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二十三章 极限的杀戮

    现在超高速狂飙的赵云白马,在感受到风中不和谐的情况,本能性的就是上去一刀,结果自然不用多说。

    一刀将第五云雀的士卒砍成两半之后,白马义从继续前冲了大约百多米才反应过来自己顺手砍了什么东西,之后紧急刹车,才在几百米外停下来,没办法神速白马的两个致命要害啊。

    “我们是不是砍了什么东西。”薛邵扯着嘴顺手抬起自己马刀,就这么点距离,砍完第五云雀的刀刃已经被风刮的锃亮,完全不知道自己之前是砍了木桩还是砍了什么东西,反正没见血。

    “是人,我能看清的。”李条无语的说道,他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反正就是突然有几道不太正常的风,然后他就像条件反射一样挥刀朝着那几个位置砍去,然后一刀下去砍出来了四个人。

    “你们有没有什么感觉?”薛邵赶紧问后面的白马士卒,顺带让人问了一下有没有人被攻击或者伤到,很明显所有人都没事,最多是有人反应过来说是他身上怎么突然被溅了一身血,还是正面溅的。

    “算了,没什么问题了。反正以后都记住,感觉到风中不对上去就是一刀。”李条想了想说道,既然所有人都没事,那也就不管了,至于之前砍的是什么,反正不是自己人哈,砍了就砍了。

    “好。”白马义从的士卒尽皆回复道,不知道为什么刚刚那种战斗方式他们都感觉一种发自内心的自然,简直就是顺手一刀。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杂兵,这么无聊,算了不管了,都记住啊,奔袭的时候,感觉风向流速不对,上去就是一刀。”薛邵也觉得这么干不错,于是给身后的士卒命令道,“说起来我们是不是应该快要到了,荀休若说,汉军应该会撤到这里。”

    “没事,只要在附近这一带,以我们的速度,迟早就能找到。”李条完全不在意,两河流域这平原他们根本就是无敌的。

    “我的意思是再找不到汉军的话,我们的干粮就没有了。”薛邵没好气的说道,“我们现在能越跑越快就是因为我们的干粮被吃的就剩三天的了。”

    “没事,之前不是砍了一波杂兵吗,说明附近肯定有军营,将对面端掉就是了。”李条无所谓的说道。

    “算了,我们继续南下,找找看。”薛邵随意的说道,也没觉得李条这话有什么问题,就刚刚那种随手砍死的家伙,在薛邵看来来多说都是被秒的,端个营地什么的毫无难度。

    这个时候李条他们距离汉军的营地已经不到三十里,之所以到这种距离还没有发现汉军的营地,主要是李条和薛邵已经彻底放弃了侦骑,白马跑得和侦骑一样快。

    至于被包围伏击,笑话,就这平原,绝对没人能包围白马,白马从地平线这边跑到地平线那边,两分钟时间是稳的。

    薛邵点了点头,也没管之前他们砍死的那一千多人,反正随手一刀砍死的杂兵,根本不用在乎,而且也确实懒得去看了。

    李条和薛邵又整了整兵,排了一个雁形阵朝着南方奔去,然后没多久就追上了被派回去通知罗马人情报的那一百多第五云雀的士卒。

    好吧,这些人也是隐身的,而且在发现地平线上的又出现的汉军,当即朝两侧跑去,准备避开白马,避免伤亡,毕竟白马能这么快追过来,后方那些人什么情况那就不用说了。

    然而薛邵弄得是一个骚气的雁形阵,这个横向拉的很开,虽说第五云雀的士卒在地平线上看到白马的第一时间,就算他们拼命的横向跑,以期避开白马。

    可惜白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还没等这群人跑出白马大军的覆盖范围,白马已经从地平线上冲到了第五云雀的背后。

    后面的就不用解释了,全靠风来感知的白马,确实是完全看不到自己面前的第五云雀,但是风的流动很清楚的告诉白马,这地方又有什么奇怪而又看不到的玩意,自然白马义从本能性的上去就是一刀。

    这波砍死了之后,薛邵吐槽了两句,怎么这地方有这么多看不到是什么玩意的东西,然后就跟着李条继续南下,连停都没停。

    杂兵啊杂兵,毛毛雨啊,砍了就砍了,就跟当年公孙白马目标去打乌丸,但是意外遭遇扶余大军顺手也剁了一样,反正就是几个呼吸,抬抬手的事情,根本没有压力,顺手宰了就是了。

    自然随意的抬手宰了大约一千两百第五云雀的李条等人根本没想过这是一个双天赋超精锐,而且还是双天赋超精锐之中堪称禁忌级别的无解军团,对他们来说不就是抬手之间干掉的事情吗?

    “呦,那里有火光。”三十里的距离对于现在的白马来说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尤其是地平线能看到五公里,所以砍掉第五云雀的士卒之后,没几分钟白马就飙到了汉军营地的背后。

    那营地之中巨大的那个“汉”字大旗无不在说明这是他们的目标,与此同时混杂在蛮军之中的罗马侦骑也在白马出现在地平线的瞬间就发现了白马。

    “敌袭!”侦骑在第一时间发出戒备的警告声,“正北方位,戒备!”

    与此同时帕尔米罗在听到这个吼声的瞬间第一时间回望北方,表示非常的不解,自己派去了一千两百人的云雀士卒,居然没有来得及通知他们敌军形势,甚至被敌人冲到了可以直视他们的距离。

    “那群家伙,该不会还没跑到位置,汉军的援军就冲了过来?还是说汉军有好几路援军,不过就算是如此,我的士卒也应该奔袭回来给我汇报啊,总不可能比他们还慢吧。”帕尔米罗无语的看着远处地平线上的白条,然而等他说完,再看的时候白条已经高了一节。

    那一瞬间帕尔米罗毛都炸了,当即怒吼着,“后军掉头,全军戒备,箭雨正北方位四十五度抛射啊!”

    然而大军指挥这种东西,让前军变后军,后军变前军,而且所有战备方位全部更改这种事情,除非是名将之中的名将,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让八万人在两分钟之内做到,然而两分钟的时间近乎已经足够白马从这边的地平线跑到那边的地平线了。

    这种风驰电挚一般的迅捷速度,在李条,薛邵确定汉军被数万大军包围的瞬间,更是又上升了大约十分之一,原本已经快的超乎想象的速度,这个时候近乎能听到那种啸声了。

    原本极限的速度近乎让所有的义从都无法发出声音,然而在看到汉军被包围之时,奋起的那一跃之下,赵云的白马真正踏入了神速天赋下限,那一刻,所有的士卒清楚的感受到了风的变化,他们能真实的握住风,把控风,而与之同时的便是内心躁动的热血。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鉴,白马为证!”原本近乎无法传递的声音伴随着白马义从真正握住风的那一刻,浩浩荡荡如同雷音一般传递了过来,覆盖了数十里,那一刻风狂涌而起,那滚滚的雷音,伴随着那纯白的浪花从地平线上涌了过来。

    “放箭!”西徐亚弓箭手几乎算是这个时代最顶级的弓箭手,在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就选择了覆盖性的抛射箭雨,至于瞄准,白马义从在视觉上从兔子大小到人大小只是呼吸之间,在并非正面的情况下根本没办法瞄准。

    “这就是风的力量吗?”眼见着天空之中朝着自身落下来的箭雨,身出最前列的白马义从淡然的前冲,在箭雨落下来之前他们就足够冲过箭雨覆盖的范围。

    至于后方的白马感受着风的流动,或是用马刀轻松格挡,或者直接挥刀改变风的流动,将之偏转。

    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箭雨尚未全部落地的那一刻,白马义从的刀刃已经划过了侧边的蛮军,一瞬间,刀光璀璨,血花飞溅,近乎三个呼吸白马从罗马蛮军的这一侧边杀到了另一个侧边。

    长约六百米的罗马蛮军边线,在三个呼吸之间被白马用马刀剃了一遍,其间不管是弓箭手,还是重步兵,还是枪兵,不管是杂兵,还是精锐,亦或者是超精锐,面对那一闪而过连战马都能切菜的璀璨刀光,近乎所有的防御都成了笑话。

    三个呼吸之间,中军和另一边的罗马蛮军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

    可靠近白马这一边的罗马蛮军已经被砍出了一个非常光滑的圆弧,弧线的外围尽皆断臂残肢,血浆溅了外围所有尚且活着的蛮军一身,这种近乎极限的杀戮速度,便是当年公孙白马所追求的震慑和高效,这才是原始的白马,他们可是真正的杀戮兵种啊!

    轻骑兵的极限,速度的代言词,杀戮效率的化身,神速白马!

    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军团能承受这种在数个呼吸之间被另一个军团以不可抵挡的正面作战方式干掉大半的恐怖杀戮方式。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