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一十六章 借兵

    现在李条要做的就是将这些内气真正打磨熔炼成自己的,到时候自己这个练气成罡的战斗力搞不好在内气离体里面都能数的上了,好吧,就凭自己的经验,说不准能在中原混个二十多名。

    当然,就算到现在,已经过去了这么久,李条也才勉强将其中十分之一的内气转换成了自己的实力,不过这种明显的进步,让李条非常爽快,印象中这辈子还没见过比现在进步更快的时候了。

    果然万事有利皆有弊,当年坑了自己好几次的身体素质,这次真的帮了自己大忙,自然成不成内气离体对于现在的李条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并了这些内气,蹲在云气下,我敢暴起偷袭去坑内气离体极致!

    以后就当内气离体的鉴定人,连我李条都打不过,你装什么装!

    在李条和薛邵带着白马往西域以西跑得时候,阿尔达希尔这边,在饭桌上面色沉静的用餐具杀掉了扎格罗斯山脉的守将,夺取了兵权。

    阿特拉托美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下震惊连连,但是最后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他早已知道了当前的形势,也知道阿尔达希尔的选择是最后的选择,他不这么做,两河没有援军的情况下,阿特拉托美也会如此,双方拥有着不相上下的意志,最多阿特拉托美更像人一些。

    “阿特拉托美,我这样的做法是不是有些不对。”阿尔达希尔提着带血的长剑,从门内走出来,看着阿特拉托美说道,实际上在他提剑砍下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回头了。

    “没有什么不对的。”阿特拉托美沉默了良久之后开口说道,“我们早已别无选择,为了这个国家,哪怕你不举剑,我也会举剑,下一次将剑给我,由我来挥下。”

    阿尔达希尔闻言,面上骤然浮现了一抹暖意,是啊,他确实是叛乱了,但是为了这个国家,他现在所能选择的只有这么一条路了。

    “多谢你了,阿特拉托美,听我命令!”阿尔达希尔深吸一口气,“由你率领两万轻骑邀请汉军前来扎格罗斯山脉的防线,汉军若不愿意前来,便给于他们足够的粮草辎重,让他们离开。”

    阿特拉托美点了点头,虽说汉军的存在对于安息有着极大的帮助,但是将汉军强行绑在他们的战车上,到了当前这个形势,他们两人都不会做,汉军已经帮了他们太多,而一个国家的崛起,不可能完全依托于另一个国家的援手。

    要成为一个独立而伟大的国家,要浴火重生,那么所能选择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忍受这种发自内心的痛苦与外在现实给于的磨难,在这和情况下砥砺前行,用自己的力量去渡过这悲惨的时代,用自身的意志去完成变革,由人民之中诞生英雄,用国家自己的牺牲唤醒国人。

    至于外人的帮扶,有用,很重要,但是别人的总归是别人的,更何况汉室的付出,阿尔达希尔看在眼里,自忖汉室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义务,反倒是他们安息自身没有尽到责任。

    因而汉室如果要离开,阿尔达希尔虽说感觉到失落,但还是会以礼相待,安息这个国家终归是要靠自己,汉帝国可以雪中送炭,但是安息也必须要展现出应有的价值。

    “好,由我前去迎接汉室众将。”阿特拉托美点了点头说道,并没有和阿尔达希尔争辩什么。

    “奥姆扎达,阿特拉托美走后,我也将离开一段时间,在他回来之前,你给我守好扎格罗斯山脉的隘口。”阿尔达希尔看了一眼离开的阿特拉托美,然后扭头看向奥姆扎达。

    “你要离开?”奥姆扎达不解的看着阿尔达希尔说道。

    “难道你觉得就扎格罗斯山脉的七万多人能守住这个地方?”阿尔达希尔冷笑着说道,“要我说的话,这七万多人甚至连当初我们率领的那些人都不如,这些人只能说是一些杂兵,要遏止住罗马人的话,仅凭现在我们的实力,那怕是依山而守,也只有死路一条。”

    奥姆扎达毕竟也是沙场宿将,默默地点头,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很有道理,他们现在握有的实力和罗马人差的太远,就算他们想要依山而守也没有这个资格,甚至可能还会被对方抓住机会。

    “你打算到哪里去借兵?”奥姆扎达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虽说这个时候最好的方式应该向泰西封借兵,然而在明白了当前局势的情况下,奥姆扎达完全说不出来这句话、

    “借兵?”阿尔达希尔嘴角上划,“我啊,打算向格乌帕特兰家族借兵,你觉得如何?”

    奥姆扎达一愣,格乌帕特兰家族是安息七大贵族之一,一个以重骑兵,轻骑兵,还有弓箭手闻名的家族,保有一个重骑兵精锐军团,而且相比于罗马第九西班牙军团那种混成军团,这可是真正的重骑兵军团,那种穿板甲,用长枪突刺的杀戮兵种。

    这个家族怎么说呢,虽说是七大贵族之一,但是相比于其他贵族存在感不是很高,因为其他六个大贵族的分布是东边一波,西边一波,这个家族蹲在安息中间。

    以前这个家族蹲在里海最南边偏西的位置,在这一时期又偏西了一些,不过总体而言,相比于苏伦家族,卡兰家族这种直接就在扎格罗斯山脉以南的大贵族,还有那种直接已经跑到东边天高皇帝远常年想着分裂的家族,这个家族蹲的这个位置确实有些奇葩。

    总之,以阿尔达希尔现在的情况,能借上兵的地方其实已经不多了,首先三个离得太远的家族,也就是米赫兰家族,埃斯范德亚尔家族,米底阿塞拜疆的泽克家族是没啥希望。

    虽说这三个家族的常年蹲的远,战斗力其实没有什么损失,但天高皇帝远,沃洛吉斯五世向埃斯范德亚尔家族借兵都给了许诺,要是阿尔达希尔,能不能进门都是问题。

    好吧,阿尔达希尔也没考虑过进门的问题,他的方式基本上注定了是打上门去,以妥协的方式获得兵力,只能平添掣肘,而以现在觉悟了之后的阿尔达希尔看来,要打赢罗马,他们这边必须要上下一心。

    很明显,这个条件根本达不到,要是有人能将当前安息国内混乱的局势解决,让七大贵族联手对抗罗马,打一场生死存亡的战役,罗马就算国力雄厚,面对七大家族不惜倒下一半族人也要守住泰西封的决心,能不能赢都是问题。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想想的话,安息早在一百年前就死了,从那个时候就不再是一个完整的国家了,而是一堆王国,公国的联盟了,不再具有那种统一的决策力量了。

    “格乌帕特兰家族?”奥姆扎达脸不由得一黑,这能借来个鬼,那个家族连沃洛吉斯五世都不鸟,要是鸟你才是见鬼了。

    “放心了,我能在餐桌上将扎格罗斯山脉的守将统统杀掉,那么我也能将格乌帕特兰家族干掉。”阿尔达希尔说了一个冷笑话。

    “你想多了,你怕是连门都进不了。”奥姆扎达扯了扯嘴说道。

    “……”阿尔达希尔沉默,隔了一会儿开口说道,“我自有办法。”话说间尚且沾染着鲜血的佩剑,最后一滴血缓缓的滚落了下去。

    “其实,你明明可以联系苏伦家族。”奥姆扎达缓缓地说道,“哪怕他被陛下重创,陛下没彻底下死手,就说明他们肯定还保有其他的力量,因而相对来说还能容易一点。”

    阿尔达希尔沉默,默默地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苏伦家族最后的那份力量在他看来绝对不会拿出来,那是足以让沃洛吉斯五世在有其他贵族,政治等原因的情况下妥协的力量。

    那份力量绝对不小,而苏伦家族现在被沃洛吉斯五世逼到了这种程度,他们绝对不可能将自家的命运压在某一个个人的身上。

    阿尔达希尔完全相信苏伦家族还具有能力,甚至经历了之前那次动乱,苏伦家族除了变得更谨慎以外,恐怕连他们潜藏的力量也变得危险了很多,经历过痛苦,经历过惨痛才会更珍惜自己手中的力量。

    在这种情况下,阿尔达希尔完全不觉得自己这种小家伙能将苏伦家族最后一丝力量撬出来,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正是因此,阿尔达希尔才会舍近求远去格乌帕特兰家族“借兵”。

    阿尔达希尔详细的将自己的考虑告诉了奥姆扎达之后,就连奥姆扎达也不得不承认阿尔达希尔说的很有道理。

    苏伦家族就算还有一份足够威胁到皇室的底蕴,但作为最后的保障,他们为什么要将之借给阿尔达希尔,为了这个国家?笑话,作为建立了这个国家的七大贵族之一,在前不久才被“自己”的国家背叛,怕是安息没了,他们都会冷眼旁观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