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四十八章 完美所导致的疏露

    自然薛邵顺手上去的箭雨就射倒了一人,当然这如果是正常军团一波箭雨下去只射倒了一个人,薛邵绝对是摸两下就赶紧跑了,这种军团就算白马短时间也啃不动的。

    不过问题在于薛邵那波神速箭命中了不少啊,射杀的对手不多,但是命中了不少,薛邵第一反应是对方皮厚,想来攻击性不强,上去拿马刀切两下看看效果如何……

    那一刻在光影看到这一幕的贝尼托整个人疯了,一边怒吼着用手势给其他军团长发消息,一边上马带着之前冲回来的白马赶紧又冲出去,议会卫队居然落单了,居然还被对方给堵住了!

    “陛下……”皮蓬斯安努斯沉默的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其他三个边郡公爵,也依此坐在各自的位置上沉默不言。

    “你们不觉得有趣吗?”塞维鲁像是听到了皮蓬斯安努斯的话,缓缓地睁眼,双眼凌厉的扫过在场的众人,所有人心头一沉。

    北方边郡公爵阿尔比努斯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陛下再这么下去,我们很有可能一无所获,甚至还会因为纯白军团的表现,在我等率领的士卒那里留下些许阴影,您不应该这样做,贝尼托是一个不错的统帅,但他的资历和战绩不够。”

    “你们都说说吧,我们现在的军团有什么问题。”塞维鲁突然放肆的大笑道,扫过列位众人之后冷冷的说道。

    “军团调度不一,配合有严重的问题,自律性不强,各军团长对于自身战机的判断高于军令,城市守护者自由散漫。”皮蓬斯安努斯尴尬的说道。

    其他几人也都默默地点头,将大军组合起来之后,他们才发现了这些问题,罗马军团现在各军团的战斗力问题不算太大,但是其他方面出现了问题。

    军团调度,配合问题,这就不说了,老生常谈,各地区驻扎的军团这么多年都是各打各的,五贤帝时代罗马处于上升期,各地基本上都是一直在赢,到现在变成这样也是理所当然。

    自律性这个,这么多年散养,各个军团长在各自的防区都是称王称霸,哪怕上面有边郡公爵压着,只要能打赢,边郡公爵不会太追究这些细节。

    这也就导致了后面战机判断问题,各军团长都是独立决策。

    至于城市守护者,一直以来给的地位太高,现在貌似有些过于自由散漫了,甚至在国战的情况下都这么大意,营地里面四十个内气离加三个破界全部飞上去观战了。

    你们四十几个人不会联手飞到对面纯白军团头上,先给对方一刀再去观战吗?

    “你们觉得这一战的战果会如何?”塞维鲁阖眼有些抑郁的说道,“汉军和我们?”

    “就现在的情况看来,在天神之子飞往天穹之后,我们所有的准备都被强行废弃了,这也是贝尼托转手围攻纯白军团,希望能以此获得战绩的重要原因。”皮蓬斯安努斯低头将参谋团分析出来的结果复述了一遍。

    实际上罗马这边不是没有做计划,准确的说他们做了好几种计划,甚至因为他们见证过汉军使用的错判和无视两大天赋,法比奥等人都特意进行过谋划。

    虽说没有估计到汉军的准确位置,但是靠着那一次侦骑全灭,他们反向模拟了汉军的思维,连带着也反向摸索出来了汉军已经得知他们营地所在位置这一猜测。

    进而才有后面的取消侦骑,转而用光影操作进行侦查这一计划。

    实际上在罗马停止了侦骑,转而盯住天空,之后开始盲目性运动的时候,罗马在战略上已经成功扼制了汉军撤退,因为汉军在这种情况下所有使用的侦查手段都有可能暴露自身。

    白马的侦骑最远只能看到地平线,而光影操作的侦查方式能绕过地平线去观察,而且光影操作这种侦查方式几乎是单项的。

    一旦白马侦骑出现,在无意间被光影操作扫中,只要有五队以上侦骑朝着西侧某一个方向运动,汉军距离暴露就不远了。

    塞维鲁率领的兵力团灭汉军剩下来的兵力毫无压力,正面作战,什么技巧都没有意义,因而对于塞维鲁来说只需要默默地等待。

    除非自己的运气太差,在汉军被自己封锁了侦查手段的情况下,对方依旧幸运的绕过了自己的防区。

    那没什么好说的,有时候运气比实力还重要,真遇到这种情况,塞维鲁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不过一般来说这是不可能事件,汉军能在白马团灭了侦骑的第一天就直接停止使用白马,足以说明对方已经猜测到他们可能使用的手段,同理在这样的情况下,汉军也不可能用内气离体的强者升空观察,因为这同样意味着暴露。

    在这种情况下,汉军所能做出来的选择不多,一种是凭靠经验估测出罗马的位置,然后用最快的军团去试探骚扰确定方位,然后主力在这段时间撤退。

    另一种则是遍洒侦骑不管有没有发现都只是往前不往后,消息用其他方式传递给后方,然后闪避开罗马主力进行撤退。

    后一种细节方面存在暴露的可能,前一种时机只有一次,而且存在试探用军团被干掉的可能。

    当然其实还有一些别的办法,但相对概率都偏低,第一种和第二种最为现实,罗马人的布置也是基于第一种和第二种。

    然而苏利纳拉里被赵云一激直接飞上了天空,这一波直接暴露了罗马本阵的位置,不过这没什么,还有计划二。

    白马义从主力从四面八方的进场也就意味着汉军本身靠着预估猜测已经摸清楚了罗马本阵的大致位置,这种猜测,罗马人这边也有估计,虽说概率不高,但也有对应的手段。

    毕竟片段性的分层包围圈就是为了这个准备的,很明显,汉军距离他们不可能太远,否则白马不可能那么容易进场,这也就意味着这个时间点汉军还在他们兵锋的威胁下。

    同理也就延伸出来,白马出现的那一刻,汉军本阵已经获得了他们所有想要的一切布置,连带着肯定开始了撤退,而这个时候也同样是罗马军团反制汉军的最佳时机。

    要牵制罗马本阵,所需要的是速度快,自身实力还比较强的军团,最符合的不用说,肯定是白马,而白马进场之后,从皮蓬斯安努斯等人的战略上来讲,其实罗马已经赢了。

    因为没有白马,罗马人的靠着遍洒侦骑就足够将汉军逼出来了,不可能再出现那种放出的侦骑被全灭了这一情况。

    加之做出白马进场这一决策的先决条件,就是汉军已经估计到罗么本阵就在附近不远,否则的话,也不需要用兵力牵制罗马人的注意力,在这种情况下被遍洒的侦骑发现,汉军也就输了。

    当然两河流域走其他地方也能过去,但是要过扎格罗斯山脉,附近的通道只有这一处,而守住前往通道附近地区的罗马军几乎是汉军绕不过去的死结。

    好在扎格罗斯山脉现在还在安息手上,否则的话,罗马守住通道,那诸葛亮等人就算是要撤退也会变得非常复杂,甚至可以说只能走泰西封那边那条通道了。

    不过罗马就算是实力极强也受限于当前的形势,不可能在这么点时间里冲到扎格罗斯山脉那里击败阿尔达希尔等人,甚至更应该说短腿的罗马人现在其实根本不可能跑到那里。

    总而言之,对于被封掉了侦查手段,且处于劣势的汉军;还有用光影操作保持着侦查手段,实际上基本没什么用,只能希冀于汉军按捺不住选择最后手段的罗马人来说,他们都互相有所猜测,而且都猜对了很多的东西。

    罗马人猜到了汉军的所在方向,逼着汉军做出了最后战术的选择,为此也做出了后手。

    同样汉军更进一步的猜出了罗马人的位置,也猜到了罗马的战术,但是相对而言艺高人胆大,自忖能拉住罗马人,更重要的是,罗马人在想着依仗高手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输了。

    周瑜的天赋,给普通人挂的话,至少要知道个位置,或者看到那个人,但是内气离体这种级别,只要能感觉到就能挂上啊,甚至不需要做任何多余的事情,罗马城市守护者的地位相当于元老院元老啊!

    想想中原那些世家豪门,诸葛亮扪心自问,在他们脑子智障的时候,见利忘义什么的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能修炼到内气离体的好手都是武道的追求者,而作为武道的追求者,在有机会见证更强武道的时候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还用想。

    “想必罗马人做的计划,已经足够让那些罗马强者觉得有没有他们都无所谓,反正罗马必胜。”诸葛亮望着云层上时不时闪烁的光辉嘴角略微上划。

    有些时候计划做的太好了,太完美了,反倒会让人觉得,这个计划没有了我也能轻易完成,那么我还不如去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