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三章 击杀

    不会因为速度而无法反应,不会因为力量而伤害自身,狼骑真正的掌握住了力量,多年积累的底蕴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出来。

    不同于铁骑那如同坦克一样的碾压,狼骑从进入状态之后,面对西徐亚军团就变得无比轻松,远方的箭雨,在尚未落下来的时候,狼骑士卒就靠着经验和自身的直感补全了箭矢的落点。

    就算陷入围攻之中无法躲避,随意的挥枪之间,枪杆和箭矢在交击之前,狼骑甚至都勉强能估计到自己这一枪下去,这一支箭矢会弹到什么位置。

    这种并非是什么精锐天赋,对于狼骑来说不过是十项全能导致的素质加强带来的附加效果而已,他的经验,他们的素质在抵达这以高度之后很多东西对于他们来说都近乎本能一般。

    长枪横扫,在弹开西徐亚弓骑军团后方射来的箭矢的同时,更是一击扫开数名和他们对敌的轻骑兵的刀刃,随后狼骑身后的队友自然的对着被扫开了刀刃的几名轻骑兵点去。

    看似并不快的动作,在现实的角度以迅猛的高速刺穿了面前的敌人,被近身了的西徐亚弓箭手,完全没有办法抵挡狼骑的攻击。

    菲利波甚至尝试用正面的弓骑兵作为诱饵,让后方的弓箭手用箭雨洗地,但是面对狼骑近乎无解的格挡,以及在无法格挡的情况下,随意的扭动身体,避开致命要害,然后用张辽军团天赋恢复的举动,根本没有办法造成有效的杀伤。

    不过伴随着菲利波的护卫不惜用生命阻挡狼骑步伐的举动,狼骑虽说有心杀戮,也知道不能失去速度陷入西徐亚本阵,因而在张辽的率领下,斜着冲杀了出去。

    菲利波在看到狼骑斜着冲杀出去的瞬间,再一次组织部下朝着狼骑进行反击,然而下一刻,手握大黄弓的狼骑,尽皆翻身,对着西徐亚军团射出了西徐亚引以为傲的高速箭。

    连绵一片的啸声,直接撂翻了正面近千西徐亚精锐,而西徐亚弓箭手的箭雨,面对迅捷灵巧与一体的狼骑,几乎全部无用,就算有倒霉鬼中了几发,只要躲过了要害,有张辽的军团天赋挂着,在这种缩小到这种的情况的强效恢复下,很快就能稳住伤势。

    眼见着因为尖啸声而倒下的西徐亚弓骑,菲利波的面色变得铁青,当即不敢再有丝毫的轻慢,直接命令弓箭手朝着马其顿军团方位进行移动,并且在移动的同时为马其顿军团提供箭雨防护。

    “哒哒哒!”薛邵率领的白马高速闪避之后,地面上留下一片密密麻麻箭支扎过的土地,虽说没有了御风,但是小心一点,靠着灵巧和高速移动也足够白马闪避开各种攻击了。

    另一个位置,数量不算很多的陷阵营,则是靠着具装马凯硬顶着箭雨从侧翼杀向了马其顿方阵,而马其顿方阵侧翼的一千多铠甲骑兵当即毫无惧色的迎着高顺的方向冲了过来。

    “叮!”一声爆响,高顺的长枪被对面一个高鼻梁的大胡子直接架住,塞维鲁既然已经准了练兵,那么主战的军团都配备了两个内气离体级别的高手,当然第五云雀只有一个安德里克。

    倒不是看不起第五云雀,只不过第五云雀的定位就是侦查和乱战型,配备上内气离体也基本没什么用,所以塞维鲁给帕尔米罗找一个熟人,安德里克,内气离体极致的好手。

    这可是当前罗马半神们非常看好的高手,曾经和卢多维克一起围攻吕布,然后享受了和卢多维克一样的待遇,被吕布丢飞了出去,而现在已经彻底步入了内气离体极致这个程度。

    包括苏利纳拉里都认为这家伙说不定有可能能成为半神,加之这家伙和帕尔米罗相熟,所以塞维鲁便安排其作为第五云雀军团的鹰旗护卫者,省的再出那些幺蛾子。

    因而到现在安德里克和帕尔米罗两个倒霉蛋还深陷在重围之中。

    现在和高顺交手的这个大胡子便是马其顿军团的看护者,皮耶罗,一个内气离体极致的高手,而现在便是他带队阻击高顺的陷阵营。

    然而在皮耶罗率领的一千多铠甲骑士和高顺率领的陷阵发生王对王碰撞的瞬间,那怕是有西徐亚弓箭手的特意助阵,皮耶罗和他率领的骑兵在兵力更胜一筹的情况下,依旧在交错的瞬间落入了下风。

    不得不承认陷阵的素质,哪怕是现在军魂之力近乎枯竭,在未依赖任何外力的情况下,也在瞬间压制了这支精锐骑兵。

    “冲!”高顺给了一个眼神,所有的陷阵都心有灵犀一般,头也不回的直接冲了过去,而高顺则一枪刚猛直刺将皮耶罗直接拉住,随后连连抢攻之下,不过十五招,皮耶罗直接见血。

    同样眼见对方十几招抢攻气势不见衰竭,自身居然还未扛过对方气势的巅峰期便已经见了血,当即不敢再有丝毫的耽搁,当即一枪直刺,做出与高顺一命搏命状。

    然而高顺面无表情,根本不格挡,大有这一招之下见生死的意思,本身就缺乏太多实战杀戮经验的皮耶罗大吃一惊,当即就想挥枪拨开高顺的枪杆,结果高顺气势骤然暴涨一节,一手直接抓住皮耶罗的枪杆,另一只手狠辣的直刺对方的要害。

    皮耶罗的眼中高顺那杆长枪的枪头不断的放大,直到他眼前一黑再无任何的感觉。

    “嘭!”一声沉闷的响声,高顺随手一甩,将皮耶罗的尸体丢到了一旁,就这实战经验居然敢和一个随时能用军魂进入破界状态的高手过招,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原本就被陷阵营打的溃败的铠甲骑兵,在高顺二十招不到出其不意的干掉了皮耶罗之后,原本还在勉力阻止陷阵营的铠甲骑兵直接被打的七零八落。

    当即陷阵营在马其顿重步兵尚且未调整好自己的姿态之前,先行撞向了马其顿军团,那一瞬间左侧的马其顿防线猛地凹了一大片,随之而来的便是西徐亚弓箭手的箭雨疯狂的朝着陷阵射去。

    然而西徐亚弓箭手虽强,但是面对陷阵这种已经完全超乎凡俗的兵种也只能勉强压制,好在右翼的白马被逼退,马其顿军团的重步兵靠着本阵的杀伤力还能勉强稳住阵型,避免陷阵将之彻底击溃。

    “笃笃笃!”密密麻麻的一片箭矢洗地的声音,西徐亚弓箭手能对陷阵进行压制攻击,那么狼骑也能做到同样的动作。

    更何况相比于靠着盾牌就能在抵抗马其顿军团攻击的同时格挡掉多有箭雨的陷阵,马其顿军团可是完全做不到这种事情,被陷阵抓住机会直接在左侧打出了缺口,若非这个时候已经完成了攻击方位的调动,极有可能直接被陷阵营打穿。

    “用强弓,取消所有射速的合并,加强箭矢威力!”眼见陷阵这种怪物一样的军团居然能顶着马其顿军团的正面强攻格挡自身的箭雨,菲利波一方面尽力压制白马,避免白马对于另一侧马其顿士卒造成致命攻击,另一方面变更命令,准备尝试狙击陷阵。

    同样张辽在发现压制马其顿军团的难度要大于强攻西徐亚军团之后,再无犹豫,直接率领本部狼骑直接朝着西徐亚弓箭手冲去。

    然而菲利波在发现步兵的箭矢几乎对于狼骑本部失效之后,直接没管张辽的动作,直接命令士卒积蓄箭矢威力,在狼骑箭雨强袭西徐亚军团正面之前,西徐亚弓箭手所能射出的最大威力箭矢带着尖锐的啸声朝着高顺的方位飚了过去。

    那种刺耳的尖啸,还有侧面传递来的强烈危险感,无不说明这些箭矢的威力,很明显这种级数的箭矢,绝对是和丹阳精锐用来秒人的十石强弓一个级别的玩意。

    不过这也正常,丹阳精锐本身就不算是弓箭手,算是精锐的步兵,和西凉铁骑厮混的时代,甚至还曾转职过骑马步兵,弓箭本身就不是他们最强的力量,对于他们来说弓箭这东西,不过是他们地处南方,作为兵种的自然掌握的力量。

    他们强的在于十石那两个字,正因为强横的力量,所以能使用这种可怕的武器,至于技巧,其实丹阳精锐的射箭水平和普通江东精锐射手没什么区别,不过十石强弓的威力没别的加强也很恐怖了。

    【丹阳精卒级别的弓箭,但是这种东西对于别的军团来说还算有效,对于见过太多次的我们,早就有了应对的方式。】高顺在看到那急速飞驰过来的箭矢,准备用长枪拨开射向自己的箭矢,至于其他人自然会有办法解决。

    所有的陷阵在看到这这一幕的瞬间,就条件反射的将圆盾以近乎与地面平行的角度挡向箭矢来袭的方位。

    下一瞬间钢铁摩擦的嘶鸣声,箭矢和盾面摩擦爆出了大量的火花,然后自然的以小倾角弹飞到更远的地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