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三章 我只能说尽力了

    眼见贾诩和李优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道,陈曦也没太过在意,这俩人的能力很稳,用着最为放心,而且其目光也确实很长远,意志力又强的可怕,还能分得清轻重缓急,基本上不需要陈曦操心。

    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这俩货有些时候看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总是沾点血色,这俩才是这一群人最好用的。

    然而由于就下杀手这一问题,贾诩和李优几乎算是屡教不改,隔一段时间,感觉快被人遗忘他们是怎么处理事情的时候,这俩人就会提醒一下又到了砍人的时节了,然后瞅准机会,上去就干掉一波。

    总之这俩人一直不忘告诉其他人,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画风,简直是够够得了,在这一方面拉都拉不住。

    不过想想在前不久才搞的血流成河,今年大概不至于搞的那么丧心病狂,所以相对来说,今年这俩人应该不会搞什么幺蛾子吧,应该的,嗯,陈曦自觉应该是这样的。

    “接下来,好像就是子敬,公佑,威硕的事情了。”陈曦略带头疼的说道,满宠酷吏,不用管,到时候带着荀悦做统一时的律法,保证全国上下律法一致就行了。

    当然这也就是说说,其实并没那么容易,各地区的法律也确实是有一些出入的,而且当前的情况传递起来也有些困难,这些律法虽说在刘备治下已经得到了验证,如何去推广也是一个实质性的问题。

    不过这些都不需要特意问询,满宠和荀悦自然就会做好,可以说真要有问题的话,就是鲁肃,孙乾,刘琰,糜竺这几个人的问题,至于陈曦,陈曦的问题从来都不是问题。

    “我这边不太严重,物资各方面到时候有你和我一起做,倒也没有什么问题。”鲁肃摆了摆手说道,示意陈曦其实不需要关注他这一方面,至于主职业的那些各地实时上报的政务,其实对于当前的鲁肃来说更不是问题。

    甚至真对比起来当前的情况,鲁肃最大的两个问题,一个是当前身上裹的严严实实的棉被,另一个则是夫人问题,进而可分为家中的姬湘以及之前因为一直无所出而休掉的前妻。

    总之相对于政务及其他问题来说,鲁肃的个人问题比这些还要难解决,所以鲁肃说这句话陈曦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好吧,那我就不管你了。”陈曦舒了口气说道,“公佑和威硕,其实你们要做的东西在之前就已经确定了,主要是人力和工程量的问题,今年至少有三个超大规模的工程。”

    孙乾闻言扶额,刘琰也是一脸纠结,大运河,西南通道,统一之后的汉帝国国内主干道路的网络铺设,说实话,今年这三个工程,陈曦看不到任何一个有落成的希望。

    不过还好,大运河的整体规划已经彻底完工了,建设其实也已经开工了,剩下的就是联通问题了,但是实际上真要算上黄河那部分的话,真要修通也只能等天下归一的那一天了,毕竟洛阳,长安也在后期规划的河运联通网络之中。

    准确的说,海运被陆骏作死强行提上日程之后,其实大运河在运载上的意义,已经没有曾经那么大了,至少不能说是不可或缺,但是这玩意本身就存在政治意义,也就是南方开发和避免南北分裂。

    很明显相较于其本身在水利和运载方面的意义,其政治意义更重要一些。

    所以在当前的社会大环境之下,这玩意该修还得修,当然技术规划各方面靠着桑钦,李家,王家那些大佬已经规划好了,剩下来的也就是修通,不过,工程量确实有些出乎意料的大,就算是当前处于人类改造自然的高峰期,按照五年规划来做也略微有些紧张。

    “威硕,你继续找人,保证我们内部的廉正,最好找那些不怕死,要名不要命那种,我突然觉得那些不怕死的人真的很重要。”陈曦下令道,刘备治下这边被这群不怕死的人折腾的还算清廉。

    毕竟有这些人盯得死死地,巴不得有官员作死让他们逮住,然后大力刷一波名望什么的,以至于刘备治下形势还算好。

    要名不要命的这种人,虽说其中真正是为了百姓的不多,但是结果是好的就行了。

    再说就算一开始不是为了百姓,到后面被百姓捧得高了,他们貌似也就习惯了干这种事,这些名士大概算是三国年代的死傲娇了。

    话说像许邵那种二货,一部榜文得罪天下人的名士,真心是够够得了,不过大体社会环境如此,名士还是能混的很好的。

    “没问题,你说要找很多有专项能力的人,可能受限于本身就只有这么多人,我找不到更多的,但是不怕死的人,包在我身上。”刘琰拍着胸脯自负的说道,这种人实在是太多了。

    “按照现在的规模来个三倍。”陈曦毫不客气的说道。

    “哈?”刘琰闻言惊呼道。

    “做不到吗?”陈曦拉着脸询问道。

    “我尽力。”刘琰抓着自己的头发有些抓狂的说道,就算名士很多,但真要找三倍现在这个规模的不怕死的名士,就算是刘琰也没办法保证,这个规模实在是太大了。

    “公佑,你那边我就不怎么交代了,反正你现在肯定比我更懂,尽可能的提高修路的速度,还有大运河建设的速度,西南的那个直线高架桥通道你也尽快拿出设计思路,我记得你马上就要去实地考察了是吧,还有全国的道路规划,也提上议程。”陈曦对着孙乾也是一堆,而且还都是非常实质性的工作。

    孙乾扶额,默默地喝茶不说话,他现在把自己手下杂胡的工程队,还有汉室自己的工程队全部加起来也将将有个五十万人。

    这个规模其实已经非常庞大了,但是要干上面那些活,洗洗睡吧,光最后一句就够爆炸了。

    更何况现在的问题是陈曦绝对不会允许孙乾再继续扩大工程队的规模了,因为人力问题,现在汉室人口在去年年底户籍统计的时候,算上已经纳入统治和汉室同根同源的羌人,南蛮,山越,五溪蛮这些,人口差不多在四千八百万左右。

    也就是说,经过这些年扑灭瘟疫,压制战争规模,扑灭瘟疫,将世家豪强隐匿人口纳入户籍,汉室主体民族的人口数量再一次恢复到了四千四百万。

    老实说的话,山越,南蛮那其实基本算上同根同源,过两年融入社会制度之中就彻底成自己人了,羌人这边只要不动乱,有马超引着,花费个五到十年就又能并成一族。

    总体来说的话,汉室现在的人口,就是实打实的四千八百万。

    在这种情况下,陈曦依靠着自身的经验和能力,将脱产人口提高到了七至八,也就是说大约能有三百五十万人口可以不事农桑,靠国家提供各种福利以及薪酬生活。

    大军就不用说了,这是必须的一部分,屯田兵,各地治安所需的民兵,这些占据了大多数之后,接下来的便是所谓的权贵,以及官方规划的各项工程所需要的民夫,以及某些官方营造业所需要的人手。

    毕竟从国家的广度上讲的话,有些东西那怕是亏损,你也需要保留,当然能将之扭亏为盈那再好不过,如果不能的话,也只能忍着,毕竟有些东西实在是不能因为简单的一句话就舍弃掉。

    当然关于建设工程所需要的民夫,还有营造业的人手,现在好了很多,陈曦直接将之专业化,系统化。

    可是不管如何专业化,系统化,仅仅一个全国道路工程规划,能从三百五十万那个当前几乎钉死的数据之中抠出来五十万,孙乾自己都挺佩服自己的。

    至于想要再多,醒醒吧,除非你能将刀架在陈曦差的脖子上,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再给份额了,一共就三百五十万的额度了,很多需要人力的地方都盯着这玩意,现在已经拿了七分之一的孙乾,如果再继续伸手的话,很有可能被人群起而攻之。

    当然不伸手的话,孙乾很清楚,今年不用多说,肯定是从年初干到年尾,当然还有更糟糕的东西。

    比方说,从今年开始,他这个隶属于司空名下,全国道路桥梁规划建设的属官八成要在全地图跑一遍。

    这要是放在之前没有天地精气的时代,这么跑一次,说不得就死路上了,现在虽说情况能好点,但全国上下跑一趟也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毕竟不亲自跑一趟,全国道路桥梁规划,你告诉我怎么才能做?哪怕是到时候肯定有大堆的手下跟着自己一起跑,但是某些重要的地方也必须要亲自去看。

    再想想在道路桥梁规划上能算上是重要的地方,怎么看也不会是正常的平原,这么一想的话,孙乾的心情变得更复杂,也更糟糕了,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