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六十六章 练兵之法

    “搞不起?”刘璋看着秦宓一脸狐疑的说道,什么时候益州这么穷了,他们天府之国可不是吹来的,这么多年没有大规模的战争,一直默默的进行积蓄,怎么连一场阅兵都搞不起。

    准确的说,在刘璋的印象中,自从他父亲接任益州牧以来,益州一直都处于平安无事的状态,哪怕是发生了对孙策的战争,本土也没有任何的损失,川蜀天府之土,每年的税收稳稳的聚集在自己手上,怎么就突然会没钱了呢?

    “去年,还有前年,我们进行了大规模的作战,成功收纳了南蛮,逼降了十多个国家,之后您又让到处修路,现在府库当中虽说还有点积蓄,但是严将军说是要征召去年作战的老兵,进行更深层次的训练,提高兵员素质。”秦宓一副这锅我不背的表情。

    “我算算啊。”刘璋虽说不管事,但大体益州每年的税收还是会过目的,毕竟曾经的想法是当土财主,现在能好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钱什么的,时常还是关心一下的。

    刘璋算的很快,毕竟他也不需要太过精确的数据,仅仅是大致的感觉一下钱怎么就没了,至于其中谁贪污了,贪污了多少什么的,刘璋这种方式是感觉不出来的。

    不过刘璋表示他不在乎,只要大数据没问题,些许贪污什么的,看在去年大家干的都不错,让他刘璋在一众诸侯面前出了一个大风头,刘璋表示贪就贪了吧,他就是这么宽宏大量。

    哪怕你们今年再贪一笔,只要让老子能再出一个风头,刘璋表示这完全不是问题,钱什么的,反正本来就只是税收,真花光了,也和刘璋没有太多的关系,毕竟真讲的话,税收是属于国家的。

    “主公,您算好了没。”秦宓低着头询问道,他敢保证刘璋肯定算不出来,别说是凭感觉了,就是对账也对不出来,毕竟做账的是张肃,为的就是不让刘璋乱花钱。

    好吧,口号是为了不让刘璋乱花钱,其实都被张肃,张松,杜畿这群人做假账,统统挪用到军费上了,虽说现在还没花完,但是打出去之后,这群人从去年开始就不断的努力加强自身的军事实力。

    这些人联手欺上瞒下,要靠查账查出来,至少需要刘巴那种层次的家伙才行,至于刘璋,省省吧,刘璋要有这能力肯定是被换人。

    “咳咳咳,大致是没什么问题的,不过花的这么快,肯定有硕鼠。”刘璋咳嗽了两下,觉得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还是不太高兴的说道。

    毕竟没钱什么的,实在是有些太过于影响心情了,尤其是刘璋还想搞个大阅兵恐吓一下汉中的张鲁,可惜,没钱,搞不下去了。

    “那,主公,您的意思是阅兵呢,还是将剩下不多的钱继续投入严将军现在在做的精锐整肃。”秦宓身体前倾询问道。

    刘璋深感心痛,面皮抽搐了好久,最后还是放弃了阅兵计划,整个人像漏气了的气球一样瘫倒在位置上,看得出来非常失落。

    失落了良久,整个人都瘫了的刘璋隔了好一会才鼓胀了起来,从圈椅上弹了起来怒斥道,“告诉严颜,给老子训练不出来一支精锐,就给我滚到西南去平乱!我手下不养废人!”

    秦宓挠了挠脸颊,心知这是自家主公因为缺钱没办法让自己出风头,怒火攻心了,正常情况下严颜要在刘璋面前,刘璋非常尊重,毕竟要说倚重的话,刘璋非常倚重严颜。

    秦宓默默点头,但是没有回答,反正这话他不带,严颜为人谨慎,算是川蜀有名的统帅,而且曾经干过车飞孙策,扫平西南数十国这种大事,在中原也算叫得上号的统帅了,他才不会去作死。

    “刘太尉确实是大气。”刘璝看着换装完毕的身披黑甲的甲士一脸敬服的说道。

    “这都罢了,当初阅兵的时候你们没参加,四十万甲士啊,我都不知道这些铠甲是怎么来的,而且你看这用料,非常实诚,一身甲胄下来怕是不低于十五万钱。”严颜带着某种叹服开口说道。

    “这些人就是我们从那十几万见过血的士卒之中选出来的勇士?”邓贤皱了皱眉头说道,“我怎么感觉里面南蛮子比较多。”

    “管他南蛮子,还是板楯蛮,还是其他蛮子,只要他们是合格的兵员就行了。”严颜无所谓的说道,“他们可是我花费了大半年时间从益州百万男儿之中选拔出来最优秀的兵员。”

    “看起来,确实像回事,不过主要还是那些在西南杀过了数场,还和贵霜交手过的老兵是吧。”吴兰开口询问道。

    “八成都来自那些,其他的应该才是在川蜀益州百万男儿之中选出来的,毕竟见过血和没见过血在精神面貌上有很大的不同。”雷铜开口说道,“而且为了选拔这群人,我们已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惨痛?”严颜冷笑着说道,“你们根本不懂精兵和杂兵的区别,我一直很想要一支纯粹精兵组成的精锐,而有了这两万甲胄,组成两万的甲士,就很有可能完成我的目标。”

    “两万甲士啊,只要训练好,确实不管从任何角度讲都是非常强力的精锐。”吴兰赞叹道,“刘太尉确实大方的超乎我们的想象了。”

    实际上最早给刘璋的甲胄只有一万套,后面是刘备得知了贵霜的情况,双方书信来往,刘璋展现出来了强硬的意志,让刘备深感动容,于是问了一下屯田兵的甲胄储备量,又给刘璋调拨了一万。

    当然这里面最主要的一点在于,去年的时候,刘璋在长安装的太到位了,虽说这家伙性格比较偏软,但是强大的功绩可以撑起一个胆小者的躯体,而刘璋就是如此。

    因而刘备虽说觉得刘璋性格貌似有些缺陷,但也没觉得刘璋这人靠不住,甚至因为刘璋平西南数十国,纳其为藩属,刘备也觉得刘璋这个人在必要的时候还是能靠住的。

    在这一系列的误会之下,刘璋在书信上回了一句,身为汉室宗亲,扩土无我之责,守疆责无旁贷,刘备自觉不能让兄弟小看,就又送了以一万甲胄过去帮刘璋武装了一下。

    说实话,别说刘备被刘璋的表现忽悠了,就连曹操都觉得刘璋这货性格虽说弱点,但汉室宗亲该有的气度还是有的,这也是所有人放任张鲁,等刘璋自己收拾烂摊子的重要原因。

    和原本历史上刘璋暗弱,守土之犬这些称呼不同,这一世刘璋好歹活出了人样,曹孙刘三家看刘璋也当人了,基本上都是那种,刘璋这家伙虽说性格软弱,关键的时候还是比较靠谱的……

    至于真靠谱,还是假靠谱,那就看接下来,贵霜大军从恒河平原开过来之后,刘璋的反应了。

    “都看看,按照这个来训练。”严颜掏出一卷竹简递给邓贤等人说道,“川蜀益州不适合骑兵,而纯粹的步兵,至今为止,能战无不胜的非常少见,所能作为参考的也就这几种。”

    “这练兵之法是从魏武卒演化过来的吧。”邓贤等人大致阅览了一遍之后开口询问道,“感觉上面有先汉绛侯的痕迹,还有北军的痕迹,好像还有一些其他的痕迹……”

    “嗯,这是主公从皇甫将军那里获得的兵书,先秦有人修正过其中的练兵之法,将之加强了几分,先汉绛侯也曾改制,北军也确实用过这种练兵之后,往后还有四人,最后在皇甫老将军手上完成。”严颜解释了一下。

    魏武卒确实很强,但其身上带的吴起的痕迹实在是太重了,普通将帅不讲究这个,但是先汉后汉多的是大佬,看不爽就改,最后到皇甫嵩手上的时候,硬生生被改的面目全非了。

    更惨的是,在面目全非的情况下,皇甫嵩还进行了大修,将练兵之法上面自己看着不爽的地方统统干掉,最后搞出来属于自己的精锐,总之这份送给刘璋的兵法上,一共有八种练兵之法。

    其中皇甫嵩在上面明确勾画出来能训练出精锐,也就是安息,罗马所谓的双天赋超精锐兵种有四种,最古老的吴起练兵之法,先汉绛侯的练兵之法,后汉北军的训练之法,以及皇甫嵩自己的练兵之法。

    当然这些方法到最后都会有一个无法回避的地方,那就战场的厮杀,将所有训练的一切转换为战场的厮杀,通过即可成就,没办法通过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不过作为交换,这种级别的练兵之法上面都有很浓重的个人痕迹,这也是皇甫嵩将其他四种一并送上的重要原因,因为其他四种练兵之法虽说不能达成所谓的超精锐,但个人的痕迹较淡,说不准有人能借此走出自己的道路。

    顺带一说,皇甫嵩的这份礼物,天下诸侯尽皆收到了,甚至三大诸侯更是收到了样品,五百人规模的魏武卒,细柳营,北军五校,以及皇甫嵩自己的亲兵。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