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六十五章 历史遗留的残念

    实际上在刘璋装自己是大佬的时候,韦苏提婆一世感觉自己就快要自爆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前不久的南北摩擦确实有些过于剧烈,哪怕是有老陈家陈忠伪装的琐罗亚斯德大主教阿刹乘,在里面努力调和南北双方的矛盾,勉强稳住了局势,但贵霜帝国的形势也可谓是岌岌可危。

    作为一个优秀而又强硬的皇帝,韦苏提婆一世很清楚现在的情况,那就是贵霜内部倾碾了一百多年的政治势力貌似要爆炸了。

    虽说靠着琐罗亚斯德大主教的调和勉强压下去了双方的摩擦,但南北双方的怒火并没有因此而消除,反而因为这种卖个面子给皇帝和琐罗亚斯德大主教的行为,让双方的愤怒变得更为深沉,甚至不管南方还是北方都放话,如有下次,不要怪他们不给面子。

    韦苏提婆一世虽说听到这话非常窝火,但是也知道,双方到了这一步,能各退一步已经是给面子的行为了,下一次再发生,面子这种东西只能有一次,这一次退了,下一次必须要有一方倒下。

    堵不如疏这个道理,这些人都懂,以前南北摩擦,贵霜皇帝睁只眼闭只眼,不闹大就当做没看到不就是为了这个吗,每年都发泄发泄,虽说让双方的矛盾日渐增大,但也确实避免了更大规模的战争。

    结果这次没得发泄,不过韦苏提婆一世也没怀疑琐罗亚斯德大主教的意思,能将这么大的事情按下去,且没引发超大规模的冲突,不管是从什么角度讲都是一件好事。

    毕竟这次双方对峙的军团,就规模和精锐程度而言却是超乎了贵霜的承受范围。

    那已经不是一两个超精锐军团的战争了,而完全是灾难级别的混战了,唯一的军魂军团都被迫搅入了战局,甚至刹帝利武士军团都被迫站位了。

    真打起来的话,说句不好听的,贵霜说不得就亡国了,所以哪怕是韦苏提婆一世有心想要让南北方的军队发泄一下,也不得不考虑一下当前的形势。

    【看来只能想个办法将矛盾转移到外部了,发动战争吧,发动一场足够消磨国内动乱的战争。】韦苏提婆一世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想到,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对手的话,除了安息,大概也只有汉帝国了,想一个战争的原因吧,至少大义还是要有的。】韦苏提婆一世心中并没有什么畏惧,相反他的内心充满了兴奋,汉帝国一直以来都是他渴望的目标。

    【就用迎娶公主那件事吧,刚好北方中亚的那群家伙对这件事一直很残念,让南方来做这件事也能缓和一下双方的情绪,就算搞砸了,北方应该也会来帮忙吧。】韦苏提婆一世叹了口气,娶公主这个事情,真要说的话,这已经不是北方残念了。

    准确的说,只要是贵霜的高层,对于贵霜皇帝迎娶汉室公主这件事都会有某种残念,就连南方出身的婆罗门,刹帝利这等高等种姓都被这种残念影响。

    以至于之前韦苏提婆一世组织使节团去汉室求取公主的时候,婆罗门教还很好心的多安排了一个内气离体进去做护卫。

    在这一方面上,贵霜各个地方还是步调还是很统一的,这也是为什么竺赫来会说,只要迎娶了汉室公主,对于当前贵霜的局势有着极大的促进作用,因为对于贵霜的贵族们来说,他们要得不是迎娶汉室公主,要的是其实是一种实力上的认同。

    别说是当年祖辈参与了葱岭之战的那些中亚贵族,很明显哪怕是已经跪倒在南亚种姓制度天坑里面的贵霜贵族们,也都被贵霜皇帝历代的残念搞得对汉室的公主兴趣极大,因而武力求取公主什么的,貌似是个不错的注意。

    “还好有这种转移矛盾的方式,否则真就是一个麻烦了。”韦苏提婆一世长叹了一口气,“展示一下军威,能迎娶回汉室公主,那么国内局势自然就能解决,不能迎娶公主,打一架转移国内矛盾也好。”

    说起来到现在韦苏提婆一世这边还没有收到汉室的敕令,否则的话,韦苏提婆一世也不会想着再求娶一次。

    在贵霜某个不知名的角落,目犍连堵住了大迦叶,作为同样破界级的高手,目犍连的实力几乎是当前世界上所有破界级中最顶级的,而大迦叶就相对弱了些。

    哪怕现在的大迦叶是由吕布斩出来的大自在意识借体重生的存在,也相对弱于目犍连。

    “迦叶。”目犍连看起来非常平静,但实际上作为早就知道一切的他,很清楚面前这位到底是谁,他化大自在,大自在天魔主,自在天子,等等一系列称号的现世神。

    “你已经追了我三天了,到底想干什么。”迦叶面色凝重的看着目犍连,继承了迦叶一切的大自在天,很清楚面前这位是谁,但和他印象对不上的一点在于对方太强了。

    和迦叶那种看不穿目犍连实力不同,大自在天继承了迦叶的一切,又获得了吕布过去的战斗经验,因而在看到目犍连的时候,大自在就知道目犍连非常强。

    强到现在几乎完全融入迦叶的大自在也不愿意招惹的程度,对方的实力太硬了。

    “目犍连,你到底想做什么?”大自在用一种沉稳的口气对着目犍连说道,如果可以的话,他不希望现在和对方发生冲突。

    “迦叶啊,佛祖入灭,迦叶作佛。”目犍连带着一种淡淡的忧伤说道,虽说他们并不是真的佛祖弟子,但是继承了这个名字,他们也就事实上是了。

    迦叶闻言面色一沉,这话在迦叶死得时候说过,但是当时的情况,除了他自己绝对没有其他第二个人会知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大自在暗自戒备道。

    “无需如此,自在天子也罢,大自在也罢,迦叶也罢,命中有此劫数。”目犍连看着对方说道,“你便是你。”

    迦叶面色一沉,但是眼见目犍连沉稳的神色,也有些犹豫,毕竟对方隐隐流露出来的气势,让他清楚的感受到对方的实力,和曾经的迦叶不同,继承了吕布经验的大自在,足以看穿任何对手的隐藏实力。

    “无需如此戒备,且不言现在尚且未圆润如一的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就算是合二为一了,我也不会落入下风。”目犍连平静的看着对方说道,他可没说笑。

    迦叶面露不爽,目犍连微微有些失落,但依旧平静,早在这件事未发生之前,他就知道了结果,而他没有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就足以说明他的态度。

    “你我,各退一步,我想知道汉室的战神到底有多强。”目犍连看着迦叶平静的说道,“你应该是当今天下除了对方本身,最了解那位的了,我很想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强。”

    “很强,很强,强到你你甚至会怀疑双方是否在一个层次,你现在的实力虽说不错,但要和他相比较,还有很多方面的差距,那不是你基础强就能击败的。”大自在沉声说道。

    “是吗,已经这么强了啊。”目犍连闻言默默点头,有这么一个回答并没有出乎预料,相反在问之前目犍连就所猜测了。

    “去白沙瓦洗净你身上不和谐的地方,你还能强一些,不过如果你想超越那位的话,那仅靠这样是远远不够的。”目犍连看着大自在平静无比的说道。

    “你就不怕我添乱?”大自在眼睑下滑,不去看目犍连的面容,“要知道,我们可完全是两路人,所谓的佛,与我的冲突可是很大的。”

    “你不会的,这里才是你的根,才是你真正诞生的地方,你同样寄托在这个国家,你对于我们来说就相当于婆罗门的神,现世神,只是借体重生而已。”目犍连看着大自在说道。

    “已经见到了,也将该说的说了,那么也就不打扰了。”目犍连眼见对方不答话,而暗自思虑,于是双手合十,施礼之后,跨步离去,仅仅几步,便消失在了大自在的视野之中。

    原本暗自戒备的大自在见到这一幕后舒了口气,但是双眼也越发的凝重,他继承了吕布太多的东西,哪怕是吕布被斩了出来,依旧有吕布太多的属性,比方说对于实力的追求。

    “果然应该静下心来,好好休养一番,首先将这些力量转化为更适合我使用的力量。”大自在远望了一眼目犍连离开的方向,直接选择另外一个方向飞离。

    “完全没有办法阻止啊,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亦或者,该说是我根本不想去阻止。”目犍连伸手,看着手腕上的佛珠,“生而为人,寂灭方可谓佛。”

    贵霜这边的动静现在尚且还未传递到中原,自然中原这边还是该干啥就干啥,尤其是刘璋在成都附近的道路铺设完毕之后,见过了刘备阅兵的刘璋,也有些想搞一场,恐吓一下张鲁,好让对方在惶恐中等待着自己的降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