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六十章 就此打住

    “算了,还是不要提这些可悲的事情,我们两人都不属于那种悲观的角色。”陈曦拍了拍郭嘉的后背说道。

    “也是,就算那一天迟早要来临,我们至少也有今朝有酒今朝醉的资格,哈哈哈,再次觉得你说的话还是那么有深度。”郭嘉仰天放肆的大笑道,“走,去我家,我请你喝酒。”

    “也行。”陈曦虽说有些犹豫,但是也看得出来郭嘉现在的心态有些不太平稳,虽说陈曦一直对于郭嘉非常放心,但是偶尔出现这种情况,果然应该关注一下。

    “别说的这么勉强,你家能做出来的东西,我家现在也能做出来,请你吃吃喝喝,左右谈点正正事。”郭嘉毕竟是通悟人心之辈,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陈曦眼中的犹豫,笑着解释道。

    “那,好吧,好吧。”陈曦也没追问郭嘉到底说什么,点了点头跟了上去,他们都没乘自己的马车。

    郭嘉这边的府邸,陈曦来过的次数并不多,毕竟和当年在泰山的时候大家住的特别近有很大的不同,现在他们这些人住宅的占地面积,有时候陈曦都需要考虑一下建这么大的实际意义是什么。

    当然对于诸如华雄这些武将来说还是很有意义的,家中的院子排个几百人用来训练也没有什么问题的。

    “说来,来邺城之后,给你家来的次数少了很多,以前咱们俩经常搭伙,甚至逛青楼都是一起。”陈曦看着比当年那小门小户雄伟了很多的门庭,面上不由得浮现了缅怀的神色。

    “别的变化不知道,但是这门庭确实变得大了很多,也能戏称一句高门大户了。”郭嘉笑道,然后对着陈曦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这个时候郭家的管家已经将朱红的正门完全打开,站在一旁迎接。

    “太正式了,反倒让我尴尬。”陈曦嘴上笑骂,但动作上却没有丝毫的犹疑,他们曾经一起厮混的时候,在郭家那里住过不少次,不过那都是奉高的时候,邺城的话……

    “少说这些废话。”郭嘉没好气的说道,对着管家招呼了一声让其备宴,然后带着陈曦穿堂过户就进入了正厅。

    “我儿子,你也见过了,也不给你介绍了。”郭奕在得知郭嘉回来的时候,习惯性的冲出来,但是见到陈曦之后,赶紧恢复了人前小心翼翼举动,准备施礼,而郭嘉则是一指郭奕说道。

    “以前每次见到都是彬彬有礼,不想还有这么一出。”陈曦笑着说道,以前每次见到郭奕,都觉得那不像一个小孩子,太过守礼,以至于看起来都有些古怪,现在倒像是放开了性子。

    “他母亲的教育。”郭嘉很平淡的说道,“不过我不插手这些,等到再大一些则由我自己来教授就是了,叫叔父就行了,不需要拘礼,在外面见到他正式的时候你怎么叫我不管。”

    “陈叔父。”郭奕乖巧的对着陈曦施礼道,滴溜溜直转的眼眸很能说明他现在的心情,而且看起来远比之前那种古板守礼要精灵很多,不过也正常,郭嘉的孩子,在这种环境的熏陶下,不可能蠢笨。

    毕竟小孩子的一举一动本就是模仿自父亲母亲,而郭嘉不可能愚笨,那么正常的孩子在这种熏陶下能达到这种水平也是正常。

    “很精灵啊。”陈曦笑着说道,“可惜这次可没有礼物给你。”

    郭嘉仿若完全没有留心一样,但是偶尔眼睛的下瞟还是很能说明郭嘉的心情,很明显郭嘉还是非常在乎自己这个儿子的。

    “好了,今天不用去你母亲那里识字了,去玩吧。”郭嘉扫了一眼平淡的说道,然后郭奕闻言面上一喜,赶紧表态自己明天肯定会好好学习了,然后就跑掉了。

    “怎么样,我儿子。”望着郭奕的背影,郭嘉带着淡淡的笑容询问道,虽说是疑问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陈曦觉得,自己的答案几乎都被这种提问方式给固定了。

    “还行吧,我没有三岁看老的能力,不过彦方公大概能看到更多的东西吧。”陈曦笑着说道。

    “看过了。”郭嘉平淡的说道,陈曦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很正常,郭嘉毕竟握有刘备治下的情报系统,还不至于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而既然知道了,又岂能不做这种事情。

    郭嘉可不算是那种完全正直的角色啊,甚至更应该说是,郭嘉虽说有清楚明确的目标,但是在该为自身考虑的时候也绝对不会视而不见,说是因私废公的话也不至于,但保证自身利益没一点问题。

    “如何?”陈曦一边跟着郭嘉往正厅走,一边询问道。

    “子类父。”郭嘉笑着说道,他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但不管怎么说这个评价都是一个好评价,“彦方公的意思是,如果我在,奕儿自然会成才,他所学习的不是死知识,而是在模仿自己的父亲。”

    陈曦闻言笑了笑,若是如此,那郭家不说其他,至少在接下来两代绝对是稳的,连着两代顶级智谋之士,绝对不会有人敢小视。

    “坐吧,之前有感而发,将你拽了过来,连饭菜也没准备,好在家中任何时间都备着吃食,先吃点吧,等一会儿热菜就上来了。”郭嘉随意的坐在主位上,就他们两个人也不需要讲究什么。

    陈曦嬉笑,突然感觉有些像是回到了数年前在奉高的时候,和他郭嘉逛青楼,抢饭吃的时候了。

    吃了两口菜,陈曦和郭嘉都从之前那种失落和怅然之中缓解过来了,毕竟两人都属于乐观向上,不太容易沉湎在某些负面的情绪之中。

    随着酒菜逐渐上齐,陈曦和郭嘉的心情越发的舒畅了起来,直到郭嘉的侍女带着一个密封的纸袋呈上来之后,郭嘉才进入了正题。

    “这玩意给你,本来应该过一段时间再给你,但是现在既然将你叫过来了,还是现在给你比较好。”郭嘉将自己的侍女打发走之后,将纸袋直接递给陈曦。

    “这是啥玩意。”陈曦好奇的接过郭嘉递过来的纸袋,摇了摇之后好奇的打开,然而在看到开篇的内容,瞳孔骤然增大了一圈,而里面的内容更是让陈曦越看越震惊。

    “你确定这是真的?”陈曦面色凝重的看着郭嘉询问道。

    “是不是真的不重要了,其实整件事也没有什么重要的。”郭嘉伸手将递给陈曦的纸袋又一次拿了过来,然后摇了摇询问道,“看完了没有,看完了我就毁掉了,这件事还是不要传出去的好。”

    “呃……”陈曦有些犹豫,还想再说什么,结果只见郭嘉笑着将整个纸袋丢到了火盆里面,纸袋当着陈曦的面燃烧了起来。

    “喂,你这家伙!”陈曦一脸崩溃,赶紧冲向火盆,“你将这东西烧了,回头怎么办?这可是很重要的材料,天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用啊!”

    郭嘉伸手直接将陈曦拽住,“行了啊,你行了,这种玩意烧了才好,我们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求仁得仁,而且难道你还想翻案不成?光是文儒那一关你就过不去。”

    “我现在很好奇,文儒当初是怎么做到的。”陈曦按着太阳穴,看着已经开始曲卷燃烧,散落开来的资料头疼不已。

    “顺水推舟,而且文儒当时说的话也是真的,不是他干的,这句话说的实在是太好了,真实的谎言啊!”郭嘉对着陈曦竖了一根大拇指说道,“就这么过去吧,让这件事就以我们曾经定下的结果作为结束吧,毕竟本身就已经是铁案了。”

    陈曦沉默,而这时不知道哪里刮来了一阵风,将火盆之中燃着,但是并为燃尽的灰吹散,片片焦黄的纸片滚入了火盆之中,只见那零碎的碎片上有着种辑,李优,汉愍帝等人的名字,随后彻底化作飞灰。

    “这样真的好吗?”陈曦叹了口气说道。

    “求仁得仁,这也是一个好结果。”郭嘉举杯平淡的说道,“如果你真的想知道更详细的事情,你可以去找那位,给我们治下安排人,并且制作好详细而且真实的身份,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文儒吗?”陈曦端着酒盅长叹了一口气,“就此打住吧,长公主摄政是一个好结果,还是不要再出任何的幺蛾子了,而且就如你说的,就算我们找到了些许蛛丝马迹,只要当事人不开口,文儒早已编写好的履历,制作好的人际网络也没办法拆穿了。”

    “一年了啊,现在的话,大概说什么都迟了。”郭嘉同样举起酒杯说道,“不过我倒认为这是一个好结果,没有什么不满意,至于为何要将调查到的东西给你,大概是输的不甘心。”

    “吃饭,吃饭,吃完将这件事忘掉,没有必要,双方的资源和筹谋在最一开始就不同,你输给对方也正常,其实真要说的话,现在的结果不错了,至少比少帝的时候更能让人接受。”陈曦饮尽杯中之酒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