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八十七章 给个台阶

    “汉愍帝?”李优闻言不知为何,反倒饶有兴趣的看着皇甫嵩。

    “对,汉愍帝,告诉我汉愍帝在哪里?”皇甫嵩面色沉静的说道。

    “不愧是皇甫义真,我可以告诉你,不过作为交换,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李优收敛了面上诡异的笑容,不过对于这个问题,李优也没有太过惊讶,他和皇甫嵩认识超过二十年了,心里都有些底。

    “如果你是想让我帮你保守秘密,没问题,我还不那么傻,没必要破坏现在的局势。”皇甫嵩根本没等李优开口提要求,就表示愿意为李优保守秘密,他相信以李优的本事,将这件事做成铁案没问题。

    更何况现在的大好形势,皇甫嵩也不想将这件事闹大,毕竟李优现在的位置对于刘备很重要,没必要闹得不可收拾。

    “这倒不是,我已经将身份做好了。”李优平静的说道,“我只是想问一下,先汉的时候文终侯修的石渠阁,最后在新朝年间,里面的兵法是被谁先行收走了。”

    “你问我,我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情问杨家,比问我更靠谱。”皇甫嵩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

    “杨家也不知道,当初新朝的时候,王莽并没有拿到我现在说的这个东西。”李优看着皇甫嵩说道,“更何况石渠阁已经毁掉了,藏书被分了,如果是世家拿到了,现在子川就应该入手了,但是……”

    “找不到的话,也没有什么,兵法这些东西都是往后在发展,结合前人的经验和技巧,伴随着装备和组织力的上升,越往后会越强。”皇甫嵩倒是看的很开。

    “话虽如此,但是皇甫义真,你现在的兵略思想真的能超过曾经的淮阴侯?”李优耻笑着说道,“我找的可不是术,法这个层面的东西,而是最核心的思想。”

    “你此来不是为了和我说这些有的没得的东西吧。”皇甫嵩眼睑下滑,轻声的自语道,他听明白了李优的意思。

    虽说李优所言的表面意思也很重要,甚至能被李优提起,已经足够说明当前李优对于此事的关注度了,可其话中还有另外一层意思,皇甫嵩,你该好好想想你自己了,你最核心的想法了。

    “这倒也是一个事实,不过找不到那位的,你可以找其他的,古往今来兵家留下典籍的并不在少数,哪怕因为有天地精气的变化,大致核心还是没有变化的。”皇甫嵩轻声自语的瞬间,便自然地岔开话题,看起来并不想回答李优的本意。

    “这样吗?”李优上下扫视了一眼皇甫嵩,“非要让我直接说穿吗?皇甫家现在仅仅靠着你一个支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接下来是一个大世,错过了这一次,可真就没有了!”

    皇甫嵩沉默,隔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到甚至足以让人认为是不想搭理李优,而李优则默默地站在哪里等待,最后皇甫嵩开口缓缓地开口道,“我拒绝,你的和我不是一路人,这天下是汉室的天下,你的事情不可能掩盖一辈子。”

    “恰恰相反,我倒是认为完全是因为他们的资格不足以称帝!才有后面的事情。”李优冷笑着回答道。

    “那,长公主就足以摄政?”皇甫嵩同样面色阴沉的反问。

    “总好过某些人一边说着长公主不足以摄政,一边又口称汉愍帝。”李优哂笑道,但是眸中却未有丝毫的笑意,皇甫嵩在李优的观念之中属于可争取的对象。

    更何况皇甫嵩之前虽说严正拒绝,但之前一句口误已经暴露了皇甫嵩想法,是汉愍帝刘协,不是汉天子刘协啊。

    愍帝是谥号,而以谥号称之,简单来说,皇甫嵩已经默认刘协这个天子身份死了,进而来说皇甫嵩相比于承认刘协,更认同刘桐摄政。

    “哼,至少长公主摄政,于国家当前形势有益,两害取其轻而已。”皇甫嵩冷冷地说道,在李优诘问的时候,皇甫嵩已经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但是否认这一事实,皇甫嵩做不到。

    就跟李优说的那句现在至少天下的形势更好了,这一点就算是皇甫嵩也是承认的,刘桐的头脑未必比刘协更好,但是刘桐不做多余的事情,而这种方法对于当今形势确实有着极大的好处,至于其他的,皇甫嵩根本不在乎!

    “皇甫义真,你这话是站在什么位置说的?”李优收敛了笑容看着皇甫嵩说道。

    “我的位置从来没变过,自始至终,我所忠诚的只是汉室,至于谁是汉室……”皇甫嵩冷漠的跟李优摊牌,不想再打机锋,这方面他确实不是李优的对手。

    “骑墙派说的这么有道理,也只有你了,如果不是你这一身能力实在令人侧目,而且一直没有失误,大概早在十多年前就该死了。”李优平静的看着皇甫嵩。

    “能力本身就是我的依仗,李文儒,我不会去拆穿你的身份,但你也别给我添堵,如果可以,我希望远远看一次汉愍帝,之后,你我两清。”皇甫嵩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的烦躁。

    “我是来邀请你加入我们的。”李优缓缓地开口说道。

    “我们是指谁?”皇甫嵩沉默了一会儿,很清楚这个时候被拉入队伍的话,以后绝对没可能下李优的战车了,但有些话必须要问,能让李优亲来,皇甫嵩也不得不重视。

    “我,贾文和,陈子川。”李优深吸了一口气,他们三个是一系的,是真正一路人,甚至是紧密的利益结合体和意志结合体。

    “你们想要造反吗?”皇甫嵩深吸一口气,陈曦如果下台参与,那么就不是派系的问题,而是分裂了,不对,不对,不是分裂……

    “看来你明白了。”李优嘴角上滑,“如何,要加入我们吗?”

    “陈子川其实并不是像别人说的那么自信?”皇甫嵩看着李优皱眉道,政治的敏感性让皇甫嵩瞬间反应了过来。

    “不是自信与否,是他不能下台,或者说是他要尽可能的消除自己的痕迹,避免留下太多的隐患,对内的话,台面上只能是我和文和。”李优摇了摇头,皇甫嵩表示理解。

    “刘备麾下文臣的架构,我大致理解,除了陈子川占据了绝对优势,在努力消除自身痕迹以外,如果按照这般说法,其实你已经占据了优势?”皇甫嵩饶有兴趣的询问道,这一次连李优都看不出来皇甫嵩到底在想什么了。

    “恰恰相反,我其实是干杂活的,中原一统之后才是我的时间段。”李优双眼无比平静的看着皇甫嵩说道,“大体的局势已经被子川稳住了,但是后面需要力量。”

    “你的意思是需要我的力量?”皇甫嵩侧头带着嘲讽说道,“十年前你给我说过这话。”

    “但是,十年前,你没有借给我你的力量,否则的话,我应该已经赢了。”李优完全没在乎皇甫嵩的嘲讽,随后轻叹一声,右手摸了摸剑柄,“不过,现在也不迟,不,应该说,现在更好。”

    “不借,滚!”皇甫嵩冷冷地说道,再无之前那种勉强还能谈下去的温和,整个人都变得冷酷了起来,“就凭你当年的事情,我没拆穿你,已经是念在你的能力上了。”

    “哗啦啦……”李优将一沓东西朝着皇甫嵩丢了过去,而皇甫嵩虽说身体老迈,抱恙在身,但依旧将之接住,依靠着昏暗的光下,翻看着上面的东西,而面色则是随着翻阅变得无比难看。

    “好好好,贾文和真有种!”皇甫嵩直接将东西丢到了李优的脚下,愤怒的看着李优,“还有你,李文儒,你想找死吗?”

    “人家当事人都没说什么,你瞎操什么心?”李优嗤笑着将东西捡起来,“如何,这算是一个台阶,如何?至于找死,我觉得不管是比哪一方面,可能都是你先入土。”

    “不够,差的远!”皇甫嵩听闻李优这直言不讳的话,气的胸口不断地上下起伏,而配合皇甫嵩这时的面色,总给人一种,搞不好回头就要气死的感觉。

    “那这个呢?”李优又递出来一样东西,皇甫嵩看完之后面色极其难看,“你在我家插入内奸?李文儒!”皇甫嵩带着一种阴冷,低声咆哮道,他皇甫家居然都被李优安插人进去了。

    “如何?”李优询问道,“虽说方法不太好,但这也是一个台阶。”

    皇甫嵩闻言面色阴晴不定,李优自身的价值,贾诩的价值,陈曦的背后支持,太皇太后递出来的台阶,皇甫规的遗言,这些东西加起来已经足够动摇皇甫嵩的意志了。

    “不够,只是这样还不够。”皇甫嵩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纷乱的想法,缓缓地抬起头来,身体也逐渐的挺直,双眼锐利的看着李优,这时的皇甫嵩才进入了真正的状态。

    李优略感头疼,他确实还有两招杀手锏,但是按说的话,他已经给够了皇甫嵩台阶,而且按照他的条件,还有皇甫嵩的条件,跟他们一路是最好的选择。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