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六十七章 个人的痕迹

    “文则,如何?”陈曦看着于禁询问道,刘备治下真正精通大规模练兵的将领也就是于禁了,至于其他人统兵作战还行,但要说大规模练兵,比起于禁来说还差的相当远。

    准确的说,其他人的兵基本都是于禁训练到一定程度之后,再由各个将帅补充到自己的军团之中,由老兵带新兵进行战场厮杀,提高战场生存率,真正练兵的怕是没有。

    “不行,皇甫将军的练兵之法确实精妙,但是不适合于我。”于禁略带苦恼的说道,他现在也已经是内气离体了,不过成就了内气离体对于他来说也没啥意义,他又不不进行冲锋陷阵。

    “是吗,那你能训练出那四种精锐吗?尤其是第四种,前面三种,不管是魏武卒,细柳营,还是北军,虽说厉害,但相比起来,皇甫亲卫更适合我们现在的情况。”陈曦听到于禁的话挠了挠头,皇甫嵩送人过来得时候就说清楚了,所以陈曦也没觉得于禁是在刁难自己。

    练兵之法这种东西,越接近练兵大家的人越要避免被别人的痕迹限制,学我者生,像我者死,皇甫嵩在兵法最后如是说道。

    看不爽就改,觉得不合适就改,不顺眼就改,觉得不对就改,管他是谁的玩意,改成自己最顺心的方式就行了,反正这么干的结果不是菜的不能再菜,就是怪物。

    “练是能练出来,但是我觉得陈侯您还是找别人训练这个兵种。”于禁推辞道,毕竟这玩意是真的对他有影响的。

    于禁的练兵水准已经靠近了某个层次,就缺一场真正由他把控的战争,将自己的练兵之法推进到另一个程度,所以他现在很清楚,那些前辈的痕迹对于他来说有什么样的影响。

    跨过这一步之后,前辈搞东搞西留下来的麻烦都不是麻烦,跨不过这一步,前辈留下来的痕迹极有可能影响他未来的发展。

    其实汉军这边,和其他三个帝国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汉军拆掉的双天赋非常多,北军五校全跪,三河骑兵解散,这要放在别的国家都属于双天赋级别。

    汉朝没钱的时候,没找到开源的办法,那就只能想办法节流,然后就将这些军团统统解散了,中央禁卫军级别的精锐养不起就解散,大汉朝就是这么任性。

    当然这不是最任性的,更任性的还在后面,汉军因为是大将统帅军团,而且一般拥有军团的大将不惹事的话,也不会被撤除,基本上一个军团在手,少的话掌握几年,长的话,可能会有几十年。

    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主将如果够厉害,该军团就会留下这个主将非常深的痕迹,甚至会出现那种,同样一个兵种,人都不换,主将一换实力大幅下降。

    就像张飞带的自己的突骑兵,强攻猛干,真玩命,手下士卒带着必死的觉悟,在蓟城之下连军魂军团都能挡住。

    要知道张飞的军团,虽说尽皆是百战余生的老兵,但真要说天赋效果其实只有一个,可在张飞开启了军团天赋之后,连军魂军团都敢死磕,虽说逊色了几分,但也实质性挡住了北匈奴禁卫,这要放在其他国家那就基本属于不可达成的奇迹。

    同样这也是为什么诸如凯撒,汉尼拔那些人率领的军团并非是所谓的军魂,三天赋,但是在他们的带领下就算是面对军魂军团也毫不逊色的重要原因,将是兵之胆!

    同样都是最顶级的双天赋军团,在不同的将帅的率领下会展现出完全不同的战斗力。

    如果说国外绝大多数军团,个人的痕迹不是那么的重,那么汉朝这边几乎所有人的军团都沾染上了本身主将的痕迹,甚至说的过分一些,汉室这边军团天赋本身就在加强这种痕迹。

    和罗马那种意志注入鹰徽形成集体意志,以鹰徽为概念消除个人痕迹的方式不同。

    和贵霜那种神佛加持,将信仰和意识注入幻想之中的神佛,以神佛加持军团的方式不同。

    和安息那种全国主力军团第二天赋属性一样,拥有相同上级模板的方式也不同。

    汉室哪怕是同一个兵种,不同的人带出来都会有极大的差别。

    简单地说法,关羽和张飞带的突骑兵,步兵都是一模一样的,但是到现在他们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那种巨大的差异已经足够称之为两种兵种了。

    顺带一提,如果张飞和关羽现在将自己麾下的士卒交换之后,双方军团的战斗力恐怕都只能勉强达到双天赋的程度,而各自带各自的,哪怕他们没有显现出来第二精锐天赋,他们各自军团的战斗力在二天赋之中也是佼佼者。

    因为从某个角度讲,现在已经彻底深化的军团天赋,已经覆盖在第二精锐天赋之上,使之朝着更切合主将战斗方式的方向发展,这也是为什么至今为止关羽等人的军团都没有办法展现出第二精锐天赋,但是战斗力哪怕是在双天赋之中都能正着数的原因。

    不过这种方法,用膝盖去思考都知道,换了主将会有什么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大汉朝经常出现某个兵种在某个将帅手上大放光芒,该将帅挂了之后,这个兵种的战斗力就废了一半。

    甚至夸张一些,汉室某些军魂军团都具有这种特征,霍去病的军魂军团在霍去病的手上能怼死帝国意志,可就算留下来,在其他人手上绝对做不到这种事情。

    同样这也就造成了中原一种习性,名将的军团都是自家造出来的好,不是我去契合兵团,而是军团去契合我的意志,这样的军团弊端极多,但只要主将在,军团绝对强过正常军团一大截,甚至能随着名将自身的意志爆发出超越极限的战斗力。

    当然反过来说,这就是给后人挖坑,因为这种军团要是一成不变的继承下去,后来者永远不可能达到最早那位九成的战斗力。

    同样,要是不完全继承,你可能连五成战斗力都发挥不出来。

    这是汉家大军很少说是继承自谁谁谁的,大佬们都靠自己胡整,管他什么天赋不天赋,我的意志配合我的实力,结合上军团的战斗力,在战场的厮杀中,迟早匹配出来我所希望的力量,至于天赋,不过是我所希冀的力量的显化。

    总之汉家这边常年给后人挖坑,拥有双天赋战斗力的军团从先秦到后汉,只计算不同效果和种类且真正成型的有四十多种,如果算上那些成型后,因为大佬不满意效果洗掉的那就更多了。

    以至于汉朝这边直接都不按照双天赋的种类划分双天赋军团了,直接简单粗暴的分为骑兵精锐,弓兵精锐,步兵精锐……

    至于更细致的划分,算了吧,汉朝这边能叫上名字的军团都不容易了,有一个正式名字的军团基本上都意味着有着超越正常双天赋水平的战斗力。

    否则的话,要么是直接称作某某某地方军团,比方说西凉铁骑,比方说并州狼骑,比方说丹阳精锐;要么就是直接称作某某将军亲卫,比方说吕布军团,关羽军团,赵云军团什么的。

    真正有称号的军团,羽林卫,陷阵营,飞熊军,白毦兵,你不拿出个超级战绩实在没必要给你起个称号。

    总之汉家的军团是个天坑,能打的很多,战斗力比双天赋的也不少,甚至有一些在各自主帅的率领下怼军魂,哪怕是怼不过人也不怂的都有,但作为交换,这些人没了,这些军团就废了,当然也不能说是完全废了,只能说再无当年那种强悍。

    现实点的例子,李陵的丹阳精锐怼了八万匈奴,还有能跑回来的;图拉真军团怼死了军魂军团;第五云雀在凯撒手上连军魂都无所畏惧;第六凯旋军团在屋大维手上吊打同时代罗马周边所有的敌人;但是他们的继任者,谁达到了这个水平?

    没有人啊,建章尚在,骠骑已逝;燕然石刻尚新,北军五校已散,过于浓重的个人色彩,让他们展现出远超正常水平的战斗力,但领头人倒下,也就意味着他们时代的终结。

    这是汉室最大的问题,很多东西不是没有留下来,而是留下来也达不到当年那位缔造者的高度了,皇甫嵩的练兵之法,别人用了,永远无法超越皇甫嵩,这就是现实。

    同样皇甫嵩的亲卫,就算是依样画葫芦训练出来,也绝对不及皇甫嵩率领时那么的勇猛。

    要么改制,要么就接受这个现实,而于禁很明显不想接受这个现实,至今尚未受挫的他,有着自己的骄傲,他也想训练出专属于自己的双天赋精锐,不依靠任何人,仅仅从自己手中诞生,不带丝毫别人的色彩,不受丝毫别人的影响,由自己缔造出来的强兵。

    “这样啊,其实这件事我是知道的,不过皇甫将军的这个亲卫很有意思啊,和其他三个军团吃个人素质不同,这是一个吃装备的军团啊,而相比于提高素质,我反倒觉得吃装备的军团更好一些。”陈曦挠了挠脸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