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七十四章 战术输了,战略赢了

    “好,既然你如此自负,那么我要求加上三辅精骑,丹阳精锐,段公的锐士以及我当初率领的亲卫。”皇甫嵩眼睑下滑,眼中已经带上了某种凶光,他这次真的准备教陈曦做人了。

    很明显皇甫嵩被陈曦真的惹怒了,这已经不是兵棋推演了,而纯粹是新时代和旧时代的碰撞了,在皇甫嵩看来陈曦委实是太狂妄了。

    两人闹得差点不欢而散,毕竟双方都有自己骄傲的一面,皇甫嵩见证过旧日汉帝国的余晖,陈曦扯开了历史的新篇章,双方在这一方面都是不可能退让,而且陈曦也必须检验检验自身的实力了。

    【就让我来试试吧,我如果我都能轻易打赢的话,那么其他任何人上都会做的更好吧。】陈曦默默地想到。

    次日休息之后,皇甫嵩和陈曦直接来到兵棋推演的地方,这一次皇甫嵩算是见识到了当前世界上精度最高,规模最大的山河地形图。

    三十乘三十的超大山河地形图,为了制作这个,刘备麾下花费了不少的时间和精力。

    “老爷子,咱们就用这个,时间比例十二比一如何?”陈曦看着皇甫嵩平静的说道。

    “计算人员和记录的人员呢?”皇甫嵩询问道。

    陈曦一招手,八个记录员,还有十五个计算人员全部到位,随后更是来了四个裁判,然后陈曦平静的看着皇甫嵩,“这样如何?”

    “你们两个去给我盯着规则。”皇甫嵩一指皇甫郦和皇甫坚寿说道,皇甫嵩不是笨蛋,一晚上的思考,已经让他清楚陈曦想要干什么,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时间十二比一吗?”皇甫嵩再三思考之后默默地点头,然后直接带着自己地图前往自己的房间。

    陈曦看了看皇甫嵩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也走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次没叫任何人帮忙,其他人尽皆是作为牌面来用,没人会给他建议,就他陈曦一个人,由他自己来检测,自己这么多年的积累,到底够不够以最低的水平汉桓帝的遗产。

    “命令曹仁率领曹军本部万人和乐进李典军团驻守函谷关。”皇甫嵩几乎是第一时间下令道,“命令夏侯兄弟前往南阳进行策应,撤除凉州边军,调往黄河沿岸,北军五校进军吕梁山……”

    随着死长死长一串配合着真真假假,相互掩护策应的命令下达之后,守着皇甫嵩这边传递消息的人默默地点头离开,然后告知外面的人,之后棋盘上分布的兵力开始有序的由这些人操作。

    至于陈曦这边按照时间到现在尚未收到消息,说实话,皇甫嵩先下手为强,进军吕梁山这个计划确实是够狠,很明显皇甫嵩也是抱着速战速决的态度去进行战斗的,虽说没猜到陈曦到底有什么牌面,但是皇甫嵩很清楚和陈曦拼总体战绝对是要完的节奏。

    因而皇甫嵩从最一开始就选择了先下手为强。

    因为皇甫嵩是突然决定这么做,所以原本棋盘上的兵力布置尚且还是零散的状态,也即是说,夏侯兄弟还在长安,曹仁,乐进等人的军团也都没有到位,即调兵也需要时间。

    裁判判定夏侯兄弟正常调兵为九天才能抵达,曹仁和乐进等人作为步兵强行军需要十天才能抵达函谷关,而且会出现战斗力下滑。

    至于凉州边军则需要更长的时间进行调动。

    同样,陈曦这边因为情报等问题,有一个时间差,裁判判定以刘备这边的速度,就算皇甫嵩紧急调动,掩人耳目,大约在一天之内也能获得消息,时间广度为十二比一,也即是一个时辰后陈曦才能开始有反应,然而陈曦在没收到消息前依旧做着正常集中兵力的计划。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陈曦这边才从裁判那里收到了情报,看到消息陈曦面无表情,他表示自己有些懵,皇甫嵩到底是如何一口气做出这么多的调度的,而且按照自己手上的地图观察,完全分析不出对方到底想要干什么,不过貌似是要速战速决。

    陈曦略感头疼的之后,决定还是不要多想,毕竟是十二比一的计时方式,思考半个时辰,敌方的布置都变化了,果然还是按照正常步步为营的愚蠢方式来作战比较好。

    陈曦面无表情的下达封锁黄河渡口,派兵开始巡视黄河,避免皇甫嵩没人性掘黄河的举动。

    随后下达了崤山攻略的命令,至于吕梁山那里,陈曦想了想,直接放弃了布防,对方的目标是速战速决,那么目标只有两个,一个是想办法干掉他的大军,另一个就是斩首行动。

    前一个陈曦完全不觉得皇甫嵩能做到,陈曦就不信了自己在黄河严防死守的情况下,对方还能挖了黄河,至于正面作战,陈曦就没怕过,如此这般皇甫嵩所能做的恐怕也就是骚扰和斩首了。

    双方快速的开始调动,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伴随着四处的接战,陈曦也感受到了压力,不得不承认皇甫嵩兵力布置的比陈曦好的太多,而且数次料敌先机,不过没有任何的意义,陈曦的军势太强了。

    不过让陈曦头疼在于,至今为止陈曦未能抓住皇甫嵩主力。

    伴随着吕梁山的北军五校进场,在裁判的判定下,邺城快速的被包围,而随后发生的反转,简直让皇甫嵩眼瞎,差点质问裁判为何不能拿下邺城,结果皇甫郦苦笑着表示第一波被挡住并非是作弊。

    随后第一时间皇甫嵩就下令北军五校北撤,然而陈曦一个大口袋就套上来,可惜皇甫嵩技高一筹,成功躲过了陈曦的包围圈,甚至顺手毁掉了好大一片的基础建设,气的陈曦牙痒痒。

    从这里开始战争就成了刷下线,各种破坏性的战术都不断的往外丢,邺城以西整个都在这场延续了三个多月的战争之中化作了废墟。

    陈曦和皇甫嵩的兵棋推演延续了八天有余,也就是战场时间的九十多天,到最后陈曦赢了的时候看着计算出来的损失面色苍白,整个人都有些手抖。

    至于皇甫嵩最后则是无奈对上了陈曦的正军,两万多北军士卒,一万三河精骑,还有几千其他精锐,以及打到三个月之后抵达超精锐的两万曹军,还有七万多精锐尽皆被陈曦团灭。

    因为打到最后的时候,那一战皇甫嵩不咬住陈曦进行决战的话,那么等陈曦退出范围,黄河就会覆灭皇甫嵩,虽说陈曦一直没有干过决堤这种事情,但是战争打到这个程度皇甫嵩不敢去赌了。

    要么决一死战,要么葬身鱼腹,当然也可以选择用五个左右的军团牵制陈曦,但那样战略上就彻底没办法挽回了,双方实力差距巨大到连皇甫嵩都看不到战胜对方的希望,只能寄希望决战。

    然而,毫无意外的战败了,陈曦的正面战,真的足以称作无敌!

    伴随着皇甫嵩主力军团的全灭,陈曦很快就结束了战争。

    沉默的看着核算出来的战损,如果从数据上讲的话,陈曦输的真的很惨,从开战到现在折损了差不多二十七万,再算上各地区的损失,陈曦面色极其难看,也即是说打完这一战,直接回到了五年前的状态。

    在陈曦的感觉之中本应该是平推的战争,被皇甫嵩硬生生拖成了一场烂仗,北军五校加三河精骑在皇甫嵩手上简直用出了花。

    或者该说是,就算陈曦想要平推也要有个机会。

    “你其实不会统兵作战是吧。”时隔八日,在兵棋推演结束之后,皇甫嵩终于问出了内心之中最大的疑问。

    “是的。”陈曦看着战损,面色苍白的说道。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军略。”皇甫嵩喉结上下动了动,拉了一把椅子坐好,沉默了很久,开口说道,“我输了。”

    “不,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按照我的想法,哪怕是曹孙联手对敌,我也能以极小的战损战而胜之,将他们彻底的击败。”陈曦苍白的面庞上写满了失落,这不应该,这一战居然打成了这样!

    “你知道北军五校和三河骑士意味着什么吗?”皇甫嵩看着面色苍白的陈曦问询道。

    “中央禁卫军。”陈曦看着完全不同于他所预计的战局,双眼有些迷惘的说道。

    “你知道我的身份吗?”皇甫嵩看着陈曦说道。

    “前太尉,车骑将军。”陈曦动了动嘴低声说道。

    “在一刻钟之前,我指挥着超越汉帝国巅峰期的强军,在粮草兵将都不缺的情况下,被一个根本不懂得统兵的统帅击败了。”皇甫嵩冷冷的说道,“你知道这对于我意味着什么吗?”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应该大获全胜,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打完直接失去了开疆扩土的战斗力。”陈曦摇了摇头说道。

    “哈哈哈。”皇甫嵩起身仰天大笑,随后面色阴沉的俯头看向陈曦,“陈子川,放下你的傲慢,那怕只有一万士卒,只凭你也不可能从我这里大获全胜,我可是皇甫义真!”

    陈曦抬头看向皇甫嵩,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也对,毕竟对手是放开手脚的皇甫嵩,自己想要完胜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件,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垃圾统帅,不过自己能赢,也就是换真正的统帅都会赢。

    “确实是我骄傲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皇甫嵩闻言满意了很多,准备安抚陈曦几句,不想却听到一句,“果然还是氪的不够!”

    陈曦在军略上确实差的太多,不过皇甫嵩还是承认了陈曦的军略,虽说和他的军略确实大相径庭,皇甫嵩还是承认了陈曦的军略。

    恃强凌弱确实是兵法的本质,陈曦做的并没有什么错误,只是这种军略,大概除了皇甫嵩这种大家没人会认同吧,因为是实在是太蠢了,明明换个正常的统帅用着等规模的兵力绝对能做到轻松战胜对方,却硬生生因为陈曦的统兵打成了烂仗。

    “你说的氪的不够什么意思?”皇甫嵩没太理解这话,不过看陈曦的面容已经从之前的纠结之中脱离了出来。

    “哦,就是我军的士卒还是不够强,应该继续加强。”陈曦也不太好给皇甫嵩解释这个字,于是勉强做了一个比喻。

    “氪的不够,也就是说在你看来继续氪下去还能再变强?”皇甫嵩扶额,虽说觉得这个字有些怪,但是相比于这话的意思,皇甫嵩已经将这个字丢到了脑后。

    你强的都不需要军团指挥,全凭感觉在和我皇甫嵩动手,最后还打赢了,你居然说你需要继续加强。

    皇甫嵩突然有一种自己之前几十年全白活了的感觉,真的,就皇甫嵩的感觉,陈曦现在军势已经是古往今来最强的了,没想到还能加强,突然觉得自己输的不冤。

    “以前的话,已经快要到极限了,现在的话,就看老爷子你的,继续变强到现在一两倍的程度还是没有问题的。”陈曦看着皇甫嵩笑嘻嘻的说道,这个老头果然应该保住啊。

    “一两倍的程度……”皇甫嵩脸颊不断的抽搐,他突然觉得自己以前真的是个笑话,任何名将遇到陈曦这种不要脸的家伙,大概都会输的很惨吧,哪怕陈曦是一个指挥系的小白。

    “果然我还是太过于小视老爷子了,之前的狂言,还请老爷子原谅。”陈曦很是郑重的对着皇甫嵩欠身一礼道,打完这一战,陈曦才明白,自己之前和周瑜的兵棋推演,过于局限周瑜的发挥了。

    说实在的,现在想想的话,当初周瑜的表现确实给了陈曦太多的误导,以至于陈曦觉得自己积攒的手牌已经足够将任何人打得跟智障没什么区别,结果现实给了陈曦一巴掌。

    战争不仅仅有最后决战,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哪怕是陈曦想要一路平推,推到别人和自己不得不决战的程度,也要有这种机会。

    诸如皇甫嵩这种经验和能力已经抵达巅峰的名将,他们绝对不会给对方以长击短的机会,若非这一战陈曦真心是最弱的地方都能用实力补足,胜败两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