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一十一章 走错路的老曹家

    西凉铁骑的这种“训练”模式死亡率实在有些太高,郭汜临走的时候警告伍习,自己回来要看到至少三千的西凉铁骑,也就是说死亡率不能超过三分之一,否则就可能被郭汜追着打。

    然而伍习只有七八百正规铁骑,要是拖着四千新人去发动战争,打菜鸡没什么训练的价值,打硬茬,自己这七八百人没什么问题,可那四千新人搞不好一战下去就没了一半。

    虽说当年西凉铁骑也是在战场上训练,特别残酷,但死亡率还真没高到可怕的地步,就算李儒再丧心病狂也要考虑一下兵源数量的。

    因而在那个时代,西凉铁骑一直都是由老兵带着新兵先去打那些烈度比较低的战争,顺带这也是铁骑金字塔系统稳定的重要原因。

    前辈带新人,又是在战场上,新人成长的特别快,不快的肯定死掉了,一般只需要七八场大战就能成长出来了,而当时凉州的战争根本没见停,几乎天天都在打,只要选择好战场,老兵够精锐,不出现意外,全套下来一个月新兵就成了可战之兵。

    这个过程的死亡率大概在二分之一左右,但花费的时间很短,因而新人到老兵的转化速度特别快,自然那些所谓的老兵更能体量新人,也才能更好的教授新人,总之也算是战场良性循环。

    不过自从平定了凉州之后,西凉铁骑也就没有了合适的训练场。

    “这样倒是可以。”万鹏点了点头,说白了就是让自己的老兵当保姆,这种事情,在万鹏看来毫无问题,刚好他率领的铁骑还差点磨炼,见见血有利于进步。

    “话说,这地方怎么回事,感觉往上走呼吸变得沉重了很多。”万鹏和伍习一边闲聊,一边往上走,走着走着发现了不对。

    “之前我就说过了,这地方普通人上不来,往上走很容易出人命的。”伍习哼哼唧唧带着得意说道,“没双天赋精锐的素质,上不来的,杂兵级别再往上一些就要趴在地上了。”

    “呃,还有这种地方?”万鹏面带吃惊的看着伍习说道。

    “我可不是乱开玩笑的那种人。”伍习冷笑着说道,“看着吧,下面那些羌骑,除了那一部分,绝大多数到那个位置就上不去了。”

    万鹏闻言沉默,“你知道了?”

    “军师的女儿可不像你没有准备。”伍习冷笑着说道,李苑之前就派人联系过他们了,伍习带着自己的几百铁骑早就做好了准备。

    西凉铁骑这玩意面对羌骑的时候,战斗一般不由人多人少决定,而基本上是由气势决定的,八百正品西凉铁骑带给羌骑的压力绝对比现在万鹏带的这些人给羌骑的压力大。

    “嗯,你知道也好,小心羌骑。他们看起来有些想要反噬……”万鹏解释道,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伍习打断了。

    “想反噬的多的很,多一个羌骑也没什么,狼骑还天天要挑翻我们,现在不也跟着在这里训练吗?”伍习冷笑着指着另一个山头上被高顺等人留在这里的狼骑士卒说道,“被反噬只能说实力不济。”

    万鹏无言以对,这话虽说很有道理,但是和废话没有什么区别。

    “女公子,您若是有什么不适,请告知我们,这里的环境不适合普通人生存。”伍习眼见万鹏无言以对,便驾马又去了李苑那里询问了一下。

    “不必在乎我,这种环境,只要我不做太多的动作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李苑半睁着眼说道,她知道现在为何如此,也知道如何避免,当然如果高度实在是太高了,她也只能靠医生了。

    伍习眼见李苑确实没什么问题,扫了一眼不远处已经被自己手下征召了的羌骑,很明显,面对于万鹏的手下,和伍习的手下,羌骑的反应完全不同。

    伍习手下的铁骑见到羌骑就开始像是在菜市场挑白菜一样,捡里面比较好的给自己作为扈从,至于羌骑的反应,伍习手下根本不鸟,不听话上去就是一拳,敢反抗就打到对方不能反抗。

    这几乎是那些当年在西凉厮混的铁骑的真实秉性,强,很强,那又如何,跪倒在我们的脚下去领悟真正的强大。

    很快五千多所谓的羌王护卫队就被伍习手下的铁骑当白菜挑完了,一人带着六七个扈从开始习惯性的拉阵型,而羌骑被揍了之后也像是反应过来,本能性的开始配合铁骑。

    “就是这样,有些时候用拳头讲道理就行了。”伍习吹着口哨看着自己的手下在挑完羌王护卫军开始左右扫视看看有没有能用的羌骑,万鹏的铁骑差得远呢。

    “他们已经是双天赋的超精锐了。”万鹏看着稀稀拉拉的拽在伍习率领的铁骑麾下的羌王护卫军长叹了一口气。

    “那又如何?”伍习耻笑着说道,“你就是想得太多,就算是如此又有什么,当年我们率领的羌骑不也敢打并州狼骑吗,比现在他们差什么?”

    “当年出凉州你是没见到,我们的本部不过三四万,牛辅他们还要驻守潼关等关隘,真正前往洛阳的本部不过才两三万,但是带上羌骑我们浩浩荡荡二十余万。”伍习像是缅怀当年一样说道。

    “当年陷阵还不叫陷阵,还是吕奉先的亲卫,飞熊带着我们,我们带领着羌骑打了对面,你觉得就这些垃圾敢不敢对军魂军团出手。”伍习侧身面带嘲讽的屈指指向那些羌王护卫军。

    不等万鹏回答,伍习已经开口了,“不敢的,寻常的精锐,也就所谓的双天赋根本不敢对军魂军团出手,这天下在没有真正强将带领下敢和军魂军团厮杀的精锐,屈指可数。”

    “我们是其中之一,而他们是垃圾。”伍习冷笑着说道。

    万鹏沉默,西凉的这些疯子确实敢和军魂军团死磕,他们也确实是无所畏惧。

    “所以不必在乎他们,他们本就是我们曾经的辅兵,一天赋,二天赋这种叫法,根本没有什么意义,辅兵就是辅兵。”伍习不屑的撇了撇嘴,不是看不起,而是他可以保证,就那些羌骑,在他的率领下绝对没人敢反叛。

    “……”万鹏无话可说,他突然发现可能是自己离开铁骑这个氛围太久,以至于已经没有了当初那种视群雄无物的气魄。

    “好像,你说的是对的,当今天下,在没有顶级将帅率领的情况下敢于怼军魂的军团就你们了。”万鹏带着失落说了一句你们,他大概已经不属于这个团体了。

    李苑的车架上来的时候,李傕的小城已经给这些新来者腾出来一大片的地方。

    不过相比于曾经相当轻易的登上来的狼骑本部,高览本部,丹阳精锐,这一波的西凉铁骑和羌骑光是上来就有些站不稳了。

    “差的有些远啊。”李苑看了一眼那些浑然不在乎的老兵,又看了看那些经历了一场厮杀晋升上来新人,心下感叹,差的确实有些远了,不过要是这么简单就能成就这最强之名,那也太不值钱了。

    “月英妹妹可在这里?”李苑感叹完平复了一下心态,看向伍习询问道。

    “在那里。”伍习指着中央位置的宅院说道,很明显黄月英到现在已经占据了主位。

    李苑点了点头,不在多说,黄月英能这么快的折服这些凉州汉子,李苑也不意外,对方的聪慧她一早就有所认识,只是,不管对方多么聪慧,现在都没得回头了。

    “这里看起来不止我们一路兵马?”李苑又问了一句。

    “嗯,还有两路强兵,也在此训练,一路是袁家的老卒,由高干兄弟在这里训练,一路是并州狼骑,自行在这里训练。”伍习指了指四周的山头解释道,隐约间还能看到上面在训练的士卒。

    李苑点了点头,实际上她想问的是曹军,因为以她之前的动静曹军不可能没有反应,而这一路行来未见到曹军,自付曹军绕道前行,应该是跑到自己前面去了,没想到伍习这里居然也不知道,很明显曹军怕是跑丢了。

    实际上李苑估计的不错,曹军确实是跑丢了,因为出了玉门关路其实还没修好,曹军绕过李苑之后自己找了一个向导往西行进。

    西域,也就是现在新疆,那地方的地形说白了就是三山夹两盆,那么要设计道路的话,肯定是在能住人的盆地边沿位置。

    当初李傕拐的路是掩着塔里木盆地的边缘,走哈密,吐鲁番,阿克苏,最后拐到帕米尔高原,也就是葱岭。

    曹操这边是第一次出西域,又自觉自己能摆平问题,于是找了一个向导,绕过了李苑从前面跑了,而这个向导完全理解错了曹仁的意思,自然没走李傕当初那条路,而是拐到了另一个方向,走姑师,拐车师六国的北车师国,最后进入了伊丽。

    也幸亏是拐到了这个后世叫做伊犁这个地方,要是真乱跑,搞不好曹仁这次就需要和遇到的部落,小国好好谈一谈人生理想了,好在粮草断绝前找到了一处不错的补给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