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六章 败亡

    贝尼托一边用光影成相,显现出马其顿军团和西徐亚军团糟糕的情况,一边想着该怎么回答这一问题。

    诸葛亮猜的没错,历来第五云雀和十四组合军团的军团长都是作为大军团统帅来培养的,因为他们对于光与影的能力能展现出大军团作战时,军团调度的细节,基本上只要水准不算太差,靠着光影成相的展现出来的细节,也能做出相当优秀的指挥。

    就像现在,因为重重阻隔,贝尼托其实根本看不到第四幸运者军团,但是靠着光影操作,他能很简单的从天空这一视角去观察下面的作战形势,这也是第五云雀经常被当作侦察兵的重要原因,当然十四军团有时候也免不了如此。

    【形势有些糟糕啊,菲利波这边还凑合,里昂那多的马其顿军团近乎被包围了,而且他们的对手每一个都不弱啊。】贝尼托面色无比难看,第五云雀不用看了,不管那种黑暗是怎么制造出来的,反正第五云雀只要出了包围圈,那么毛事都没有。

    现在的问题在于,之前救援对方的第四幸运者军团,这次算是彻底陷入了麻烦,而且不同于第五云雀那种诡异的保命能力,只擅长正面强攻的第四幸运者军团,面对比自身还强的对手唯有悲剧。

    【这种能扭曲人思维的方式,实在是过于违规了,不过好在只要本人没被发现那么问题就不大,菲利波和里昂那多两人怕是中了这种违规能力了,否则两者加起来一万两千的双天赋超精锐,就算打不过且战且退还是能做到的,现在居然被裹住了。】贝尼托烦躁的想到。

    说起来贝尼托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幕,才会尝试和汉军进行和谈,正因为经历过,所以他才无比的清楚,陷入这种灾难之中,指挥者的脑子还有问题,想要救的话会变得非常困难。

    以贝尼托对于菲利波的了解,那家伙在遭遇到狼骑,发觉狼骑的战斗力,自身完全不能抵挡的之后,以菲利波的疯狂,绝对会启用人海战术,直接用人命封堵,包围狼骑,之后蓄力附加攻击,对包围圈内进行攻击,至于误伤,不重要,狼骑肯定死了。

    然而看看菲利波之后干的那些事情,居然会尝试和里昂那多汇合,居然会不先解决自身的问题,这还是那个疯狂的菲利波吗?

    再看看里昂那多,这智障表现,你还能再智障一些吗?菲利波一波箭雨打穿了通道,就算通道上还有铁骑,第五云雀自己就能解决,准确的说你们的脑子呢,第五云雀是怎么样的军团你们不知道?

    被包围死,杀不出来确实有可能被干掉,但是反过来呢?通道都打开了,你还闷头往前冲,你脑子有病啊,帕尔米罗那家伙肯定能自己杀出来,罗马主战军团之中保命能力最强的两个军团是哪两个你们该不会都忘了吗?

    这该死的能力,这恶心的汉室!

    就在贝尼托准备应下诸葛亮的话,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更清晰的光影,帕尔米罗扭曲的神色出现在了贝尼托的面前,一连串的手语,因为光影操作没办法传递声音,但是这种能力的价值极高,所以这三十年下来,罗马为此专门开发了一套手语。

    看着那复杂的手语传递的消息,贝尼托面色一沉。

    “你救哪个?”贝尼托做了一个动作。

    “哪个能救,救那个!”帕尔米罗用手回答道。

    “汉室有降低智力的能力,菲利波和里昂那多都被这种能力影响了,你不要暴露。”贝尼托快速的用手回答道。

    “我刚刚失去了成就第三天赋的机会了。”帕尔米罗苦涩的做了一个动作,“第四鹰旗军团不可能全部救出来了,我尝试让他们自救,不过不要抱太大希望。”

    贝尼托一愣,看着那依旧笼罩在纯黑之中的战场,默默地点头。

    “你们赢了。不过我们失去的再之后都会夺回来,看来我们只能作为敌人了。”贝尼托的影像变成一片雪花,留下这么一句话消失了。

    “走了,贾科莫,撤到后方,这一战我们的损失恐怕没有办法给陛下解释了。”贝尼托扭头对着贾科莫说道,对方也是苦笑。

    “这个位置……”贝尼托模糊的身影投影到菲利波的面前,快速的将他所知道的所有的情报传递给菲利波,那一刻贝尼托清楚的看到了菲利波面上的扭曲,那是被人愚弄后的愤怒。

    “保护里昂那多,我来断后!”菲利波用手语和贝尼托交流道,“西徐亚本身就是蛮军,很快就能补充上,没了我也会有其他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帕尔米罗的影像也联通上了里昂那多,也将他所知道的情报全部传递给了里昂那多。

    “愚弄我们吗?”里昂那多面色扭曲,对着帕尔米罗的影像用手语交流道,“帮我联通菲利波。”

    帕尔米罗默默地将里昂那多的影像传递了过去,乱军之中这么用精锐天赋,那怕是一个人,也需要定点三人位置,对于本身的消耗并不算太小,不过有些时候非常有意义。

    “菲利波,撤吧。”里昂那多的影像看着菲利波说道,他的面前也是菲利波的影像,这一刻他无比的沉默。

    “闭嘴!”菲利波冷冷的说道,“西徐亚弓箭手能征召的至少有十万,没了这五千五百,后面还有九万五。”

    “没你了,就没有令人丧胆的西徐亚军团了,第四鹰旗军团不需要两个统帅,你比我适合。”里昂那多平静的看着菲利波说道。

    “马其顿方阵是第四鹰旗的精粹,没有了你那么一切就失去了价值,你是这个军团战斗力的保证。”菲利波恼怒的说道。

    “帕尔米罗,靠你了,我要为我的愚蠢负责了。”里昂那多并没有辩解什么,“马其顿军团还会有的,菲利波,以后没人和你打架了,第四鹰旗由你背负了,永别了!”

    话说间,菲利波面前的影响彻底化作了永恒的黑暗,与此同时正前方不远的地方,罗马第四鹰旗军团下属的马其顿军团中央延伸出了大片的黑暗,这是第五云雀切碎光的力量。

    “杀!”黑暗将自己还有敌人笼罩的瞬间,里昂那多怒吼着朝着前方发动了攻击,马其顿方阵从一开始就不需要调头,黑暗也罢,光明也罢,整齐的踏步攻击,向前冲,胜利也好,战败也好,没有回头!

    接连三道切碎光辉之后遗留下来的黑暗,帕尔米罗带着第四鹰旗军团的百人护旗队冲了出来,随后在汉军反应过来之前,便带着他们隐入了光辉之中。

    “狼骑……”菲利波恼怒的看着朝他们冲过来的张辽,双眼无比的冰冷,“下一次,绝对不会了!撤!”

    张辽率兵追袭,但是菲利波遗留下来的弓骑兵奋力的阻挡,而不等狼骑将这些弓骑杀完,主战场的黑暗已经开始了零星的消散。

    捂着左胸从最早那抹黑暗的封锁中冲杀出来的安德里克,不顾自己心肺的伤势,在不足一百人的云雀士卒的能力作用下瞬间隐入光辉之中,很明显那怕是被认为有晋升破界级潜力的安德里克这一次也受到了足以致命的重创。

    不等张辽追杀过去,另一边隐现出来的帕尔米罗便已经勉力挥剑,靠着精锐天赋再一次转移了光辉,在张辽面前留下了一大片的黑暗,带着受伤颇重的安德里克撤退。

    “咳咳!”李条握着断枪连连咳嗽,在之前的黑暗之中,从李傕三人手上接手了安德里克,然后两人一场好杀。

    最后李条险胜安德里克,连带着白马也在黑暗之中,靠着感觉将尚未逃离的云雀砍的只剩下几十人。

    当然这一过程之中免不了砍中西凉铁骑,不过好在李傕率领的西凉铁骑尽皆是皮糙肉厚,白马当前又尚未进入神速状态,砍铁骑几刀,铁骑也没受什么影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傕从黑暗之中杀出来之后,看着那如同画刷一样在地图上随意涂抹的黑暗痕迹,不由得扯了扯嘴,“这是第五云雀的做的?”

    “只可能是他了。”郭汜捂着右肋,之前不知道被什么玩意砍了一刀,还好不致命。

    “冲啊!”里昂那多怒吼着率领着身边的士卒朝着陷阵发动了强攻,虽说他现在被狼骑,铁骑,白马,锐士,丹阳等诸多强军围杀,但是除了陷阵,他眼中再无任何一个敌人,不论如何至少要让对方知道他们马其顿军团也不是可以轻辱的!

    “笃笃笃!”密密麻麻的箭雨射下,失去了西徐亚弓骑军团保护的马其顿方阵,几乎瞬间就遭遇到了致命打击,里昂那多身中数箭,他身边的亲卫也在瞬间全部倒下。

    “冲……”里昂那多艰难的吼出最后一个字节,而更多的箭雨射了过来,手握罗马长剑的马其顿统帅里昂那多身中数十箭,艰难的举着罗马长剑,可惜还是手指一松,长剑扎在了地上,随后缓缓地倒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