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八章 假装没听懂

    李优那边的幺蛾子对于陈曦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他现在正在干务实的东西,虽说早早的跑了,但是出于对理想的追求,陈曦出门之后又去干别的工作去了,当然这是假的……

    “伯言,你不是应该和子家在处理一些简单政务吗?怎么有时间来找我?”陈曦本来打算溜一圈,然后回家陪繁简,不想还没溜几步就被陆逊给堵住了,然后只能做出一副我在老老实实干活,巡查治下的光伟形象。

    陆逊扶额,他的老师还是和以前一样不靠谱,不过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拆穿的好,虽说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老师在逃班,但是敢在陈曦面前说出来这句话的貌似寥寥无几。

    “师父,我和子家核算国营资产,那是半个月前的事情了。”陆逊低头看着自己的鞋面,略带无奈的说道。

    “咳咳咳,忘了忘了,那最近是在和糜大小姐在管理商会,熟练掌握并应用组织结构的协调?”陈曦咳嗽了两下努力将之前说的话结过,做出一副自己还是很关心自己徒弟的表情。

    “这是一旬前的事情了。”陆逊眼角下滑,带着一种无奈开口说道,师父,您真的是我的师父吗?

    “哦,难道你最近还在教导那个书院的小朋友吗?”陈曦一脸惊慌的说道,“不要沉醉这种感觉之中,你看郭奉孝,当年殴打法孝直多么的利索,现在就差被法孝直反抽,沉醉在这种感觉之中……”

    陈曦话还没说完,贾诩已经带着东西出来了,而郭嘉也拿着文件夹冲了出来,而且完全是一脸猴急的表情。

    更重要的是可能清楚的听到了陈曦的话,郭嘉一边疾步往出走,一边对着陈曦说道,“子川,你这家伙,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什么好事,要不我也说你点糟心事。”

    “贾师,郭师。”陆逊很郑重的对着两人欠身施礼道。

    至于之前陈曦说的那个比喻,陆逊表示自己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郭嘉现在不能吊打法正,那完全不是因为郭嘉曾经沉迷于吊打法正的感觉之中,完全是法正越变越强了,强到已经和这群人一个级别了,当年法正的天赋虽说够好,但毕竟还是小孩子。

    “别听你家老师乱说,我给你说啊,找到一个高智商的小孩子就要多教育,那些小孩子小时候都很皮实,多虐虐有利发展。”郭嘉刹住脚步停在一旁对着陆逊告诫道。

    陆逊闻言笑而不语,陈曦和郭嘉这种家伙的扯淡拆台,作为下一代的陆逊从来不参与。

    “伯言,下午跟你师父处理完事情来我这边,我教你,子家,肃之一些东西。”贾诩还是和平常一样的神色,说完之后看了看陈曦,“子川,伯言若非天赋异禀,让你这样教,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成大器,不会教书育人,就别祸害。”

    “喂喂喂,贾文和,小心我告你诽谤。”陈曦没好气的说道。

    “说起来,刚刚那句话的意思是,子川你又找到了一个天赋异禀的小孩?”郭嘉饶有兴趣的询问道,和贾诩,李优,鲁肃,刘晔这群人不同,郭嘉常年沉醉于殴打小朋友的愉悦之中。

    当然法正貌似也有些像这一方面发展的意思,最近几年常见法正感叹卢毓和陆逊成长的太快了,还没有殴打几次,就有些不好对付了。

    “伯言,你师父现在脑子没在线,你还是给他有话直说。”贾诩扫了一眼陈曦平淡的说道,然后甩了甩手上的文件夹,“我先走了,下午没事的话就来我这边。”

    “喂,贾文和,你真的想打架吗?”陈曦面色发黑。

    贾诩侧身,不知道是陈曦的错觉,还是怎么回事,他居然看到了贾诩的笑容,并非是那种阴冷的笑意,而是一种带着爽朗的笑容。

    只见贾诩侧身转头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陈曦,随后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郭嘉,之后还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陆逊,最后可能是觉得自己听错了,伸出手指掏了掏耳朵。

    随后确定没有什么声音,贾诩淡然的迈步离开,没说一句话,但是陈曦,郭嘉,陆逊三人深切的感受到了战斗力被碾压的鄙视。

    “我要打他,你帮忙不?”陈曦指着贾诩的背影对着郭嘉询问。

    “醒醒了,我们俩加起来都打不过他。”郭嘉打了一个哈欠说道,和陈曦被鄙视了战斗力即将爆炸不同,郭嘉完全没有一点点的自觉。

    准确的说郭嘉对于自身的认识非常到位,列位十二元老之中,自己是最弱的,次弱的则是陈曦,哈哈哈,凄凉的笑声。

    贾诩也只是心情不错逗一下郭嘉和陈曦,因而也没多做挑衅,沿着主干道直走准备回家。

    “呃……”迈步向前的贾诩瞟了一眼巷子之中的人,神色如常,但是身体却自然的拐入巷子。

    “我以为你会当做没看到呢?”女子带着淡淡的笑声说道。

    “……”贾诩没说话,将文件夹递给对方。

    “不怕我偷看?”女子一边伸手接过贾诩的文件夹,一边用纯净的目光看着贾诩,但是面上却浮现了自然的捉弄之色,很明显对方现在的心情很好。

    “走了。”贾诩可能也是不愿意说话,但是在陈曦跑路之后,直接跟出来,也足以说明贾诩的想法了。

    “你家女儿还在我哪里呢。”女子有些怨念的说道。

    “对芸儿来说,你比其他人都特殊。”贾诩略带头疼的说道。

    另一边在贾诩离开之后,陈曦也将之前被挑衅的事情丢到了脑后,“你说贾文和到底怎么回事,最近看起来有些诡异。”

    “何止诡异,走了,我们边走边说,刚好家里现在应该在煮酒,请你喝点暖暖身子。”郭嘉放荡不羁的抖抖衣袖,笑着对陈曦说道。

    陆逊尴尬的对着自己的师父伸了伸手,最重要的事情他还没说呢,结果他的老师就被人卷走了。

    “呃,对了,伯言,你有时间去看看你师妹,看看她的进度如何,还有别让蔡大家给她什么都教。”陈曦和郭嘉勾肩搭背走了几步,仿若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弟子在身后,于是扭头对着陆逊说道。

    “我在前日已经去看过师妹了。”陆逊调整了一下心态,带着淡淡的笑容对着陈曦说道,“蔡姨正在教师妹琴艺和数术。”

    “琴艺和数术?”陈曦表示有些懵,怎么这个节奏有些快啊,印象中辛宪英现在学这些东西根本学不会吧。

    “师妹在这一方面极具天赋,哪怕是蔡姨也称其天赋异禀。”陆逊非常正式的解释道。

    “哦,那就好,回头多看看你师妹,那孩子有些不合群。”和郭嘉勾肩搭背的陈曦,在被郭嘉拉扯的时候,顺带着又叮嘱了两句,“多去看看你师妹啊,不过不要欺负人家。”

    然后陆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师父被郭嘉生拉硬拽的拖走。

    “唉,又失败了……”陆逊叹了口气说道,随后揉了揉自己的脸,让自己振奋起来,然后准备再次去一次邺城监狱看看自己父亲,然后再去贾诩那里干活。

    “子川,你这家伙也真是,胡搅蛮缠,明明知道自己徒弟想要什么还非要在那里折腾。”郭嘉拖着陈曦,一边拖,一边调侃道。

    “我是他师父啊,也算他半个爹啊,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想救陆季才,我只是不想放了那家伙罢了,谁让他给我添了那么多的乱子。”陈曦也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年节过完,陈曦就有些躲着陆逊,而陆逊可能也知道这件事是什么情况,所以在一开始其实并没有找陈曦,毕竟因私废公这种事情陆逊还不至于逼迫陈曦做出来。

    最近这个情况,更多是因为贾诩添的乱,贾诩家里过年发生了什么事情陈曦其实是知道的,也知道最近的情况,但是所有人都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出乱子没人愿意追究这种事情。

    甚至陈曦都知道现在这些政务都是卢毓,陆逊,贾穆三个人做的,最后由贾诩审核订正。

    要说有问题的话,其实没啥问题的,贾穆沉稳,卢毓机敏,陆逊多智,虽说三个家伙都很年轻,缺乏经验,但是有贾诩从旁订正还不至于有什么错漏。

    可问题在于,不知道贾诩是故意的,还是真疏忽了,陆逊,卢毓两人靠着贾诩带回去的那些公文,七拼八凑,梳理内在关系,最后卢毓甚至动用自己的精神天赋梳理各个派系势力之间的关系。

    最后成功得出来了陆逊想要的结论,虽说并不能完全保证结论的正确,但是靠着自身的直觉,陆逊基本确定自己父亲应该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麻烦,这才是陆逊敢来找陈曦的本钱。

    当然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陈曦这边其实不太想放过陆骏那个家伙,真要说事情的话,现在梳理干净之后,陆骏其实已经不需要这么处理了,不过因为陈曦心中的不爽,依旧将他扣押在牢中,让他和郑浑,马钧这群人隔着牢门搞机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