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五十三章 新气象啊~

    赵云离开邺城之后,邺城这边也终于开始了忙忙碌碌的运转,所有人都知道今年意味着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陈曦也在适度的休息之后,投入了紧张的备战之中。

    “你们也是这个意思吗?”陈曦扫了一眼李优等人询问道。

    几乎所有人的计划都是夏收之后再动手,很明显列位所有人对于耕作都很看重,不过也对,夏收对于古典封建制度的农业国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关乎着下半年能不能吃上饭。

    “夏收再动手,刚好现在还有些一些手尾未完成。”李优有些冷淡的说道,前一段时间过年的时候好像遭遇了暴击,然后大过年去藏书阁看了一天书什么的。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夏收之后我们也就进入一年最闲的时候,那个时候发动统一战对于我们来说更容易掌控一些。”鲁肃翻阅着公文头也不抬的说道。

    “更何况,我们现在还要将这么多人调离原职进行养老,然后再安排上新人进行工作,短时间交接工作,还有相互磨合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刘晔拿着一沓去年考核的档案晃了晃,一旁近似的玩意则是堆的更高,然后面上带着某种莫名的笑容说道。

    “居然牵连了这么多?”陈曦皱了皱眉头说道。

    去年那幺蛾子实在是太糟糕了,结果满宠和贾诩也不知道是抱着给整个政务系统换血的想法,还是要开启年轻化,总之那一波下去,遭受到影响的官员直接超过七百人了,陈曦当时都差点破口大骂。

    有你们这么玩的啊,这直接相当于给整个官僚系统换血了,而且有些人明显就不是这一波的锅,居然也被带出来了。

    然而贾诩的理由让陈曦无话可说,接下来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当然是帝国之战,开疆扩土,从西域和南丝绸之路打出去,为我等后世子孙留下一份足以挥霍数百年的沃土,以及各种奇葩的政治制度,让他们在遭遇下一次王朝周期律的时候,能再次浴火重生。

    陈曦如是回答道。

    那还不赶紧趁着现在这次机会,将这群连阶段性统一目标都没有达成,就开始等着分蛋糕的家伙统统干掉,换成现在根本没有什么功绩资历,只是因为我们的调令而坐到现有官职上年轻人。

    他们没有功绩,没有资历,但是却坐在了这样的位置上,不管是对于权力的渴求,还是对于功业的渴求,都会让他们努力的在这个职位上干活,以稳住自己当前的位置。

    毕竟靠别人得来的东西,别人随时就能拿走。

    相比于那群自认为干了很多活,到现在已经到了分蛋糕,实际上根本不知道,没有他们,随便招点人,我们照样能做到这个程度的家伙,这些年轻人反倒更为优秀!

    好吧,贾诩的话实在是太过于有道理,以至于陈曦目瞪口呆到无言以对,真的,在这之前陈曦还真不知道还有这种操作。

    这完全是故意扩大化,至于被波及,算你倒霉呗,满宠干活还是能让人放心了,虽说是算是酷吏,但是他还不至于玩什么莫须有的东西,既然能被他下手,那不用说肯定是存在那么点问题的。

    自然陈曦在这一方面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了,没什么好说的了。

    “接下来我要安排人选了啊,你们有什么提议的赶紧提议啊,否则的话,我安排了之后可不会给你们让位的。”刘晔看起来特别的兴奋,用档案掩着面尚且能看到他眼中的笑意。

    “吏这一层次就不说了,官员大概要拿下多少个?”陈曦颇为无奈的说道,“还有你们确定这么干不会问题吗?”

    “七百五十人。”刘晔得意的说道,“我突然觉得按照当初审计考核之后由我进行这一次官员调动的话,这一波之后,我的权力触手怕是要伸入到各个领域了,哦,嚯嚯嚯~”

    李优闻言直接起身从桌子那边伸手,食指和大拇指伸开插入刘晔双手握着的那沓档案之中,然后面无表情的抽走了一沓,大约有二十几人次的档案,然后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将那一沓档案看也不看直接丢在自己身边的桌面上。

    鲁肃打了个寒颤,从棉被中探出右手,同样起身抽了一沓,果然全部交给刘晔什么的实在是不能让人放心。

    其他人也都依此抽取了十几到二十几份,除了不在场的简雍其他人都拿到了一部分档案。

    “我不用了。”面带不爽的刘晔并没有拒绝其他人的动作,反而起身一个个的往过递,最后递到贾诩那里,只见贾诩侧头摆了摆手说道,这任务是他过手的,他早就抽过了。

    “剩下的全都是我的了,我今天就将这些人的名字全部记住,谁要是偷偷来抽取的话,我会当做没看到的。”看得出来刘晔貌似有些兴奋过头了,不过想想还剩下五百多个官职可以用来插人,哪怕是重要官职所有人都盯着,也足够刘晔玩的了。

    “我基本已经成了废人了。”郭嘉整个人瘫倒在圈椅上,而法正见郭嘉如此,紧跟着也做出一副我也废了的神色。

    “不至于吧,又不是让你们现在就作完啊,怎么可能会废?”陈曦用卷成一筒的档案捅了捅看起来已经彻底废了的法正。

    “军制合流什么的有一个很麻烦的问题在于,不管是我们,还是曹孙,他们都会有隐藏的实力,算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各地区的问题,我跟孝直不可能做十三份各州的。”郭嘉躺在圈椅里面有些蜷缩的意思,很明显这次两个懒货,捡了一个大麻烦。

    “过过过,这都不是什么大事,你们不是还带着一群人在做吗,不着急,原本三个月,现在给你们六个月。”陈曦直接不接话茬,军制薪水这些真的是和各地物价挂钩的,一刀切的话确实不现实。

    简单点的说法,在三四线的小县城一个月一万就能过的很好了,到了大城市的话,一个月一万大概还真不够花。

    至于郭嘉和法正装出来我整个人都已经废了什么的,陈曦是完全当作没看到的,这俩货还没有这么菜,尤其是法正现在已经进入成年状态了,婚都结了,也该有点事业心了。

    郭嘉和法正两人躺在圈椅里面,枕着圈椅的外框就像是挂了一样,脑袋顺着圈椅扶手自然的左右下滚,也亏这里面没有外人,否则的话,真的会让人怀疑这里到底是不是刘备最高决策层!

    “我这边关于户籍和城镇规划的收尾工作即将作完了,没什么大事,军制我可以帮忙。”李优侧望门外缓缓地开口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从今年开年之后,李优就变得特别积极,大概是看到了希望之光。

    “文儒……”郭嘉瞬间弹了起来,一副崇敬的神色看着李优。

    “别想太多,我只能帮帮忙,毕竟我这边和你那边有些关联,而且今年统一的话,我还需要做其他几州之地的户籍,顺带依此也能勉强计算出曹孙的隐藏军力。”李优深色自然的说道,女儿跑掉后,彻底成为孤家寡人的李优,反倒变得更可怕了。

    “军制的话,我们现在也该给各个军团准备正式的后备兵力了,接下来的战争,从我们收集来的情报看来,并不算好啊。”法正腰部发力,拖着上身起来,然后脑袋就像是断了一样砸在自己双手交叉撑起的手指上,眼中闪过一抹厉光。

    “各军团分化吗?连后备军团也要分化啊。”陈曦挠了挠头,真没想到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

    “早做打算比较好,后面会遇到何等的困难我们并不知道,所以提前做好准备,虽说子川已经提供了大量的后备精锐,但是我认为我们现在也确实到了该分化的时候了,虽说是后备军团,但哪怕是为了便于补充,我们现在也必须要让其拥有特质了。”郭家缓缓地说道。

    李优和贾诩对视了一眼,李优默默地点头,贾诩半闭着眼睛开口说道,“就像是其他的精锐补充到西凉铁骑,花费了文儒一年的时间,结果还没有达到文儒想要的水准。”

    “那就这样吧,孝直,这方面也交给你了,反正你带了一群人,六个月的时间怎么都够了。”陈曦毫不客气的说道。

    法正闻言骤然感觉到脑袋一沉,然后原本撑着脑袋的手指就像是无法背负这种沉重一样直接砸在了桌面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然而陈曦理也没理法正,掏出自己的记录本,看看下一条是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陈曦也需要做点会议纪要和备忘了,明明记忆力很好,勉强都能做到过目不忘的程度,但是有时候居然还是会忘记。

    “文和,那些国营,马政那些还是你的事,其他的就不再找你了,两个徒弟你随便用,我也不给你加人了,然后还有之前的事情,依旧交给你了,文儒你也帮忙盯着点。”陈曦对着贾诩和李优交代道,这俩人用着最放心,但是这俩人杀性太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