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七章 成熟老帅哥

    主母有帮自己夫君手下臣子寻找合适夫人的义务,这在中国可谓是自古以来的礼法,贤内助什么的,不就是用来帮助夫君处理这些夫君不好处理,但是自己却能处理的很好的事情吗?

    更何况这种礼法不仅仅是主母的义务,更是对于臣子能力的一种认可,一般来说主母愿意给你找老婆的话,说明你这个人在这个势力之中可谓是举足轻重。

    李优的话那就不用多说了,张氏现在脑子还没转过弯,没想到李优到底是谁,是什么身份,刘备这边连蒙带猜其实已经察觉了,只是所有人都看破不说破,刘备也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在不戳穿李优身份的情况下,张氏很自然的就按照各个臣子的能力进行观察,虽说大家都很能,但是在张氏不好测评,刘备不亲自开口的情况下,张氏所能看到的表面就是,李优什么都会。

    加之刘备也确实是很器重李优,所以在张氏看来,李优自然就属于有必要特意关注的角色,而经过张氏仔细的观察之后,发现最近的李优貌似挺惨的。

    在以前的时候甘氏从来没做过帮刘备麾下臣子拉皮条这种事情,一方面是甘氏出身确实偏低,嫁给刘备的时候,刘备尚且还暂居公孙瓒麾下,到后面刘备平步青云,甘氏自己可能都没摆正自己的位置。

    至于另一方面,甘氏貌似在这一方面本身就没有太大的兴趣,没这种思维,也没有插手的想法,加之一直以来所处的圈子比较小,性格偏软糯的甘氏也没想过刘备麾下单身狗的问题。

    等张氏上位之后,那就不用多说了,清河张氏虽说不至于像后世隋唐时那样显赫,但再怎么也说也是正统的豪门,张氏虽说外嫁甄家之后和张家闹得不太好,但是家族教育什么的还不至于统统还回去。

    自然甘氏没兴趣做的事情,不代表张氏没兴趣啊,准确的说张氏在这一方面的兴趣很大,尤其是在去年产下一女,张氏将爱好彻底转向到了这一方面。

    正常豪门出身的主母,和其他出身较低,也就是像陈兰种不会添乱,但是没办法给夫君臂助的妻子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这些女人本身就会处理一些夫君不适合处理,但是不得不处理,而且处理好还对于夫君大有裨益的事情。

    男主外,女主内也是从这里出来的,同样所谓的家有贤妻夫不遭横祸什么的也是从这些里面延伸出来的。

    当然这里要说一下,陈曦父亲给陈曦找的繁家同样有这一方面的教育,而作为繁家嫡女的繁简也并非是没学这些,毕竟繁家还没倒呢,该学的都学了,但是有些话怎么说,天赋有时候影响真的挺大的。

    再算上陈曦本身一直管的宽松,对外用的又是王道,对内也不用安抚家宅,其实繁简学的那些东西长时间不用也就荒废了。

    张氏这边好像也没有生个儿子和刘禅争世子的想法,在产下一女之后,果断转移了爱好,刘备也算是躲过了很大的麻烦,毕竟夺嫡这种玩意不管是从什么角度讲都是一种严重的内耗。

    哪怕有时候本身没有这个意思,但是有些时候左右人的不是自身的意志,而是外界施加的影响,就像陈曦现在,做事情的不得不小心一些,哪怕本身没有那个意思,也需要顾虑一下会不会被曲解。

    有些时候,某些棋子出现在棋盘上本就代表着自身的价值,不需要去做任何多余的事情,被看到的时候就有了价值。

    张氏很明显不想参与这些勾心斗角的玩意,毕竟相较于其他那些功利性很强的人来说,张氏其实很满意现在的生活,也不想打乱现在的生活,当时迎娶张氏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张氏在拉住河北的同时,自身在嫁给刘备之后,几乎不会再有人能左右她的意志。

    甄家不能,张家也不能,张氏不会需要背负任何东西,只需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甄家和张家相对于张氏最多是有点香火情,这点感情能用,但是已经不足让甄家和张家依靠,这就是现实。

    不过有时候陈曦的思维会带着莫名的恶意,比方说——陈曦很怀疑张氏会认为,反正我就这血统,貌似不怎么可能生儿子,我还不如找点我比较喜欢的事情来做。

    再想想张氏其实也挺尴尬的,真生一个儿子,作为嫡子的话,那基本也就意味着要对上陈曦了,毕竟陈曦的长女是嫁给刘禅的,而以张氏这么久以来对于陈曦的了解,自家貌似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

    准确的说,对方镇压自己简直毫无压力,而且对方的年纪,看起来熬过自己也毫无问题,所以,何必劳心劳肺去争啊,张氏除了刘备夫人这个身份,还有一个身份是陈曦岳母啊!

    这两层保障下,已经可以保证张氏一生无忧,何必去争一些没意义的东西。

    惹不起的对手不要惹,无意义的斗争不要参与,鲜花着锦的玩意不要碰,这是张氏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社会经验。

    而生一个儿子什么的,在张氏看来就属于第三项,鲜花着锦的玩意,还是放弃算了。

    和大多数的家族不同,甄家,姬家这种家族,早就因为历史遗留问题被折腾的不那么在乎子嗣性别了,反正到时候总能找到解决办法的,至于到时候没有办法怎么办,反正我那个时候已经死了……

    同样张氏在甄家的十多年时间里,早就被这种惯性掰弯了,完全没有了那种需要生个儿子传承血脉的想法了,儿子也没什么重要的。

    说到女儿的话,张氏早就发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情况,陈曦在很长一段时间看自己女儿的眼神和自己这个母亲看女儿的眼神一模一样,那不是看女人的眼光,那完全是看女儿的眼光。

    当然现在已经不是了,虽说偶尔还会出现那种眷恋而又温和的目光,但总体而言已经被拐带的移情了,张氏也不太想深究陈曦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情况,毕竟看情况,陈曦迟早被带歪。

    对于这一点,张氏还是有自信的,虽说偶尔想起陈曦以前看自己的女儿的眼神,张氏就有些郁郁之气,但是磨着磨着陈曦就彻底屈服了,终归是往好的方向发展,也许今年就能有结果。

    因为是过来人,张氏能看清楚陈曦的眼神,当然也有陈曦在这一方面不屑于掩饰的原因。

    陈曦看女人的时候,出现感情波动的时候非常少,大多数的时候都很平静,在张氏能见到的那些次之中,波动最大的就是第一次见到甄宓,那是一种活见鬼之后的复杂和失落,随后还有一些缅怀和眷恋。

    至于其他时候,陈曦的眼光很清澈,没什么明显起伏,张氏后来迫于无奈支持甄宓的时候,其实还有一点把握,陈曦每一次看到甄宓其实都有明显的感情流露。

    甭管是什么诡异的感情,但是有感情总比没感情要好得多。

    更何况随着甄宓的反应,陈曦每一次的感情都有些许的转变,但怎么说呢,在大前年甄宓和张氏摊牌之前,陈曦看甄宓的眼神不管怎么调整,都有些看女儿的柔和。

    这就尴尬了,甄宓自己没经历过察觉不出来,那个时候又没有陈倩,甄宓自己也没办法对比,所以甄宓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可是这种事情,作为母亲的张氏其实感触非常深,甚至张氏都有些好奇到底是自家女儿不够倾城绝色,还是陈曦癖好太怪。

    最后是张氏自己忍无可忍了,自家心头肉都跟着你将邺城的宅院布置好了,你最后居然是这么回答的,逼得张氏准备自己下手帮忙。

    拉皮条这个团体,也就是在自己女儿倒追陈曦很为难的时候,张氏亲手建立的,然而还没等到张氏给助攻,甄宓自己解决陈曦了。

    之后就不用多说了,原本全是单身狗的刘备治下高层,突然之间一个个都结婚了,以至于张氏到现在还没做成一桩婚事。

    好在左右观察发现还有一个大型目标李优,准备了好几年的红娘张氏果断下手,怎么说也要证明一下自己的战斗力。

    努力给刘备吹了一波耳旁风,原本这种事情刘备是没兴趣参与的,但是很快就听说李优大过年去藏书阁蹲了一天,开始以为是玩笑,后面确定是真的,尴尬之余,刘备决定好好和张氏谈了一下。

    自家手下的得力干将居然混到这种程度,大过年居然都只能去藏书阁过日子,刘备先让人选了一批侍女送过去,然后就拿着张氏准备的东西开始翻找合适人选。

    虽说李优现在已经五十多了,但是西凉出身的李优,身体健康程度比刘备治下大多数文臣都靠谱,身材高大,健硕,才华可谓是天下一品,又是刘备治下元老,多层光环加持。

    仔细考察之后,就连刘备也不得不承认,李优这家伙除了看着阴沉点,其实还真是一个成熟老帅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