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一百九十章 刀斧加身,犹可战

    “当年那一战我输了,因为我自己动摇了,所以想那么多没用的,这些袁氏的士卒尽皆是百战的老兵,天下间比他们更优秀的士卒绝对不会多,打不赢对面是因为你没有破釜沉舟,背水决死的决心。”鞠义看着高览说道。

    “最终极的决战兵种那是素质乃至意志的超越,非一般精锐所能对抗,要精锐去面对这种兵种,要么是像我当年界桥之战那样不胜则死,且全军上下一心,战到一兵一卒,那怕是只剩一口气也要咬断对方的喉咙,要么就像袁刘之战一般,神速白马无一准备独活。”鞠义看着高览说道,“当然做到那个程度的时候,他们已经完成了超越!”

    “那为什么有的精锐强的远远超过了正常层次。”高览问询道。

    “要么素质强,要么意志强,没别的原因,而且我觉得你们走错了路,军团天赋什么的本意就是为了军团更强,既然如此,你们应该追求的是军团更强,而不是什么天赋。”鞠义如是说道。

    “可是出现了天赋,军团会实质性的变强很多。”高览看着鞠义有些模糊了的身影说道。

    “本末倒置而已,天赋应该是意志结合天地精气变成自然化的能力的体现,没有匹配的素质,那怕是你们所谓的双天赋也就是那样了,一群连当年神速白马都打不过的杂兵。”鞠义毫不客气的地图炮道。

    “我现在大致观察了一下,你们现在所谓的天赋,完全就是意志结合天地精气固化之后的产物,所谓的双天赋只不过是意志产生了两个效果而已,这种垃圾,好吧,比杂兵强点,你知道在十年前的时候我们是怎么玩的吗?”鞠义看着高览问询道。

    高览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道。

    “首先你要明白自己对于自己军团的定位,要明白自己的军团是以什么作为对手的,然后特性化的去训练,不是为了训练出精锐天赋而去训练,而是为了变强而去训练,所有的天赋都要为了自己的军团定位而服务!”鞠义略带骄傲的说道,上一代的将领都是如此。

    “这种做法的核心是在捏天赋,就算是一个天赋,被捏到极限,像西凉铁骑那种根本就是一个天赋!他们是因为没有铠甲,所以才寻思着加强防御,是因为防御不够才寻思着再次加强防御,是因为战场打不过别人才寻思着如何将对方打死!他们的天赋就是用意志扭曲现实!”鞠义的身形再次模糊了三分。

    “一群连自身力量都没有完美掌控,连驾驭自身的意志都不具备的杂兵,诞生了两个所谓的精锐天赋也不过是杂兵。”鞠义冷笑着嘲讽道,“接下来趁我还有点力量,由我来给你展示如何在我军素质不逊色敌人的时候,将数倍的对手打翻在地!”

    话说间鞠义已经模糊的快看不清的形象直接并入了高览的意志之中,然后战场之中的高览动了起来。

    “袁家的弟兄们,杀!”高览一声怒吼,直接将袁氏大旗单手举了起来,朝着卡拉卡拉的方向发动了反冲锋,随着高览一声怒吼,驾马前冲,无畏无惧的硬扛着对方的箭矢,干掉了正面罗马重步兵的百人队队长,之前奋战的袁家精卒见此尽皆怒吼着发动了反冲锋。

    “这样会死的啊!”高览在鞠义的意识里面咆哮。

    “闭嘴,你根本不懂,战争没有绝对打不赢的,只要你敢打,你敢用命去拼搏,用你的意志去感染身后的士卒,区区三倍的对手,干死他们!”鞠义咆哮着前冲,汉室的大旗被他抄着手中,怒吼着朝着对面发动反冲锋!

    “杀!”单手挥舞着长枪,鞠义根本毫无畏惧,鲜血迸溅,但是双眼无畏无惧,疯狂的杀戮着面前的敌人,鲜血近乎浸透了他的衣衫,但是气势却无有丝毫的下降。

    身后的袁家士卒,本就是真真正正百战不死的精锐,甚至有从界桥、龙凑战场厮杀过来的超级老兵,他们所差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素质,而是那种奋死的气势。

    “杀穿他们!”鞠义怒吼着,“为了袁氏!”

    鲜血迸射而出,但是却不改其气势,主将用命,身先士,踏破敌阵,所有的袁家精卒尽皆怒吼着爆发出极限的战斗力,如同前方高举旗帜的雄壮身影一般疯狂的朝着对面发动了强攻!

    没有什么杀不死的,就算是抗拒死亡,就算是意志扭曲现实,杀不死只是你没有砍到位,捅破了心脏不死,那就砍下头颅,砍下头颅依旧能战,那么就将之切碎。

    对于鞠义这等登临过军团最顶层的强者,除了最顶级的那一小撮军团,根本没有任何军团被他放在眼里!区区一个罗马近卫军团,区区一万四千人的军团,我鞠义根本不需要讲任何的技巧就可以将之杀穿,我身后率领的可是袁家的精卒,他们在我的率领下何曾畏惧!

    伴随着鞠义所操控的高览展开疯狂的反攻,罗马近卫军团一直流畅的攻击瞬间被打的凌乱,高览悍不畏死的攻击,刺激着老袁家每一个的士卒的神经,他们主将尚未如此,他们又有何惧!

    本身强悍的素质,在这种无所畏惧的意志的驱使下,爆发出的战斗力直接逆推着罗马近卫军团而去。

    “放箭!”卡拉卡拉眼见前方战线在以可见的速度崩溃,当即下令西徐亚军团箭雨压制。

    然而鞠义操控的高览直接绽放了军团天赋,赤红色的军团天赋之下,所有士卒受到的伤势都在以惊人的速度在恢复。

    “战,杀穿他们,区区没用的杂兵而已!杀!”绽放出军团天赋的瞬间,鞠义便高吼出这句话,所有的袁家精卒尽皆怒吼着回应鞠义的话,反攻,硬顶着箭雨继续发动反击。

    狂猛的攻势几乎在呼吸之间就打破了罗马重步兵军团的第一道防线,而碾碎了防线之后,袁家精卒的气势更是攀升了三分!

    一鼓作气,伴随着鞠义连破数条防线,罗马近卫军团甚至已经很难再快速的布置新的防线,而鞠义的意识也即将快要消散了。

    “高元伯,”鞠义呼唤了一声高览的意志,“接下来我快要完蛋了,不过看清楚接下来的变化,精锐天赋什么的不过是笑话,匹配上应有意志的杂兵都可与所谓的精锐一战,更何况是我袁家精锐!”

    “战!那怕是刀斧加身,我等亦可为袁氏征战天下,战!战!战!”鞠义仰天爆吼,随着三声“战”,所有的袁家精卒气势节节攀升!

    强悍的意志和他们身经百战而不死的素质相结合,狂猛的气势直接震碎了天空之中的云气,巨大的赤色凤凰直接振翅而飞!

    鞠义的意识消散之前,再次出现在了高览的意识空间之中。

    “真的好想为主公纵横沙场。”鞠义看着高览,双眼流露出无尽的失落,“元伯,袁家的名声绝对不要坠落啊,我所为之奋斗的袁家,绝对,绝对不允许其堕落啊!”

    “我,会的,那怕是死,我也绝对不会让袁家坠落的!”高览伸出自己的拳头,鞠义带着笑容,缓缓伸手,然而还没有触碰到高览的时候就消散掉了。

    “可惜啊,只有这一次。”鞠义淡淡的消散,带着失落和寂寞,他真的想为袁氏做的更多,可惜只能是如此了。

    “永别了。”鞠义在消散的最后一刻双眼缓缓地闭上了。

    “替我守护住袁家。”高览退出意识深处的时候听到这带着落寞的声音,默默地点头,再睁眼已经出现在了战场,身旁所有的袁家精卒疯狂的攻击着对面的罗马重步兵,明明只有一个天赋效果,但是其展现出来的强大,已经完全超过了想象。

    一天赋的超重步,天赋效果意志加持,士卒和将帅的强悍意志匹配自身素质所诞生的精锐天赋。

    根据士卒的意志自动获得等同于自身防御的防御加持,该防御加持,随移动速度降低而逐渐加强,停止移动防御力加倍;且意志匹配素质后,刀斧加身,心不死,犹可战!

    看似是一大堆的精锐天赋,但实际上只有一个效果,那就是意志加持,用意志强行扭曲现实诞生的终极效果,后一个刀斧加身,心不死,犹可战,配合高览的军团天赋,这军团已经彻底成为了流氓!

    “杀!”高览怒吼着对着卡拉卡拉的近卫军团发动了攻击,打穿了这里,他们要走要留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了!

    与此同时孙权也怒吼着率领着自己的亲卫发动着反击,跟随在高览的后面疯狂的攻击着罗马重步兵,吕蒙则一边用箭雨掩护曹真,一边跟在孙权的后面开始撤退,罗马人开始认真了。

    伴随着袁氏的超重步爆发性的击败卡拉卡拉,罗马的一根根鹰旗树立了起来,大量的参谋开始沟通鹰旗和士卒,加强士卒与士卒之间的联系,云气密密麻麻的连绵成一片。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