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一十三章 周瑜的无奈

    “说来,我最佩服陈子川的一点不在于他的这里,虽说他的这里已经强的让人难以置信了,但是相比而言他的这里,更为可怕啊。”程昱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随后又指了一下自己的心脏说道。

    荀彧和荀攸尽皆一愣,不再说话,陈曦的智慧不用多说,但相比于陈曦的智慧,陈曦一直未曾变更的心才是最为可怕的,如果对比曾经一开始的情况,到现在陈曦的目标几乎没有任何的变化。

    实际上对于陈曦来说,私欲什么的其实已经很难影响到他了,食色性也这种最初级的生存需求很难影响到他,更进一层的生命安全什么的也不需要太再去思考,再往上就是社会性的认同,陈曦早已得到了普世道德的认同了。

    可以说从最一开始陈曦就奔着自我实现这一目标而去的,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是以自身的智慧改良,乃至改变这个世界的发展,让中原大地走上一条更辉煌的道路。

    相比于其他东西带来的欢愉,这种只手扭转万古千秋,唯有后人能一窥全貌的大局才是陈曦自我实现的开端。

    凡物的私欲,面对这种数千载未见之大变革,大时代,尤其还是自己一手拉开的帷幕,又算得了什么,如此大势之下,又有什么能动摇得了陈曦的本心。

    贪婪者最懂价值,而逢此大世,又有什么外物的价值,可以媲美陈曦这种将自己的身影刻入一个亘古绵长的文明的骨血之中,成为这文明不灭的火种,成为这个文明永远的丰碑?

    没有啊,这个时代没有任何的外物,能比得上这万一,自然也就无有外物能动摇陈曦的本心。

    “他的意志匹配上他的智慧,压着所有人为这个国家而努力,这个时代大概算是极少数国家上层所有人无心争权夺利,只能为诸夏努力的时代了。”荀彧缓缓地说道,“真的很强,很强。”

    程昱能感受到荀彧的失落,这个俊美的男子,是程昱在见到陈子川之前所遇到过最强的智者,而且是那种从内心到外在无可匹敌的强大,智慧的各方面表现都超拔众人。

    可惜面对陈曦那种不讲理的家伙,程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时代怕是只能属于那位的时代了,而他们不过是点缀。

    刘巴同样缓缓的点头,那位啊,强的已经远远超乎了自己的想想,所谓的最强,大概就是这种,排行榜之上,第一往下俯视,从第二加到最后尚且不是对手。

    无奈之中带着唏嘘,众人尽皆怅然。

    在曹操这边准备将他们所收集到的资料送给孙策那边的时候,孙策现在正在兴奋的逗弄自己的儿子,至于政务,那不是还有周瑜吗?

    周瑜最近做的工作和曹操那边基本没有什么区别,在见证了刘备那边的底蕴,又见识了贵霜帝国那简直超规格的海军,周瑜最近对于内战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

    进而延伸出来的思考和荀彧等人一模一样,虽说输已经是注定的了,但是将命寄托在别人身上也不是周瑜这种智者所为。

    因而选择一个跑路的地方还是非常重要,不过相比于毗邻西域的曹操,周瑜这边所能找到的可以作为后方基地的地方并不多,尤其是要求安稳,能提供粮草等物资的后方基地。

    说来外海有很多的岛屿,而且像爪哇岛那种随随便便丢一把种子,就能一年三熟,土地肥沃的地方实际上有不少。

    不过自从见到了贵霜的军势,周瑜就不敢将自身的命脉寄托在海上,如果说以前周瑜对于江东的水战具有相当的信心,在见识了贵霜的水战之后,周瑜觉得自己很多方面都需要好好思考一下了。

    江东引以为傲的是水军,然而很明显,和纵横大洋的贵霜海军比起来,貌似差距有些远。

    在这种不能守住自身后路的情况下,贸贸然的将自身的未来的前沿基地,后方基地,生命线什么的寄托在海洋上,那真就有些找死了,这么一来,江东所能做出来的选择其实已经不多了。

    “呼,看来只能选择这里了。”周瑜拿着交州地图,以及部分最近搜索来的中南半岛地图叹了一口气,很明显现在只能选择这一地区了,在海战问题短时间不能解决的情况下,那么只能选择陆路了。

    “可惜这里的话,横竖绕不过交州刺史,看来有必要和他好好谈谈了。”周瑜略带头疼的自语道,比起曹操那边好的一点在于,他们要转移资本和底蕴相对更容易一些。

    更何况江东这地方丘陵水脉,林野灌木丛极其复杂,周瑜藏了不少的人马到现在也没被人发现过,所以要调度也就是一封调令的问题,毕竟相比于北方,现在的南方有太多荒无人烟的地方。

    “子瑜,看来需要你亲自跑一趟了,和交州刺史好好谈谈了。”周瑜看着诸葛瑾说道。

    “无需如此,早在之前我们停手的时候,我就曾以官方身份和交州刺史进行过联络,此人只想偏安一隅,我们诈他一诈不是问题。”诸葛瑾的长脸上带着一抹狡黠的笑容说道。

    “不了,还是摊开了说就是,士威彦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这个时候绝对不会阻止我们,摊开了直说,他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周瑜摆了摆手说道,“子瑜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了,早在去年那一波快速变化的局势下,我想你就应该明白了那边的意思。”

    “……”诸葛瑾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这些,只是不怎么愿意冒险而已,士燮的想法确实很明确,可周瑜说的只是其中一种可能,虽说是极大的一种可能。

    “放心吧,让廖公渊随你一同前去,当了这么久的县令,他也该冷静下来了。”周瑜轻笑着说道,他也做了多方面的考虑,“他的精神天赋对于这种情况有特效的。”

    “既然你做好了准备那么我就走一趟吧。”诸葛瑾叹了口气说道,对于廖立,诸葛瑾是不怎么想评价的,对方是个天才这点毋庸置疑,但说的现实点有才无德。

    实际上诸葛瑾接手了江东之后就发现,江东这群文臣武将一个个好像都有问题,周瑜这种有才有德心胸宽广的少之又少。

    稍微好点的如程普,黄盖,韩当,这仨虽说有些自恃资质,但是忠心能力都不成问题,自然小小瑕疵就当没看到了。

    再比如庞统,能力之强连诸葛瑾都不得不佩服,但是可能是因为面容问题,内心有自卑软弱的地方,常年想要搞一个大新闻,明明正兵能搞定的东西,非要求奇计,以小博大,诸葛瑾感觉这家伙常年这么玩,迟早被自己玩死。

    略差一些的如李严啊,当然能力也是非常强,甚至可以说是像周瑜这种文武双全的角色了,可是性格有缺陷,争权夺利的心太重,不过不好在能力非凡,头上又有周瑜镇压,因而才表现的不算太过严重。

    还有郑度,智略强横,但是为人过于坚持,诸葛瑾都被怼了好几次,又一个性格有缺陷;张昭张纮,有才有德,但是两人性格都有缺陷,而且还都在某些过去的事情上过于坚持。

    诸葛瑾感觉这俩货迟早也要挖个坑将自己埋了,人不应该活在过去啊!

    再往下还有廖立这种天坑,能力极强,德行的话,就连好脾气的诸葛瑾都忍不了,至于大新闻,荆襄之战的时候已经闹过了。

    至于其他的诸如蒋钦,顾雍,朱治,步骘这些家伙每个或多或少都有非常明显的性格缺点,当然这些人的优点也很明确。

    说实话,周瑜能给这些人每一个安排好位置,让他们能发挥出各自的长处,就连诸葛瑾也不得不叹一句周公瑾确实是人杰,可这些人的毛病都是事实上存在的。

    “子瑜,还有什么问题?”周瑜眼见诸葛瑾面露沉思之色,以为对方还有什么事,于是开口询问道。

    “没什么问题。”诸葛瑾面上浮现一抹微笑,让周瑜莫名又想起来一些江东现在欠缺的其他的东西。

    “内气离体啊。”周瑜突然长叹了口气,“真要说的话,这份个人实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份实力带来的军团天赋,我们江东的统帅个人实力并不强,但是尽皆在统兵作战上有着自己的天赋,如果能进入内气离体,大概所有人都会具有军团天赋。”

    诸葛瑾默默地点头,他也知道这是事实,和北方讲究个人实力,作战方式偏向于勇战派的将帅比起来,南方的将帅对于军团指挥和统帅方面有这相当高的造诣。

    由此而来也就导致南方的将帅多是个人实力不强,但取消军团天赋的加持之后,实际上南方将帅在统帅和指挥上比北方将帅更为优秀,进而军团作战,南方将帅其实并不逊色北方的将帅。

    也就是说如果双方都具有军团天赋,就算北方将帅的个人实力更强,南方将帅靠着在军团指挥的整体水平,也能压制住北方依靠勇武来指挥大军的将帅。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