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九十章 完全关不住

    话说回来,童渊其实很清楚,中原其实有人能解决这个问题,甚至对方的技术水准足够一口气将这个秘术的范围推进到五十公里,但是童渊实在不想和对方打交道。

    因为对方叫南斗啊,一个在童渊观念里面属于神经病的仙人,面对仙人这种生物,童渊一直不能将之当人看,包括南华,左慈,紫虚这些算是有人性的仙人在内,童渊都不想和他们打交道。

    【必须要想个办法了,否则的话,确实没办法给他一个交代了。】童渊莫名的有些唏嘘,【这种类型的秘术,找个仙人随便就能解决,哪怕是没有南斗的水平,也能扩大十几倍,只是真的不想找啊!】

    童渊和仙人动手的次数很多,所以他很清楚仙人会什么玩意,什么光啊,什么散则成气,什么远距离通信啊,是个仙人就会。

    “童兄,童兄……”张家二大爷连着招呼了两声,童渊才反应了过来,略带尴尬的咳嗽了两下,“刚刚想起了一些事情,你继续说吧。”

    “这个不行的话,天地精气转化为动力总是可以吧。”张家二大爷也没太过在意童渊的走神,反而很自然的换了一个话题。

    “你们不是有一个天地精气发动机吗?动力强劲的简直让我都感到震惊。”童渊不解的询问道,那个天地精气-蒸汽混合动力系统,童渊也感受过,非常强悍。

    “只有那一个,远远不够。”张家二大爷叹了口气,“那东西不太好制作,基本属于可一而不可再的东西。”

    “这样吗?”童渊对于这一点确实不太清楚,“但是天地精气转化为动力也需要一个依托,不可能直接转化啊!”

    “嗯,我想想。”张家二大爷眉头紧皱,既然没办法达成他想要的东西,那么选择一个适应性的东西就很重要了。

    “二爷爷,试验场那边准备好了,您不过去吗?”就在张家二太爷思考的时候,老张家的小辈在外面招呼道。

    “童兄,我先思考一二,回头设计一个转化的装置再考虑如何转换动力,我们先去试验场,老哥不是一直想要感受一下舰炮的威力吗?”张家二大爷笑着说道,“虽说这玩意不是单兵武器,但是也可以让老哥你感受一下。”

    童渊一直对于舰炮的威力很感兴趣,加之,张家人一直表示这个威力特别给力,童渊莫名有些想要自己亲自感受一下。

    “舰炮已经可以试验了吗?”童渊摸了摸胡子,“那就去瞧一下,看看所谓的威力无匹到底是什么程度。”

    “铛铛铛!”羊衜在邺城监狱里面敲着铜锣,将陆骏三人吵得不行,以至于三个家伙已经掏东西,从监狱木柱的缝隙开始朝着羊衜丢。

    “羊明通,你再这么搞,等我出去咱们两个连朋友都不用做了。”陆骏最为暴躁,一个手抓住监狱的木柱,一只手伸出去,拎着改锥看起来就想要给羊衜教训。

    “陆季才,你再这样,今天我就不让你放风了。”羊衜不满的说道,虽说如果可以,他也不想惹这三个混蛋,但是这么小看他的话,羊衜觉得有必要给这三个家伙一个教训。

    “大清早我们正在研究的时候,你就来敲锣,放风需要敲锣?”陆骏的脑袋都快从监牢的木柱里面挤出来了,指着羊衜愤怒的吼道,“更何况,你觉得我们三个需要放风?”

    “行,陆季才你真行。”羊衜快步跑过来,提着铜锣对着脑袋挤在监狱木柱之间的陆骏一阵猛敲,震得对方眼冒金星。

    “羊明通,你等着!”陆骏对着羊衜怒斥道。

    “我怕你?”羊衜也不是省油的灯,“我好心好意来通知你们放风,准备带你们去看七代舰舰炮测评,你们居然这么对我,那好,你等着,今天你们就算是越狱,我也要将你们抓回来。”

    羊衜一边说,一边往出跑,陆骏三人闻言一愣,当即怒吼着招呼羊衜不要跑。

    “放我出去,是我进行的七代舰舰炮结构设计,我要参与测评!”马钧手从黑牢的柱子里面伸出来怒吼道。

    “这是我提出来的计划,七代舰也是我一力推行的,舰炮测评不能没有我!”陆骏同样惨呼道,完全忘了还有这么一回事。

    在马钧和陆骏怒吼的时候,另一旁黑牢的木柱上已经传来的“咯叽咯叽”的锯木头声音,陆骏和马钧同时侧头,发现郑浑已经双腿顶在黑牢的木柱上,手上拿着钢丝锯已经在机械混成动力的驱使下,以极高的速度在锯监狱的木柱。

    目测以这玩意的出力,大概最多再有十几息,那根木柱就要被郑浑锯断了,当即马钧和陆骏都低头将自己鞋上面作为装饰品的细绳解开,然后从中抽出各自的道具。

    马钧快速的将作为装饰的绳子拆开,将里面的带着不规则小刃的链子抽了出来,然后就地拿之前的材料,快速的将之组装成链锯,之后快速的转动机械发条积攒机械能,之后猛地一拉,带着嗡声,马钧举着链锯直接开始锯监狱的木柱。

    这是马钧结合机械钟运作原理,还有舰炮势能转化原理,以及当初制作天地精气-蒸气混合动力发动机原理组合出来的高速链锯。

    另一边陆骏用着同样的手法,快速的组合出来一个绳锯,呜呜呜的朝着面前的监狱木柱对付过去,对于三个相互取长补短的机械学大佬,监狱的木柱根本不算事,要不是他们自己要在黑牢里面躲人,根本不至于被人关在这里

    三人快速的对着自己面前的监狱木柱对付了起来,十息过后,动静最大的马钧已经靠着链锯直接将一整根木柱锯断了,而后郑泰和陆骏也几乎同时破坏掉了自己面前的监狱牢门。

    随后三人各自单手拎着自己的武器朝着牢门外冲去,越狱算个鬼,不就是增加处罚的时间吗?他们三个还在意这个,本身蹲黑牢就是因为在这里研究没人打扰。

    然而在三人提着各自的工具冲出监狱的时候,正对着他们的正是羊衜,而羊衜的四周三百多士卒拱卫出一个半圆,用大盾列阵观察着三人,陆骏三人无比的尴尬。

    “羊明通,你想干什么?”陆骏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今天如果想跑那绝对没可能,但是,现在舰炮要测评,他们三个不参加,那还是人?因而不论如何这一关都需要过去。

    “三十息不到。”羊衜看着陆骏开口说道。

    “你说什么三十息不到。”陆骏没明白羊衜说的是什么玩意。

    “你们三个,从我走出监狱,到你们三个将监狱拆了,冲出来花费的时间连三十息都不到,我看看啊,链锯,钢丝锯,绳锯,该说监狱本身就关不住你们是吧。”羊衜盯着陆骏询问道。

    “咳咳咳!”陆骏一阵咳嗽,他们虽说愿意待在监狱里面,找这么个清静的地方进行研究,但随时离开的能力也是有的。

    “既然这监狱关不住你们,而且也有这么多目击证人,我打算把你们送到别的地方进行监禁,我已经给你们申请好了地方,来,一人签个字。”羊衜从袖子里面掏出来三张纸,对着三人摇了摇,他可是一点也不希望这三个家伙有任何一个继续呆在他这里。

    “签吧。”郑浑看了一眼内容,就知道羊衜是什么意思了,但是现在这个时机太好,而且他们不占理,羊衜也给了台阶。

    陆骏没好气的看了一下内容,直接沾了点印泥按了一个印记,“现在可以了吧,放我们三个离开。”

    “这些人是来接你们的。”羊衜满意的将文书收起来,然后指着身边的这些士卒说道,“去了就别回来了。”

    说完羊衜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最近来他这里问询陆骏的人可不少,虽说因为律令的关系进不了监狱,但是也将羊衜烦得够呛,而现在一口气解决了问题,对于羊衜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至于反悔,羊衜那是完全不怕的,只要签了东西,羊衜有的是办法将这三个家伙赶走,再不济,也有权力将他们弄出这个他们以为完全没有人会打扰的地方,而这就够了。

    “三位,还请跟我来,舰炮实验的地方距离这里还有非常远的距离,还请三位先前往驿站换乘马车。”在羊衜走了之后,领头的都尉对着陆骏三人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做出请的动作。

    陆骏三人心知被羊衜给耍了,但事已至此,也不好再说什么,更何况舰炮实验这种大事,对于他们三人来说确实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因而三人也不再多说什么,跟着对方快步向前。

    这时邺城西边规划的试验场,张家的年轻一辈,正在依靠着各种装备逐渐的将七代舰的舰炮组装起来。

    虽说经过大量的计算已经确定了此炮近乎无匹的威力,但全力全开的情况下,空气对于舰炮到底有着什么程度的影响,还需要进行实弹射击才能确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