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七十一章 你瞅啥

    说起来最近趴在营墙上围观的武将并不少,虽说时常会有吐槽这些士卒战斗不了几分钟的家伙出现,但是看在他们矫情的面色上都知道这群人是怎么想的。

    毕竟在那能勉强战斗的几分钟内,那一米八五以上,身披重甲,手拿大盾,看起来就像是钢铁之躯,充满力量美感,执锐前进的时候,那如同钢铁洪流一般无可匹敌的气势,实在是让围观党口水直流。

    “不就是靠装备的军团吗?回头等我的舰炮上来,我给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叫强大。”甘宁趴在营墙上看着那一字平推,如同钢铁堡垒一样的洪流缓缓逼近,默默地吞了一口口水。

    “你的舰炮,什么时候能组装好,我记得你的舰炮要用大约足够武装这么一个军团的钢铁。”张飞深觉有些心绞痛,为什么别人家的军团,装备都这么好。

    “这么一说,我突然平衡了。”甘宁闻言眼前一亮,貌似很有道理啊,其实自己的军团才是最氪金的军团啊。

    “翼德,你的大军到底搞定了没有。”华雄也趴在营墙上询问道。

    “还行吧,不过还是不太敢使用军团天赋,不过按照我那十几个亲卫的感觉,应该是快了,再强一些的话,大致正常使用军团天赋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张飞少有的浮现了一抹欣慰之色。

    张飞的军团天赋几乎是当世最强最狠的几种军团天赋之一,不仅仅是对于麾下士卒战斗力的大幅提升,其天赋自带的对敌方削弱效果也是可怕至极,连当初李严统帅自带协调组织能力的丹阳精锐,都能被张飞冲垮其组织力,由此可见效果之强悍。

    当然弊端方面也特别大,经常是开一次,一群人就会被迫退伍,基本上算是用之后长远的未来换取一场强悍的爆发,有这样可怕,乃至违规的效果也不算超乎想像。

    不过在经过从徐州之战后,张飞骤然发现别的士卒不说,跟他最久的燕云十八骑貌似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军团天赋,开启了自身天赋之后,这十八个亲卫不仅不会有事,还像是集体进入了爆发状态一样,基础素质,气势,获得全方位的加强。

    仔细想想,自家那十八个亲卫的出身,貌似也就是最普通的乡勇,不过跟着自己南征北战十五年,从黄巾打到现在中原即将统一,真真正正算得上是身经百战。

    有了这么一个范例,本身只是耿直,其实不算蠢的张飞深思一番之后,发现貌似自家军团天赋说不准有正确的使用方式啊,只是自己以前用法太狂暴了什么的,于是张飞开始努力在这一方面专研。

    最后发现,其实没啥有的没的,华雄手下那些真正的西凉铁骑,不仅可以拒绝张飞的军团天赋加持,甚至在被加持了之后,居然还能自主控制加持,或者说是侵蚀的程度。

    也即是说,真正够精锐的士卒就足够抵抗住张飞军团天赋的侵蚀,当然就现在的研究而言,侵蚀越深战斗力提升越大,同样侵蚀越深,也就越发意味着即将完蛋。

    当然某些天赋异禀的士卒,在完全被张飞天赋侵蚀之后,不仅不会有事,战斗力还会一路狂飙。

    代表就是张飞的十八亲卫,也就是所谓的燕云十八骑,明明只是最普通的练气成罡,但是被张飞军团天赋全面激发之后,战斗力一路狂飚,配合上因为侵蚀过深,带来的威吓效果,大多数练气成罡在战场都打不过这群人。

    不过想想,从十几年前黄巾之乱到现在,张飞军团换了多少人,才有着十八个熬出来,陈曦就想抹把冷汗,虽说全面激发之后,战场杀戮能力简直倍增。

    甚至按照燕云十八骑的情况计算,全方位被张飞暴虐的军团天赋侵蚀之后,完美展现张飞军团天赋的情况下,张飞军团在张飞勇战派的那可怕的气势的率领下,怕是都能怼军魂军团了。

    可问题是这怎么可能,天知道淘汰几十万人,才能淘汰出来这么一个军团数量足够契合张飞天赋的士卒,要知道张飞天赋过不了检测机制那瞬间就废掉了。

    几十万堪称精锐的士卒,远比一个军团的军魂能打的多,陈曦才不会智障到做这种事情。

    因而在确定双天赋能抵抗侵蚀之后,张飞的士卒就被逐步的换成了拥有双天赋素质的精锐老兵,不过毕竟只是抵抗侵蚀,并不是豁免。

    到现在没研究出来张飞这军团天赋到底是什么样一个豁免机制的华佗等人,只能说这天赋和兵员素质以及个人意志等方面有关,双天赋能一定程度抵抗侵蚀。

    作为代价,因为侵蚀来自于军团天赋的效果,抵抗了侵蚀也就意味着张飞军团天赋所能发挥出来的实际效果还不如精锐军团,不过好处在于不会再出现一场战争下来,一群人退伍这种情况。

    更何况,张飞的军团天赋本身上限就奇高无比,就算是因为抵抗了侵蚀,军团天赋只能发挥出来一半的效果,张飞军团天赋的效果也足以在一堆军团天赋之中位列前茅。

    “只能使用一部分效果吗?”太史慈一个胳膊压在张飞的肩膀上询问道,他的军团天赋不算太强,但是胜在便捷有效。

    “当前只能这样,不过战场真惹毛了,有了足够的觉悟,全开就是了。”张飞先是有些低沉,随后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身上爆发出狂暴的气势,战场上,真打疯了,谁管极限不极限这种事情。

    远处,距离这群人大约有五十多步的地方,吕布也趴在营墙上,不过和其他人三三两两一边扯淡,一边观察的情况不同,吕布的身边,五十步以内没人敢过去。

    甚至吕布路过营地,过来观察的时候,营墙外在原地观察的孙观,尹礼,朱灵等人直接跑路了,这就是吕布的威慑力。

    双臂抱肩,一身金甲的吕布面带傲慢的观察着营地之中的超级重步兵,时不时嘴角浮现一抹笑容,像吕布这种人对于力量美感的追求近乎是无穷的。

    不过随后吕布就摇了摇头,相比于重步兵,并州狼骑那种全能骑兵才是吕布的美学,强大,无所不能,多面手,就跟吕布对于自己武道的定义一样,强大无匹,而且每样都不弱!

    “那家伙……”张飞侧头看了一眼吕布,最近他们这些人不练兵,而来观察这个超级重步兵,说白了就是为了深入观察,以确定自己以后若是遭遇同类型的兵种该如何应对。

    不想吕布居然也亲自过来观察,而且还是那种一蹲一天的类型。

    虽说张飞不爽吕布的时候非常多,但是必须要承认,吕布武力强的简直没人性,再一个吕布在骑兵统帅方面确实当得起名将二字。

    因而眼见对方散发着一种冷厉恐怖的气势,一副生人勿近的冷傲,张飞也只是不爽的盯了两眼就收回了目光。

    “张翼德,你瞅啥。”吕布对于视线非常敏感,更何况吕布不觉得正常人敢瞅他,因而被别人扫了两下,吕布就发现了对方,然后自然地顺着视线的方向扫了过去,看到了张飞……

    就跟张飞不爽吕布一样,对于刘备治下的将校,吕布最不爽的就是张飞,甚至连赵云都要后移一位。

    因而在发觉张飞看了自己之后,吕布条件反射一般发起了挑衅,这就是生物的本能。

    刚刚收回目光,转头又开始看校场的张飞,突然听到这么一声,登时缓缓地转头,环眼带着某种疑问盯向吕布。

    “那么大一个人,还不兴人看两眼。”张飞一边说话,一边轻微的活动身躯,很明显,发现是吕布开口的瞬间,张飞就做好了今天打一架的准备了。

    吕布闻言,没说别的话,只是双眼骤然冷了三分,以至于和吕布相隔五十多步的华雄等人都感觉到了那不详的气氛。

    华雄,太史慈,甘宁只是略微感受到了些许气氛的不详,张飞可是直视着吕布,那一瞬间吕布眼光如刀,狠狠地从张飞额头刮到了张飞的脚面,吕布的目光可是真正具有着杀伤力的。

    “咳咳,温侯,我觉得大家现在同在一处,抬头不见低头见,和谐相处啊。”甘宁干巴巴的说道,不过这悲戚的语气,很明显让气氛缓和了一截。

    吕布默默地收回眼光,继续持续自己双手抱肩的冷酷形象,但是身上却散发出来狂暴的气势,虽说没有特意针对张飞,但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个位置传递过来的压力。

    这种肆无忌惮的做法,就像是要将附近人统统赶走一样。

    感受着这种不详的氛围,距离吕布两百步范围,三三两两趴在营墙上观察超重步的刘备将校尽皆不自然的看了一眼那个穿着金甲抱肩冷笑的男子,然后默默地离开这片区域。

    也只有吕布这种人敢这么做,其他人敢这么玩,早就被围攻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