在过秦论之中所说的“执敲扑而鞭笞天下”的王,仁王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推翻的对象而已。

    马超以前不懂,这一次他懂了,果然胡人尽皆是畏威而不怀德,不过这样也好,用力量来说话也好。

    从肩负百羌,马超真正登上天下的舞台,到率领八千羌人绕后反攻数十万西鲜卑,将失却心气的羌人,从杂胡之中拖拽出来,让羌人浴火重生的同时,也让马超觉悟了军团天赋。

    之后的马超一直将羌人当做自己的根基,哪怕韩遂,马腾再三告知马超,羌人不可信,只能作为帮手,不能作为依托,最好还是选拔汉军,亲自铸造自己的军团才是王道。

    马超一直没认同这一点,一直以来一路顺风顺水未曾吃过亏的他深切的觉得,自己以义待人,别人必然以诚待我。

    直到之前不久,俄何烧戈那句话,才让马超清楚的感受到了现实和理想的差距,我以义待他人,可他人未必以诚待我。

    这种愤怒,这种激愤,在俄何烧戈那句为了王上作战的时候彻底被引爆了,我马超需要你们跟在别人的身后为我而战?不,从来不需要,我马超自己就可以带着你们去获取一场场的胜利。

    我所需要的是你们的追随,嗯,现在,也不需要了,我已经懂了,我祖,我父,我的朋友告诉我的那句,夫胡人,畏威而不怀德,我真切的懂了,我,汉伏波将军马援之后,马超,从来不是羌人!

    一路奔袭,高空之中冰冷的空气灌入马超的肺中,让怒焰沸腾的马超逐渐恢复了冷静,但是头脑开始冷静的同时,内心的激愤却未有丝毫的减少,他需要发泄,需要一场战斗来发泄自己的怒火!

    疾驰,里海上空来自东欧的寒风扫过马超,让愤怒之中的马超身躯冰冷的同时更是冷静了下来,但是这不够,或者更应该说这还差得远,内心之中憋着怒火的马超,清楚自己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

    急速的从里海上空飞过,感受着压抑的乌云,看着下方因为尚未终结的寒冷而枯败的草原,心知这里已经彻底远离中原大地的马超,再也不想压抑自己内心的激愤,肆无忌惮的绽放着自己的内气。

    伴随着马超疯狂的爆发,高天之上像是出现了一个球形闪电一样,带着枝杈的电光恣意的鞭挞着附近的一切。。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