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三十章 奇怪的做法

    两个呼吸之间,原本就只剩下三十多根箭矢的西徐亚弓箭手,尽皆将箭矢用光,而被菲利波瞄准的那片之前用箭雨打通的通道上,所有的狼骑和白马都遭遇了致命打击。

    但凡尚且还在那片区域的汉军,只要未能在箭矢落下前逃离该区域,除了铁骑尽皆覆灭,而且就算是铁骑,也难免意外有几根箭矢扎在身上,虽说不太影响动作,但看起来也相当的惨。

    “菲利波!”急速箭雨飚飞的瞬间,里昂那多先是一愣,随后直接对着菲利波的位置怒吼道,这个时候消耗箭矢,那完全就是在找死!

    一瞬间就箭雨清空了的通道,就剩下身上扎了数箭的铁骑呆愣的站在原地,侧头看向西徐亚的位置,双眼冰冷。

    审配,司马懿,陈宫几乎瞬间扭头看向诸葛亮,菲利波这种智障一样的行为,该不会是诸葛亮的智障导致的吧。

    “不是我搞的鬼,现在的形势非常明确,我方和对方都在相互忌惮,明确的说,就现在的情况只要我们不主动攻击第四军团的罗马本阵,罗马爪子也不会伸得太长去救助蛮军。”诸葛亮直接开口解释道,“在这种情况下我没必要做这种事情,第五云雀出现才是决战!”

    “这些话,还是别说了,对方已经放箭了,我们下死手吧,拼着再伤一口元气,重创乃至团灭他们吧。”审配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虽说和罗马死磕不是审配的意愿,但是到了这种情况下,西徐亚的箭矢射完,没有了箭雨掩护,第四鹰旗军团的两个组成部分都会暴露出来自身最脆弱的一面,此事不下手,更待何时。

    “全军出击。”诸葛亮虽说心生疑虑,但是也知道现在的情况,这是大好的时机,更何况,天空之中罗马蛮军的云气正在逐渐散开。

    “菲利波你个蠢货!”里昂那多远远地看向菲利波那已经射空了的箭筒,愤怒的咆哮道。

    在西徐亚弓箭手给马其顿军团提供掩护的情况,马其顿军团在自身无畏属性的加持下,手握长枪排成方阵,展现出马其顿军团应有的强力攻势,依靠着第二天赋力量解放带来的强悍攻击力,就算是军魂军团,三天赋这种怪物他们也敢挑战。

    虽说输是会输,但是敢对于整编的三天赋和军魂挥拳,对于绝大多数军团来说都是难以置信的事情。

    这也是汉军不愿意直接冲第四鹰旗的罗马本阵,转而砍杀蛮军溃军,逼迫帕尔米罗的第五云雀出来的重要原因。

    因为相较于第四军团,第五云雀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能逼出来,那真要杀的话,对于自身的损失并不算太大。

    然而这是之前,现在的话,菲利波的极速箭下去,虽说创造了不小的战绩,但是也将第四军团彻底置于危险之中。

    没有了箭雨掩护的马其顿方阵,哪怕侧翼各有马其顿方阵自带的一千铠甲骑兵,哪怕有菲利波强行迟滞后,被里昂那多抓住机会稳住形势安排在左右两翼进行护卫的蛮军,可是没有了最大的庇护之后,被汉军抓住机会打个半死那几乎是必然的情况。

    毕竟里昂那多率领的马其顿军团一旦被西凉铁骑,狼骑这种精锐骑兵近身,基本就相当于完蛋了,毕竟这军团的战斗力更多是在配合作战,没了配合,基本就是双天赋之中相当菜的那种,当然他的队友西徐亚弓箭手,不管是弓骑还是普通弓箭手,没有了箭矢基本就废了。

    哪怕是双天赋超精锐的弓箭手,没有了箭矢,十成战斗力至少没了五成,虽说也都学过用刀枪近战,但是怎么说呢,大概连普通精锐水平都不如吧。

    光想想江东弓箭手就知道了,有箭矢的时候战斗力可谓顶级,没箭矢的时候,当初在北疆被杂兵近身,差点都被砍死,弓箭手这种兵种,强是真强,弱的话,也确实够弱。

    因而在里昂那多在看到菲利波率领的弓箭手在瞬息之间射光了剩下不多的箭矢之后,脸都为之扭曲了,怎么会有这样的蠢货,那所剩不多的箭矢,在他们双方的配合下,是第四鹰旗军团能稳稳撤退的关键。

    虽说当前这种行径确实打通了对外的通道,给第五云雀争取了一线生机,但是不说第五云雀能不能在西凉铁骑的阻碍下逃出升天,哪怕是能,冒着他们第四幸运者军团全灭的危险去救助第五云雀?

    值得吗?值得个鬼,第五云雀确实是凯撒之影,而且拥有着强悍的实力,但是他们第四幸运者军团是和第五云雀同样级别的主战军团,第五云雀背负着第五支鹰徽,他们同样背负着第四支鹰徽。

    他们同样重要,为了第五云雀可能存在的逃亡生机,让第四幸运者军团陷入可能存在的覆灭危机之中,这是智障!

    为了击杀那不足一千白马和狼骑,损耗掉士卒本身就不多的箭矢,彻底断绝他们对于汉室本身就不重的战术威慑,致使整个战局都发生了偏转,这种事情,菲利波你的脑子呢?

    里昂那多愤怒的当即破口大骂,但是在转头的瞬间看到菲利波那张死人脸,不由得心头一冷。

    对于菲利波,里昂那多虽说经常和对方发生冲突,但真要说,里昂那多只是对于那家伙的性格不爽,对于能力,里昂那多是服气的。

    【不,这家伙绝对不可能犯这种失误,哪怕是已经愤怒到了另一种程度,也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那么,他想做的……】里昂那多,一边下令士卒稳住步伐,以更缓的速度前进,一边开始命令侧翼护卫的两千骑兵做好准备。

    【这家伙,是在以我为诱饵!】里昂那多踩在坚实的土地上,余光看着已经从蛮军之中冲出来的狼骑和白马,心下一沉。

    在那一波箭雨落下的瞬间,混乱的溃军之下,靠着光影模拟混乱局势,实际已经聚合起来,勉强维持稳定的帕尔米罗也是心中一惊。

    第五云雀现在就在帕尔米罗的身边,蛮军之中的盎格斯护卫,还有条顿投斧手,高卢骑兵也都尽皆都在他的身边。

    之前在中军崩溃之前,看到外围白马切菜的局势,帕尔米罗就心知情况不妙,因而在西凉铁骑尚未碾碎中军先遣的时候,帕尔米罗就组织自己的军团带着护卫进入了光影操作状态。

    这也是打到这种程度,罗马蛮军的云气尚且没有彻底崩溃的重要原因,同样这也是今天西凉铁骑能瞎猫碰到死耗子撞死数百所谓的云雀士卒的原因。

    实际上被西凉铁骑撞死的有不少都是被云雀士卒拉着一起进入光影操作状态的精锐蛮军,帕尔米罗虽说惶恐于那支纯白军团的可怕杀伤力,但是还不至于忘了自己现在的情况。

    这些不多的精锐蛮军和自己的所剩不到三千的云雀士卒,几乎是帕尔米罗最后的底牌。

    虽说帕尔米罗很清楚第四鹰旗绝对不会放弃自己,但是所谓“自助者天助,自救者天救,自弃者天弃”,如果连自己都不竭尽全力去想办法,只等待别人救助的,搞不好会悲剧的。

    因而在一开始发现无力回天之后,帕尔米罗就将自己的军团分成了小组,带着精锐蛮军进入光影操作状态,隐藏了起来,一方面是避开白马和铁骑的锋芒,一方面也是为后面撤退做准备。

    白马的速度快的就算是帕尔米罗也感觉到寒毛倒竖,尤其是在蛮军外部向内崩溃之后,白马渗透追击时,那惊人的效率,让帕尔米罗清楚地知道,不想办法,谁也不可能从白马手上跑掉。

    不过不得不提一点,白马那疯狂的效率,其实也算是帕尔米罗在外围混乱的情况,能稳住中军之前隐藏的那些精锐士卒的原因。

    白马太强了,强到脑子正常的人看到那一幕都知道,面对白马只想逃窜的话,唯有死路一条,也正因为有这个思考,帕尔米罗才能在乱军之中稳住本部。

    当然这里面也要多亏一下第五云雀的光影操作,一方面小幅偏差部分自身相位的位置,一方面制作出该范围和其他范围同样的混乱,让真正的结阵的精锐隐藏在混乱的幻影之下。

    当然,这种事情在其他军团看来非常不可思议,但是对于第五云雀来说其实非常简单的事情,他们本身就是乱军之中的杀手,制造光影幻影什么的,对于他们来说无比的简单。

    至于破绽,八万多,好吧现在剩下六万不到的混乱战场,要是能看到混乱之中的破绽算你厉害!

    因此,在此其间虽说免不了磕磕碰碰,被铁骑撞到,被白马撞到,被狼骑撞到,但是在帕尔米罗的操控下,靠着断尾求生,还有汉军太过明显的从外围封锁包围第五云雀的行为,成功避免了大的损失。

    至于菲利波的箭雨指挥,帕尔米罗尝试性转移了大约两百云雀士卒,但是在尚未出去之前,铁骑就将那一范围碾压了一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