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七十二章 绝对不会输的

    总之对于皇甫嵩来说西凉铁骑自带的震慑威吓什么的都是毛毛雨了,同样对于皇甫嵩的五十名亲卫来说,当年怼黄巾搞出来的邪门玩意的时候他们也在场,自然西凉铁骑震慑属性虽说很强,还不至于让他们感觉到惊悸,哪怕人数远远少于对方。

    我们已经身经百战了,这种玩意就想唬住我们,实在是图样图森破啊,当年我们在打张梁那群人的时候,你们这群二十多岁的小年轻大概还在喝米糊,菜粥呢。

    当然对于皇甫嵩的亲军来说,当年黄巾那波是幺蛾子,皇甫嵩没敢告诉任何人那是帝国意志,虽说仅仅是一个最初级的雏形,但明白那玩意是什么的皇甫嵩也不敢告诉其他人那是什么玩意。

    因为那玩意出现就意味着这个国家快要完了,或者这个国家要从大破灭之中树立新朝,果然还是怼死对方好点,管他帝国意志什么的,妖法,统统都是妖法,反正我打赢了,我说他们是妖法你有什么不服!

    反正自从知道自己打掉的不是什么妖法,也不是什么神神鬼鬼用黑狗血就能破坏掉的东西,皇甫嵩对于什么气势啊,灵压啊,威吓啊,完全没有了自觉,最高等级的玩意都被我干掉了,我已经无所畏惧了。

    对于当前西凉铁骑散发的这种足以影响天象,形成天变的威势,皇甫嵩自然是没啥感觉,就像看乐子一样,仔细想想真上了战场,他好像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西凉铁骑奔袭的速度并不快,但携着那种天变的威势从地平线负压过来,伴随着越来越重的威吓,除了皇甫嵩,在场其他人没有一个能冷静的思考对方是快还是慢这种问题。

    一众皇甫嵩的护卫也不自觉的开始戒备了起来,哪怕明知道对方不可能是敌人,也因为这种血腥狂猛的气势而被迫进入了状态。

    至于皇甫坚寿和皇甫郦,两人虽说出身在军人世家,但是自从三河骑兵,北军五校被解散之后,皇甫家也确实是没有了历练的地方,皇甫坚寿和皇甫郦虽说带过兵,但要说军魂这个级别的,没见过啊,这个级数的雄兵真心没见过。

    因而皇甫嵩侧目看着军容整肃的西凉铁骑,听着自己儿子和侄子沉重的心跳,有些唏嘘,皇甫家居然混到了这个程度。

    想想啊,自己当年年轻的时候,貌似是伯父皇甫规带着自己在凉州历练,对手是当年强大的羌人,我方则是大佬三人,段熲,皇甫规,张奂,然后自己,朱儁,董卓等人去砍人。

    己方主力兵种好像除了三辅精骑,丹阳精锐,段颎锐士,北军五校,三河骑兵,好像也没什么了。

    不过话说回来当年羌人真能打啊,一个能顶现在七八个吧,想想还是段颎狠啊,伯父和张叔父都倾向于安抚羌人,毕竟相对于现在的羌人,当年的羌人实在是太能打了。

    可段颎一句,夫胡者,畏威而不怀德,然后带着锐士就杀上去了,最后还真让段颎给做成了,将羌人里面所有能打的全部杀死了,以至于羌族好战的基因全部未能传递给下一代,活下来的基本都是菜鸡。

    那个时期皇甫嵩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名将,转战千里,以正兵为诱饵,以小团体精锐为刺刀,硬生生将整个凉州所有的硬骨头统统干掉了,从那以后就没有羌乱了,只有地方冲突。

    甚至皇甫嵩的兵法都受到不少来自于段颎的影响,可惜再往后,到了他皇甫嵩的时代,他的子嗣却没有那么好的练兵场,也没有那么多的精锐让他们去感受,去尝试了。

    虽说以皇甫嵩现在水平回望,其实段颎未必比他强,他的伯父和张叔父比他还弱上一些,但是他已经不是统兵大将了,他的子嗣也不可能再在这种级数的将帅和精锐的保护下去练习了。

    名将是打出来,天赋很重要,但后天的历练也很重要,有皇甫规,张奂,段颎在身后,年轻时代的皇甫嵩才有胆量去尝试某些不成熟的战术,而这些灵机一动,都有可能成为后来开创性的战术。

    战争很危险,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一个名将站在身后,有机会尝试的战术就会更多一些,成长的极限也会更高一些。

    天赋很重要,但有天赋而且能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皇甫嵩看着自己身边的皇甫坚寿和皇甫郦,他们两个的天资不比他皇甫嵩差,但是啊,他们错过了时代,缺乏机会,缺乏到仅仅是看到军魂军团就冲动的程度,太差了,皇甫家大概也就这样了。

    当年皇甫嵩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已经感受三河精骑,北军五校,段颎亲卫这些放开手脚不啻于军魂军团的精锐,而且也跟随着他们去厮杀过,而自己的后代,真的好弱!

    陈曦并不知道站在车架上的皇甫嵩想的是什么,如果知道的话陈曦大概会放肆的大笑。

    段颎,皇甫规,张奂这种级别的压阵统帅,哪怕是遍数史书都没有多少次,一个武庙,两个十七史百将传,加起来三个名将给你,朱儁,董卓等几个家伙看场子,这样要都练不出来,你们是有多废物!

    “取我马来。”皇甫嵩眼见西凉铁骑停在自己百步之前,略微有些恍惚,自己果然老了,居然会时不时缅怀过去。

    亲卫快速的到后面将皇甫嵩的老马拉了过来,皇甫嵩从车架上直接跨上战马,动作依旧老练,随后一拉缰绳,胯下战马朝着前方不紧不慢的迈起了小碎步。

    “父亲。”“叔父。”皇甫坚寿和皇甫郦同时开口。

    然而皇甫嵩几乎理也不理,带着自己的亲卫朝着陈曦迎去,也许自家的儿子和侄子还是转文职比较好,连区区一个精锐军团的气势都没办法承受,差的太远了。

    “陈侯,好久不见。”皇甫嵩驾马过来,对着陈曦先行施礼道,随后做出一副上下打量的动作,扫了一下旁边跟来的将领和士卒,“兵将更是让人侧目。”

    “皇甫老爷子这么客气实在是让我有些尴尬。”陈曦笑嘻嘻的说道,“这几位想必老爷子也都认识,还需要我再行介绍吗?”

    “我只是好奇吕奉先居然会出现,按说不是武破虚空,登临天界了吗?”皇甫嵩看着吕布略带好奇的说道。

    “登临天界当不起,不过破碎虚空是真的。”吕布平淡的语气之中带着骄傲开口说道。

    “天下第一猛将啊。”皇甫嵩笑着说道,而吕布闻言双眼盯着皇甫嵩,淡淡的威势弥散开来,并没有因此而觉得担负不起,而皇甫嵩则是一副云淡风情的自然之色。

    “确实厉害。”皇甫嵩看着吕布感慨道,比起当年在长安见到的吕布,现在的吕布不仅仅是实力的强大,心性,意志也强大了太多。

    “皇甫老爷子怎么能这样呢,再怎么说也是我邀请您过来的,将我丢在一边可不好。”陈曦笑嘻嘻的说道,很明显吕布和皇甫嵩与其说是旧识,还不如说是有些矛盾。

    “放心吧,就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皇甫嵩可能也是知道陈曦想啥,笑了笑说道,“刘太尉的军势确实雄壮,比曹司空正常的军势强了这么多。”

    陈曦看着皇甫嵩的比划,不由得一愣,这意思是曹操单个军团的军势连之前神铁骑三分之一都不到?华雄没全力全开啊,不是吧,曹孟德没有这么弱吧,哦,说的是正常军势啊。

    “老爷子,你说的是明面上吧,不给我来点干货?”陈曦也属于就坡下驴的混账,皇甫嵩这么说,他就敢往下溜。

    “好你个陈子川,居然还真是敢问,不知道这都属于机密吗?我说了可就真对不住曹孟德了。”皇甫嵩先是一愣,随后哭笑不得着说道,对于陈曦这种光明正大的刺探举动实在是哭笑不得。

    “好歹来点干货啊,反正他肯定打不过我们。”陈曦无所谓的撇了撇嘴说道,继续撩拨皇甫嵩。

    “这么大意的话,说不定会被人翻盘的,曹孟德可不弱,底子确实没有你们厚实,但是雍州现在情况放在其他时代也能称作盛世,他们就算不如你们,也不至于连补充军势的财力物力都不具有,雍凉拥有天下最精锐的士卒!”皇甫嵩收敛了面上的笑容,郑重的开口说道。

    “十多年被解散的那些‘精锐’?”陈曦嗤笑着说道,“如果放在十年前确实可怕,但现在的话,他们已经老了,您送过来的那些士卒,虽说是双天赋,但他们只是靠意志和曾经的本能撑起来的,本身的素质已经衰退了,说不定连普通精锐都打不过。”

    “非是如此,曹孟德这边文武实力都不差,如果你如此轻视,说不得会失手的。”皇甫嵩郑重其事的看着陈曦说道。

    “哪怕对手换成皇甫老爷子你来指挥,也翻不了。”陈曦同样收敛了嬉笑的面容,看着皇甫嵩说道,“汉帝国的战争,在我登场的时候,就被我修改了规则。”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