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七十二章 职业习惯

    伴随着一连片惹不起的想法,吕布两百步范围之内就剩下张飞一群人还在趴营墙看里面皇甫亲卫的训练模式,其他人全部跑到了别的地方去进行围观了,反正校场很大,没必要和吕布发生冲突。

    毕竟只要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猛将榜排名前三十六的都是吕布,真心是惹不起,对方不爽的时候,还是避开的好,万一惹到了对方,正常人还真没自信能跑掉。

    “我总觉得,今天他们可能要打起来。”正在练兵的于禁对着一旁的臧霸说道,臧霸暗暗点头,盯着张飞的方位。

    与此同时,之前跑路到校场另一个方向的武将,也都开始默默围观,张飞和吕布啊,好吧,算是这个世界上极少数敢撩拨,还不怕出事的对象了,好一场龙争虎斗,打他脸啊!

    伴随着咔吧咔吧的响声,营墙上趴着观察校场的将校都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张飞的身上,看这架势,今天估计有一场好打。

    然而就在张飞身上冒出黑色内气,准备出手的时候,一直没学会读空气气氛的陈曦远远地朝着吕布和张飞招呼道。

    “算你走运。”吕布的眼刀又刮了一下张飞,张飞同样给吕布回了一个冷笑,然后用自己的大嗓门对着陈曦的方向招呼道。

    “你们有事没,没事和我去接个人啊。”陈曦兴高采烈的招手道,等啊,等啊,终于等到了,皇甫嵩距离邺城已经不到二十里了。

    “没事,三哥跟你一起去。”张飞做出一副爽朗的笑容对着陈曦的方向招呼道,顺带给了吕布一个挑衅的笑容。

    “皇甫义真吗?刚好当初还有些私交。”吕布冷淡的说道,不过什么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刘备治下最让吕布讨厌的对象就是张飞了,但是不得不多说一句,现在的吕布已经不能像虎牢关时期那样稳压张飞了,虽说现在的吕布变强了很多,但张飞也强了好多。

    更重要的是张飞现在每时每刻都在创造新的战斗力巅峰,也即是说这家伙在不断地变强,而且因为三合一的方式,张飞的前路非常明确,闷头往前走,不要停,一直往前走就会不断的变强。

    “需要我将军团带上不?”华雄突然对着陈曦来了一句冷笑话。

    陈曦闻言一愣,随后点了点头,“也对,对方毕竟是名将,用其他的方式迎接还不如用大军迎接吧,反正以对方的胆魄也绝对不可能吓退,看看对方能给个什么评价吧。”

    华雄面皮跳了跳,他说这话是给张飞和吕布说的,结果陈曦居然当真了,张飞和吕布闻言脸拉了好长,华雄带军团,那不用说,肯定是能将他们俩直接打跪的混装神铁骑。

    “父亲,其实您不需要亲自来此的。”皇甫坚寿扶着皇甫嵩说道。

    说来这一世没有遭遇到那些幺蛾子事情的皇甫嵩,并没有受到致命的心理创伤,配合上年轻时征战留下来的底子,皇甫嵩现在的身体还算硬朗,至少比司马儁那黄土埋到脖子下面那种要稳的多。

    不过毕竟已经上了年纪,本身又不是武道的修炼者,相对于勇战派来说,他的个人战斗力基本上是装饰品,因而年岁到了这个程度,身体状况确实说不上有多好,因而皇甫坚寿其实不大乐意自家父亲亲自前往邺城,舟车劳顿说不准会出什么事情。

    “放心,现在这种情况可完全说不上是舟车劳顿。”皇甫嵩看着那宽阔的州道,越靠近邺城,就越能感觉到刘备治下的繁华,那种基础建设的差距,清楚地体现在了皇甫嵩眼前。

    一路从长安走官道到邺城,在曹操治下还没有太明显的感觉,但是自从进入了刘备治下,双方的差距就变得很明显了,要知道曹操治下,在去年的时候也算是完成了安居,抹除了饥荒,放在其他时代也足以称之为盛世,但和刘备这边比起来的话,差的还是有些远。

    “刘玄德不愧是仁主,陈子川也确实不负盛名!”皇甫郦看着那足以十二架并行的宽阔州道叹服无比,“人言刘太尉有超宗越祖之心,仅看这一路祥和安宁,有此心也是应当!”

    皇甫坚寿闻言面有不忿,但是还未开口,皇甫嵩就开口道,“能力支撑雄心,雄心匹配能力,肃清乱世,再立乾坤,缔造如此盛世,若没有足够的雄心,可是不够的。”

    “野心吧。”皇甫坚寿小声的说道。

    “野心,雄心又有什么区别,如果都不敢往那个方向去想,又如何敢往那个方向去做。”皇甫郦同样不忿的说道,他对于刘备的评价很高,在他看来皇甫坚寿同样什么都知道,但是却故意摸黑当今世上最强,最优秀的几个人。

    皇甫嵩则是笑而不语,他的儿子和侄子,能力都算得上是不错,也都继承了自己一部分能力,否则的话,他也不至于将两人带到邺城,就算是要谋个差事,两人至少也要有点能力。

    毕竟这个世上,人脉关系,长辈情义,虽说很重要,但是这些事实存在的东西,要维系下去,还是需要保有一定的价值,否则的话,用不了多久这些关系就会淡掉的,毕竟需要的是双方的付出。

    “将军,前方大约九里的地方,有军团出现,预计有五千到六千人,军团成列排布,估测战斗力高于当年的三河骑兵,队列分布略有不和谐,但后方军团队列整肃,气势雄浑,估计该军团为军魂领头!”就在这个时候车架左侧的侦察兵突然对着车厢内开口说道。

    “你这家伙……”皇甫嵩探头出来扶额尴尬的看着自己的护卫。

    对方现在年纪也有个四十岁了,体能已经开始走下坡了,但是眼力还在,作为一个侦察兵,一眼能看出来这么多东西,很不错了,不过在皇甫嵩看来,这家伙说的这么多这么细,更多是老毛病犯了,这又不是战场,分析的那么细,有些尴尬。

    说来皇甫嵩之所以在前不久给所有的诸侯送了一份礼物,就是因为当初那些跟自己当兵的士卒现在已经老了,没啥战斗力了,皇甫嵩将他们征召了起来,强化了半年多,让精锐天赋显化了出来。

    这样送到刘曹孙三家的手下,这些人的日子也能好过点,再怎么说也是双天赋的精锐模板,就算不能打了,经验也还在,混口饭吃。

    “好像是西凉铁骑,刘玄德手下有一支西凉铁骑的军魂军团,看起来就是这支了,还算雄壮,比之当年的飞熊军算是各有胜场,不过飞熊的话,主要在于其可怕的适应性。”皇甫嵩出来之后,站在车架上远远的看了一眼,也犯了老毛病。

    “将军,我觉得这个军团不好搞。”亲卫习惯性的说道。

    “何止,他们的正面作战能力太强,而且身为军魂军团本身就有扭曲现实的效果,不知道对方能力是什么的情况下,必须要谨慎试探,这种时候,最好还是用重步兵枪阵缓步推进,以势压人,看看对方的反应。”皇甫嵩随口回了一句,然后就反应过来,自己也犯职业病了。

    在皇甫嵩说话的时候,华雄领着西凉铁骑动了起来,没有什么多余的指挥,只是随着华雄胯下战马抬起马蹄,整个军团自然的动了起来,那种浑然如一的动作,让皇甫嵩双眼一凝,而随后更是感受到一种暮色从对方军团那里缓缓地延伸了过来。

    “这军团不好对付。”皇甫嵩面色凝重,几十年的习惯让他看到什么兵种都要研究一下,战场上遇到了该怎么搞,管他是友军还是敌军,皇甫嵩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杂兵对于这个军团直接失去了效果,光是这种气势,就足够让所有的杂兵失去战心溃逃,而且西凉铁骑本身就是突骑兵的模版,重骑兵的防御,箭雨根本没有什么效果,对付这种玩意用三河骑兵抄其后路,北军正卒列阵防御。”皇甫嵩无比郑重的说道。

    随后像是想起来什么,苦笑了两下,三河骑兵早就让汉灵帝给解散了,北军也解散了,更何况大军团作战对面肯定也会带很多的精锐,在那种情况下,北军正卒要封堵对方的难度很大。

    “不过西凉铁骑毕竟只是突骑兵的模板,哪怕有着重骑兵的防御,做这种事情本身就具有一定危险性,质量在那种战场上也是一种强大的攻势。”皇甫嵩摸着下巴说道,“这样的话,倒是可以用诱骗的方式将之全歼,毕竟军魂军团都有着自负的一面。”

    “应该是可以的。”皇甫嵩大致感觉了一下,心情好了一截,果然看到什么兵种,都要想想该怎么将之干掉。

    华雄率领的西凉铁骑,移动的速度并不快,但那种不紧不慢的推进,让其本身的气势再三攀升,以至于皇甫嵩清楚的感受到了空气中凝重的氛围,以及那遮天蔽日的暮色,不过这不算什么,当年打黄巾的时候,敌方帝国意志都出来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