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一十五章 培训

    薛邵之前也参与扶桑内气离体培训班,不过他本身就没报太大希望,自家底子自家知道。

    当年跟公孙瓒的时候薛邵还只是普通的内气凝练级别的伯长,到这边有赵云的指点倒是慢慢爬到了练气成罡的巅峰,但是和黄巾年间成就炼气成罡巅峰的那些家伙比起来差得远。

    比方说,当年云气压制下,周仓、管承、杜远、司马俱带着一群人就敢去围攻颜良,这种事情要让薛邵参加,除非打得热血上脑了,他绝对不干,那是颜良啊,就算是被云气压制了实力,一群炼气成罡敢上去围攻也确实是傻大胆了。

    自然在这种前提条件下参加了所谓的扶桑培训班,感受了一下内气离体的力量,学习了一些新的技术技巧,但是出了培训班实力就掉下来了,不过比以前倒是强了不少。

    “这辈子我再也不参加这个内气离体培训班了,回头有时间的话,我还是捐点钱去上皇甫老将军开的皇甫军校算了。”御使着白马的李条突然开口说道,薛邵不由得一愣。

    说起来皇甫军校,自从去年大朝会之后,世家北迁,陈纪,司马儁,荀爽被陈曦拉着忽悠皇甫嵩,最后皇甫嵩和朱儁找了一批老头还真的在长安建立了一个军校,由于皇甫家出钱出力,皇甫嵩又是这群人之中最能打的,这个军校自然被命名为皇甫军校。

    这个学校面向汉室征召中级高级军官进行进修,主要教授如何练兵,如何统兵作战,如何进行战场指挥,如何以正兵御奇兵,以及如何组建混合军团保持应有战斗力等等各种高级知识。

    当然牌子是打出来了,地方也批了,但是教材什么的还没弄出来,至于老师,怎么说呢,皇甫嵩作为副校长,长公主挂名校长的情况下,自然是宁缺毋滥。

    这么一来以皇甫嵩现在的眼光,也就曹操和当前的周瑜这个级别能勉勉强强入选指挥系的老师,其他的诸如如何练兵,如何统兵作战什么的基本没几个能入皇甫嵩的眼。

    没办法,这老头虽说老了点,但是怎么说呢,别说当前了,整个历史,真玩大军团指挥能稳赢皇甫嵩朱儁这个级别的寥寥无几,真以为常年蹲武庙的老怪物水平差。

    打了一辈子仗,到现在别的不说,经验极其丰富,现在还没成长到巅峰期的曹操等人自然不是对手。

    自然皇甫军校现在处于告吹阶段,皇甫嵩和朱隽带着几个老家伙只能自己编教材,至于老师,没有适合的,这俩也懒得找了,到之后就直接开大课吧,每人一天一节课,战争靠悟性,懂了就是懂了,你们爱听不听,反正没别的老师了,不听滚蛋。

    不过名气确实是很早以前就打出来了,虽说皇甫军校现在还没落成,但是有志去听课的中级高级将校其实并不少。

    尤其是黄巾出身的将校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私底下就联络着到时候一起去旁听,别人不知道皇甫嵩这群老头有多厉害,黄巾当年被这群人打的抱头鼠窜。

    所谓最了解你的肯定是你的敌人,皇甫嵩知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厉害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十几年前混过黄巾渠帅,被这俩家伙打的抱头鼠窜的家伙都明白这俩到底有多厉害。

    所以不管到时候别人听不听,反正李条那些人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就是,就算是为了明白当年这俩老头到底是怎么将他们几十万人撵的到处跑,最后还将他们扑死,他们都要去听听。

    有个当明白鬼的机会所有还活着的黄巾渠帅完全不想放过,当年黄巾挑动天下都反了,皇甫嵩居然都能将他们打死,黄巾深表不服,就算不是为了去听兵法战略,只是为了当个明白鬼,在收到消息的时候他们就决定到时候哪怕是塞钱他们这几十个渠帅也要去听听。

    “呃,条哥,你应该参加啊,你距离内气离体其实很近很近了,而且你本身的实力已经到了这个层次,一旦突破比之寻常内气离体强的太多。”薛邵大为不解的说道。

    “这辈子没希望突破了,以后不参加了。”李条摆了摆手说道,他已经不抱希望了,不能突破就不能突破吧,当个最强练气成罡算了。

    薛邵一头雾水,太史慈在确定他们三个月进修期数次赐福依旧无法自主进入内气离体,便告诉第一批次的将校,让他们在今年多加修炼,来年按时再来参加进修。

    毕竟现在确定了扶桑神乡的承受力度之后,太史慈有的是办法作,以后这就是他们汉室的将官进修基地了。

    “如果你今年还要去参加,那么也多加修炼一下,虽说同样是练气成罡的顶峰,你差的还很多。”李条调整了一下心态对于薛邵招呼道,赵云的五个名额是全灭了,没一个晋升成功。

    不过也对,除了李条,其他人赵云直接没报希望。

    实际上在李条的观念中,薛邵在武道上简直就是菜鸡之中的菜鸡,不过不得不说对方对于骑兵的指挥上相当不错。

    话说要是这两方面都不占的话,薛邵也没可能在赵云的手上做到副将的位置,说来比起相当能打的李条,薛邵学会了两种军阵,虽说是相当基础的那种,但是尽皆熟练掌握了。

    “我在武道上没什么天赋,还是多多练习一下指挥骑兵的好,咱们两个一个指挥,一个能打,不刚好配合吗。”薛邵笑着说道,他对于武艺没有太多的执念,而且要说天资确实一般。

    “你要是这么想的话,明年还是别浪费那个位置了,给别人吧。”李条也是和薛邵厮混的时间久了,才能说这种话,否则的话,就这么一句话,双方心下就要好好计较计较了。

    “那明年就不参加了,反正我的武力也就那样了。”薛邵也知道李条性格如此,而且他也看的开,于是也就在李条的建议下直接放弃了下一次的扶桑培训班。

    “我给你交个底吧,这个培训班其实除了极少数人是真正能加强的,其他人不过是将原本的底蕴引发出来。”李条眼见薛邵如此,犹豫了一下决定告诉部分真实情况。

    和那些刚刚晋升的菜鸡内气离体不同,李条除了资质所限,其他方面并不逊色真正的高手,所以他才能发现神乡的问题。

    “呃,但是我确实是变强了啊。”薛邵一脸不解的看着李条。

    “练气成罡顶峰,每个人都有所不同,但是到达顶峰之后,所有的修炼并非是失去了意义,而是积蓄在体内,等到抵达内气离体之后爆发出来。”李条晋升跌落,跌落晋升了几十次,几乎比任何人都熟悉这一流程。

    “神乡说白了是赐予一道可以融入身体的内气,然后两相融合,基本上只要在练气成罡顶峰都足够借此进入内气离体感受内气离体的层次,但是这份内气基本不可能被吸收,否则也就没有后面远离那里尝试突破了。”李条耸了耸肩说道。

    “在远离那里之后,那道融入自身的内气就开始离去,而这个时候只要自身积蓄的潜力能弥补这部分内气离开之后留下来的空缺,那么就能晋升内气离体。”李条仔细的给薛邵讲解,薛邵也对照着李条的话回忆当时的感受,然后深以为然。

    “所以积蓄不够的话,去了没用。”李条一句话总结完毕,至于自己的情况李条没说,他的情况有些复杂。

    神乡赐予的内气毕竟是生命最根本的那种内气,质量各方面都极佳,练气成罡确实不可能将之吸收,就算是太史慈那种级别不特意磨砺的话,离开的时候神乡内气也会自行回归神乡。

    毕竟这种内气象征的是典韦那种能用来打磨身体的内气,而且其中还具有相当庞大的意志,虽说不具备攻击性,但就算是纯粹防御,没有关羽那个级别的意志,短时间想要吸收,那是想多了。

    然而李条本身存在很大的问题,简单地说,他现在身体里面挂了五六分神乡的内气,而他本人已经跑出神乡所能召回内气的范围了……

    和其他人那种神乡召唤自身的内气,瞬间就抽走了不同,李条因为身体素质的原因,这份赐福进来容易,出去困难。

    早在神乡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一情况的李条,在临走的时候让太史慈给自己挂了自己所能承受的十道赐福,然后神乡在李条跑路的时候努力回收自己的内气,结果还是让李条带走了一半,之后出了范围,神乡拿李条也没什么办法了。

    黄巾出身的李条自然知道这么做以后差不多就不能去扶桑了,不过他也没在意,捞了五道堪比普通内气离体的本源内气量,接下来只要花点时间将之彻底变成自己的,李条表示你以为我上面说我能打内气离体圆满是开玩笑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