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六十二章 惹不起,惹不起

    “好像有些理解了。”陆骏面色一怔,随后大笑道,“原来还可以这样,你真的是一个天才,真的,马德衡你确实是一个天才。”

    “拥有灵的武器恢复自身损伤都是从极其微观的程度开始的,这是我们从几个拥有灵的武将那里得到的结论,这种程度的记忆能力,加上这个呢?”马钧双眼狂热的指着密码本,不管是阴爻阳爻代表的二进制,还是密码本的密码转化,结合起来他们能超越隔壁老张!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将一切过去发生的事情,用阴爻阳爻的方式全部储存在灵那里,灵懂不懂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出现了之后,匹配出近似情况,并且将灵所见所感知的一切变成阴爻阳爻储存起来。”郑浑瞬间理解了其他两人的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这样的话,这就是一艘活着的战舰,而且是那种可以不断自我优化的战舰,我们不是张家的对手,但时间足够超越一切。”马钧带着某种傲慢开口说道。

    “冷静一下,先解决三个问题,一个是如何将战舰温养到足以使用秘法灵的程度,另一个如何在温养到位的时候用秘法让战舰产生舰灵,第三个谁能告诉我如何让灵拥有将万物转变成阴爻阳爻储存信息的能力?”陆骏虽说狂热,但是很快就明白这么做的几大难点。

    “至少我们找到了方向,至于问题,总归是有办法解决的。”郑浑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隔壁那群张姓的真是太麻烦的,逼得我们现在只能剑走偏锋了。”

    “不管是剑走偏锋,还是康庄大道,最后胜败看的是结果,一时的胜败没什么好说的,现在先解决第一个问题,也就是秘法灵的问题,其他的问题都可以靠后,这个问题必须解决。”马钧无比郑重的开口说道,“而且战舰的话,到底应该从哪里诞生灵?”

    “动力系统!”郑浑第一时间开口说道。

    “整体结构!”陆骏扫了一眼郑浑不爽的开口说道。

    “那都不是一个整体啊。”马钧纠结不已的开口说道。

    “先搁置吧,我们先思考一下怎么将秘法灵的技术转化到实际应用上,一次性温养战舰到极限程度,就算是温侯的大鲲也做不到吧。”郑浑缓缓的开口说道。

    “我们需要查点神话时代的资料,先说一下,说到灵的话,我想起来一个说法,关于神剑的说法。”陆骏也算是通读百家的角色,在转到如何将内气秘法转制成机械上可用的蚀刻秘法之后就想起来某些典籍里面可以借鉴的东西。

    “铸剑师将自己铸入剑中?”郑浑缓缓地开口说道,“如果这个可以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联系一下蒲元,他应该算是当下中原最顶级的铸剑师了。”

    “这么一说的话,好像巫觋时代留下的金石刻字上好像也有关于祭灵的这种说法。”马钧想了想之后开口说道。

    “若是这般的话,其实我们可以找一下姬家抄录一份当年轩辕黄帝铸鼎的方式。”陆骏听闻马钧的说法,就想起来了,中原最古老的家族所具有的完整巫觋祭祀流程。

    至于代价,陆骏现在还在乎代价,命都可以搭上,看着还像是一个正常人,实际上内里早就疯魔了。

    “姬家啊,这么说的话,倒也可以联系一个当时发掘龙骨的那些大儒,虽说至今并没有完全解读,但是相关的祭灵应该是有的。”郑浑缓缓地开口说道,他们三个联手,能动用的资源也不少。

    “看,这不就有办法了吗,虽说不确定能成功,但是这么多办法,再结合没有问题的秘法灵温养秘术,我们怎么着也能做出来一份机械蚀刻用的秘法。”马钧面带笑容的说道,郑浑和陆骏也都默默点头。

    另一边张家的那些老头们带着自家儿子,孙子也在搞战舰内部的机械结构设计,相比于马钧三人这边剑走偏锋,这边就是很实在的机械学,而且进度很稳。

    “没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还能制造这等大物。”张家的三太爷翻阅着手上的图纸,无比感叹,原本以为自己叔父张衡留下来的那些东西这辈子怕是都上不了台面了,没想到在自己快入土的时候,居然还能用上,学了一辈子,终于能有一个用上的机会。

    “只是仅仅这般可不够,纯粹的机械运转,磨损,传递过程之中力量的损耗,仅仅靠机械与机械之间的咬合可是完全不够了,果然还是得用点外力。”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伸手接过试作品,亲自测算了一下之后,看着其他几个老头有些失落的说道。

    “所以,从一开始就应该拿出压箱底的东西,早在百年前,我们家族在天地精气匮乏的时代,都能寻找出其他的外力作为替代品,现在不过是将以前匮乏的外力直接用天地精气替代而已。”又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摸了摸试制品之后抬头凝重的说道。

    早在一百年前,张衡还活着的那个时代,张衡已经将当时所有能玩的能量全部完了一遍,从低级的水力,到高级的磁场,再到可能涉及到震波,重力的玩意,总之,这位大佬也属于同时代所有机械学大佬加起来也打不过的终极怪物。

    和正常的历史时代不同,这一次的历史之中拥有天地精气,虽说第二颗陨石当时还没有被南华击碎,用于解除天地精气的束缚,但是当时天地精气存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自然,在将所有能玩的东西全部玩了一遍之后,张衡就将目标定在了当时很多智慧之士,和天赋异禀之人认为可能存在,但是没有办法确定的天地精气方面。

    大约在六十年前,也就是张衡快要去世的时候,机械学大佬张衡终于确定了这种玩意是可以用来作为动力的,只不过力量很弱,然后在证明了自己没错之后,张衡挂了。

    有一个足以称圣的人物留下来的手稿,南阳张家几乎不需要做太多的东西,按照当初家主遗留下来的规划继续往前推进就是了。

    只不过碍于张衡留下来的是机械学的东西,在这个时代属于工匠的玩意,南阳张家在张衡倒了之后,就一直很低调,基本不出现在人前,只是默默的按照当年张衡留下来的规划补全先祖留下来的遗产。

    时至今日,如果说哪个家族在这一方面研究的最深,那不用说,肯定是南阳张家,其深厚的底蕴,长达七十年的研究,以及三十年前那波天地精气回升,足够南阳张家将所有的对手甩的连土都吃不上。

    这也是为什么马钧,郑浑这些人拽的都快爆炸了,还会被张家的这些太爷爷们打的节节败退,双方的根基差的太远了。

    虽说天赋决定了,这些人的极限肯定没有马钧高,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马钧自己也没达到自己天赋的极限。

    “蚀刻天地精气的流转通道吗?”小一辈,头发花白的张家人询问道,这种东西他们在家里的时候也做过一些。

    “这种大型设施蚀刻的话,所需要的工时实在是太高了。”四个太爷爷辈的老头中,最老的那个缓缓地开口说道,“而且用天地精气来做这种事情,在舰船达到温养极限之前,云气根本没办法使用。”

    “关我们屁事。”之前提议的那个老头冷笑道,“我们只是来完成技术的,技术没问题就行了。”

    “那就蚀刻,给所有的位置进行蚀刻。”最老的那位面色一拉,但是最后还是下达了命令,张家所有在场的男人,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都是一声高吼,开始动手干活。

    一道道纹路快速的出现在了原本设计出来的装置上面,随着纹路的不断变化,天地精气也逐渐出现了诡异的流动,原本只是浅浅刻痕的纹路逐渐出现了些许的色彩。

    不过随着蚀刻的完成,这些纹路快速的消失在了原本的装置上面,甚至被人用内气激发之后,也只能看到浅浅的线条纹路。

    如果这个时候陈曦在场,就会发现,这些纹路刻痕,配合上张家在装置上制作的节点,非常眼熟,眼熟到就像是看到了电路板一样!

    【不知道那三个家伙如何,没想到在叔父之后,居然也有人发觉了利用天地精气作为动力的方式,而且不是那种用精神激发,而是永久蚀刻的方式,果然天下人不容小视啊。】那几个老头的领头人摸着他们张家设计出来的总重五百四十吨的主炮原件,心中唏嘘不已。

    相比于一开始陆骏,郑浑,马钧三人合力设计出来的七百吨级主炮,当前这个自重轻了百分之二十五,但是威力方面因为其他的设计并没有出现任何的缩减。

    这也是为什么郑浑,马钧,陆骏三人会忍着内心的冲动不去和张家正面对抗,因为哪怕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对方实在是太拽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