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八十六章 尚且未变

    随后很自然的,皇甫嵩侧首瞪了一眼臧霸,“吃完饭,我先回去了,仲康你带着他们再训练一个时辰,之后再休息,防夜袭作战这次先不训练了,回头再练,明天击鼓集训,掐时间!”

    许褚大声的回答道,臧霸颇为无奈,这都是什么事。

    皇甫嵩的训练方式,真要说的话,除了负担重了些,其实和其他人没什么差别,但是皇甫嵩比其他武将都重视基础素质。

    按照皇甫嵩当前的训练模式,到最后基本能训练到,半夜三更突然击鼓,三通鼓之内全军所有士卒兵甲完整的集合起来。

    到了这种程度,夜袭基本都失去了意义,你从营地门口冲进来,冲完前营可能都不止三通鼓了,而三通鼓的时间,足够全军所有士卒兵甲完整的集合起来,也即是说,你根本不可能夜袭成功。

    是夜,李优拎着一沓资料,在门口登车前往皇甫嵩居住的私宅,一路上畅通无阻,连一个巡夜的人都没有。

    “羊明通那家伙还算有些脑子,也知道今日不留任何人手。”李优下车的时候,看了一眼黑灯瞎火的道路,迈步朝着皇甫嵩私宅的正门走去,虽说什么都没查,但他什么都知道。

    “咚咚咚……”连着五下沉闷度不同的敲门声,打破了原本静谧的夜晚,也亏今夜没有执勤之人,否则的话,就这几下敲门声,就足够有巡夜之人前来巡视。

    敲完之后,李优默默地站在门口等待,算了算时间之后,再次敲了几声,这一次敲击的声音就乱了很多,而李优本人则也退到了灯光照不到的黑暗之中,很快私宅之中就出现了些许吵杂的声音。

    “父亲,有人以我们家族的暗号敲击门扉。”皇甫坚寿收到门房的消息之后,赶紧换上外袍,跑到皇甫嵩的门口静候,等皇甫嵩的屋内出现亮光之后,开口说道。

    “去迎客吧,该来的迟早都会来,不管来者是谁,不要大惊小怪。”皇甫嵩一边穿衣,一边开口说道,他已经猜到了是谁来的。

    皇甫坚寿闻言,当即整理衣衫,亲自前往正门准备开门。

    李优在皇甫家私宅门口默默地算着时间,估计着皇甫家院中的状态,直到听到些许脚步声,嘴角不由得上滑,能开门就好,皇甫嵩和当年相比看来并没有多少变化。

    伴随着夜深人静之中的一声咔嚓声,皇甫家的正门打开,皇甫坚寿提着的油灯探出府门,照耀出的昏暗辉光,让皇甫坚寿勉强看清了不远处黑暗之中的人影,这个身影有些眼熟……

    “贵客临门,还请入内一叙。”皇甫坚寿虽说感觉这个身影有些眼熟,但是确实想不到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只以为是皇甫嵩的朋友,于是恭谨的欠身施礼,请李优入内。

    随着李优从黑暗之中踏步而出,原本做出邀请动作的皇甫坚寿,喉咙就像是被人强行扼住了一般,甚至于呼吸都变得无比艰难,他看到了一个在他的印象之中本应该死掉了的人,一个无比危险的人——董卓帐下的首席,李儒!

    对方青衫依旧,面容也未有多少的改变,平静无波的双眸,还是如当年那般冷酷,勉强可以算作变化的恐怕也就是对方的发丝和胡须,发髻间的白发让皇甫坚寿感受到了岁月的流逝。

    可那纯白的胡须,挂在李优的下巴上,配合着对方那冷厉的目光,莫名的有些搞笑,但是知道面前这位身份的皇甫坚寿这时完全没办法做出丝毫的笑容,恐惧,冷汗!

    “如果现在吼出来的话,说不定会出事的。”李优大跨步的迈步向前,从皇甫坚寿身边擦肩而过的时候,低声的说道。

    皇甫坚寿闻言,死命的捂住自己的嘴,将原本的惊呼硬生生的吞了下去,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形象,只是死死的看着李儒,双眼近乎因为恐惧而泛白。

    当年的李儒杀得近乎尸横盈野,皇甫坚寿是真正见识过这种情况的,自然明白李儒是什么样的角色,夜晚登门,这几乎可谓灭门之灾。

    “李文优,这样以大欺小可不是好习惯。”这时已经换好服袍的皇甫嵩,已经走到了庭院之中,看着门楣下的李儒,冷冷的说道,而皇甫坚寿也像是瞬间有了主心骨一样,快步的走到了皇甫嵩的身后。

    “看来,皇甫家还是和曾经一样,除了你皇甫义真,尽皆庸庸碌碌,就算是有了这么多年的时间,你依旧是一事无成。”李优带着淡淡的讽刺说道,随后扫了一眼庭院,“不请我入内吗?”

    “请!”皇甫嵩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毫无惧色的邀请李优入内。

    “比起当年,还是无有把柄得你更强一些。”李优迈步向前,而皇甫嵩则像是在前面引路一样带着李优往前走,李优也没太在意,但是却像是故意找事一般。

    “比起当年的你,现在的你反倒多了不少忌惮的东西。”皇甫嵩突然止步转身,看着李优说道,“你说,我们两个现在谁更强一些,西凉李文优,或者说是尚书李文儒?”

    李优不答话,只是看着皇甫嵩,比起曾经的皇甫嵩,现在的对方更强势一些,但其本质还是没变化,还是一个骑墙派。

    “随便你怎么叫都行。”李优就站在庭院,看着面前那看不出喜怒的皇甫嵩,嘴角带着些许嘲讽般的哂笑。

    “我想我们的关系,还没好到私下夜谈的程度,更何况,我在见到你的时候,没有拔刀相向,已经算是给陈子川面子了。”皇甫嵩看着李优的面容,面色猛地阴沉了很多。

    “因为我鸩杀了少帝?还是因为去年年初的长安大火?”李优身体前倾,轻声的询问道。

    不过话虽轻声,但是在这静谧的夜晚中,就连一旁远远呆着的皇甫坚寿都听的一清二楚,那一瞬间,皇甫坚寿的后背就被冷汗浸湿。

    “哐啷~”一声脆响,皇甫嵩腰间宝刀直接出鞘,而李优也同时抽出自己的佩剑,以更快的速度直接斩在接近皇甫嵩宝刀刀柄的地方,那一瞬间火花飞溅,而皇甫嵩倒退了两步。

    “看来义真你病的不轻啊。”李优淡然的看着皇甫嵩,“我可是跟你一样从西凉杀出来的,更何况相比于你拖着残躯,大限将至,我至少还有二十年以上的活头,在这种情况下拼武……”

    话说间李优突然反手一扫,随后自然蹲身,在朝着自己冲过来的皇甫坚寿空门大开的时候,猛地起身,肩胛直接撞在皇甫坚寿的脖子下面,当即皇甫坚寿直接跪在地上,连呼吸都变得无比困难。

    “看来,义真,你的儿子不仅仅没有学到你的头脑,连你的武艺也没有。”李儒随意的的瞟了一眼跪在地上捂着喉咙的皇甫坚寿,而这时皇甫郦也带人冲了出来。

    “给我拿下对方。”皇甫郦当即下令道。

    李优面带嘲讽的看了一眼皇甫嵩,“你没教过你这些后辈,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吗?”

    “统统退下!”皇甫嵩冷冷的说道,原本已经冲过来的护院等人尽皆被喝退,很明显皇甫嵩那怕是老了在皇甫家也具有绝对的威势。

    “叔父……”皇甫郦执拗的看着对方,有些不解的看着皇甫嵩。

    “退下,这件事不是你们能参与的,听到的看到的,回去统统给我忘记!”皇甫嵩站直身躯,身上展现出来的气度甚至压过了李优。

    皇甫郦等人闻言,很明显心有不甘,但是面对皇甫嵩头也不回的命令,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只能低头带人退出庭院。

    “看来,随着你的衰老,你的权威都被皇甫家质疑了。”李优舞了一个剑花,随意的将剑插入了剑鞘。

    “哼,这种话不需要你来说。”皇甫嵩冷冷的看着李优,“去年年初的长安大火是你放的?”

    “你觉得,除了我,还有人敢烧未央宫?”李优平静的说道。

    “那刘姓宗室被杀也都是你搞的鬼?”皇甫嵩面色阴沉了五分,看着李优双眼毫不掩饰其中的杀意。

    “这可就与我无关了,保皇派干的事情,别找我。”李优耻笑着说道,【虽说我早就知道,出了这杠子事情,以董承,王子服那些人的心智,绝对会清剿心怀不轨的汉室宗亲。】

    皇甫嵩看着李优没说什么,倒不是李优说啥他信啥,主要是他也不觉得李优有骗他的意义。

    “给我一个理由。”皇甫嵩看着李优面色沉静的说道,他需要一个交代,一个能让他心安,能让不背负负担的交代。

    “这天下变好了。”李优抬起左手,像是虚握天穹一样,伸手一抓,带着某种自负说道。

    “这就是你弑帝的理由!”皇甫嵩冷冷的问道。

    “难道,你觉得这还不够,更何况汉家的天子,死在权臣手上的可不少,至少死在我的手上还有些意义。”李优淡然的说道。

    “汉愍帝在哪里?”皇甫嵩隔了好一会儿问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