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九十一章 终极模式

    “下午就是实验啊,你们去不?”陈曦打着哈欠询问道,自己的嫡子最近快要出生了,陈曦每天绕着繁简转的时候也变多了很多。

    “我就不去了,你去吧。”鲁肃摇了摇头,“我下午有事,要先回家,你去看看舰炮实验吧,我这边就不去了,还有听说你已经快马加鞭将东西送往了长安。”

    “嗯,这种东西还是让他们双方早做打算的好,最近看你也挺累的。”陈曦看着鲁肃询问道,他发现鲁肃最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疲倦。

    鲁肃默默地侧头,最近他在他们家的地位日渐下降,已经掉到了最低等序列,所以最近经常去外室居住。

    “说起来,一直没问你是儿子还是女儿。”陈曦好奇的询问道。

    “不知道。”鲁肃略感无奈的说道。

    “不对吧,你家夫人本身就是医生,不可能不知道啊。”陈曦不解的询问道,这怎么说都不对啊。

    “嗯,她知道,不给我说,我也没办法。”鲁肃打着哈欠说道,“干活吧,下午舰炮实验你们几个去吧,我就不去了,对了听说最近张夫人在给文儒拉红绳?”

    “我也听人说过这件事。”陈曦诶嘿嘿的之笑,鲁肃看到这个笑容突然有些不想和陈曦继续说了。

    “喂喂喂,你提起的,你怎么就不说了?”陈曦眼见鲁肃转头不想和自己说话,当即不满的问道。

    “唉,我觉得这件事难成。”鲁肃合了手上的东西坐直身体说道,“李文儒是什么样的人,你我都知道,普通女的入不了,能入眼的进不了心,能入心的怕都精的连我们都要退避三舍了。”

    “咳咳咳。”陈曦闻言连连咳嗽,但是却不得不认为鲁肃说的很有道理,一个女的嫁给李优,如果不能拉住李优,那对于李优来说和玩物没啥区别,要是能拉住李优,怎么突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所以说,我看这事够呛,白费力气,有这时间还不如找其他人,反正文儒肯定没可能。”鲁肃带着某种冷笑说道,陈曦默默地点头。

    “那我也走了,你不去的话那就算了。”陈曦扯了两句摆了摆手,转身离开,鲁肃说的很有道理,李优从某种程度讲已经属于非人了,大概刘备治下上层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另一边,甘宁正在大呼小叫的指挥其他人快速将这个五百多吨的主炮组装起来,等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好久了,为此身子连训练水军都在近期交给了其他人。

    “这个是装在这里吧,我已经拿来了,快点组装起来,我等着看威力。”甘宁扛着某一大块零件,对着正在组装的工匠催促道。

    甘宁将零件卡到位置之后,另一边的工匠就开始组装,而这个时候过来巡视的张家人莫名的发现这个零件好像有些不对。

    “将军,这个是另一个位置的零件,虽说两个非常相似,但还是有着细微的差别,要是装错了的话,有可能在蓄能的时候,导致零件炸裂迸射出去。”张晨一头冷汗,这玩意不能装在这里,虽说两个零件长得非常像,但是其内气存在非常大的差距。

    “哈?”甘宁一愣,“不对吗?”

    “这个位置的衔接好像有问题,奇怪,这里不应该是三角架构吗?怎么会有这个呢?”就在这个时候张勋那边也发现了不对,很自然的掏出了工具,靠着自己的经验在某个位置敲了一下,然后听到了清脆之中的些许振动,当即面色一黑。

    “这里是谁搞到,根本不对!”张勋指着炮台的位置怒吼道,这可是他们张家至今以来最高的杰作,现在居然被人乱搞。

    “呃,这个有问题吗?”甘宁一头雾水的看着张勋。

    “这里这么架构的话,对于震荡的阻挡就会有缺失,一旦反复震荡就有可能造成脱落,进而出现事故。”张勋没好气的说道,一边说一边下手拆卸,然而等张勋拆了之后,才发现,这个零件就不应安装在这个位置。

    “这到底是谁弄得,图纸上是这么画的?”张勋愤怒的询问道,他家杰作岂能允许其他人这么胡整。

    “这个,我看看,哦,是我拿过来的。”甘宁挠了挠头说道,“我看图纸上是这么画的啊。”话说间甘宁还打开了图纸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貌似没有什么区别的样子。

    “你图纸拿反了。”张勋脸拉的老长,将对方手上的图纸翻转过来,指着上面的位置说道,“这完全是两个位置。”

    说完之后,张勋直接请甘宁出去,在他们组装完成之前绝对不允许进来,张勋有一种感觉,如果让对方继续在这里胡搞的话,说不准舰炮在试射的时候都会爆炸。

    一旁看热闹的太史慈和糜芳听闻如此,两人再无丝毫的犹豫,双手插起甘宁的左臂右臂,直接将甘宁带走,毕竟这个舰炮不仅仅是甘宁的宝物,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提旌旗十万,拿下贵霜的关键,岂能容忍甘宁胡搞乱搞的。

    陆逊三人急急忙忙跑来的时候舰炮还没有组装好,但是兴奋至极的三人在看到那反射着金属光辉,散发着力量美感的超级重型弩的时候直接冲了上去,抱着那些零件无比的振奋。

    “哈,季才,我都以为你来不了了。”被太史慈还有糜芳架着的甘宁在看到陆骏的第一时间就招呼道。

    “为了见到我所设计的舰炮成型,别说我只是下狱了,就算是阎罗召唤,我也要杀回来啊,这可是我一生的极致追求了。”陆骏抚摸着那钢铁甲板兴奋的说道。

    “父亲……”这时跟过来的陆逊颇有些无话可说,总觉得自己父亲自从设计了战舰之后就有些不对了,甚至都不应该说是不对了,而向是性癖朝着某些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这东西,看起来就给人以一种力量的震撼。”卢毓的双眼盯着那庞大的炮台,甚至流露出了明显的兴奋。

    “兴霸,这就是你说的舰炮?”张飞之前只是听说过这玩意,见还是第一次见,但光是看到这么多的钢铁以不同的方式结合起来,张飞莫名深切的感受到了一种机械的力量。

    “实物我也是第一次见,但是没错了,这就是我兴霸号上的主炮,号称一发连七代舰都能打成灰灰的超级战略武器,而且是在云气的压制下也会爆发出这种程度出力的神话级别兵器。”甘宁傲然的说道,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后面的话莫名的有些没底气。

    “这玩意怎么验证?需要我来吗!”张飞好奇的询问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声音传递了过来。

    “由我来亲自验证。”已经披挂完毕,全身秘法灵全部上线,枪斧上白虎凶灵咆哮,铠甲上玄武水灵凝形,冠带上朱雀振翅,脚下青龙显化,倍儿壮的十八岁小伙子扛着枪斧散发出霸道凌厉的气势,身后为束紧的长发为金红的光辉所蔓延,无风自动。

    “你谁啊!”张飞盯着童渊看了很久,愣是没想起来这位是谁,不过造型看起来特别霸道。

    “呃,童兄,你怎么这一身打扮。”黄忠略带尴尬的看着童渊,他见过年轻的童渊,但是真没想过现在还有机会再见。

    “张老二说是如果我要感受的话,最好拿出所有的实力,你应该知道,我将内气练到了生生不息,所谓枯木逢春就是如此,因而要爆发全部实力必须要解开所有的束缚,而我好几年没全力战斗过,全部实力爆发的话我需要适应一会儿了。”童渊的双眼带着某种凶光。

    “你这个状态不对啊!”黄忠几乎瞬间就发现了童渊眼中的凶光,上格时代黄忠本是最强者,不过后来黄忠跪了,最强的变成了王越,不过看现在的情况童渊可能更凶暴一些,只不过有些不对……

    “放心,放心。”童渊伸手遮住自己的右眼,面上带着某种笑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黄忠总觉得童渊有些掩耳盗铃的意思,这是某种禁忌的玩意吧,至少黄忠不觉得童渊现在的状况正常。

    吕布饶有兴趣的扫了一眼童渊的位置,用肉眼看,用内气去感知的话童渊问题并不大,但是用神意志去感觉的话,吕布扫了一眼关羽,关羽大概也发现了问题。

    “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凶神,怪不得要进入巅峰期才使用这种禁术。”关羽眼睛微微睁开,在他的意志感知之中,现在童渊根本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凶神,这绝对是禁忌秘法。

    张飞,甘宁,太史慈,也瞬间感觉到了不对,如果说以前的童渊给他们的感觉是一个慈祥的老爷爷,那么现在的童渊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某些鬼神。

    “你确定你没事?”黄忠皱眉说道。

    “放心,我创造的禁术我还是知道的,我还不至于那我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童渊嘴角上划,但是给黄忠的感觉并不像是笑容,而是某种残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