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二十四章 刀光如水

    公孙瓒的时代,神速白马便一直是以这种恐怖的杀戮方式去震慑北疆,也许神速白马具有着致命弱点,但是啊,比最适合地形下各种军团的杀戮效率,神速白马绝对是名列前茅!

    不同于偷袭,不同于其他勉强能解释我方为何被对方在一瞬间歼灭大量士卒的作战方式,白马这种纯粹挥刀斩杀,是最简单,最粗暴,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战斗方式,但绝对没有任何军团能接受。

    因为这不是什么作弊,不是什么勉强能解释的偷袭,这是实打实纯粹的能砍你一次,那么就能砍你第二次,不会因为个人的主观意志而发生改变的硬实力。

    这是真正血腥暴力,以极限的高速,用马刀爆发出绝对不可抵挡的超限攻击,只要没有人能扼制住这种冲杀的速度,白马足够在几个呼吸之间将一个军团杀崩溃。

    当年乌丸,扶余,鲜卑,匈奴无人敢踏足幽州,就是因为有这么一支在正常排兵作战的情况下,连摆开大军都做不到的时间内,就能高效歼灭另一支军团的白马义从存在。

    对于其他大军从被我方侦骑发现,然后到我方侦骑汇报后,将帅快速的排兵布阵,等布置好一切之后,对方的大军可能才会抵达地平线,这么多时间的调整,足够应对太多的问题。

    然而换成白马义从这种违规兵种,当然赵云的并不算太过违规,毕竟双马的侦骑还是能跑过赵云白马的,勉强还能给争取一些时间,神速白马的话,那就成了,谁给你的自信,侦骑什么的有我跑得快?

    在你从地平线上看到他们,到他们杀过来,根本用不了一分钟,所以对于杂胡来说神速白马就是天灾。

    因为太快了,快到根本没办法反应,同样其杀戮的效率也因为这种极限的速度,而高的根本无法承受,神速白马啊,可不是普通玩弓箭轻骑兵那种菜鸡,进入神速状态,他们同样是最顶级的杀戮兵种。

    对于神速白马来说,一旦没有人能在战场上住扼制他们的速度,等他们飙起来,那么管你是什么,大不了,本大爷在被你捅死的瞬间,绝对连你一起撞的四分八裂。

    速度超过某一个极限之后,本身就代表着力量本身,只要速度不能被遏止住,那么对于白马的杀戮效率绝对是最高的。

    “咔嚓。”调转马头的瞬间,李条手握的长直刀,在之前斩杀过程之中已经断掉了一半的长直刀,剩下的那一半也碎掉了。

    这三个呼吸之间,李条斩杀了四十七个蛮子,有身穿重甲的蛮子,有手持弓箭的弓箭手,有手提大盾的重步兵,也有看不到,但是风中能感受到的隐身人,可不管对手是什么,面对这种高速,都被轻松的切成了两半,甚至连大盾都被切开了。

    同样李条身后的白马除了极少数折损了以外,其他人虽说尽皆没有伤势,但半身近乎都被血浸染。

    这种超高速的斩击,只要砍中,绝对是致命伤害,而风的变化能让他们清楚的判断攻击的方位,几乎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动作,砍下去就是,这种高速下,一刀足够致命。

    “换刀。”李条直接将手上只剩下一个刀把的直刀丢掉,他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公孙续让他们多带几柄二斤重的直刀,白马如果用这种方式杀敌,一波杀完基本上刀不是碎了,就是断了。

    同样手腕有些木木的薛邵也骤然明白公孙续为什么一定要让他们统统带上护腕,这玩意对于神速白马来说真的很重要,很重要。

    六千白马之中四千多人将手上或是断了或是碎掉的马刀丢掉,直接换上了新的直刀,和之前的一模一样。

    白马换刀调头的时候,之前被一口气宰了差不多四千的罗马蛮军终于反应了过来。

    感受着溅在身上,尚且温热的鲜血,看着面前不管是人是马,还是铠甲,尽皆是被砍成了几段,随意的晾在草地上流出血水,甚至神经还在微微抽搐的断臂残肢,这如同人间地狱一般的惨象!

    几个呼吸间死掉的四千人与之造成的血腥味,让所有清楚看到这一幕的罗马蛮军尽皆颤抖了起来,那怕是经历了太多的战争,在面对这种血腥残暴,疯狂高效杀戮的兵种,所有看到的蛮子能留存在脑海的唯有那苍白的恐惧。

    “感觉我们好像很多人在近乎是同一时间砍到同一个人身上了。”薛邵一边跟着调转马头,一边跟着开口说道。

    “一息之间近乎百步,这种速度,敌人在倒下的时候被同时砍五十刀都不意外,越往后刀断的越多,被同时砍中的蛮子就越少。”李条冷笑着举刀加速,朝着另一个侧边杀去。

    管他对手是谁,反正现在对面没反应过来,先砍了再说,作为经验丰富的渠帅,对于战机的把握,李条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神速状态下玩直刀的白马,其实砍一刀,只要砍中了,且不是砍在那些大盾上,基本上一刀过去,对手就死了,当然就算是砍在大盾上刀断了,下一瞬间大盾也会再次被砍上几十刀,然后再次被砍死。

    另一边在诸葛亮等人听到白马誓约的瞬间,登时一愣,随后近乎瞬间诸葛亮等人就明白这是一个极佳的时机,如果把握的好,这波甚至足够他们一口气灭掉面前这些恶心了他们相当长时间的蛮子。

    至于说这是罗马人的计谋,笑话,单说能吼成这样,恐怕整个中原能做到的都寥寥无几。

    “池阳侯,段将军带领西凉铁骑强冲蛮军本阵,给我将蛮军冲垮!”诸葛亮近乎瞬间吼出了命令。

    “文远,恭正,带着狼骑跟上铁骑,但凡铁骑冲垮的蛮军,统统给我将之打散!”陈宫同样双眼冰冷的怒吼道。

    “元伯,冲击罗马蛮军左护军,牵制他们的注意力,这是公孙伯圭的神速白马,只要本阵混乱,神速白马足够在五个呼吸内将任何军团杀到崩溃,但是记住距离他们远一点,神速白马进入神速状态,任何非白马兵种都会被作为攻击对象!”在李傕,郭汜,张辽,高顺等人动起来之后,之前在高处准备指挥高览的审配终于从反应了过来。

    因为站的高,所以审配清楚的看到了和赵云白马不同的另一种白马,那是他们当年的对手,公孙瓒的骄傲,神速白马。

    一种代表着速度极致的骑兵,一种无法进行任何配合作战的骑兵,这种骑兵的友军从来都只有自己。

    因为神速白马飙起来开始杀敌,除了和他们保持同样速度的自己人,其他所谓的友军,只要在他们攻击范围,他们根本看不到,他们不是用反应力在杀敌,他们只是在挥刀。

    只不过在那种急速的情况下,就算是最普通的制式武器直刀,也足够砍死任何一个对手,同样也足以剿灭任何一个军团,如果不能遏止住神速白马的极限速度,遭遇到这种军团真的会死的。

    这是老袁家在界桥之战前用无数精卒的生命验证了的事实,神速白马这种军团,虽说有着致命的缺陷,但是其强横的战斗力也绝对不是吹出来的。

    这是一支真正足够挑战任何军团的超级精锐,只要你无法用牺牲遏止住对方的速度,那么面对那苍白刀光,统统都只是杂兵。

    审配的吼声,所有的汉军听闻之后都是一愣,完全不知道白马是这样的兵种,甚至连赵云都不清楚。

    “那不是赵子龙的白马,那是公孙瓒的神速白马,在他们的刀下绝大多数的防御和纸没什么差别,如果池阳侯你觉得你的铁骑防御很强的话,你想象一瞬间挨上超过三十刀,铁骑真的能挡住?”审配可能是看到了李傕嗤之以鼻的表情,于是添了一句。

    所有人尽皆一愣,然后看向审配。

    “这不是玩笑,瞬息百步,比箭矢更快的白马,他们的刀光是连续起来的流光,前面那怕是一根实心铁柱,几百刀过去也断了。”审配冷冷的看着众人警告道,然而率领神铁骑的段煨莫名的浮现了一抹笑容,这么快啊,那不就是瞬时攻击吗?

    “赶紧出手吧,这是最好的机会,只要将蛮军打乱,你们就会明白为什么当年公孙瓒会被胡人那么忌惮,至于我是不是在开玩笑,你们马上就能看到。”审配催促道。

    公孙瓒的白马和赵云的白马有很大的不同,公孙瓒的白马是集合最强和最弱与一体,而赵云的白马削掉了最弱的地方,作为代价也失去了白马义从最强的一项。

    李傕等人闻言当即不再犹豫,怒吼着带领西凉铁骑朝着罗马蛮军的正面冲了过去,对于现在的李傕来说,管他正面是什么,只要他愿意,绝对没有人能挡住干掉他们!

    在李傕等人冲出来的瞬间帕尔米罗就心知不妙,当即怒吼这下令前方的日耳曼重步兵进行阻击,西徐亚弓箭手自由射击压制对方汉军的冲锋,然而段煨率领的几百西凉铁骑当即顶着箭雨而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