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二十七章 无畏无惧者

    当然任何时候说到白马义从,就不得不提一下终结了白马义从神话的先登死士,如果说白马义从是用胡人的尸骸奠定了王座,那么先登就是踩着白马义从上位的。

    然而真要说实际点的话,其实包括审配等人都不知道,鞠义的先登死士当年有很多的能力其实是是为三天赋白马准备的,然而直到鞠义将白马打死,白马都没出三天赋,这也是鞠义最无奈的地方。

    同样也就导致先登死士在最终升华的时候缺少了三天赋白马这个磨刀石,以至于先登并没有达到最完美的状态。

    甚至鞠义当初为白马准备的动能箭,几乎都没有了使用机会,为三天赋极速白马准备的意志追踪箭,同样也失去价值。

    号称拥有最多能力的军魂军团,先登死士,实际上根本未能有机会去展现那为宿敌白马义从准备的力量,因为白马死后,再无任何一个军团有资格让先登死士升华到那个程度。

    从双天赋到军魂是一种本质性的升华,先登从最一开始就是为了覆灭白马义从而诞生的,而界桥之战轻松的胜出,也让先登这柄神剑未能磨砺到最锋锐的程度。

    那种号称你白马能在两分钟从地平线这边跑到那边,我先登的意志追踪箭直接可以破音速咬着你的尾巴,将你弄死。

    那种白马身随意动,消除反应时间,一秒十五刀斩击的可怕速度,我先登一瞬间足够给你释放出数万的云气箭,你白马单个士卒能御风格挡劈开数十支箭矢,那我先登这边给你白马就能准备破百云气箭!

    你能劈开一百支箭矢,那我就能送你一堵墙的箭矢!

    从一开始鞠义的先登就是为了搞死白马而准备的,甚至为了避免出意外,鞠义甚至提前预估了公孙瓒那家伙的神速白马要晋升三天赋会是什么三天赋,从而确定搞死神速白马需要什么样的能力。

    也是在这种情况下,鞠义捏出来了有史以来最为违规的弓箭手能力,也就是云气箭,单刀格挡箭雨是吧,我给你准备的箭雨绝对比你能格挡的上限多一倍,饱和打击怼死你。

    然而至始至终,白马未能晋升到三天赋,自然鞠义为白马准备的大招也就成了一场梦幻,而缺少了面对三天赋白马的机会,先登也事实性失去了补全自身缺点的机会。

    “当年,白马就是这么杀我们的。”审配看着那纯白的浪潮,如水银泻地一般自然的扩散,吞没一切在范围之内的非纯白之色,不由得带着缅怀说道,“这种杀戮方式,只有无畏无惧者才可以克制,可惜溃军哪里能无畏无惧啊?”

    菲利波这时死盯着远处白马那种可怕的吞没的方式,胆寒之余更是愤怒,相比于之前那可怕的杀戮效率,现在的效率变得更为可怕。

    “老子没见过这么蠢的蛮子!”愤怒的狂吼一声,菲利波尽可能的遏止住自己内心的恐惧,他很清楚自己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

    那就不管发生了什么,都要先护着第五云雀,蛮子死光了以后还有,第五云雀要是没了,那真就完蛋了,这该死的纯白军团!

    罗马真正主战的鹰旗军团并不多,个位数的军团除了第七军团是凑数的,第一军团没办法出来,其他军团每一个都是罗马人的精粹,而出了十之后,只有十二,十三,十四算是真正的主战军团。

    因而第五军团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且菲利波现在就算是傻也明白这个纯白军团绝对不是靠视力在战斗,更何况,菲利波的眼力和智力决断力在罗马军团长之中都是佼佼者,岂能不知道汉军这个该死的纯白军团绝对是克死第五云雀的那种。

    “所有人做好团灭准备,弓箭平射!”菲利波这个时候也不顾上了,西徐亚弓箭手这种东西要多少有多少,但是第五云雀必须要捞出来,赌上西徐亚弓箭手的性命,这波就是团灭,也要钉死白马。

    跑的快是吧,比箭雨还快是吧,老子这波不活了,挡在你前面平射弩箭,来吧,看看平射箭你们怎么挡。

    菲利波不缺决断力,本身就属于那种狠人之中的狠人,虽说平射箭的有效射程不到七十步,而起要形成覆盖性效果,那就需要用短弓极速箭,这种箭矢射程一般也就是五十步。

    就算有精锐天赋的加持,这些箭矢的威力堪比强弓,但是正面面对白马义从,最大的问题从来不在于箭矢的威力!

    以白马的速度,五十步的距离不过是半秒,这就意味着手抖一下就可能发现白马的刀已经递到到了他们的面前,而对于没有防护的弓箭手来说,随便一刀都足以致命。

    然而面对这种局面,菲利波近乎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选择了和白马对攻,强行扼制白马,虽说方式颇为疯狂,但是疯狂之下,确实有那么一线生机,至少如同审配所言,无畏无惧者才可以克制白马!

    看着那纯白之色以超乎想象的高速扩散的时候,菲利波心寒的同时,更是清楚绝对不能继续纵容这种行为,快是吧,老子拉你去死!

    菲利波将自己的军团摆开之后,毫不客气的直接朝着正面发动了箭雨射击,比丧心病狂绝对没有人能比的上这个狠心的军团长。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种冰冷无情到连自身溃败的蛮军一起射杀的方式,成功扼制了溃兵对于己方阵型的冲击,保证了西徐亚皇家弓骑军团的稳定战斗力。

    白马惊人的杀戮速度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周遭的溃军清空,所有未被追上补上一刀的蛮子也发狂一样的逃窜,恨不得再多生几条腿,但是这毫无意义,完全不知道以他们的小短腿背对白马意味着什么。

    “惊人的杀戮效率,可怕的刀光,不过速度已经降下来哦!”菲利波冷笑着一声令下,直接将胆敢逃窜到督战队面前的罗马蛮军统统射杀,彻底清剿出了来一片空地。

    这种疯狂,让所有的蛮子溃兵在心冷的同时,也自然的回忆起曾经的军制训练时的要求,开始反身侧向往后倒退着撤退。

    与此同时迅捷的白马在连杀了一大片之后,速度强行被遏制了百分之三十,虽说依旧可以堪称是风驰电挚,但是相比于之前那种迅捷,白马义从已经逐渐恢复了自身驭手对于速度的掌控。

    “咦,不对……”审配看着杀戮速度逐渐下降,战场清空速度下降,砍杀效率也逐渐变差的白马不由得一愣,这不对啊,公孙白马的话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开始清洗地图了吗?

    “变慢了,看来那种快对于他们也不是无止尽的。”菲利波冷冷的看着即将因为屠杀溃军进入攻击范围的白马,双眼冰冷,所有的弓箭手都不由自主的扣住了箭矢。

    与此同时乱军之中的帕尔米罗和在外围开始布防,准备应对汉军冲击的里昂那多也是双眼一亮,白马变慢了,那么机会来了。

    “放箭!”在白马杀穿蛮军的那一刻,早已扣住箭矢的西徐亚皇家弓骑军团,尽皆以短弓爆发出来了超乎想象的射箭速度。

    平复着心态,所有的弓箭手在这一刻都非常稳定的发挥出来了应有的水平,胜利的契机在这一刻即将显现……

    西徐亚皇家弓骑军团本就是双天赋之中的精锐,虽说因为菲利波和里昂那多闹不到一起,以至于连鹰旗都没有办法使用,但是其本身的素质绝对不容小视。

    一瞬间爆发出来的三万多支箭矢,虽说是短弓,但是其本身的威力并不弱于正常的长弓,而且那如同定点了的位置,无不在说明,这些弓箭手堪称可怕的素质。

    【在我的射程范围内,绝对没有人能闪避,顺带锁死你们这群跑的快的!】菲利波带着冷笑看向冲出来之后仿若有些刹不住的白马义从,双眸无比的冰冷。

    双天赋的西徐亚皇家弓骑军团,一天赋箭术力量延伸,也就是所谓的我用短弓轻箭学会了秒速十矢,那么我原本长弓拥有的力量也就会逐渐转移到短弓轻箭上。

    当然所使用弓箭的差距越大,箭术力量延伸的难度也就会越高,理论上来讲,如果真有人能将这一天赋走到极限,那么从某个角度来讲也是非常恐怖的效果。

    简单点的说法,短弓轻箭一息十矢,江东的精锐弓箭手训练一段时间就有不少人能做到,同样八石强弓,在没有云气压制的情况下,不少精锐弓箭手也能射上一发两发的。

    当然射完之后基本废了什么的,不需要考虑,而箭术力量延伸,差不多就是,我将八石强弓的箭矢力量压在了短弓轻箭秒速十矢上。

    当然那是极限状态,西徐亚弓箭手现在的基本水平差不多就是一息十矢,外加每一发的威力不会逊色于正常的强弓,这几乎是西徐亚弓箭手的本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