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两百零八章 不胜则死

    羌王护卫军的反应几乎可以代表羌人的反应,愿意跟随铁骑,是因为铁骑强大,而这种强大一旦崩溃,带来的连锁反应,在羌王护卫军真正强过铁骑的情况,万鹏率领的铁骑根本无法承受。

    虽说早在之前万鹏就感觉到局势不妙,甚至在后半截努力的约束自己的铁骑不要被羌王护卫军撩拨,然而这种在李苑预料之中的做法,更是让见惯了西凉铁骑猖狂无畏的羌王护卫军深感愤怒!

    当年李郭樊那群人就差用脚指去看羌人了,对于羌人来说,他们要的不是人格上的尊重,他们要的是强大,无可匹收的强大,无可认知的强大。

    我们羌人追随的是强者,而不是你们这等弱小的,以西凉铁骑为名的伪物,去死吧,你们不配继承西凉铁骑的名号,去死吧。

    望着不远处整齐划一的羌王护卫军,万鹏只感到身上的寒毛都竖了起来,那怕是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这一刻他的内心也是拔凉无比。

    李苑侧头看了一眼一头冷汗的万鹏,列侯之家的家主啊,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就她的主观感觉甚至还不如那些从底层爬上来的郭汜,樊稠等人呢,不过不重要了,万鹏没得选择了,她李苑在这里啊。

    【不生则死哦,万鹏,你的面前是两千多羌王护卫军和七八千正在训练的护卫军,如果你不能击败他们的话,我会死的,而你,我父必会追究。】李苑淡漠的扫了一眼万鹏,早在之前她就知道会是这种局势,主弱臣强的必然。

    “还要看吗?不抓紧时间列阵对敌?”李苑看了一眼万鹏,这一眼让万鹏心中一惊,他突然明白,自己现在不可能撤退了,而且因为李苑在这里,他所能做的选择也只剩下一种了。

    可悲的短腿,在这种情况下扭身而跑,根本跑不掉,如果没有李苑,那么万鹏还可以且战且退,可惜别无选择了。

    惟有在对方打穿自己的西凉铁骑之前,将对方打穿,然后在剩下的时间里将之切成碎片,别无选择。

    眼见原本慌乱的万鹏在听到了她的话之后骤然平静了下来,李苑不由得嘴角上划,果然她爹给她找的人,并不蠢啊。

    “你们留下,保护车架,算了,不留了,所有人随我列阵对敌。”局势已然如此,万鹏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没得选择了,反倒不用瞻前顾后了。

    伴随着万鹏的命令,这群新训练好的西凉铁骑快速的动了起来,他们本身就是李优挑选泰山那些百战老兵,训练出来的精锐,只不过自成军以来一直未能以军团为整体参与一次大型战争。

    万鹏冷脸驾马向前,来到铁骑阵前,看着对面的羌王护卫军,气势确实不逊色于西凉铁骑,更重要的是在羌王护卫军后面还有着更多的羌骑,不过不重要了,敢于对西凉铁骑挥刀的羌骑,该死了啊!

    西凉铁骑,何曾畏惧,一直以来都只是他在束缚这些人内心的猛虎。

    “俄何烧戈吗?”万鹏扫了一眼缓缓覆压过来的羌骑,面上冷笑连连,“诸位,现在我们没有别的选择,要么是我们被对面的羌骑将西凉铁骑的荣誉全部踩入泥土,要么是我们宰了对面,当然前一种我们通通都会死的。”

    万鹏阴冷的声音传递给了所有的铁骑士卒,骤然间排成一行行的西凉铁骑士卒出现了些许的骚乱,不过很快就平复了下来,见此万鹏不由得平静了很多,果然自己训练的士卒还是可信的。

    “此战不胜则死!”这时羌骑已经到了差不多一千步的距离,再有一段不远的距离,他们就会开始冲锋,万鹏拎着长枪平指对面面露癫狂的说道,“不想死的,随我,战!”

    最后一个字,万鹏几乎将胸腔之中的空气全部吐尽,而他所率领的西凉铁骑也完全明悟了现在的形势,尽皆怒吼道。

    零零散散的声音,最后汇聚了成了一个“战”,这时的羌骑已经快要进入了冲锋范围之内,万鹏也再无丝毫的犹豫,声嘶力竭的怒吼一声,一夹马腹朝着羌骑冲了过去。

    “跟我冲!”万鹏身先士卒朝着前方冲去,身后的铁骑经过无数次的训练本能在这一刻骤然体现了出来,原本就是精锐的他们,自然的形成了一个锋矢阵,天空的云气也随着他们的意志变得雄厚了很多,他们所欠缺的只有作为西凉铁骑这个集体进行作战的经验。

    依靠在车架之上,李苑双眼阴沉,万鹏身先士卒的举动如她所预料的一般,训练是训练不出来真正的铁骑的,哪怕原本那些人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可要变成西凉铁骑,至少要战过一场。

    【羌骑居然都敢于对西凉铁骑挥拳了,既然如此,那就将之作为磨刀石吧,看看你们到底有几分资质。】李苑冷漠无比的看着前方冲锋的羌骑和西凉铁骑,羌王护卫军,笑话,蝼蚁就是蝼蚁。

    杂胡与我等存在着生命层次的差距!

    在李苑思虑的时候,万鹏和羌王护卫军的锋头已经接战在了一起,同样的阵型,同样的攻击方式,同样操控武器的战斗行为,羌骑的一切本就是模仿西凉铁骑而来。

    两支技战术完全一样的骑兵军团,在双方素质没有太大出入的情况下,所能比拼的只有一项,那就是双方的意志,看看谁能摧毁对面的意志,否则只会进入一场无休止的消耗战。

    伴随着长枪折断,万鹏几乎瞬间掏出了斩马刀,怒吼着朝着对面斩去,不用去思考为什么,不用去管身边是否有其他的敌人,杀掉面前的敌人,活下来就是胜利!

    完全同样的技巧,近乎同样高的素质,双方的冲锋在很短的时间里面就停止了下来,完全搅合在一起的两个军团,疯狂的宣泄着自身的攻击性,一个是为了自身的信仰,另一个此战不胜则死。

    看着那近乎和自己同样的技战术,西凉铁骑的士卒在厮杀的同时更是感受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愤怒,用属于我们的力量来应对我们,好,干的漂亮,现在就送你们去死!

    疯狂的厮杀,杀到铁骑的士卒近乎红眼的那一刻,长枪折断,斩马刀丢掉,手中大砍刀不用防御,只用进攻,正面面对我的统统是敌人,不管是什么,不管谁挡在我的刀前,砍死就好了。

    “咔嚓!”伴随着羌王护卫军一刀斩在西凉铁骑的甲胄之上,根本未有丝毫防御的西凉铁骑硬扛了这一击之后,用大砍刀将对面连刀带人砍断,杀红眼的西凉铁骑,终于如李苑所估计的那样觉醒了。

    本身就是李优从十几万退伍老兵之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本身就是杀性最重,已经完成了西凉铁骑训练的精锐老兵,他们具有着这样的素质,具有着这样的力量,只是欠缺这样一场大战。

    “在凉州人命从来不值钱啊,在凉州也从来没有这么好的盔甲,那里的人是用命来战斗。”李苑看着已经将凶性暴露出来的西凉铁骑冷冷的说道,随后缓缓地退回了车架,不再去看,羌骑死定了。

    杀杀杀,疯狂的宣泄着内心的凶性,两千多羌王护卫军以及其所率领的七八千羌骑,硬生生被西凉铁骑杀穿,这个时候所有的铁骑士卒近乎都是一身鲜血,不同于正统骑兵那种凿穿,他们是在被阻拦之后用大砍刀将面前所有的敌人统统干掉之后,杀了出来。

    不需要高速的调转马头,也不需要再换上长枪,缓缓地拨马回转,提着大砍刀的西凉铁骑就像是一支看着绵羊的狼群一样,地上近乎已经被鲜血浸湿。

    万鹏侧头看了一眼铁骑,折损了大约有一千多人,不过不重要了,哪怕现在只剩下一半人,对面的羌骑也绝对赢不了,不过羌王护卫军不错,还算强大。

    羌骑这时的损失并不大,撑死阵亡不到两千人,但是再次面对杀穿了他们的西凉铁骑,却生出了畏惧,那怕是羌王护卫军,面对着这些浴血而出的铁骑士卒,都心生敬畏。

    双方三千多人的折损让之前热血上脑,自诩要为西凉铁骑清洗渣滓的羌王护卫军彻底冷静了下来,对方还是那么的强大,虽说随着他们的变强已经勉强能跟上铁骑的脚步了,但是真的好强。

    “投降,或者死!”万鹏策马上前,看着对面的羌骑冷冷的询问道,他并没有开玩笑,别说现在只是区区两千多羌王护卫军,不,现在已经剩下一千五百了,就算现在对面全是羌王护卫军,他也会这么问,西凉铁骑很强!

    羌骑尽皆面露思虑状,可是眼见对面的西凉铁骑士卒尽皆摩拳擦掌等待出手不由得心头一沉,那怕是兵力两倍与对方,面对对方这种气势,羌骑也没有丝毫的自信。

    “灭了他们!”万鹏冷冷的说道,敢于对西凉铁骑出手的羌骑,统统去死吧,至于仇恨,西凉铁骑杀得羌人足够将陇西血染,但,那又如何,只要西凉铁骑足够强大,羌人依旧喜迎王师到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