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二十章 复起的战局

    总之不管怎么说,佩伦尼斯成功的给罗马大军打下了未来胜利的基础,至于接下来,佩伦尼斯所想的安息主动攻击亚美尼亚,以求夺回亚美尼亚这一情况并没有发生。

    沃洛吉斯五世在安息和亚美尼亚的边境获得了这一消息之后,果断率兵回撤,并没有中计,不过这对于佩伦尼斯来说并算不上什么大事,安息动手与不动手对于他的影响其实非常小,他已经完成了任务。

    接下来只需要等待战机,等待那最后一击的到来,也就是所谓的决胜局的到来。

    沃洛吉斯五世的果决让不少安息将帅颇有微辞,毕竟在他们看来,罗马已经攻打下来了亚美尼亚,不趁着现在他们立足不稳将之夺回,那么在之后不久,罗马兵出亚美尼亚,从北自南,安息西部繁华区就会再一次被罗马兵锋所掠。

    然而沃洛吉斯五世对于这种既没有反驳,也没有解释,他很清楚,情况到了这种程度已经非常危急了,不过不管是多么的危急对于沃洛吉斯五世来说都无所谓了。

    早在他叛逆登基,在他明白这个国家形势的时候,沃洛吉斯五世就做好了最后的选择,简单粗暴,甚至可以说是无法无天的选择。

    国都如何,安息如何,这些都不重要啊,安息不缺人口,不缺土地,不缺英雄,安息缺的是统一的意志,既然如此,那就战,战到山河破碎,战到江山血染,既然仅仅依靠着内部的力量已经无法整合这个国家了,那么就借用外力吧。

    让罗马作为烈焰,重铸我安息这柄神剑。

    既然如此,亚美尼亚能不能拿回那也就不重要了,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用自己的权谋,用自己的力量去统合这个国家,那么就放弃这种手段,用最初,最早,最暴虐的手段好了。

    我,沃洛吉斯五世,弑杀上代君王登基的阿萨西斯家族的王者,我所使用的权谋,我所使用进行的怀柔,尽皆只是为了这个国家,既然这些都已经没有了意义,那么就让我阿萨西斯的末代,以我最擅长的方式的来成全这个国家,成全自我!

    巫祝默默地算着日子,他已经成功说服了其他三大贵族,虽说所许的承诺各不相同,不过也没什么,活下来的才有资格来找汉室兑现诺言,更何况,强者对于弱者有着生命层次的碾压,就算是胜利者,到那个时候是奴颜婢膝,还是趾高气扬,还是两说呢。

    从汉室和罗马人进入安息开始,这一场罗马对安息的灭国战,不出现逆天的局势转变,那么从本质上战略就发生了变更。

    “接下来的话,是该告诉沃洛吉斯五世实情了,叛逆的君主,不知道在这个时候您看到来自安息东方的三支贵族的援军是欣喜还是愤怒,不,也许对那时的您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黑衣的巫祝带着淡淡的嘲讽回望西方。

    作为曾经权谋的掌控着,作为曾经站立在顶峰,掌控权谋,拥有着一切的他,更能看清沃洛吉斯五世的想法,毕竟曾经的他也具有这种视野,上位者不见其下之人。

    以叛逆的方式登基,也就意味着对方不会在乎丝毫的伦理道德,也不会在乎规则,甚至对方现在所展现出来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迷惑他人,只要时机合适,叛逆者不会介意去打破规则。

    甚至对于他们来说这都不是打破规则,而只是洗尽铅华还真我,他们用剑斩杀了父辈兄弟的时候,哪怕心生阵痛,但是那一剑斩下之时也就意味着他们心如铁石,不会再为任何人事而动摇。

    连父辈,兄弟都能挥剑斩杀,那么盟友,臣子又算得了什么,对于他们来说,活着只是最简单的利益纠葛,有利于我,与有害于我。

    在这种情况下,以高位者的方式去思考的巫祝,很自然的就猜测出来了某个现实,大概对于那位君王来说一切都只是棋子,一切都可以舍弃,包括他自己在内。

    “经历了那件事之后,我将一切都以最坏的角度去思考,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巫祝抬手感受着冰冷的寒风,他的心也变得更为冰冷,安息的贵族啊,王位就在那里,现在就是机会。

    北方袁家思召城,在不久之前遭遇到了第一批外来军队,不过还算好,那种招牌一样的军队,袁家每个老兵都有印象。

    很明显李条和薛邵拿着大致地图很自然的跑错了方向,好在遇到了思召城,更重要的是现在荀谌已经和中原还有西亚都搭上线了,否则,天知道李条等人要跑多久才能跑到正确的地方。

    “白马义从吗?”荀谌目送着消失在风雪之中的白马,虽说白马出现在这里让他深感意外,但是这可不是简单的一句迷路就能了事的,很明显邺城的那位在警告他们。

    “还真是让人无奈,仅仅一年时间,我们刚刚迁出来,那位居然顺路过来警告我们了。”尚未离开的许攸带着冷笑说道。

    “修路绕不过那位,不修路,那位就会照会我们,很明显在现在这个时间点,我们就算有再多的想法也只能遵从当初的约定。”荀谌一抖风衣,侧身看着许攸说道。

    “居然暗示我们作为援军,我们可没有面对数十万罗马精锐的想法。”许攸冷笑着说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那位虽说能力更强,但是我们也不是吃素的。”

    “行动吧。”荀谌带着冷然说道,陈曦能将白马弄到这个位置,也就意味着他们现在依旧在陈曦的压制范围之内。

    “那援军怎么办?”许攸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

    “不派了,我就不信到现在我们家的那些兄弟还不知道西域以西到底意味着什么!”荀谌望着风雪,“子远,如果你要收复东边的蛮子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我们现在缺少兵员,那怕是杂兵我们都缺,我们虽说还有两百多名可以统军的将校,但是我们没兵。”

    “我当前尚且还处于情报收集阶段,而且情况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好,乌拉尔山以西直至波罗的海几乎只有一个民族。”许攸缓缓地说道,荀谌闻言一愣。

    “只有一个民族?”荀谌一脸吃惊的看着许攸。

    “斯拉夫民族,只有这一个民族,所以你要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而且和羌人不同,这个民族没有那么多细分,他们相对更团结。”许攸摇了摇头说道,眼见荀谌连连皱眉,许攸反而笑道,“不过,我们没有太多选择了,只有一个民族勉强也算是一件好事。”

    荀谌沉默的看了一眼许攸,随后收回目光,望着西方带着肃然的口吻说道,“到时候小心。”

    “放心,我还没活够,更何况,我走了,所有的任务就都要靠你了,希望我到时候回来,能听到我们的粮食彻底自给自足了。”许攸抖了抖斗篷,朝着城下走去。

    荀谌独自站在城头,他们终归是没有办法斩断那牵引着他们一举一动的线,邺城的那位啊,站的越远,着眼越广,越发的理解对方的强大,这种无力,那怕是知晓了对方的思维模式也没有丝毫的意义。

    “罗马动起来了啊。”诸葛亮听着侦骑的汇报叹了口气说道,能无波无澜的拖这么久已经远远超过了诸葛亮的预计,至于他想等的文书,到现在也没有等到,不过这并没有超过诸葛亮的预计。

    第五云雀军团就游荡在他们营地的四周,不分白天黑夜一直在游荡,在这种情况下,那怕是沃洛吉斯五世恐怕也不能将文书送抵。

    实际上回想一下之前没有见到和高顺动手的罗马皇帝护卫官军团,诸葛亮就明白对方可能的去向,在这种情况下,沃洛吉斯五世救援亚美尼亚的可能远比救援他们这里的可能性要大。

    至于盟约完成的命令,诸葛亮无法确定沃洛吉斯五世有没有给回执,但就算是给了,区区几个侦骑也绝对没有可能将书信送到诸葛亮的营地,外面的罗马人根本不是几个侦骑能冲进来的。

    “按照之前的计划,我们继续驻守吧,等罗马人离开,走两河南部撤退吧,罗马人果然选择了让我们事实性结束当初和安息的盟约,只是要撤退也不是那么容易。”司马懿按着眉心无奈的说道。

    “未必哦,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审配眼中划过一抹精光,“我挺看好阿尔达希尔的,说不定对方现在正带着大军来和我们汇合。”

    “有这种可能,但是营外那些虎视眈眈的蛮子,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罗马的蛮军之中居然也有这种级别的军团。”陈宫眯着眼睛说道,最近的形势实在是有些过于糟糕了。

    “还是想想如果安息援军不来,或者安息援军来了,我们如何解决营外的第五云雀的伏击?”吕蒙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事实性退出这场战争,我觉得以我们现在的情况,要跑怕是会损失惨重,罗马军团之中有几个军团过于麻烦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