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六十四章 话不能乱说

    “父亲,您为什么要越狱?”陆逊提着食盒来看三人,颇有些抑郁的询问道,他最近正在努力想办法让陆骏无罪释放,结果陆骏自己没事找死,居然越狱,这下全完了,死活出不来了。

    “我不越狱加入狱时间,过两天我出去了,家里还不被拆了。”陆骏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

    陆逊闻言一愣,隔了好一会儿默默地点头,您说的真有道理,我居然无言以对,果然我还是太年轻了。

    “不过,您一直呆在监狱里面也不好啊。”陆逊皱眉说道。

    “放心,他们将我们几个关几天,肯定要拿出去晾晒晾晒,避免我们出事,不管怎么说,这里关了战舰的总设计师,战舰的结构设计师,战舰的框架设计师。”陆骏无所谓的说道。

    陆逊闻言深感无言以对,然后默默地将食盒放在监牢那里不再说话,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那就这样吧,我近期就不来了,要帮贾师做一些东西,时间上有些紧张。”

    “哦,那就去做吧。”陆骏无所谓的说道,“对了,你给祖父说一下,我完全没事,还有通知一下你甘叔父,让他准备做战舰主炮测评,我们这边已经出来成品了,做了这个测评战舰就能真正开始制作了,现在一直拖着,再拖下去我怕有人要变卦了。”

    “……”陆逊略有些头疼的看着陆骏,他很像告诉自己的父亲,他的母亲现在很不高兴,因为他的事情提心吊胆,然而陆骏居然完全忽略了这一点,唉。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吗?”陆骏眼见自己儿子一脸无奈,于是随口询问了一句。

    “没什么,回头我去通知就好了,还有,父亲,我的婚期在今年秋天,您还记得不?”陆逊轻声的询问道。

    “这个我还不至于忘掉,放心吧,到那个时候我肯定将所有的事情都摆平了。”陆骏哈哈大笑道,而陆逊则是默默地摇头,以他对于自己父亲的了解,不用说,陆骏已经将这件事忘完了。

    “那,父亲我就先离开了。”陆逊欠身施礼道。

    “你家儿子看起来挺厉害的啊。”马钧看着温和有礼的陆逊说道,“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能生出来这样一个儿子。”

    “那是自然,当今天下年岁相近的少年能媲美我儿的屈指可数。”陆骏带着淡淡的得意说道。

    陆逊欠身对着邺城太守羊衜欠身一礼,双方都是熟人,一个在贾诩手下打下手,一个在李优手下打下手。

    说来羊衜的水平其实不算太差,羊家基本上每代都有人是郡守,在历史上声明不显的原因只能说这家族娶的老婆们都太厉害,三国志里面不是靠丈夫入围的女子一半都在他们家。

    总之而言这家族严重性阴盛阳衰,不过总体而言,羊衜为人谨慎,德操靠谱,而邺城作为刘备治下核心城市,要坐稳太守的位置其实非常困难。

    其实关于这一点,想想首都那种情况就知道了,那地方当郡守的,随便管点人,搞不好对方都会有后台,让你下不了台。

    政治中心当郡守的好处在于机遇多,坏处在于,你根本不知道你抓的人会有什么样的背景,会牵扯到什么样的麻烦之中,所以邺城这个郡守其实太不好混。

    顺带一提,邺城已经来回上下了好几个郡守了,有抓了大半夜宵禁在道路上醉酒放歌的郭嘉,结果被吓了半死,连夜挂了印绶跑路的。

    有将干了一个通宵凌晨往回走的鲁肃当作贼人,第二天被鲁肃反镇压了的,还有因为什么都不干,当死人,尸位素餐,被陈曦直接拿掉的,还有诸如其他各种方式的,总之因为当前政治中心的原因,邺城太守就跟京兆尹一样。

    京兆尹换的频率怎么说呢,汉朝没有明确的记载,但唐朝白居易有句诗是这么写的,“如何尹京者,迁次不逡巡;请君屈指数,十年十五人”,惨不惨,十年换了十五个。

    邺城的情况也是如此,邺城太守,一般由郡守兼任,实在是不那么好干,上去干不了太久就下台了,说到这个就需要说一下奉高了,奉高当年的太守一直没换的原因在于,一开始是刘备兼着,后来是陈曦兼着,最后是鲁肃兼任。

    到了邺城之后没人再提兼任,然后这个位置就成了谁上谁死的那种官位了,连着倒了六个太守之后,没人愿意接任,然后李优就将前平阳县县令羊衜弄到自己麾下深造了一下,直接将之升任为邺城太守,用羊衜的话来说,他就是个挡枪的。

    不过总体而言,现在羊衜在邺城太守这个位置上呆的时间已经是第二长了,努力努力,说不定能超过第一长。

    总之,羊衜干的还算不错,本身的能力也在郡守到刺史这个级别,所以活还是能干得不错,再加上背后关系人脉还可以,知道那些人能惹,那些人不能惹,坐在这个位置上还算是比较稳的。

    “呼,最近需要想办法,将这些家伙送走啊。”羊衜略有些纠结的想到,他的能力他很清楚,当一地郡守没任何问题,当京兆尹的话在能力上也是够的,最多是容易惹到麻烦。

    而在羊衜看来陆骏,郑浑,马钧这种就属于第二阶梯那种,能不惹还是不要惹的那种,这种麻烦在羊衜看来最好送到别的地方去。

    “我觉得我有必要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和保释相关的条目,让人将这三个家伙保释了算了。”羊衜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有些烦躁的想到,他不想卷入麻烦之中,只想当个很正常的官员。

    【唔,给谁个暗示呢?】羊衜摸着自己的胡子想到。

    另一边,陆逊则是带着口信前往甘家,庆幸当前甘宁还在邺城,没有去别的地方,否则的话,陆逊就算是要找甘宁也是一件麻烦事。

    “进行主炮的测试啊,终于要进行了啊!”甘宁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振奋无比的说道,他自从回到邺城之后,都没敢长时间离开就是为了等待和七代舰有关的正面消息,而现在终于等到了。

    “是的,我父请您带话,邀请陈侯他们进行主炮威力的测评。”陆逊非常谦逊的说道。

    “好,没问题,我现在就去找人,要知道,这件事不仅仅是我在等,其实很多人都在等!”甘宁起身兴奋的说道,他能说自己前一段时间吹牛吹的太狠,以至于好多人都等着他的战舰主炮出来。

    说起来一年多没回来的甘宁确实有太多的东西可以和中原这些将帅交流,而且除过这些交流以外,还有一些别的内容,比方说贵霜本国的战斗力什么的。

    对于这一方面李优等人其实非常感兴趣,相比于之前没有任何的相关情报,现在有甘宁这个在贵霜混了一年多时间的高等贵族,汉军这边已经获得了大量贵霜战斗力的情报。

    就李优的感觉,当年陈曦确实没乱说话,贵霜这个国家的战斗潜力确实不是说笑的,而且其本身的神佛观想体系,在锁死极限战斗力的同时,也确实大量的制造出了各种各样的中层战斗力。

    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贵霜帝国本身南北对立,就手握恒河平原这个世界最优秀产粮地的贵霜,绝对是汉朝最大的敌人。

    当然,南北对峙的局面,以及甘宁带回来的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已经足够李优,贾诩等人看出来非常多的东西,贵霜很强,但贵霜有着致命弱点,而这个弱点,在贵霜没有强力皇帝的情况下,足够让贵霜帝国在一瞬间分崩离析。

    不过在贵霜帝国尚未崩溃之前,那怕是李优,贾诩这种人都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强大。

    为此在获知贵霜国内情况之后,刘备这边第一时间将情报转给了刘璋,让其小心谨慎,随后更是支持了不少的武器装备,刘璋对此深感满意,拍着胸脯保证,自己只要没死,绝对保证西南安稳。

    实际上主要是刘璋真没拿贵霜当回事,当初严颜以弱势兵力正面击败了贵霜,回来刘璋问严颜,对方如何,严颜表示来一次我打一次,主公可以放心。

    如果只是嘴上说说的话,刘璋可能还会有所怀疑,但是一看那厚厚一沓国书,刘璋那完全就是坚信了。

    因而刘备这边发信告诉刘璋小心的时候,刘璋压根没当回事,更是直接表态,身为刘姓宗室,为国扩土轮不到我,但守疆的话,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贵霜敢打过来,我刘璋带着益州上下十万男儿为国守疆!

    好吧,这回信还是刘璋自己写的,也不知道改了几遍,反正最后那几句话气势十足,刘备看完就回了句,有贤弟在西南,汉室无忧。

    反正大家都只是说好话,刘璋不觉得贵霜能打过来,刘备见刘璋那么自负,西南又是各种天险,也不觉得有什么好担心的。

    然而怎么说呢,有时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