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一十章 都在练兵

    “没想到在我都放弃了的时候居然成功了。”李苑面色一整,再无之前看蝼蚁的冷漠,嘴角略微上划,带着某种自负看向羌骑,这样就差不多了,没有必要再战了。

    “敲钲,让他们住手。”李苑从车架上站起来,对着一旁的护卫说道,到了这个层次那就没有继续打下去的意思了,之前是灭杀,现在的话,就算能覆灭了这支羌王护卫军,铁骑怕也就只剩一千多人了。

    既然能走到这个层次,李苑也就不会再去追究羌骑的行为,至于死了的羌骑和西凉铁骑,各自为各自的弱小负责就好了。

    就在西凉铁骑准备继续冲锋干掉这群羌骑的时候,后方突然想起了鸣金驻兵的声音,而原本做好决死的羌骑也不由的看向李苑的方向,那里一袭绒衣的李苑清冷的看着对面的羌骑。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姣好的容颜,华美的衣物,这一刻领头的那几个羌王护卫军的头领在看到李苑的时候,莫名的心寒。

    大约是那种纯净自然之色,步履踩在血浆之上浑然不觉,带着漠视一般扫过羌骑的眼光不像是看人,而如同是在看某种可堪一用的死物一般,这种视人命为草芥,甚至比草芥更卑微的眼光,这些羌骑不由得想起了一个人,西凉铁骑的军师,李儒!

    当年的李儒也是这种目光,那种让所有被西凉铁骑碾压了无数次,已经站不起来的羌人,根本不敢与之对视的目光,那种目光下就算是羌人自己也会觉得,自身不是人,是对方的工具!

    “还算不错了。”李苑冰冷的目光扫过羌人,最后落到了俄何烧戈的身上,那个身中一枪的男子,现在看起来无比的疲累,但是却充盈着一种气势。

    一万五千多的铁骑和羌骑,现在只剩下了八千出头,不过李苑却没有丝毫的可惜,能诞生八千多算得上是精锐的士卒,她已经很满意了。

    准确的说,哪怕是损失了一半左右的兵力,但是对比起整支大军来说,整体的实力反倒大跨步的上升了一截。

    只不过折损了两千的西凉铁骑,李苑有些心冷,果然哪怕本身就已经是百战精锐,从其中选择出最优秀的作为西凉铁骑的底子,进行了最完整的训练,依旧差了一场厮杀!

    不过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李苑也不会去再做思考,只是默默地将之记住,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就不会如此选择了。

    【八千精锐啊。】李苑默默地思考着,【算了,虽说损失有些超出了预料,但终归收获要大过损失,果然哪怕本身就是精锐,除非是一脉相承,并入其他军团也需要大量的磨合。】

    【相比于训练这种磨合方式,战场上才是最快捷最有效统合自身实力的地方,不过这种死亡率,我爹当年到底是死了多少人才训练出不到四万的西凉铁骑?】李苑看着仅剩下一半的精锐,心头一沉。

    这还是士卒本身素质极佳,装备上好,有足够的战斗经验,还有她在后面观察形势,选择尽量好的局面去控制引导,当年的那些西凉铁骑到底是死了多少,才有现在的实力?

    没有铠甲,没有太多的操练时间,武器也只是一杆自己削的长棍顶着的枪头,和现在这种优渥的条件相比差的太多,但是李苑见过曾经的西凉铁骑。现在万鹏麾下披坚执锐,装备齐全的西凉铁骑,比起那些李苑印象之中的乞丐尚且有着差距,果然只有无休止的战争才是实力最佳的保障方式吗?

    虽说有太多的话想说,但是李苑只是给万鹏下达了驻军这一命令。

    庆幸这一次的统帅是万鹏,不是李傕那等杀起来根本不管不顾的疯子,否则的话,李苑的命令未必有效,毕竟李苑并非是统帅,这支大军是援军,在未合并之前,统帅是万鹏。

    诚如李苑预料的一样,万鹏和其他的西凉将校有着很大的出入,虽说之前杀性大起,但是在李苑鸣金之后骤然醒悟了过来,这些羌人活着比死了要好。

    “哼,算你们走运,如有下次,我会连所有的羌人一起剿灭!”万鹏如是说道,随后可能是不想看羌人,直接调转马头离开。

    劫后余生的羌骑辅兵心头一松,望着离开的西凉铁骑,神色复杂,强大,但是已经不再是无敌的西凉铁骑,也许他们需要找另外的追随者了。

    不过在那之前,在他们不足以面对铁骑之前,他们依旧需要以曾经的姿态去遵从西凉铁骑的指挥,当年的他们,多么的强大。

    李苑带着援军还没有彻底抵达李傕老家的时候,侦察兵已经找到了他们,随后伍习带着那数百被李傕称作是不合格,但实际上被打发看家的西凉铁骑来迎接李苑。

    “末将伍习见过女公子。”伍习下马给李苑见礼,倒不是因为李苑如何,只是李优在西凉铁骑那些老兵哪里是在太拽,如伍习这种老兵中的老兵,对于李优唯一的子嗣会给于尊重。

    “无需如此,去营地吧,我父说这里安排有大量的中层文臣,我带来了大量的羌人,让他们逐水草而居就可以了。”李苑欠身回礼,并且指了指身后一眼望不到边的羌人说道。

    “也好,羌人就在这里驻扎,随后就有官员来处理诸事。”伍习点了点头表示他已经知道了,再说这里现在跑来了好多司马家和荀家以及陈家的年轻人,给他们找点事干也好。

    话说间伍习侧身看了一眼万鹏,他们是认识的,怎么说他也算是段煨那一层次,只低于西凉头脸级别的中层将校。

    只是泥腿子出身的伍习和万鹏这个列侯之家的家主说不上关系好,西凉铁骑的出身都不高,混进来一个列侯之家的家主一直很扎眼。

    尤其是在伍习这些人眼里,万鹏这个没跟他们一起杀出西凉,踏入中原,最后坠入泥浆的家伙,实在是无法做到太过友好。

    不过看在这货保护李苑而来,而且还带来了三千西凉铁骑的份上,伍习还是打算好好招待一下,毕竟正统的西凉铁骑,现在也变得非常稀少了。

    “老万,多谢了,看在你率领这么多西凉铁骑的份上,我带你上山,其他人看自己能力,上不去就不要作死了,这地方不够格就不要尝试了,会死人的。”伍习指着远处不断往上延伸的枯败杂草,直到云上。

    “话说,远处那些是铁骑的新人?”万鹏指着远处坡道上正在冲刺的骑兵,虽说只是裹着羊皮,拿着普通的枪矛,但是已经有了几分气势。当然这也就是唬人而已,实际上这些人大概也就算是勉强见了血,参与了一次战争的老兵,距离真正的西凉铁骑还是非常遥远的。

    “嗯,郭老大四五月的时候召回来的四五千新人,让我带着训练,杀了点不知道怎么冒出来的突骑兵,见了点血,有点样子了,不过要成军的话,就这么训练着我看没希望了。”伍习怨念的说道,就为了这几千新人,他被李傕那群人给抛弃了。

    “那些家伙呢?我听人说他们帮安息去作战了,不会现在还没回来吧,六七百军魂铁骑,还有北疆之战退下来的四五千铁骑,算上原本的弟兄,有七八千啊,这七八千可不是这些啊。”万鹏竖起拇指指了一下身后自己率领的铁骑。

    那七八千铁骑可是正品啊,说白了都是李傕郭汜从长安跑路丢给了华雄接近一万多,接近两万的铁骑治好之后,又还给了李傕郭汜的正品啊。

    顺带这群混蛋还都参与了袁刘之战,北疆之战等超大规模的战争,虽说北疆之战的时候被张飞带着,然后不搭理张飞的军团天赋,但其战斗素质绝对是最顶级的那些。

    这种铁骑七八千,万鹏表示,李傕郭汜樊稠你们三个是不是看哪个国家不顺眼了,准备灭国了,这种级别的铁骑,在巅峰状态怼一个整编军魂最多也就是低头认个错,信不信军魂军团不给面子,就李傕这三个心一横,直接就能跟军魂军团见个生死。

    结果这都几个月了,居然都没回来,这是出了什么幺蛾子了?

    “没那么简单,安息和罗马的战争规模特别大,就算是铁骑只是去压阵,也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伍习摆了摆手说道,“不过你又带来了三千还算可以的铁骑,带着这些家伙训练的话,今年这四千多新人就能出成果吧。”

    “哈,你想多了吧。”万鹏看了一下在那里训练的新人,这种训练方式,两年下去素质大概能达标,每年保持五六场不算太剧烈的战争,两年后就能算上铁骑的候补了,至于一年训练出来,这些新人哪怕都是凉州汉子就这种训练根本不可能。

    “我意思是让你带着他们去开战,不管对手是谁,打一年就差不多了。”伍习撇了撇嘴说道,他根本不怎么会练兵,在他看来练什么练,上战场啊,连战十天回来,都比这种训练半年有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