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二章 所谓的十项全能

    眼见这一幕,一直努力维持溃军的帕尔米罗也彻底明白事不可为,看着在通道上疯狂厮杀的铁骑,以及已经杀疯了,即将进入攻击范围的白马义从,当即不再犹豫准备朝着铁骑的方向突围。

    相比于完克第五云雀的白马义从,铁骑这边虽说危险,帕尔米罗尚且还有一点把握,至少铁骑再强也不可能全灭了看不到的他们,毕竟隐身在什么时候都是一种非常厉害的属性,而要是被那个很明显是用风在感知的纯白军团咬住,那真就是死亡加身了。

    张辽带领着不多的狼骑双眼冰冷的杀向西徐亚弓箭手军团,他给自己身后每一个狼骑都加持了远比正常强效数倍的军团天赋,蓝绿色的辉光近乎不停地在恢复狼骑的伤势。

    说来打到现在,合计七千人的狼骑已经只剩下两千人了,不过这两千人在经历过各种厮杀,疯狂的战争之中,终于再一次登临了曾经狼骑所能抵达的最高的高度,十项全能天赋终于触碰到了某个界限,开始不断的释放出曾经积累下来的潜力。

    如果说的简单点的话,那就是张辽身后的狼骑已经拥有了和同样数量的图拉真军团过招的资格,不,准确的说,双方已经交手过了,在当时化身羽林卫的情况下,狼骑还占了一点小便宜。

    菲利波冷笑着看着冲向自己的狼骑,速度很快,几乎是他所见过的第二快的骑兵,但是这种程度想要突进到他们西徐亚军团的旁边,那真就是想多了,他们可不是真的没有了箭矢啊。

    “过来了啊。”菲利波双眼冰冷的看着朝着他们冲过来的并州狼骑,身后的弓箭手和弓骑兵都自然的握住了腰间的佩刀。

    虽说近战方面西徐亚弓箭手并没有精锐天赋的加持,但是他们的素质并不算差,还不至于像江东弓箭手那样面对骑兵直接溃逃,就算是打不过,也不至于没有一点反击之力。

    “十四军团,放箭!”眼见着并州狼骑已经进入了自身射程范围,自己的士卒也都做好了反击的准备,菲利波下达了新的命令。

    伴随着菲利波一声令下,隐身在西徐亚弓箭手一旁的十四军团弓箭手,直接用光影操作“显露”了大约过万的弓箭手,朝着狼骑的方向发动了攻击,超乎想象数量的箭雨如同飞蝗一样射向狼骑。

    相比于西徐亚弓箭手的箭雨,十四组合军团的箭雨质量只能说是普通的较为优秀的弓箭手射出来的箭矢,但是那可怕的数量,在射出来的瞬间天空近乎被黑点覆盖的密度,让张辽都为之头皮发麻。

    “箭筒交给我们,你们去帮第五云雀。”菲利波扫了一眼那令人头皮发麻的箭雨,直接对一旁显身而出的贾科莫说道。

    十四组合军团的弓箭手闻言几乎无有二话,直接将身上背的三支箭筒甩给西徐亚弓箭手,然后在贾科莫的率领下直接消失。

    进入射程范围内被箭雨覆盖的张辽,自知避无可避,当即怒吼着甩动长枪,准备拨开正面的箭雨,然而挥枪横扫是瞬间,便发现这漫天的箭雨近乎有九成都是假的。

    当即张辽心头一沉,这种操作,不是十四那个流氓,就是第五那个怪物,但是,不管是哪一个都说明现在的情况好不了,光与影的操作,天知道我之前所看到的,对方真的没有了箭矢是否是真实。

    不过看现在的情况,用膝盖去想都知道,对面那个名为西徐亚弓箭手的军团绝对拥有箭矢,正面冲击弓骑兵率领的弓箭手军团,而且还是在对方尚且有足够箭矢的情况下,撤退,还是继续冲?

    张辽扫了一眼身后的狼骑,一千出头的数量,对面大约五千五百多的西徐亚弓箭手,调头回去没有白马那种神速绝对不可能做到,而不回头,也就意味着胜败会在下一个呼吸角逐出来。

    “不管了,今天就在这里打废这个军团!”没有了选择,不可能背对西徐亚军团撤出去,那么所能做的选择只有一个了,张辽长枪拨开箭雨,直指对面的菲利波咆哮道。

    菲利波的眼底闪过一抹阴沉,他能听懂张辽的话,也能看到不远处张辽那种坚毅的神色,一直掌控的局势,在这一刻失控了。

    【不,还没有,虽说他在看到我手上的箭矢,并没有选择调头撤离,但是这点距离足够我将之打废,更何况就算失去了远程,我手下的弓骑近战也不弱,更何况,他们不是西凉铁骑,并不具备短时间硬扛大威力箭矢的能力。】菲利波近乎瞬间就下定了决心。

    狼骑,陷阵,白马都被拽了出来,铁骑也被十四组合军团吸引了一部分注意力,就算蛮军之中还有不少白马在杀戮,但在这种情况下第五云雀如果依旧不能杀出来,那么帕尔米罗死了也是活该。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菲利波彻底的明白什么叫做失控,狼骑在拨开看似无比密集,实际上稀疏的箭雨之后,虽说有人意外中箭,但是在有了心理准备之后,无一人被命中要害。

    伴随着张辽掏出大黄弓,所有的狼骑也都在高速移动的瞬间对着西徐亚军团飚射出了箭雨,和白马,铁骑那种偏科不同,狼骑是真正的全能,他们远攻近战都非常的优秀。

    在狼骑抬起大黄弓,搭弓射箭,马蹄踏空的瞬间,拉开弓弦的所有狼骑都自然的扭动了一下弓弦,下一瞬间,狼骑的箭矢带着啸声朝着西徐亚弓箭手不带丝毫弧度的射了过去。

    近乎瞬间正面的西徐亚弓骑就遭遇到了致命打击,看起来威力并不是很大的箭矢,居然足够穿透身披锁子甲的西徐亚弓骑。

    “我们的箭矢也同样具有着加持。”张辽箭矢飚出,冷漠的看着对面倒下的士卒,随后一个突刺加速,速度近乎有神速白马的三分之一,横向漂移的同时,箭雨爆射而出。

    “射击!”在看到狼骑拿起弓箭的瞬间,菲利波还浮现了一抹嘲弄,然而在下一刻战果出现的瞬间,菲利波的笑容随之凝滞,当即下令,游曳反击。

    “呵。”张辽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对面的西徐亚军团,比箭术对攻,如果是以前他们可能还不是西徐亚军团的对手,现在的话……

    一边靠着灵活的动作,带着节奏闪避,格挡箭雨,一边随意的反击,不同于西凉铁骑的狂飙,也不同于白马的迅捷。

    在踏出那一步之后,狼骑终于有了和天下最强几个军团争锋的资本,全能在某个程度之下可谓是全不能,单一属性满分一百的话,某属性八十的兵种,在很多时候比全属性六十的兵种强很多。

    等到往后继续发展,某属性九十多的兵种,也在大多数的时候比全属性七十五的兵种有价值的多,可以说在某个程度以前,全能型兵种几乎只能用来扫扫后勤,打打辅助。

    积累,积累,积累,不断的积累,直到达到某一个极限,全能型兵种彻底超脱了束缚之后,这个兵种才真正具有了意义。

    狼骑就是这一兵种的代表,每一项都不强,也都不弱,但他的队友和对手总是有一处亮点将之彻底遮挡,他就像是红花旁边的绿叶,一直没有太强的存在感。

    直到上一次打了一场非常惨烈的战斗之后,所有存活下来,从董卓时代打到现在依旧活下来的狼骑,几乎都感觉到自身出现的不同。

    不同于铁骑那种意志归来,找回过去,实力突飞猛进,狼骑和图拉真军团打了一场惨烈的战争之后,狼骑士卒积累的无穷经验就像是终于找到了正确的宣泄方向,开始逐步地转化成实力,跑的更快,反应更灵敏,对于各种武器的把控更自然。

    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张辽并不清楚,但是张辽清楚,真正有这种变化的近千狼骑在迅速的变强,而且是在持续变强。

    “其实我还能变得更快。”张辽搭弓射箭的同时,低声诉说。

    随着张辽话音消散,在西徐亚箭雨落下来的瞬间,狼骑骤然一个“Z”字闪避,躲开了箭雨,然后一个急速突刺直接杀到了西徐亚弓骑十步以内的位置。

    菲利波面色一沉,但是本人却慌而不乱,西徐亚弓箭手也都是百战指使,前方换刀,后方弓箭手近乎本能性的对于狼骑进行箭雨压制。

    张辽再次收缩自己的军团天赋,正面的狼骑尽皆自然地收缩身形,准备正面突击。

    “放箭!”十步的距离对于现在已经放开了手脚的狼骑来说不过眨眼,但是这么点距离,菲利波指挥的弓箭手在射出了三支箭矢的同时,更是换上了近战用罗马长剑。

    其战斗素质可谓是极高,然而正是因为极高,才清楚的看到了在那十步距离之中发生了什么。

    也正因为看清楚这些,菲利波才骤然明白,十四组合尚且不能挖掘到极限的十项全能到底代表着什么。

    十项全能天赋不同于其他任何一种精锐天赋,这一天赋更多是偏向于素质的开挖。

    在初期更多是积累,等到了一定程度才能真正显现出来自身的效果,而在这一过程之中,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并不强,全能也即是全不能,唯有博而精,才能真正展现全能的恐怖。

    当双方接近到十步,狼骑每一个士卒都进入战争兴奋状态的时候,面对着正面袭来的箭雨,狼骑彻底进入了状态。

    反应力的大幅度上升,让他们能清楚的看到前方箭雨的袭来时的快满,动态视力能让其看清楚箭矢的轨迹,无数的战斗经验,配合上身体素质的解放让其在看到,感受到的同时,能做出最适合的动作。

    或是用长枪拨开,或是用小圆盾格挡,十步之间数千根的箭矢被狼骑轻易的格挡了开来,自三百年前倾全国之力去缔造这种雄兵以来,依靠着张辽军团天赋一直的积累,这一代的狼骑终于再一次踏足了这种高度。

    “真的是好慢。”这一刻在所有狼骑的眼中,这个世界尽皆进入了二分之一慢放,卡帧状态,唯有狼骑自身保持着正常的速度,不,还有白马,那怕是在这种反应和素质下,白马依旧快的离谱。

    这便是十项全能逐渐解放之后的状态,不同于其他单项的提升,狼骑的提升是一种近乎完美的提升,没有短板,看得到,做得到,掌控的到,他们的力量能完美的展现出来。

    这便是当年汉军用来应对匈奴禁卫的力量,代表着传承军魂的匈奴禁卫,所能传承的技巧,在这种慢放之下,对方所能使用出来的技巧,狼骑尽皆都能使用出来。

    更重要的是有着十项全能的底蕴支撑,任何双天赋的技巧能力在这种慢放之下都一览无余,我看到了,我就能学会,依靠着我的底蕴就能施展出来,而且比之更胜一筹,我的每一项素质都跨过了双天赋!

    “一息十箭?”张辽在对面换上马刀的瞬间,莫名浮现了一抹嘲讽,区区这种程度,之前居然一直没办法学会,果然是堕怠了吗。

    狼骑在格挡开西徐亚弓箭手箭雨的瞬间,随意的用长枪点死正面的弓骑兵,哪怕是菲利波这种练气成罡极限的高手,在面对狼骑长枪的直刺,无所规避之下肋间尚且被划出一道伤痕。

    随意的闪避开箭矢,随着动态视力的加深,随着反应时间的逐渐消除,随着身体素质开始彻底解放,代表着最基础属性的力量,速度,反应,灵活尽皆大幅度上升。

    所谓的箭雨已经彻底对于狼骑失去了意义,除非是那种一堵墙一样的避无可避的攻击方式,否则就这等稀稀疏疏的箭雨,根本无有丝毫的意义。

    比别人防御略高一些的攻击,比别人闪避更快一些的速度,在所有的属性都比所谓的双天赋极限高出了少许之后,狼骑真正进入了最强序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